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佔院,香港佔中

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執筆之時,有些香港人會拿佔中和這次事件來比較,然後恥笑謾罵佔中。然後又有人出來說佔中其實很重要,因為香港跟台灣等地的公民教育相比太薄弱,所以佔中的教育意義是很重要的。 我不希望顯得騎牆,但我覺得其實兩種說法也可以成立的。
香港的公民教育當然是很薄弱,一個相對較健全的公民社會,教育制度裡原本就有相當篇幅去幫助學生建立公民的身份。佔中的前期準備工作,各次商討,無 數的文章,引起的討論理論上也可以令更多人關心和了解民主和普選等議題,明白背後操作的民主精神應該是甚麼,避免被表面的普選蒙蔽。這對於疲軟愚昧的香港 社會整體而言當然是有益的,但對於一小撮一小撮已對普選、民主有基本了解的人來說則作用不大,因為這班人本身已具備辨別真假普選的能力。對他們來說佔中是 摩拳擦掌,只待東風一起就可成事。這個討論、教育、引導民情的過程,無論對一次社會運動,抑或對整個公民社會的發展,也是必不可少的。
但這卻不是佔中令人狐疑以至失望的地方。
記憶所及,佔中一開始是描述成一件核彈級的武器,以佔領香港核心地帶,公民抗命的形式去爭取真普選,而選定的日子則是 2014年的7月1日,最少這個日子是2013年七一遊行時從大會處聽得到的。然而自去年七一以來,公眾的佔中期望似乎正一一落空,開始有不同的輿論指佔 中之目的只是要喚醒香港人的公民意識,要提升香港人辨別真假普選的能力,而經過商討日和輿情討論後,目的已達云云,又或是說佔中前先經過電子公投看是否接 受政府的方案,然後才考慮是否佔中,而佔中的時間則可能在下年二三月間。種種跡象顯示,佔中的底線似乎在不斷後退,在那些原本就已經摩拳擦掌要佔中的一群 中看來,就更是如此,令人擔憂。
當然,其實香港人也應該明白,設定商討日與有志之士一同討論和制訂佔中的策略,出現這種看似繁瑣的程序也許是無可避免,然而這就更需要更多的解說、 體諒和溝通,讓那些本來就想二話不說參與佔中的人明白佔中要吸引最多香港人參與,因此才採取這種形式。從傳訊角度而言,雖然要拉近不同立場光譜的人是幾近 不可能,但似乎有比現在情況更有效的方法。現在佔中逐漸自成一角,傳訊、討論、參與前期準備工作等,也逐漸與「傳統」泛民陣營靠攏,如與民主黨一起辦的決 志、訓練營等。民主黨還能號召多少人,號召甚麼人,令人憂慮。固然有一撥人是對佔中冷嘲熱諷,袖手旁觀,但既然佔中要凝聚最多香港人,似乎佔中的核心團隊 有必要在「要普選,想激但未激」的人裡尋求更多支持。雖然事實上,那些本身就很希望佔中的人,原本也不是佔中的主要宣傳目標。
有辯說指學民思潮當初也是做了極多前期準備工作,2012年8月前足有年多兩年的時間學民思潮的同學們就已在各區默默擺街站、寫文章、尋支持,然後因應浸大出的染紅國民教育指引才一次過引爆事件。在浸大教材之前,國民教育的「有毒成份」也早已滲透入教育體系裡了。
簽假的!拆穿服貿謊言:
兩岸服貿協議中,準備開放給中資投資台灣的64個項目裡,有47項,也就是三分之二的項目,根本早已開放,只有17項才是新增開放!而且,自2009年就開始分三階段執行,過去4年來,台灣早把近60%的服務業市場開放給中國。
國民黨團誤判 張慶忠大動作激民憤:
黨政高層坦言,原本藍綠雙方因服貿案纏鬥8個多月,其實外界對於服貿案的內容多一知半解、莫衷一是,抗議反對力量始終無法 有效集結,沒想到,如今因為國民黨籍內政委員會召集人張慶忠將服貿案視為已審查且直接送出委員會的強硬作法,激怒民眾和學生,也讓原本鬆散的抗議力量有了 集中火力攻擊的目標,抗議團體猛轟張慶忠橫柴入灶、硬過服貿案的作法,嚴重違反民主程序,反對服貿案的抗議終於有了清楚的訴求。
