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鑫引爆钢铁违约潮

  海鑫危局

  在钢铁行业寒冬之际,钢贸商往往采取“双向锁定”的经营模式。钢贸商将钢厂的订货价格和给客户的销售价格在签订供货时就事先锁定,不论市场价格涨跌,锁定的价格都不受其影响。但是,这种模式对钢贸商的融资能力提出了挑战。钢贸商向钢厂订货,需要为用户垫资;下游终端用户在拿到钢材之后,通常要在一个月、甚至更久之后,才能支付货款。

  由于银行对钢贸商最早采取收紧授信,因此钢贸商采取两种融资模式维持资金链。一种是通过国企托盘做贸易融资;二是与钢厂签订月度贸易协议,提前收取现金。由于产能严重过剩,钢厂往往不计成本销售钢材,并维持生产。

  据财新记者了解,海鑫钢铁爆出违约危机,正在于其采用了后种贸易模式,深陷“三角债”,造成资金链断裂。多位业内人士指出,由于钢贸商未能及时交款给海鑫钢铁,其自身现金流又较差,未能归还银行的逾期贷款;随即银行抽贷,海鑫钢铁雪上加霜,不得不关闭五座高炉,仅留一座运转,把欠钢贸商的货材补上。

  业内人士透露,海鑫钢铁的六座高炉中,有两座为1000立方米、四座为600立方米,目前仅剩一座600立方米高炉在生产,相当于停产70%。对于钢厂而言,高炉关闭是下策,成本颇高,一钢厂老板透露,一座高炉的关闭需耗费上千万元的成本。

  “海鑫钢铁本可以违约,但现在产能严重过剩,这次如果违约了,下次贸易商就不找它了,它就更卖不出货了。” 莫尼塔钢铁行业分析师金海东表示。

  “贸易商资金持续紧张,部分钢厂月度协议难以完成,部分中小钢厂资金出现紧缺。”金海东指出,按2014年2月调研情况看,这种由钢贸商传导到钢企的违约情况较为普遍。

  海鑫钢铁官网显示,公司目前总资产147亿元,具备560万吨铁、600万吨钢、260万吨建材、260万吨板坯的产能(另有220万吨热轧板卷项目在建),工业总产值和销售收入双双突破150亿元。

  但多位业内人士坦承,海鑫钢铁不算大型钢企,“是个中型钢企”。从钢铁主业来看,海鑫钢铁年产量为400万吨左右,以普通线材、螺纹钢为主;海鑫钢铁占据山西省太原市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在太原有十几个代理钢贸商,每个协议产量有几万吨。

  钢铁行业分析师指出,海鑫钢铁都是老机器等落后设备,对于其债务危机,“没有人愿意重组”。前述接近山西银监局人士表示,海鑫钢铁位于内地,交通成本较高,没有先进技术,是低水平重复建设。“最好的资产可能就是公司所在的那块地了。”一位银行资产保全部人士称。

  海鑫钢铁的环保也一直不达标。自2006年以来,海鑫钢铁多次被国家环保部、山西省环保厅等部门通报批评或督办整改违规项目。一位股份制银行公司部总经理指出,为了压缩成本,民营钢厂往往不注重防污减排,造成环境污染严重。“一旦环保指标下来,很多小型钢铁厂都要倒。”他表示。

  资本运作者

  海鑫钢铁董事长李兆会2003年22岁时接班,后醉心于财务投资,逐渐脱离钢铁主业,将海鑫钢铁变成了融资平台。该公司主要通过海鑫实业及其子公司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海博鑫惠),进行股权投资。

  工商资料显示,李兆会持有闻喜惠天实业有限公司90%的股权,闻喜惠天持有海鑫钢铁89.3%的股权。据民生银行股权改革分置说明书显示,海鑫钢铁控股海鑫实业90.93%,海鑫实业持有海博鑫惠89%股权。目前,海博鑫惠的大股东由李兆会之妹李兆霞担任。

