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志:佔領我們的民主

學生和抗議者佔領了台灣國會,他們宣稱國會是人民的。

他們可能遲早會被清場,國會將會恢復秩序,重新屬於政客們的權力交易場。但是這個佔領行動的象徵意義是深遠的。

台灣的民主早已異化。人們推翻了威權體制,期盼著新民主體制下,公民可以有更多知情權,可以有更充分參與公共政策的機會,可以更能監督我們在行政和立法機構經由選舉選出的代理人──亦即,公民可以真正作為公民,來決定這個國家的政策。但事實是,我們把權力交給了政客,讓他們把政治領域建造為一座巨大的的利益競技場,他們隱瞞各種資訊、操弄制度,推動他們的議程──不利於大多數人民、只有利於少數政治經濟菁英的議程。

在民主化後的一段時間中,我們更多把自己當做選民,而不是完整意義上的公民──當然這有長期威權歷史的因素,包括舊時代的價值和利益集團的延續,也有我們對政治偶像過多的期待與情感(不論阿扁或阿九),更有在許多民主化後國家都出現的普遍現象,亦即民主轉型後民眾的熱情會暫時冷卻。

於是,過去幾年,看到政治人物越來越傲慢,政策越來越天怒人怨,尤其是當馬政府積極推動兩岸新政策時,理應要累積更多的社會共識。

於是,沒有比這次服貿協定的制定與審查過程更能說明台灣民主的重大缺陷──或者馬政府如何殘害台灣民主。如此影響深遠的兩岸貿易協定,在事前沒有對民間相關業者充分的諮詢;去年九月25日黨團協商要加開十六場公聽會,國民黨團張慶忠火速安排在三天召開八場公聽會。這些草率已經讓人無法容忍。

2014年3月17 日,國民黨立委張慶忠拿到麥克風,用30秒宣布會議決議:「出席人數52人,已達法定人數,開會,進行討論事項,海峽兩岸服貿協議已逾3個月期限,依法視為已經審查,送院會存查,散會。」
這可能是台灣政治史上又一個最可恥的一天。立委徹底讓立法院蒙羞,讓立法院失去意義,怎麼能怪學生把它搞亂呢?

張慶忠和國民黨的作法甚至是違憲的。學者黃丞儀指出,立法院職權行使法裡面,規定「超過三個月視為已審查」的只有行政命令,而服貿協議作為「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這是準條約)的一環,根本不可能是行政命令。

當然,台灣並不特別。過去十年的民主理論,和最近經濟學人雜誌「民主出了什麼問題」專題都提到,全球化的過程對一國之內的民主會有重大威脅,因為有越來越多的決定是在國際組織而非一國之內所決策,且越來越多決策是由非民選的技術官僚,或者政客們之間的祕密協議所決定。也因為如此,過去十年的反全球化運動如火如荼,除了是要反對全球化造成的經濟不平等等社會經濟議題,抗議者就是要追求人們可以決定我們自己的生活,奪回屬於我們的民主,而不是讓國際組織,或者跨國間政治經濟菁英的邪惡同盟來決定。

因此,台灣的抗議者在某個意義上是和全球抗議者連結的,但當然台灣有自己的危機與威脅──和一個巨大的、威權的中國的特殊關係,以及在這個關係中特別親北京的政府。

青年抗議者們佔領了國會,其實是對台灣民主化的日益空洞化的激烈反彈。他們終將撤離議場,但他們卻已經向政客們提出巨大的警告:這是我們的民主,而我們還會回來。

*作者為台灣評論,現任香港《號外》雜誌主編兼任《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總主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匿名
    2014年3月20日18:03 | #1

    哈哈哈,這些號稱學生的傻逼傻鳥,真的是可愛得緊
    隨便挑一下就可以玩弄很久了
    唉唉唉。。。現今也只有台巴子這麼純潔可愛了被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