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复出的季莫申科甩不掉旧体制,但仍有望叱咤风云(叱咤啥?总检察长比你漂亮!)

乌克兰基辅——上个月,反抗政府的乌克兰议会释放了尤利娅·V·季莫申科(Yulia V. Tymoshenko)。她一出狱就赶往基辅的独立广场(Independence Square),加入庆祝的人群。但前总理季莫申科的出现却遭遇了意外冷场,这不仅仅是因为她坐着轮椅。

聚集在那里的数千人对她表示了欢迎,但欢呼声是有保留的,表明人们理解她的痛苦遭遇,但也有一丝怀疑。

“作为一名政客,我表示忏悔,”她很快察觉到了这种状态后说道。“到今天为止,政客们辜负了你们。”

周二,随着俄罗斯在莫斯科举行隆重仪式,夯实它对克里米亚半岛的控制,季莫申科一跃成为乌克兰的关键人物——虽说不见得受爱戴。乌克兰直接横跨东西分界线,尽管大批民众疾呼与西方建立更紧密联系,它却不得不迎合其强大的邻居。

现年53岁的季莫申科在德国接受背部治疗之后即将返回基辅,她格外地适合两种角色。她代表了乌克兰已遭重创、腐败丛生的寡头历史及其可能的未来。她既是英雄又是恶棍,她是乌克兰的腐败政治局面的缔造者,也是受害者。她在狱中度过了两年半,但人们广泛认为,对她的腐败指控是她的政敌、被赶下台的总统维克托·F·亚努科维奇(Viktor F. Yanukovych)出于政治目的而提出的。

分析人士表示,虽然过去的权力纠葛可能使她的形象受损,但她还是有望参加总统竞选,不过多数人对她能否获胜心存怀疑。

但是,那可能没什么关系。季莫申科被看做是一名出色的政客,注重实际、有才智,对羽翼未丰的基辅政府,她已经在从幕后施加巨大的影响,并且,在乌克兰政坛可预见的未来,她看来仍将占据重要的地位。她精明并有着冷酷的特质,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曾称她为“乌克兰政坛唯一的男人”。乌克兰未来能否清除腐败,能否像独立广场上的示威者要求的那样,按照他们的终极目标转变成一个西方式的国家,相比任何其他人来说,季莫申科也许更有决定权。

但在乌克兰,人们对旧势力极不信任,因此她要修复形象也会极为困难。乌克兰首屈一指的研究机构SOCIS做了一项总统候选人受欢迎程度的调查,结果显示季莫申科的支持率为9.7%,排名第三。要远低于现年48岁、被称为巧克力大王的寡头彼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波罗申科亲欧洲,但政治上独立,他的支持率为21.7%。也低于42岁的前拳击手维塔利·V·克利奇科(Vitali V. Klitschko)。克利奇科以14.6%的支持率排名第二。这项民调的误差范围为2.2个百分点。

乌克兰版《福布斯》(Forbes)杂志的前主编弗拉基米尔·费多林(Vladimir Fedorin)说,对乌克兰人来说,独立广场的示威活动是一场“政治觉醒”,而季莫申科将民粹主义和裙带政治相结合的做法,已不足以为她赢得选举了。他说,“只有季莫申科和亚努科维奇一起走出政治舞台,才是公平的。”

季莫申科是历来与亚努科维奇的地区党(Party of Regions)为敌的祖国联盟(Fatherland Party)的实际领袖,她曾是这位前总统最凶狠的对手,然而人们却认为他们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他们的崛起,倚仗的都是一个在商业和政治领域的亲密往来和腐败系统,严重依靠与乌克兰最有实力的企业家——寡头们——的交易,以及与俄罗斯政府的复杂关系。这两个体系已演化出共生关系:有权有势的领导人主宰着唯唯诺诺的议会,并通过寡头们为自己敛财。而寡头们也控制着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往来。

“季莫申科和亚努科维奇愿意在道德标准和价值观上做出的牺牲是一样的,”位于伦敦的外交政策研究机构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乌克兰问题分析师奥里西亚·卢特塞维奇(Orysia Lutsevych)说道。“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说,他根本没有批评她的权力,因为他们的背景是一样的。”

在基辅-莫希拉大学(University of Kiev-Mohyla Academy)任教的米哈伊洛·米纳科夫(Mykhailo Minakov)说,乌克兰短短几十年的独立史充满了总统和议会的较量。“议会中融合了民主和寡头政治,而总统也既有独裁又有寡头的一面,”他说。“我们需要消除这些,而如果季莫申科赢了,我们就无法做到。”

