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瑜阿:台湾友人眼中的「服贸」

我認識好幾個朋友,從昨晚到今天都去了立法院,然他們都是去立法院,但訴求不盡相同,從裏到外,人數從少到多,大致可分爲:
意識形態作祟,反中/國民黨,覺得不應該與大陸接觸,或者是覺得只要是國民黨推的東西,我就反,演戲給選民看;
反服貿實體,覺得服貿傷害臺灣,相當於判處臺灣死刑,要求取消或者重啓談判;
反服貿闖關之程序,覺得黑箱操作,要求逐條審查。
他們沒有同一的訴求,但卻有同一的過程,也就是佔領立法院,鬧事給你看,因此可以合流。
而這三個訴求,其實對應着三個不同的議題,這三個議題分別是:
臺灣要發展經濟應不應該向大陸靠攏;
服貿條款中到底誰在得利,又是誰在說謊;
服貿通過的程序到底是否正義,有否存在黑箱操作,應當如何?
此三者,涉及面向太多,太廣,在此先不展開敘述。如有朋友感興趣,可以再做討論。
如果理性分析,這三個議題都大有可以辯論之處。然而在臺灣,太多東西被習慣性地簡單訴諸道德,粗暴加以鞭笞了。就像我在臺灣 Facebook 以及 PTT 上所看到的一樣,真有人去分條逐個去解析這些議題嗎?沒有,多混爲一談。有學生在立法院打卡,說好潮阿。更有甚者有一羣學生,在立法院亂翻立委私人抽屜,喝酒娛樂助興,男男激吻。最誇張的,昨晚有一學生被查攜帶汽油與打火機入場,後被糾察隊沒收器具。
那麼,你說這羣形形色色的學生統一的訴求是什麼?我猜是沒有的,他們有的只是不滿。而這種不滿多是被構建出來或者移轉而來的,和服貿本身(議題 2 )沒太大關係。

回到題主所提的問題,佔領立法院的人大致有前述的三四種,關心第 3 個議題的居多,這些人中,關心第 2 個議題的,也不少。然大多數人是盲從,聽信網絡和媒體「洗頭兼洗腦」(指開放大陸美髮業進入,洗頭會順帶將人洗腦),「小黃全都變小紅」(指計程車產業被陸資全攻陷,但實際上計程車產業是服貿根本沒有開放的一個產業…),「臺灣將被大陸低價低品質的服務所攻陷,臺灣全部服務業都將被打趴」(罔顧商業事實…會有哪個國家產業中只有低價低品質的服務阿…其他未被滿足的需求不正好創造了利基市場嗎…),不思考這些邏輯的,其實不能稱之爲關心服貿。至於這些言論的源頭,我就不好妄自猜測了。真正關心議題 2 的人,很少。

附上個人對於此前三個議題的觀點,可討論:
現階段,臺灣需要大陸,且會隨着時間越來越需要大陸。且時間不站在臺灣這邊,應該及早採取行動方能把握優勢;
服貿實爲大陸讓利於臺灣,臺灣整體爲得利者。細分而言,臺灣的優勢產業業者、民衆、學生均可獲利,弱者退場機制會使得弱勢產業的中小業者、個體戶的利益會受到波及;
就個人所知,不存在黑箱操作,所謂逐條審查、黑箱操作,爲民進黨玩的政治手段,藉此煽動民衆攻擊國民黨,但現在的民意似乎有點失控。民進黨挖了一個大坑,企圖讓國民黨掉進去,現在是國民黨和民進黨兩人一起掉進來了,兩人現在一起在坑裏,而民進黨暫時沒有要填坑的意思,繼續縱容。

有点道理!不过台湾民众愤怒不无道理,整个服贸从谈判到通过的过程连我这个局外人都看不过眼。民进党一味反对,国民党不把事情(服贸的利弊)说清楚,一味硬闯,怎么能让民众理性判断作出选择?据民调,台湾民众几乎过半都不了解服贸的实质内容,难道这不是执政党的问题吗?马英九领导的国民党近年问题重出,很难平息民怨啊!

希望中台税收协定不要受此影响。
据我所知,中国国税做了很大的让步,很难得。湾湾国税也有意,但被一帮煞笔拖后腿了。

当年多少人痛骂土共意识形态挂帅,如今民主的湾湾捡起来就叫抵抗赤匪了,果然民主的屁和独裁的屁是不同的。

反对的理由很简单,就跟香港人闹是一样的,比如你协议里全是给他送钱的,就能接受,但一旦开放市场之类让大陆公司进去赚钱的。。。。。。那就坚决反对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