《纽约时报》普京文武并用对克里米亚宣示主权

19ukraine6-articleLarge
民众在克里米亚塞瓦斯托波尔的一块屏幕前,观看普京总统向俄罗斯领导人发表的演讲。

莫斯科——周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宣布收回克里米亚,使其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推翻了他所谓的苏联60年前做出的历史性不公选择,并对国际谴责置之不理,尽管这样的谴责可能会使俄罗斯在未来几年陷入孤立。

普京在大克里姆林宫(Grand Kremlin Palace)对该国的政治精英发表了感情强烈的演讲,称他并不打算进一步分裂乌克兰,同时发誓保护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利益不受他所谓的西方国家行动,尤其是美国行动的影响。他表示,这些行动使俄罗斯感到走投无路。

普京演讲时称,“在人们的心中和意识中,克里米亚一直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普京的演讲地点是克里姆林宫华丽的圣乔治厅(St. George’s Hall),听众包括数百名议会成员、州长及其他人等。演讲长达47分钟,多次被雷鸣般的掌声打断,人们纷纷起立鼓掌,最后还高喊“俄罗斯,俄罗斯”。听众中有人擦拭眼泪。

普京的举动引发了新一轮的谴责及加紧制裁和外交孤立的威胁,但目前并不清楚,西方国家愿意以多么严厉的态度来惩罚普京。美国、欧洲和乌克兰誓称,绝不认可正在波兰访问的美国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所指责的“掠夺土地”行为。八国集团的领导人宣布他们将在下周举行七国集团会晤,将俄罗斯踢出了这个它曾迫切渴望加入的俱乐部。

各国周二之前向俄罗斯施加的制裁显然没能阻止普京,因为普京急不可耐地对克里米亚宣示了主权,并辩称此举符合国际法,遵循先例。普京讲话时明确表示,为了收复历史上俄罗斯帝国的一片失地,俄罗斯已经准备好承受更严厉的惩罚,由此向世界领导人发出了实实在在的挑战,看他们敢不敢冒着影响本国经济的风险,与俄罗斯断绝政治或经济关系。

已执掌俄罗斯逾14年的最高领导人普京似乎是在赌博,认为这一次的愤怒情绪终会消散,就像2008年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战争结束后的情况一样,原因在于,新近强硬起来的俄罗斯非常重要,国际舞台无法将其忽略。然而,跟其他任何赌博一样,吞并克里米亚可能会带来严重风险。

普京宣称,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军事干预行动“一枪未发”,然而,根据乌克兰军事基地一名军官透露的消息和该国国防部发表的一则声明,在普京如此断言短短几小时之后,一队士兵就袭击了辛菲罗波尔附近的一处乌克兰军事测绘办公室,并且开了枪,击毙一名乌克兰士兵,打伤一人。

该军事基地似乎已被突袭士兵控制,和在克里米亚境内的大多数俄军一样,这些士兵身上没有佩戴标志。乌克兰国防部说,目前,驻守克里米亚的乌军已获得武力自卫的授权。

这起事件突显了一个事实,即数百名乌克兰军人的命运依然处在悬而未决的危险状态,乌克兰的军事基地和舰船也是如此。在乌克兰首都基辅,新任总理阿尔谢尼·P·亚采纽克(Arseniy P. Yatsenyuk)宣布,冲突已从“政治阶段转入军事阶段”,并且直截了当地指责俄方是罪魁祸首。

普京吞并克里米亚的行动速度惊人,迄今为止似乎不可阻挡。这次吞并重新勾画了一段国境线,过去23年里,国际社会一直承认国境线内的疆域是独立国家乌克兰的领土。

此举迫使美国和欧洲领导人迅速拿出适当的应对方案,一开始,他们曾寄希望于普京愿意寻求政治解决方案——或者“脱困通道”——来消弭这场逐渐加剧的危机,危机的开端是维克托·F·亚努科维奇(Viktor F. Yanukovych)的政府于2月21日晚垮台。

那晚之后,俄罗斯特种部队在一周内就控制了克里米亚各处的战略要地,地方当局开始准备宣布独立,并制定了在上周日举行加入俄罗斯公投的计划。

其他国家指责公投是一场骗局,普京却在本周一迅速作出回应,承认了公投结果。他说,鉴于有近97%的选民支持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公投结果“极其令人信服”。到周二,他和克里米亚的新领导人签署了一份加盟条约,把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市划定为俄罗斯联邦的第84区和第85区。

该条约需要得到议会批准,不过,鉴于普京无可挑战的政治权威和他此举获得的巨大民意支持,议会的批准不过是走走过场而已。吞并行动提高了普京的支持率,释放了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这股情绪淹没了少之又少的反对之声,甚至淹没了俄罗斯可能为此付出代价的警告之声。

