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药儿园”

  相比因一曲《我的歌声里》而走红的歌手李代沫的吸毒事件,还在持续发酵的“药儿园”新闻看上去更像“没有一点点防备”。

  “再从幼儿园接孩子回来,不要问作业有没有做?同学欺负你没?而是应该问:老师打你没?老师摸你没?老师有没有给你喂药?再看看宝宝有没有什么不对劲!”这样一条貌似调侃实则满腹酸楚的段子,正在互联网上大面积转发流传,针对的就是从3月初曝光的“药儿园”事件。

  事发所在地的@华商网3月10日率先介入事件的报道,“据网友@极光之极爆料,西安枫韵蓝湾幼儿园的不少孩子家长反映,幼儿园在悄悄给四百多个孩子喂食一种名叫ABOB的处方药。据了解,ABOB用于治疗流感和疱疹病毒,家长质疑质疑园方为何给孩子们吃这类药物?”

  次日华商网接力报道,勾勒出了微博背后的更多细节。“3月10日晚,华商网编辑来到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多功能教室…‘我是最先发现孩子在幼儿园服用这种药片的’,一名姓程的女士说…幼儿园的老师让她们吃这种药片的做法是从去年开始的,每天小朋友们喝水的时候,老师就会要求她们服用…老师让她们吃药的时候,曾告诉过她们,这是一种感冒药。”

  得知消息,爱女心切又怒火攻心的程女士灵机一动,她吩咐“第二天如果老师再要求她吃这种药,就不要吃,把药片带回家。3月7日,YoYo按照妈妈的嘱咐,将老师要求孩子们集体服用的药片带了回来。”

  经过查询程女士发现,药片上印有“ABOB”的字样,学名“盐酸吗啉胍片”,俗称“病毒灵”。服用该药,可引起出汗、食欲不振及低血糖等不良反应,小儿需按体重定量服用。1999年,国家药监局对地方标准的病毒灵公布停用,理由是效果不确切,但国家标准的病毒灵并没有停用。

  服药的秘密被意外发现后,数百名家长再也坐不住了。

  “我家只有一个娃,你用禁药来喂他”、“把孩子当成小白鼠,无病服用ABOB”、“丧尽天良,残害幼儿”…家长们集结起来拉起横幅愤怒声讨,但这些图片只能在网上小规模传播。按照最先爆料者@极光之极的说法,“中国人前两条路:一条自己动手,二条领导关注”。看起来第一路走的并不顺畅,第二条路似乎也还要继续等一等。

  《西安市迅速处置幼儿园私自给幼儿服用处方药事件——魏民洲第一时间批示并赶赴现场处置》,这条新闻稿3月13日齐刷刷地出现在西安日报、西安晚报、三秦都市报的头版,三家报纸的标题一字不差,家长围堵幼儿园有了当地官方版的描述。

  “3月10日晚,枫韵蓝湾小区‘陕西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被40余名家长围堵,起因是幼儿园在未告知家长的情况下,给幼儿服用一种名为“病毒灵”的处方药引起家长质疑。11日上午一上班,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第一时间作出批示:此事非常严重,即派出调查组严查,并尽快作出回应。”

三秦都市报该条新闻的上方正是《今早看李总理答记者问——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闭幕,住陕全国政协代表回到西安》。

  是时候该新华社出马了,“记者3月13日从西安市政府获悉,当地两所给幼儿违规服用处方药的幼儿园相关责任人以涉嫌非法行医被依法刑拘,另有3名责任人被控制并审查…同日,涉事的另一所幼儿园鸿基新城幼儿园园长梅某、副园长赵某及保健医生等涉事责任人被控制并审查。”

  接下来,一边是不断有相似事件继续曝出,“最初投入的那颗‘病毒灵’,在原本平静的湖面,震荡出一圈圈舆论涟漪”,一边是评论马不停蹄地分析原因反思事件,痛陈何以道德沦丧至此。

  吉林也出现了。@新华社中国网事3月15日傍晚发出微博:“3月15日,记者从吉林市政府了解到,依据相关法规,吉林市要求涉嫌给幼儿服用“病毒灵”的高新区芳林幼儿园停止办学,并吊销其经营许可执照。市教育部门将对涉事幼儿园儿童给予分流,保证入园需求,并对全市范围内幼儿园展开相关检查。”

  “监控视频里,看到孩子们仰头喝药的情景,不寒而栗”,3月18日东方早报又有了发自湖北宜昌的报道,“又是幼儿园背着家长给孩子乱喂药!记者昨日从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了解到,当地的馨港幼儿园给孩子喂食疑似‘病毒灵’药片被停业整顿,相关设施设备及物证已封存。 这是继西安市、吉林市多所幼儿园被曝“乱喂药”事件之后,一周内第三个地方发生同类事件。”

  第一道板斧,监管“掉链子”。长江商报评论员于立生3月14日就已火速发出分析:“透过“给没病幼儿服药、幼儿园发病”事件,我们看到是监管链条的系统性崩溃。”

  为什么要喂孩子吃药,微信公众号@丁香园算了一笔账:“盐酸吗啉胍片100片只要1.5元,按照幼儿园的人数乘以服药频率和时间,每个孩子全年吃掉的药物不到10元,整个幼儿园全年加起来也就3000多元…园长赵宝英给媒体的说法是:就是是为了预防感冒,保证出勤率。出勤率对幼儿园多重要?幼儿园的收费标准时1040元/月。但是,如果幼儿缺勤1天,枫韵幼儿园就要给家长退1天的费用,超过10天缺勤,就要退一半的托费。”

  记者田文生作为报道者,回顾事件时仍认为有太多的疑问,于是在中国青年报继续撰文追问:“第一,幼儿教师的职业道德和良知去哪儿了?第二,是谁提议和决定让孩子服药?这种行为如何定性?第三,5万多片处方药是如何进入幼儿园的?法规为何没能阻断这个通道?第四,幼儿园为何能“带病升级”?教育部门的监管何在?第五,校医行医应该如何规范?第六,谁应该为孩子的健康埋单?”

