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面传奇——中国当代政坛的生死对决(39-41)

第三十九回 一代巨星陨落,万里河山同悲

人算不如天算。紫阳于1989年2月初(春节是2月6日)到小平家送行,相约一年后彻底完成交接班之事。似乎天佑中华,政治改革将要在紫阳领导下推进。89年5月19日,宣布戒严当晚,中办调研室一青年干部到厂桥招待所,见到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鲍彤,鲍将其叫到自己房间,说,“假如我有不测,授权你将来公布3件事……”3件事之一是,紫阳准备用5年时间,将直接选举从村级推到地市一级。这个可能,因一个伟人的病倒并去世而再度难产;那个因听到小平将在一年内把军委主席一职让给紫阳的杨国老,也因此有了可乘之机,让“邓赵之约”最终变成了“邓赵之战”。

89年4月8日上午9时差5分,前总书记胡耀邦迈着艰难的步子,走进怀仁堂,参加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他没有走向他曾经坐过10年的主席的位置,而是走到后排,坐在副总理田纪云和国防部长秦基伟中间。会议讨论《关于发展和改革中国教育的决定》草案,准备在十三届四中全会上通过。草案朗读了约40分钟,胡突感胸痛难忍,呼吸困难。早在88年末,他在湖南时就心脏病发作,已瘦弱不堪。这阵心绞痛,超出其生理忍受限度,一边站起,一边举手:“紫阳同志,我请个假……”未说完跌坐在地上。医护人员十多分钟后赶到,诊断结果,心脏下壁和后壁大面积梗塞。下午3点多,转入北京医院。巧合的是,他住进了周恩来临终前住的同一间病房。15日早晨,胡的病情似乎好转,躺在病床上大解后,感到轻松,吃了片西瓜。稍顷,突然痛苦地大叫一声:“啊!”时间停在北京时间1989年4月15日上午7时53分。一颗巨星陨落,一个国家的泪腺泉涌。一个文艺工作者,在返京列车上听到胡逝世的消息,写下一首歌词:《好大一棵树》。成千上万的人到胡家灵堂吊唁,九旬老人孙敬修在灵前发出呼喊:“你是一个大好人啊!”这句话,可以作为胡耀邦的最简墓志铭。

晚上讣告播出后,近20时,第一个献给胡耀邦的小花圈,出现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北京大学“三角地”聚集起数百名学生,并出现若干挽联、标语、大小字报。其中一副挽联这样写道:“小平84健在,耀邦73先死……”当时可能很少人会想到,耀邦的逝世,除了他的家人,最悲痛的,就是小平。胡是代替他受难的,邓的改革,不仅遭遇毛社派阻击,所有元老,几乎无人支持,甚至反对。要阻止邓,必须先放倒胡。胡替邓受难,邓代人受过。但类似这样的对比,渐成悼念者们的共识,将被人利用,开启地狱之门。

第四十回 李傀儡主动找线牵,杨国老一次操国柄

4月17日,《人民日报》头版中间位置刊登人们在纪念碑前献花圈的照片。下午1时,政法大学600余名师生第一次进入天安门广场。下午4时20分,北京大学30多名学生来到纪念碑献花圈,念了简短的悼词,接着,去耀邦家献花圈挽联。晚7时多,纪念碑前聚集3千多人。同时,全国各地各种悼念活动陆续展开,以在校大学生为主。

这种情况容易理解。耀邦的早逝,似乎与他遭遇的不公正罢免有关,被不公正罢免,主要罪嫌,是没有严厉处理1986年底的学潮。参与那次学潮的一、二年级大学生,89年仍然在校,且从新生成为师哥师姐,一直觉得自己对耀邦去职负有责任。他们对胡的去世,不仅悲痛,还愧疚,想为他鸣冤,甚至讨回公道。总书记赵紫阳充分理解学生们的这种心情,所以在18日上午常委会上,说中央治丧,学生悼念,我们不能不允许。除了打砸抢烧冲5种行为外,一般要采取疏导的缓和办法。