  2004年10月18日,李兆会以海鑫实业名义,以每股3.7元、共5.9亿元接手中色股份持有的民生银行(600016.SH/01988.HK)1.6亿股,成为民生银行的第十大股东,但没占董事会席位。在民生银行完成股改后,海鑫实业共持有其1.8亿股,一度名列十大流通股股东第二位。

  2004年11月18日,李兆会以海博鑫惠名义,一次性支付现金5797万元,从黑龙江富华集团手中获得华冠科技(现为万向德农,600371.SH)21.5%的股权,从而成为华冠科技第二大股东。

  在二级市场上,2006年10月至2007年9月底,海鑫实业分别买进兴业银行(601166.SH)541.70万股、中国铝业(601600.SH/02600.HK)541.47万股,益民集团(600824.SH)297万股以及鲁能泰山(现为新能泰山,000720.SZ)716.65万股,每次均有斩获,获利在600多万元到上千万元。

  此外,李兆会还入股过光大银行、大连银行、民生人寿、兴业证券、山西证券、银华基金等多家金融机构,拟扩张自己的金融版图。

  2007年前后,李兆会先后从各家银行退出。当年在股市高点,其抛售近1亿股民生银行股,套现10亿元,不再位于十大流通股股东之列。此前有媒体报道,2007年海鑫钢铁在资本市场的收益达20亿元,2008年其收益逾10亿元。

  据山西证券2012年年报,李兆会减持了山西证券5000多万股份,截至2012年12月31日,不再持有公司股份。据民生人寿保险2012年年报披露,经过多次股权变动后,目前海鑫钢铁仍持有民生人寿13.15%的股权,位列第四大股东。

  “海鑫这件事,不仅是行业大环境的影响,也是企业家经营决策的问题,李兆会不断抽资金做别的事。”接近海鑫钢铁的人士表示。

  海鑫钢铁公开表示,于2009年斥资亿元在北京建设了中国第一家“儿童体验城”,于2012年在青岛建设了第二家,成都的第三家也在积极筹建中,下一步还将在上海、天津等各大城市布局。同时,还将在动漫、玩具以及儿童医药、服装、教育等相关方面延伸发展。

  “如果李兆会不乱投资的话,海鑫钢铁不会像现在这么惨。”前述接近海鑫钢铁人士叹息道,第一,海鑫钢铁位于煤矿原产地,有资源优势;第二,2006年以后,海鑫钢铁并不像唐山众多民营钢厂一样,大势扩张产能。

  “海鑫钢铁资金问题是多年沉积下来的。自李兆会接班以来,他只玩资金腾挪。银行对民营钢厂的信贷一直较紧,但这不是主要问题;李兆会把盘子做得太大,资金链自然受影响。”另一位接近海鑫钢铁的人士表示。

  最后一道防线是银行

  对银行而言,上市钢铁企业的负债率警戒线为70%。中国钢铁协会最新报告指出,目前国内重点钢企的总负债率在70%左右,已进入高风险区域。比如,八一钢铁(600581.SH)、华菱钢铁(000932.SZ)、马钢股份(600808.SH)的负债率分别为82.25%、83.03%、65.52%。

  据2013年统计局数据,宝钢、鞍钢、武钢、首钢、河北钢铁、山东钢铁、华菱钢铁这七家规模最大的钢企,负债总额达1.3万亿元。目前广州钢铁集团已停产,转以物流、地产开发为主业,在广州建立了两个大型的物流园区。

  近期,银监会频繁提醒过剩产能和假票风险,对钢铁、电解铝、水泥、铜有色金属等需额外注意风险暴露。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2014年监管工作会议上表示,对于化解过剩产能行业,要摸清底数,严格排查,建立台账,动态跟踪,将风险精准锁定到具体地区、具体企业和具体数额,确保心中有数,及时化解。

  “今年一季度可能是钢铁行业进入新世纪以来效益最差的一季度。” 2014年3月14日,中钢协副会长刘振江表示,2014年1月和2月,钢铁行业重点统计单位共亏损近30亿元。“尤其是一直销售比较好的线材螺纹钢库存增加更多,使生产长材的民营企业感到寒冬来临。”

