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灣人談佔領立院

「一,二,殺」
沒有沒完沒了的商討日,沒有痴痴呆呆坐埋一枱的演習,就「兩岸服務業貿易協議」(又稱「黑箱服貿」)台灣學生以簡單直接的口號,一個台灣人於小學時來用玩拔河的口號,昨晚成功衝入立法院,並成功接二連三地擊退前來驅趕示威者的警察,開始了佔領立法院的行動。
當外界指,這些只是一群生活無憂的學生在生事時,當中其中一位有份衝入立法院的參與者 Boss Yu 於Facebook上留言:
「我是上班族,今年29歲,軟體工程師。以平均來說,我的待遇十分不錯;我喜愛我的工作,我樂於面對每天的挑戰,我服務的公司也待我很好。「我就跟大部分的你們一樣,喜歡日常生活所帶來的舒適,熟悉所帶來的安全感,以及重複所帶來的寧靜。我就想一般人一樣地喜愛它們。」」
這段話,真的令我哭了,哭是因為他做到了,而我們香港人就甚麼也做不了。今天,是星期三,於「反馬英九聯盟」的 Facebook 專頁中,看到此相:
1003608_612038358885712_1965124922_n
相片的描述是:「雖然警力不斷增加,但到場包圍的人民愈來愈多……. 雖然警力不斷增加,但到場包圍的人民愈來愈多…….」
多諷刺,香港的社運只可以於星期六日進行的,回想當日香港立法會,就港視發牌事宜引用權力及特權法在投票,我當日亦在場,那並不是周六日,而是在星期四,結果即使如何宣傳,那個下午亦只有百多二百人到場聲援。
坦言,白影對於台灣認識不多,所以直接找了一名認識多年的台灣朋友,陳小雞,她是以台灣的一般民眾身份表達個人意見:
白:「為何台灣人會對叫『兩岸服務業貿易協議』為『黑箱服貿』?你是如何看這個這個協議?」
陳:「黑箱作業的意思就像私底下作業。這次的服貿協訂說實在的,根本沒有經過表決也沒有將內容條款逐一解釋,只是馬政府自己決定。」
白:「身為台灣人,對於學生是次的行動,有何看法?」
陳:「很多台灣人對於馬皇(我們諷馬英九為馬皇帝)是越來越失望,他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服貿協議簽訂之前人民反對的聲音早就大聲四起,結果他們還是自顧自的進行。」
「其實台灣很多抗爭活動也都會集中在假日,但是這次的服貿協定太誇張,影響太多行業太多人民。」
白:「普遍的群眾及媒體又如何評價此事?」
陳:「我也有很多朋友在現場抗爭,今天也有朋友從南部上去支援,下個月我的BB就要出生了,我只能在家關心,媒體部份……我看到現在都是避重就輕報導,還好現在網路發達,很多資訊都比新聞快。」
白:「你以前跟我說過『香港跟台灣有許多相似的地方』,但就此事上,台灣人對於民主的追求是香港人望塵莫及。」
陳:「你可能會覺得台灣人民對於民主自由還有主權很積極熱衷或是反應強烈,那是因為台灣人民從以前經歷過日據時代(被日本人統治)還有國民黨剛到台 灣時的白色恐怖。日據時代我們被逼着學日文,被逼着幫日本人離開自己的家出去打仗,國民黨剛到台灣時,我們被禁止說台語只能說國語,知識份子被逼着加入國 民黨,沒加入的半夜就是被強行帶走,是生是死也不知道,這些我自己的爺爺都經歷過,也是大部份台灣人的歷史。好不容易我們有了主權,民主意識抬頭了,所以 我們會特別有感。」
白:「那你認為學生的行動能否取得成功?」
陳:「這,很難說,因為馬皇當道。」
白:「很難說,因為馬皇當道,那麼行動會變得沒有意義嗎?」
陳:「並非沒有意義,至少他們表達了意見甚至讓國際間注意到。我會認為此次行動是否取得成功很難說,是因為雖然台灣抗議事件很多,但是至今還未曾有成功過。不過這也是台灣民眾第一次強佔了立法單位。」
白:「即是你認為就算未能推翻服貿協議,人民亦應該為自己的理想而堅持,為民主而發聲,我這樣的理解,可以嗎?」
陳:「是的!在民主體制下,人民本來就有權利爭取並保障自己的權益。而且這次的服貿協議除了政府沒有完整解釋民眾疑問之外,還出賣民眾應有的權利。」
白:「謝謝你的寶貴意見,最後一題問題,作為台灣人,你可以給我們香港人一些在爭取民主上一些意見嗎?」
陳想了很久才回答。
陳:「Just do it! 我想了好多,還是覺得……just do it! 一開始一定會碰壁,挫折,甚至會有些傷害產生,但這些都是必要的過程。」
「加油!」
訪問完。
認識陳小雞多年,當時是玩網路遊戲認識的,她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台灣人,她喜歡長跑,亦很喜歡上網,一點也不政治化的。但在訪問中,完全感受到她作為 一個台灣人對台灣歷史的認識,對台灣本土文化的傳承,對台灣人文思潮的認同。如果要說為何香港民主進程一直停滯不前,除了因為安於逸樂的維穩思想,我想其 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我們香港人是沒有台灣人這種對本土文化的堅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让我想起WTO
    2014年3月20日11:38 | #1

    当时高喊狼来了的酸儒文青很是不少,如果大陆也像台湾一样的政治生态,WTO一定会被抵制掉。

    事后看来,中国各种产业并没死掉,反而在外部压力下裂变生长得更快了,各种丑陋落后的做法淘汰得更迅速了,竞争当然更激烈了,但是蛋糕也做得前所未有地大。

    如果当初没有加入WTO,也许各地乡镇企业仍然生机勃勃,农民们也不用背井离乡进城务工,各大城市也不会出现房产泡沫,也许生活更轻松自在。有得必有失,国有重型产业根本起不来,全转产轻工生活用品为主,各种技术处于原始状态,基础更牢固,速度却会很慢。同样是很多人得利,很多人受害。

    经济这东西,很难两全之策,必须选择一边。

    没有加入WTO,中国人会不会过得更好更轻松?有可能,但也有可能城市爆发经济危机,通过银行、信用社蔓延到农村,毁了乡镇产业,导致长久的低迷。

    加入WTO 是否就是一个错误决策?不能这么说。是否就是正确的决策?也不能这么说。

    世上路本来就有很多条,到底走那一条才对,有时候也要看运气和人们的应变。中国缺课太多,应该说人们的挣扎还是有成效的,最起码没被WTO浪潮淹死。

    台湾人怎么选,其实都可以,只是要承受接下来的后果,时刻准备挣扎,而不是觉得一劳永逸,被虚幻的安全感拖入绝境。

  2. 2014年3月20日11:54 | #2

    “两岸服务贸易协定”事关每一个台湾民众福利,它又不涉及“统独”之争,马英九完全可以搞个“公投”嘛。都是信息时代了就不能开发个低成本的投票吗?

  3. 匿名
    2014年3月20日14:36 | #3

    达成协议本来就是行政系统的事,立法系统负责审议,当然也可以公投,要么接受要么否决,很简单的事情。

    如果因为不信任行政机构,而要求逐条分议,那么有想过谈判对手会答应吗?

    没有任何协议是全民弄成的,如果不信任谈判代表,就另选代表,谈判就是少数人才能达成一致。估计没人傻到愿意和一堆七嘴八舌、各有诉求的”民众”谈判签协议。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