会上的李鹏是不怎么把赵放在眼里的,他从毛社派原教旨立场出发,反对紫阳的态度。会后,他开始串联。先倒姚依林办公室,李知道,姚的态度,几乎就是除邓小平外所有元老的态度。经过勾兑,二人取得一致意见:对学潮要狠一点。公平地说,李与姚此时凭心论事,执行本门教规,看不出掺杂其它图谋。

走出姚的办公室,李相心里仍然没底。他知道,姚依林不能代表邓小平,邓毕竟是他养父周恩来最亲近的小弟,相当于自己的叔叔,公开违抗不得,还得知道他心里怎么想。邓不能随便见,要探听邓的心思,得去找他的当家人兼心腹杨国老。他又走进杨尚昆办公室,询问杨对学生上街游行的看法。杨说,对学生的行动要提高警惕,但为了缓和矛盾,在开追悼会前,允许学生搞一些合法的悼念活动。

果然是权谋杨大师。表面上,他附和了赵紫阳的意见,但他心里知道,学潮马上平息,不符合他自己的最大利益。邓赵之约,一年后交割军权,自己和兄弟杨白冰(此时已是总政治部主任)还能让军队姓杨,邓全退后,让国家也姓杨吗?这时,事情不怕闹大,闹大之后,他自有妙法,让邓与赵都中招,这是什么高招呢?以后分说。

第四十一回 军机会乾坤大挪移,杨国老二次操国柄

事情在按照杨国老需要的方向发展:越闹越大。

18日凌晨,北大清华上千名学生游行到天安门,到上午,开始静坐的学生达数百名,提出七项要求,第四条要求是解除报禁,实行言论自由,并要全国人大常委以上领导接见。南开大学出现《新五四纲领》。19日,学生到新华门前静坐,要求与李鹏对话。乔石要求整顿新华门前秩序,凌晨,警察驱散人群,将静坐大学生送回学校,被驱赶学生认为是“新华门血案”。次日(20日),新华社播发评论,类文革腔调,学生被激怒,北大成立“团结学生会筹委会”。 20日上午,政治局常委会开会,与会者多数认为学潮的性质发生了变化,冲击中南海,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特别是指名道姓攻击邓小平。

这样,学潮就从悼念胡耀邦,到被定性为反对邓小平。对学潮的态度,就是对邓小平的态度。主张对学潮强硬的,就是对邓小平爱戴;主张对学潮仁慈的,就是对邓小平残忍。这个共识的形成,要归功于杨国老幕后牵线,李相国前台表演。毛社派谈不上热爱邓小平,所以,姚依林等人,在会上坐山观虎斗,落得清闲。事情不论如何发展,都主要是特社帮内讧,所以也不怕把事情闹大,好看笑话,甚至乐意帮助倒赵派把事情闹得更大。

李相国的表演,经过杨国老邀功,马上得到奖赏。会上还讨论了中苏高级会晤。邓小平以前定的是两位总书记之间会晤是最高级会晤,邓与李鹏见戈尔巴乔夫叫做会见。杨尚昆传达了小平的新决定:降低赵与戈氏见面级别,邓与李鹏见戈氏叫会谈,赵与戈之间由会谈改为会见。这个微妙的改变,事实上是对赵的一个警告,但赵并没有敏感到对学潮性质的重新定义,对他的立场意味着什么,在常委会上依然主张对学生持宽容态度,“只要不搞打砸抢,就不采取行动。”与会者坚定支持紫阳立场的,常委里只有胡启立,书记处里只有阎明复了。

而这时,李鹏的头有点发晕,自己的位子居然和邓小平平起平坐,被抬举到赵紫阳之上,这意味着什么?假如赵被从总书记的位子拿下,是不是意味着……这事想想就甜蜜,梦里能笑醒,跟着杨国老,就有好果子吃。不过,杨国老知道,邓赵之间嫌隙已经扩大,但要让他俩从师生变成对手,还需要再烧一把火。让人扼腕的是,由于ziyang自己走错了一步棋,机会就像一只小羊,扑进了杨国老的怀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