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搞成這樣,腦死的電子媒體要負最大的責任!

文/李子瑋(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會執行秘書)

服貿搞成這樣,腦死的電子媒體要負最大的責任!

我一直覺得,服貿協定的議題會搞成這樣,新聞台要負最大的責任。

我想或許可以回想這幾天的幾個情況:

狀況一:佔領立法院的現場,直播竟然是用一台IPAD跟拖鞋,同時,佔領第一天時的外場,獨立媒體的消息比主流媒體還快,主流媒體在這場歷史大事中完全缺席。

狀況二:佔領這幾天,正反雙方的懶人包瘋狂傳閱,甚至我想應該有不少人應該是第一次好好了解這一個議題吧!

先說,我為什麼要買那兩本書的起源好了。服務貿易協定其實從「前年」就有消息傳出,但是從消息傳出之後,電子媒體資訊一直都處於不足狀態,而平面媒體的資訊相對比較多一點,然而,這樣的資訊仍然是處於不足狀態,因為如此,於是我便買了這兩本書,來了解鄰國日本在面對TPP時的爭議點,希望能給我一些新的思考。但是,鄰國終究是鄰國,台灣的國際地位不同於日本,於是,我在過去這一年內,一直在觀察媒體到底能給我甚麼樣的資訊。但是我必須說,台灣的媒體不但讓我感到失望,更讓我感到絕望…..

在過去的一年內,主流的電子媒體幾乎完全沒有這方面的新聞、專題與對談,除了TVBS政經話(現已停播)以及民視異言堂有做過專題之外,我印象中似乎極少新聞與專題處理這一個議題,就算是有新聞處理這一個議題,仍然是沒有做過全面、有深度性的介紹,但是,話說回來,服貿這議題重要嗎?我個人覺得非常重要,而且是極度重要,而且議題的複雜程度絕對不是那些幾個簡單的懶人包可以解釋的,坦白說,直到現在我自己都還沒有一個定論。

或許,有人會問:那我會何到現場聲援、紀錄。

我會到現場聲援跟紀錄,我有兩個原因:一是唯有擴大、鬧大主流媒體才會報導,二是主流媒體報導,大家才會關心,公共議題才有「機會」好好討論。因為我們的主流媒體,已經到了一個無藥可救的地步,就像是一個已經腦死的病人一樣,只有這樣做,他才會稍微的動一下。

否則,我們可以好好想想,其實,馬政府的這一個網站幾年前就做好了。但是,這樣關乎民生議題甚至是國家未來的走向的政策,我們的主流媒體有報導嗎?很抱歉,沒有。而我們的主流媒體到底給我們甚麼:我是歌手、黃色小鴨、雷神、鼎王…….回顧這一年內的媒體,現在想起來,我還是會回答我在看新聞那句口頭禪:「他馬的,這干我屁事」,直到現在,打這篇文章時我耳邊一邊播上著電視新聞,新聞依舊在播報「打卡請公假」、「學生在議場的趣聞」,但是我們對服貿的內容呢?很抱歉,我們或許也沒辦法知道太多,更不用說正反意見的經濟學家以及各領域的專家,對此議題的看法,有的倒是相互抹黑、抹紅、抹綠,這就是我們的電子媒體,但是,我們或許應該知足,因為他有報導了!

但是,相反的電子媒體的腦死,但是平面媒體倒是有不少報導,回顧四大報,對於服貿易議題雖然不足,但是也多少有些資訊的出現,對一些人而言,不管你對蘋果日報的感覺有多噁心,但不能否認的蘋果日報的論壇版有時有一些很棒關於服貿的評論(而且,蘋果日報的論壇版的品質應該是台灣報紙最優良的),而中時報系,不管我們同不同意他的立場,或者對他有多少意見,但是至少他有報導了,而自由與聯合這對媒體,也有一些新聞。

儘管如此,很抱歉的,電子媒體的影響力終究比紙媒更為巨大,雖然平面媒體有不少新聞,但終究沒被看到,也怪不得有記者朋友說:資訊不清楚、黑箱作業,那是因為他們沒看到我寫的新聞阿。

因為職務的關係,有機會出席參加衛星電視的自律會議,在這一個會議裡面,我們會收到一些申訴電子媒體,申訴內容無奇不有,有報導美食、買東西的新聞,通常最多的是指控該則新聞做置入性行銷,坦白說,沒有證據,真的無法說那是置入性行銷,但是,仔細一看新聞內容,也用鄉民的話更坦白的說:「你他媽的,你媽知道你在這邊發廢文嗎」,大概這樣等級的廢文,當然在新聞內容觀賞完後的震驚之餘,也是要問一下電視台代表,「你們為何要做這樣的新聞」,電視台的回答往往是:「這是出於專業判斷」,每次這樣聽,我心理面很想說:「如果這是新聞專業,那你的智商還真”高”」,但礙於場面也就把話收起來了。

但是,我這裡要說的是,我們可以充分理解電子媒體的專業判斷,這樣的專業判斷,是無法處理公共事務議題,更不要說要給你複雜的服貿協定的專業內容,因為我們的電子媒體能夠給你的,就是雞毛綠豆蒜皮芝麻膏的小事,比方說:鼎王、港女以及你有可能想到的生活小事,至於大事 …..恩……自求多福,而就是這樣自求多福,在學生、公民團體包圍立院後,我想許多人看了相關資訊後,才驚覺茲事體大,於是在電視台一片腦死下還能衝破電視台的「資訊封鎖」包圍立院,這時,腦死的電視新聞終於恢復反應….

我想有興趣看到我這一篇的朋友,看到這邊也累了吧,最後我想分享一下,我為何覺得媒體改革很重要。我的學習歷程是,大學念傳播、碩士念政治,在念政治系的時候,我找到我的價值跟信仰:民主。我始終相信民主的價值多元、尊重人權、肯認差異,這些精神一直是我心之嚮往的終極價值,但是,民主,又必須搭配公民參與,民主政治才可以健全發展,而公民參與最後必須建立在資訊的充分流通的大前提下才可健全。然而,在做為影響力相對大的電子媒體,他是一個資訊平台,但這樣的資訊平台已經腦死,這樣腦死的媒體,我們的資訊又如何流動?我們的民主政治又如何建全?而這,就是我認為媒體改革的重要,也是這份工作給我的使命感,以及堅持下去的原因。

最後,感謝大家看到這邊。大家加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