與之相似的是,台灣這次的服貿風波,早在去年中馬政府已簽訂了,而後來國民黨立委在開會時強解議事規則,將協定解成行政指令,立法院只需備案,明顯 是曲解了議事規則,因此成為這次事件的導火索。所以當台灣人佔領了立法院,一樣「唱K」唱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時,那個「唱K」的意義其實與香港唱同一首歌的時空背景是不一樣的,貿然拿來直接比較,只會淪為為自己立場站台的沙上之塔。
可見,一場群眾運動裡,前面的準備功夫固然是必不可少,但引爆事件的導火索往往是隨機的,並不是有目的地精心安排的,國民教育事件裡的浸大指引,和 台灣這次的張慶忠繞過立法院做法事件,同樣有這種隨機的特性。因此究竟佔中會否成功,確實是未知之數,但實際上中共和港府早已對此多加準備,但民間不同陣 營的理念分歧卻未見收窄,反而疑慮漸多,佔中的困難因此隨着時間流逝而漸次提高,這是佔中現時策略上相當不智的地方。情況就像十八路諸候要會合討伐董卓, 要合兵,要「理念一致」,要上下一心,人家呂布早就準備好了。
因此,現時的「佔中」策略上是溫吞的,令人疑慮的,即使考慮到香港政治光譜趨於分裂和兩極的情況,明白整合和號召的困難也好,這一點也是很明顯被港 府有機可乘的。另一方面,成功的群眾運動不是盲動的,前期的醞釀、準備,到引爆、發展以至結果,都是隨機與計劃的結合。現時預備階段的佔中令人疑慮,但無 礙真正佔中時人們去參與──反正大家實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同樣地,如果此時對所有質疑佔中的聲音都回應「你咁叻你而家去做囉!而家做馬上做立即做!」也 是無視了一場運動應有一個引爆點的事實。
佔中,現時情況固然是毫不樂觀,但面對所謂「盲動」、「衝動」的行動,如拖篋行、反諷愛國行等,其實也應該明白,那只是另一條戰線另一種形式,如果 能達到目的,不妨去試去做。正如台灣這次佔領立法院事件,有人說民進黨也高尚不到甚麼地方,民進黨一樣支持自由貿易全球化的貿易剝削,實在不比國民黨好得 多少,現在只是借議題炒作選票而已。原本是次服貿可能與議事規程、不對等內容等比較有關,那麼民進黨去為了選票而幫助人民,其實並無可非議之處,當民進黨 另外有政策背離人民意願時(如全球化的貿易剝削),人民一樣可以選擇用另一陣營的政客去反對。在此追究誰是潔淨如處女的神女,毫無意義,也其實不是互相制 約的精神。此時大談政客如何不夠高尚完美,如何在其他議題上殊途同歸,只是迂腐之見而已。
2017 政改諮詢,已是香港背水一戰,佔中也好,不佔中也罷,這役過後就一切塵埃落定,也許香港最終仍會像馬康多一樣被風剿滅,歷史上再沒有第二次機會,但在我們都被螞蟻吞噬之前,佔中也一個方法,讓我們盡最後的努力去守護這個土生土長的地方。
無論如何,願天祐台灣,願天祐香港。

最怕佔中是柳宗元筆下的黔驢:
黔無驢,有好事者船載以入。至則無可用,放之山下。虎見之,尨然大物也,以為神,避林間窺知。稍出近之,憖憖然莫相知。
他日,驢一鳴,虎大駭遠遁,以為且噬己也,甚恐。然往來視之,覺無異能者。益習其聲,又近出前後,終不敢搏。稍近益狹,蕩倚衝冒,驢不勝怒,蹄之。虎因喜,計之曰:「技只此耳。」因跳踉大噉,斷其喉,盡其肉,乃去。
噫!形之尨也類有德,聲之宏也類有能。向不出其技,虎雖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0日00:27 | #1

    又是一个一心搅乱天下好混水渔利的政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