  海鑫钢铁正是上述民企之一。2003年初,中国人民银行运城中心支行的贷款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03年2月17日,海鑫钢铁的贷款余额总额近10亿元;再加之太原几家银行的贷款,海鑫钢铁的总贷款余额为15亿元。彼时,海鑫钢铁资产总额40.36亿元,对其负债率,运城市对外统一口径为34.1%。十年过去,号称资产已近150亿元的海鑫钢铁,其杠杆率及贷款余额早已突破前述规模。

  目前,各家银行出台政策控制钢铁行业风险。一家大行的公司部人士表示,目前涉及钢铁行业授信业务的相关分行,需加强对贷中和贷后管理,关注整体行业产能状况对钢价的影响,以及钢价变化对企业盈利能力、现金流情况的影响;涉及到以钢材质押作为担保方式的授信,还需关注质押物价值变化,做好实时监控;关注企业财务指标变化,尤其关注现金流、净资产收益率等指标变化对企业日常经营的影响,以及流动比率、资产负债率等指标变化对企业偿债能力的影响。

  “一旦停产,银行就找上门了。”一位钢厂老总坦言。业内人士指出,目前钢铁库存仍在持续上升,为了获得微弱现金流,不计成本销售钢材,以避免银行抽贷。

  2013年12月6日,运城市银监局发布《对运城钢铁行业银行信贷风险情况的调查》,指出银行要严格执行钢铁行业信贷政策。比如,按照授信政策的要求,严格控制单户及单一集团最高授信额度,严格限制对产能过剩项目以及技术水平低、污染大、能耗高项目的融资。

  中国银行要求,对于钢铁行业新客户授信,单个企业银行敞口债务原则上应控制在销售收入的15%和实收资本的2倍以内;控制分行在单个钢贸市场的授信总量,防范系统性风险。

  建设银行运城分行则实行总行名单制管理,仅支持优先支持类和审慎进入类客户,除国家已批准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不再支持扩大产能的钢铁项目,不再支持以淘汰落后产能名义擅自建设的项目。

  民生银行相关人士表示:“对于钢铁行业,我们银行很少投放、尽量不投放。”浦发银行将钢铁行业定为谨慎进入类行业,实行“控制总量、优化结构、有保有压”的政策,优先支持钢铁行业中优势企业,而对于限制退出的企业,尽快采取保全措施。

  山西省运城市银监局还提醒了铁矿石融资的风险。目前商业银行争揽国际结算类中间业务的冲动较强,由于矿石类进口具有批次大、金额高的特点,成为商业银行营销的重点,造成各银行业金融机构争相降低开证条件、弱化担保要求办理信用证业务,潜在风险较大。

  钢厂或钢贸商先通过国内银行开信用证购买国外铁矿石,并将单据作为抵押凭证,一般支付30%的保证金,即可由银行付款,钢企只需在90-180天后支付货款。但由于要占用保证金,大部分钢企选择不进行套期保值,“如果人民币贬值严重,就只能硬扛”。

  “这些都是银行教贸易商做的。”一位大宗商品交易员透露。他对财新记者表示,与贸易铜融资相比,铁矿石融资鲜有对冲避险机制,风险非常大,受外汇影响也很大。

  某银行内部报告指出,在武汉的钢贸商群体中,仍有大部分人不愿放弃钢贸这个巨大的市场,一手现货一手期货。武汉钢材市场上,逾70%的钢贸商进入钢材期货市场,试图弥补现货市场的损失。“最后的赢家,只有不到万分之一而已。”该银行内部人士表示。

  3月18日,在中国铁矿业中长期发展规划启动会议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权威人士表示,目前铁矿石价格步入下行通道已成共识,今年进口矿吨价还会往下走,预计在100-110美元之间。“但是可能不会让国企爆仓,先让民企扛着损失。”前述交易员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