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巡逻机与商船赶赴发现MH370可疑漂浮物海域

澳大利亚悉尼——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周四表示,通过卫星图像在南印度洋发现了一些漂浮物,这些物体可能是3月8日失踪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alaysia Airlines)客机的组成部分。但他和澳大利亚一名搜索行动的组织者都建议对这些发现持谨慎态度。

“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获得了一些物体的卫星图像信息,这些物体可能与失踪客机有关。”阿博特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对澳大利亚议会说。“在专家对卫星图像进行了分析之后,已经发现了两个可能与失踪客机有关的物体。”

阿博特说,一架澳大利亚空军(Australian Air Force)猎户座(Orion)巡逻机将飞往这个位于澳大利亚西部海岸附近的地区,并于周四晚些时候抵达。他说,随后还会有三架飞机前往。阿博特说,他已经向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通报了这些情况。

然而阿博特也提醒说,“我们必须谨记于心的是,找到这些物体的任务将极其艰难,结果有可能是这些物体与失踪飞机毫无关系。”失踪的370航班载有239名乘客和机组成员,在从吉隆坡飞往北京的途中消失,这引发了持续将近两周的搜索行动,在此期间,几乎每天都会有一些看似有价值的发现,但这些发现随后均被推翻。

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Australian Maritime Safety Authority)应急响应部门负责人约翰·扬(John Young)是该国近海的搜索行动的负责人。对于那些希望已经找到失踪客机的人们,他的话试图让他们冷静下来。他说,其中一个物体似乎大约长24米,但他无法形容其形状,也无法说出上面是否有表明其身份的标记。

扬在堪培拉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这种情况下,鉴于这个物体的大小,以及有多个物体位于同一区域的事实,这些物体就值得关注。”他还说,将会向该区域派遣更多搜索力量。

“这是一个线索,它可能是我们目前拥有的最有价值的线索,”他说,“它们是可靠的发现。在我看来,信息指向了一些尺寸很大,漂在水上的物体。”

他说,南印度洋的那个区域可能存在一些大型的垃圾,比如商船上滚下来的集装箱。澳大利亚空军的一艘飞机被要求在物体附近投掷浮标,这样一来,搜寻人员可以看到这些浮标,追踪这些跟随洋流移动的物体。扬说,另外四架飞机和几艘船只也改变了原来的航线,正在前往这一地区。

从佩思乘坐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猎户座P-3飞机抵达该地区需要四个小时。这意味着,这种型号的巡逻机在该地区可以搜寻两个小时。澳大利亚皇家海军的船只“成功号(Success)”正在前往该地区的路上,但是还要几天才能抵达。该国海军在一份声明中说,“她已经装备齐全,将回收任何位置确定、并被证明来自马航370航班的物体。”

扬说,一艘商船响应了调查这些物体的呼吁,预计将在悉尼时间傍晚六点左右抵达该区域。

一名澳大利亚官员说,这些物体位于西澳大利亚州首府佩思西南方向大约2500公里,即1550英里的位置。

即使找到残骸,确认飞机下落仍然不易

华盛顿——海洋学家和回收事物专家们说,即使搜寻人员在澳大利亚西部的大洋里找到了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alaysia Airlines)失踪客机的残骸,也只是迈出了一小步,因为还需要找到这架波音777飞机的其余部分。而只有到了那时,他们才能深入调查飞机坠毁的原因。

专家们说,坠机将近两周后,海洋表面漂浮的碎片肯定少了,留在表面的碎片也变得更加分散,距离调查人员真正想要得到的线索也更远了。那些线索存在于淹没在波涛之下的残骸之中。

寻找海面上残骸过程中的耽搁“引发的不确定性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大”,圣迭戈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Scripps Institution of Oceanography)的研究员、该机构全球漂流浮标计划(the Global Drifter Program) 主任卢卡·琴图廖尼(Luca Centurioni)说,“时间拖得越久,找到飞机与海洋的撞击点就越难”。

残骸的数量和分散程度一定程度上会取决于坠机时的状况。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特殊项目主任戴维·G·加洛(David G. Gallo)在一封邮件中说,“如果飞机徐徐降落在水流平缓、风平浪静的水面上,残骸区会更完整。高速撞击海面,或者在半空中解体,加上海面波涛汹涌,会让碎片更加分散。”

在法国航空(Air France Flight)447航班空难的例子中——这架飞机2009年6月从里约热内卢飞往巴黎途中坠入了赤道附近的大西洋——搜寻者在飞机失踪五天后发现了残骸,专家当时估计,撞击地点在15英里(约合24公里)之外。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的首席工程师迈克尔·J·珀塞尔(Michael J. Purcell)参与了几个月的搜寻工作,他说,结果发现,撞击地点实际上距残骸发现处30英里,而且方向也不一样。参照法航的例子,马航失踪客机的残骸可能已经漂移了数百英里。

琴图廖尼说,洋流速度的中值大约是每秒1英尺(约合0.3米),约一天16英里。热带的洋流速度稍慢一点;珀塞尔说,法航失事客机残骸的移动速度是每天10英里左右。马航飞机若坠毁,飞机残骸移动的平均速度要取决于坠落的具体位置。部分残骸可能更多是在风而不是洋流的作用下移动的,而风向既可能与洋流方向一致,也可能与之相反。

部分飞机部件,比如座椅靠垫,其设计意图就是让它们能漂浮在水面。包裹着空气的铝制部件则容易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下沉。像马来西亚这个航班的波音777,或是法航坠机事件中的空客A330这样的飞机用的主要是复合材料,部分复合材料采用的是蜂窝式的设计,使用的是内部注入了空气的轻质材料。这些部件会漂浮一段时间,就像法航447航班和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A300客机的机尾那样。2001年11月,美国航空的一架A300客机从肯尼迪国际机场(Kennedy International Airport)起飞不久后坠毁。

搜索人员驾驶着各种飞机,尤其是用来搜索敌方潜艇的飞机,使用了红外扫描仪和雷达。红外扫描仪可以检测海水和残骸之间细微的温度差。这些飞机以每小时几百英里的速度在低空飞行。

如果飞机搜索找到了漂浮的残骸,海洋学家也计算出残骸是从哪里漂过来的,下一步就是用水下机器人仔细查看海床。珀塞尔表示,如果海底平整,伍兹霍尔的无人潜水艇,比如Remus 6000的移动速度约为每小时4英里,它在宽度上覆盖的范围略小于1英里。起初建造这些潜艇并不是为了这种目的。(珀塞尔说,实际上,Remus 6000本周一直在收集蛤蜊的幼虫。)

在搜索工作中,潜艇遵循的方式和割草机相似,费力地来回探查。他说,目前的搜索区域超过200万平方海里,但若要有效使用潜艇,搜索区域必须缩小到大约5000平方海里。

在任何调查中,驾驶舱语音记录仪都很重要。在疑似发生劫机或其他一些犯罪活动时,驾驶舱语音记录仪甚至起着决定性作用。但一名调查人员说,在这起事件中,驾驶舱记录仪可能帮不上忙,因为记录仪只能记录两个小时的语音,而飞机在离开预定航线后飞行了数小时。这种记录仪最初是把声音录在录音磁带上,只能录30分钟,但在1999年,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赞成把录音时间增至两个小时。现在,录音是被保存在微型芯片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