不过,她仍然极有权势,被外界认为将扮演重要角色。不仅代总统奥列克桑德尔·V·图奇诺夫(Oleksandr V. Turchynov)和代总理阿尔谢尼·P·亚采纽克(Arseniy P. Yatsenyuk)出自她所在的祖国联盟的领导层,而且手握重权的内政部长、来自哈尔科夫的寡头阿尔森·阿瓦科夫(Arsen Avakov)也如此。同样背景的还有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新主管安德里·帕鲁比 (Andriy Parubiy),他之前是独立广场的领导人和国会议员。

曾在季莫申科内阁任内政部长的尤里·V·卢岑科(Yuriy V. Lutsenko)如今是反对派的重要策略师。他说自己曾努力劝说新代理政府,让他们任命有强大地方背景的权贵寡头担任说俄语为主的东部地区的州长,结果却徒劳无功。他说,在超过24小时的磋商过程中,图奇诺夫和亚采纽克始终都在考虑任命忠于本党的人。然后,他去找了季莫申科。“她15分钟就明白并接受了,”卢岑科说。

在莫斯科,普京认为季莫申科热爱乌克兰,但是个可以打交道的人。“她绝不会掩饰自己是个有权力欲和金钱欲的冷血动物,跟这种人打交道要相对容易,”卡内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的主任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 Trenin)说。

普京曾于2009年表示,“我们与季莫申科政府合作感觉良好。”2010年的大选,她是普京青睐的人选,而当时的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A·梅德韦杰夫(Dmitri A. Medvedev)属意亚努科维奇。然而,这表明莫斯科对两个候选人都是满意的。

“这次革命或许颠覆了政权,但没有颠覆体制,”特列宁说。“领导人和议员都是出身旧体制的老面孔,季莫申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他表示,正因为如此,季莫申科目前更可能扮演幕后角色。这一观点获得了柏林的德国国际与安全事务研究所(Germa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Security Affairs)的斯特芬·哈林(Steffen Halling)的认同。哈林认为,季莫申科或许会选择,在乌克兰局势稳定前不竞选总统。他说,总统的职位如今遭到了削弱,而且“她参选却失败的话,可能会给她带来巨大的风险。”

季莫申科出身贫寒,从小讲俄语。父亲在她1岁的时候离家而去,母亲是出租车调度员。她用的是母亲婚前的姓氏。

她学习了经济学与工程学,成婚早,婚后与丈夫一起做录像出租生意。苏联解体后,她转向了能源业并以此发家,成立了经营俄罗斯进口天然气中介业务的乌克兰联合能源系统公司(United Energy Systems of Ukraine),逐渐获得了“天然气公主”的名号。后来,她的亲信、前总理帕夫洛·拉扎连科(Pavlo Lazarenko)因欺诈和洗钱等罪名在美国锒铛入狱。

事实证明,季莫申科是行家里手,拥有很强的适应能力。她从俄语转为成年后才学的乌克兰语,把褐发染成金发,梳起村姑样式的标志性辫子。

她的演讲激情四溢。在2004年的“橙色革命”期间,她带领50万民众走上街头,在那里温暖人心、挑逗情绪、激发热情,并赢得了胜利。然而,在支持者眼中,她最后却被自己辅佐上台的总统维克托·A·尤先科(Viktor Yushchenko)背叛。尤先科的盟友指责当时任总理的季莫申科在暗中颠覆他,于是尤先科于2005年9月将她解职。

2007年,她重新出任总理,随后在2010年的总统选举中以3.4%的得票率劣势惜败于亚努科维奇。第二年,亚努科维奇控制的法庭将她送入监狱。

庭审期间,季莫申科拒绝在法官面前起身。当法官传唤一系列的亚努科维奇的政治盟友来说出不利于她的证词时,她坐在椅子上,用冰冷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她说,在法官面前起身,意味着向政府“屈膝”。

卢岑科并不认为她已出局。“所有的政客都是演员,不过季莫申科演得比别人都好,”他说。“她演给大厅的人看,而不是包厢里的金主。而且,她对舞台上的机关心知肚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匿名
    2014年3月21日12:56 | #1

    克里米亚那两姐妹一般吧,面孔太大众化,俄罗斯15到25岁的阶段一抓一大把。。。比他们漂亮的。

    但毛子女性有个非常大的问题,普遍是一到中年就开始发福,伤不起啊。

  2. 2014年4月2日23:38 | #2

    Your article was exnellect and erudite.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