周二晚间,普京出席了红场的集会和音乐会,庆祝这个对很多俄罗斯人来说具有情感及历史意义的事件。现场奏起了苏联时代的抒情乐曲《塞瓦斯托波尔圆舞曲》(Sevastopol Waltz)。

普京对集会民众说,“经过漫长、艰难、令人疲惫的漂流之后,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回到了祖国的港湾,回到了家乡的海岸和港口,回到了俄罗斯!”结束演讲之后,普京跟一个军人合唱团一起唱起了国歌。

自俄罗斯开始秘密接管克里米亚以来,普京很少公开谈论自己的最终目标。他唯一一次发表长篇言论的场合是一次有众多克里姆林宫记者参与的新闻发布会,但在那个场合,他时不时地显得不自在、犹豫或是愤怒。周二,在克里姆林宫宏伟壮观的围墙里,普京听起来十分自信,而且颇具挑衅性。

普京深入地谈到了俄罗斯和苏联的历史,称自己是俄罗斯人民乃至后苏联时代境外俄罗斯人的捍卫者,说自己是在收复往昔帝国的一片失地,苏联的解体使这片领土陷入了残酷的命运,据普京所说,这样的命运是乌克兰那些不幸的民主派领导人造成的。

“数百万俄罗斯人在一个国家上床睡觉,醒来却到了另一个国家,”他说,“一夜之间,俄罗斯人变成了一些前苏联共和国的少数民族,俄罗斯民族也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离散民族之一,如果不是最大的话。”

他提到了弗拉基米尔大公(Prince Vladimir)在10世纪受洗皈依基督教一事,此事使得当时的俄罗斯王国成为了俄罗斯帝国的基础。他称基辅是“俄罗斯城市的母亲”,借此向全世界明确表示,不管吞并克里米亚带来了什么后果,他依然认为,俄罗斯在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利益仍处于危险之中。

普京列举了克里米亚的各个城市和战场——从19世纪与英国、法国和土耳其人的战争到二战期间的纳粹围攻——称这些地方“非常珍贵,是俄罗斯军事荣耀与非凡勇气的象征”。

普京称某个超级大国及其盟友统治了全球,并对此表示了谴责。他列举了自己的种种积怨——从北约(NATO)扩展至俄罗斯边境的举动到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再到2011年利比亚爆发的推翻穆阿迈尔·卡扎菲上校(Col. Muammar el-Qaddafi)的战争,他称利比亚战争以人道主义干涉为幌子,实际上并非如此。科索沃战争爆发时,普京还是鲍里斯·N·叶利钦(Boris N. Yeltsin)总统手下的一名鲜为人知的助手。

他说,“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欺骗我们,背着我们做决定,再把既成事实摆在我们面前,实施北约东扩时,他们用的就是这种伎俩,还在我们的边境线上部署了军事设施。他们总是一成不变地告诉我们:‘呃,这事和你们无关。’”

然而,他说,在乌克兰事件中,美国和欧盟对新政府的支持越过了“红线”。乌克兰新政府是在亚努科维奇逃离首都后迅速上台的,在他出逃之前,乌克兰发生了长达数月的抗议,以及持续两天的暴力冲突,造成了大量伤亡。

和从前一样,普京指责乌克兰骚乱是由“仇俄分子和新纳粹分子”发动的一起政变,而且受到了外国势力的挑唆。他说,这场政变为俄罗斯保护克里米亚民众的行动提供了合理的理由。

他说,“要是把弹簧压得太紧,它就会反弹。”

他列举了美国和欧洲支持科索沃从塞尔维亚独立的事例,用同样的理由来为自己吞并克里米亚的行动辩护,甚至援引了联合国国际法院(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Court)在2009年过问科索沃事件时,美国承认国际法院裁决的例子。

普京并没有宣布发动新的冷战,但却毫不客气地挑战了后苏联时期的国际秩序,将近25年的时间里,这种秩序基本上得到了维持。他还明确表明,俄罗斯将捍卫自身,不让俄方认定的核心安全地区,包括俄罗斯本土,遭受进一步的侵蚀或干涉。

他把乌克兰的政治动乱和阿拉伯世界的政治动乱联系在了一起,并且发出了威胁性的警告,称有人试图在俄罗斯境内挑事。他暗示,国内的异见人士会被视为叛徒。此前,随着当局在官方电视台播放宣传片,以及采取行动压制或关闭反对派的新闻机构和网站,这个主题已在俄罗斯社会引发了强烈反响。

他说,“一些西方政客不仅用制裁威胁我们,还用潜在的国内问题威胁我们。我倒想知道,他们究竟在暗示什么——是某支第五纵队要采取行动,还是各种各样的卖国叛徒要采取行动?又或者,我们是否会看到,他们将进一步破坏俄罗斯的社会局面和经济局面,以此挑起民众的不满?”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