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走上我們被逼走錯的路﹣香港人的話

我二十一歲,新聞與傳播系三年級學生,香港人。

我從小很喜歡台灣,看台劇看台灣音樂,因為喜歡台灣樂團所以上了PTT,至今超過五年,不算資深也算擦邊鄉民。看見這次反服貿事件,令到我這個自認少有資歷的鄉民感覺好像不說一點話有點過不去,希望大家看見我這篇文,能明白為什麼這麼多香港人這幾年都想移民台灣,為什麼我們不想台灣變成下一個香港,為什麼現在你們要站出來,在還能站出來的時候。

在我唸大學以前,2011年前就已經發生很多事,社會上開始冒起一些衝突。包括反對政府清拆香港具本土歷史的天星、皇后碼頭,反對政府用天價興建連接港陸的高鐵(而當中不顧要清拆一些村落)等。

近幾年甚至是因為中港矛盾而引致衝突頻生,多到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民生方面,愈來愈多自由行來港旅行,香港本身已經擠逼,人口密度本身是台灣的整整十倍,大陸自由行衍生的問題多如牛毛,首先霸佔很多公共資源如交通工具,大陸人有衛生問題態度問題令香港人感覺不舒服,走私各種產品甚至奶粉令香港供應短缺,內地夫婦用自由行來港產子以獲得香港身份證,令床位及醫院供應緊張,危害嬰兒等等。

經濟方面,大陸人財雄勢大,除了有很多財大氣粗的臉孔外,亦加劇了香港的貧富懸殊。中資公司愈來愈強,香港本地中小企根本無法存活,香港現在已經毫無特色小店,只剩連鎖公司和大企業。樓市亦然,很多大陸客買了香港的樓炒賣或放著不用的也有,樓價被抬高了害得很多大學生畢業無法買房子,也有很多低收入家庭要住等同台灣一兩坪的「板間房」。

教育方面,前陣子鬧得沸沸湯湯的反國教事件,是政府要求設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預設教材已經非常偏頗,幾乎要求學生盲目愛國,無異是一場思想洗腦。另外,香港一直想通過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在香港推行大陸的「國家安全法」,可以因為你叛國/煽動叛國,就把你拘捕。

這裡只是冰山一角。還有很多、例如近來的明報前總編被斬至重傷事件,光天化日的恐嚇威脅新聞自由,香港電視無法發牌事件,新界東北發展等,眾多無法一一向各位解釋,有興趣就GOOGLE吧。

這幾年我所看到的中港矛盾,讓我覺得我生長熱愛的這片土地愈來愈陌生。面對大陸的金錢及人海攻勢,香港這彈丸之城再無立足之地,要求中港融合,這土地愈來愈少屬於香港的地方,香港一直所堅信的,自由、法治等核心價值也愈來愈退,岌岌可危。香港人也愈來愈分裂,有些被逼得太緊的變得激進,有些堅持學術理念卻被罵空談,有些用著老方法爭取民主卻被指責賣港叛徒。我有時已經無法分清楚對錯,只知道很痛心,卻又極無力。

我自己也有小小涉足社會運動,雖然並不是激進前線份子,可是我也看過了很多臉孔。我知道放棄,被說服有多容易,我知道堅持是一件極為艱矩的事情,每天工作已經很忙,三餐不繼,談何自由。政府有的是資源和你長期抗戰,香港人很現實很善忘,總是敵不過我們自己心裡面的那個最大的敵人。

香港快要淪陷了,我們正在苟延殘喘,垂死掙扎。我沒有像清楚香港的了解台灣情況,只是大概感覺得香港的情況要在台灣上演了,我非常害怕,希望台灣能守住,我們大部份香港人仍然堅信但可能慢慢消失的一些價值。我不希望我遇到的熱情台灣人變成現在憤怒偏激的香港人,不希望台灣充滿溫情和夢想的店家變成冷血無情的連鎖集團,不希望仍然擁有民主夢想的台灣,變成香港這種被玩弄於掌心卻又無法反抗的命運。

「今日不站出來,明天站不出來。」分享這句句子給台灣的各位,我們的確不過是唇亡齒寒,共勉之。如果你覺得這篇有用,請隨意轉發吧,不過是一個小小香港人的微弱心聲,但希望能令更多台灣人明白,你們這一步有多重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4年3月20日19:53 | #1

    好~

  2. 匿名
    2014年3月21日01:02 | #2

    其實香港和大陸的問題,最大的都係經濟問題。中資在香港坐大,一直都有。以前系英資、中資和本土三角鼎立,97後英資就拋棄了香港人,本土的李超人又不斷買起歐洲,咁中資就威曬啦。香港人可以做D麼?做過D麼?我都好想知。

  3. 香港的出路
    2014年3月21日01:23 | #3

    全力发展法律相关的服务业,这是英国人留给你们的最大遗产。

    英国人最值得中国人敬佩的,就是这个法律体系,以后中国要是有幸正常化,也是迟早要引进的。

    香港把法律相关的服务业做起来,从自由港转变为法治港,才可能吃到新蛋糕,现在还强调自由贸易概念,已经得不到什么利益了,必须反其道而行,成为最严格的产权保护地,才会有需要这种服务保护自己利益的企业把香港作为枢纽。

    法律体系完备,是别的城市无法替代的,也是很多中国企业向外走急需的,香港要做的就是和全世界主要地区达成民事法律合作,打造独特优势。

  4. 香港的出路
    2014年3月21日01:32 | #4

    其实阿里巴巴上市,就是香港法制创新的一个巨大机会,可惜因为观念的束缚,白白错过了。

    知识经济时代,智力团体由于对公司运作的不可替代性,对资本力量构成重大挑战,华为、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都深知这点,所以他们宁可得罪国际资本,也要保住核心团队,这种情况下,传统以大资本为核心的华尔街IPO模式实际上是非常落后的。

    可惜香港人殖民地心态强烈,能自己做主的事,非要翻教科书、参考欧美才会心安,如果这事给新加坡人做决定,他们一定敢吃螃蟹。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