  连发炮式的追问在钱江晚报也有体现,在《喂药事件,拔起萝卜要带出泥》一文中也密集发问:“每年1万多片,这得多高的频率才能喂完?这些药从哪来的?学校校医有没有处方权?又是哪位有处方权的医院批出来的?有没有合法的手续?这么大量的处方药流失出去,涉事单位就没有过问一下是谁开的、开给谁用的?又是以什么理由开出去的?监管部门又该负起什么样的责任?”

  普及药理常识也是必不可少的。腾讯今日话题在专题《骇人听闻的给幼儿喂药事件如何发生》里分析,认为给无病幼儿喂药事件反映出三大问题:“一些幼儿园用药观念有极大问题,并且毫不在意家长幼儿知情权…部分教育机构办学目的只为赚钱,胆大包天…部分幼师为钱驱使,没有师德,为虎作伥。”

  解放日报在《吃药的是孩子有病的是大人》一文中直接指出“与监管缺失相对应的,是安全用药知识普遍缺乏”。

包治百病的“神药”板蓝根不得不提,网易另一面专题早有区分“因果关系与时间先后顺序”:“普通感冒十天内可以自愈,也就是说大部分患病者什么都不做,只消正常生活,疾病也可以自行痊愈…喝板蓝根和感冒病愈,与其说有因果关系,不如说只是有时间先后顺序。”成都全搜索网全叔读报栏目还提醒:“别忘了流向幼儿园的板蓝根”:“这些年,国内板蓝根最大制造商广药集团白云山和黄公司,向幼儿园赠送了数量庞大的板蓝根。”

  一向喜欢唱反调的央视记者@王志安怎会错过这个话题:“西安幼儿园给孩子服用病毒灵的事件,最大的可能是幼儿园出于无知和愚昧,在季节交替时节‘好心’给孩子们服用了抗病毒药物…最终的指向应该是全社会针对孩子的药品滥用问题,而非抓住几个黑心的管理者痛下杀手。”

  这种道理评论员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尤其他们当中许多人还身为人父,孩子尚小,与新闻事件中的父母有着相同的焦虑。

  @中青报曹林于是就在微博上跟@王志安互掐了起来:“此人喜欢将某种可能有一定合理性的观点以绝对得不容质疑的口吻说出来,爱标新立异爱唱反调,却不顾显然的逻辑谬误。他热衷于挑战常情常理,常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享受着站在这个极端俯视另一个极端的智力优越感和常理颠覆感。笑别人屁股上破了个洞,却浑然不顾自己裤子拉链没拉。”

  虽未点名,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是在说谁,评论里网友纷纷@王志安,但曹林还是借势收回了一些批评的力度,在回复网友评论“战略挑逗局局长”时,他叹了一口气:“其实是个好人,但太偏执,喜欢将一丁点儿合理性放大到以为发现了宇宙真理。”

  京华时报更是允许特约评论员将对王志安意见的不满变成黑纸白字:“就在公众普遍期待司法惩处能遏制这一怪现状时,却有知名媒体人将幼儿园给没病的孩子集体喂食处方药与‘很多家长没事给孩子喝板蓝根’混同,并称两者其实性质“差不多”…板蓝根并不是国家管控的处方药,即使家长给小孩服用,也只是“饮食不当”…如此典型的非法行医行为,岂能与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饮食不当相提并论!”

  究竟该用什么罪名来追究喂药的的伤害儿童行为?法律工作者徐明轩在新京报撰文分析,“‘非法行医罪’有些不伦不类”:“从量刑上说,非法行医罪一般是三年以下的轻罪,甚至可单处罚金。而这次西安两家幼儿园长期向大量幼儿非法喂药,社会危害极大,以此罪追究是否“罪罚相当”?”

  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金泽刚显然不同意幼儿园喂药案只问责肇事者:他在南方都市报专栏解释:“造成今日如此严重的后果,食品医药监督部门已经涉嫌不作为…当地教育管理部门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对此次幼儿园喂药事件负有直接的管理失职责任。”

  新闻晨报已经是拍案而起了——《到底还有多少‘药儿园’,各地赶快查》。根据这则改编自新华社电稿的消息显示,有关部委也终于坐不住了:“教育部办公厅、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18日联合发出通报,要求各地立即组织力量开展幼儿园及中小学校健康服务管理的拉网式排查,重点检查行政区域内幼儿园是否有违规组织幼儿群体服药的行为…根据通报要求,各地教育、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要在4月10日前完成全部排查工作。”

  一直富有突破尺度勇气的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在获悉“近日,教育部、卫计委联合下发通知,要求立即拉网式排查幼儿园组织幼儿服药行为”后,对同省的湖北宜昌幼儿园的批评就毫不留情面了,直陈“幼儿园用药要当‘三鹿事件’对待”:“‘三鹿事件’为什么那么轰动?它不仅是暴露食品安全问题,更是让我们看到食品毒素直接伤害着最幼小的孩子,摧残的是这个社会的人伦、道德底线。”

  是啊,最可怜的还是这些“药儿园”孩子,他们躲过了2008年的毒奶粉三鹿,却又不幸在2014年撞上了马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