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小凯:从俄乌衝突看到台海关係

对于乌克兰局势不甚了解的人们,可能会觉得奇怪,为何在2004年橙色革命之后,又于今年再次爆发大规模广场革命,以至于乌克兰政府垮台,总统逃匿。

其实,自2010年,亚努科维奇当选总统以来,乌克兰的官方立场,就从亲欧疏俄,转变为亲俄疏欧,由此引发了眾多的乌克兰人的不满与抗议。亚氏为了巩固自身 权力,又持续加强打压力度,这样就陷入一种反对与打压交互升级的恶性循环,导致亚氏政府越来越趋于威权。而乌克兰人,在橙色革命中所坚决反对的,恰恰是前 总统库奇马的威权政体。因此,衝突一发不可收拾,乌克兰再度爆发广场革命,也就理所当然了。

那么,既然亚氏在当下如此不受乌克兰人待见,为何却在2010年当选上台?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不少人也许会认为,既然是依宪合法当选的总统,就不应该用广场革命的方式推翻,否则就是违反宪政精神。

民主体制下的权力,来源于广泛自由公正的选举。如果选举不自由不公正,那么选举的结果,也就没有合法性。亚氏的当选,本身存在一定的合法性疑问,这是因为,乌克兰自独立以来,长期受到俄罗斯的干涉压力,而这种干涉,明显对选举过程产生了重大影响。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干涉是多方面的,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是能源制裁。通过俄罗斯的管道系统,输送到乌克兰的天然气,佔到乌克兰消费总量的四分之三(其中约一半 产自土库曼斯坦)。在橙色革命之前,俄罗斯出于安抚怀柔目的,出售给乌克兰的天然气价格极为低廉,不到欧洲售价的四分之一。但是在橙色革命之后,亲欧疏俄 的尤先科当选总统,俄乌关係陡然恶化,天然气的出售价格,也随之节节升高。到2010年,该价格甚至已经略高于欧洲售价,以至于乌克兰政府,宁愿从德国回 购一部分输自俄国的天然气。

在进口天然气价格持续攀升的情况下,为了避免惹恼民眾,尤先科政府採取了大幅补贴民用价格的办法,这就造成了政府财政的严重负担,形成巨额的财政赤字,直接拖累了乌克兰的经济发展。

除过价格施压之外,俄国也採用突然断供的手段,来惩罚乌克兰。2006年1月1日,俄罗斯全线断供通往乌克兰的天然气,此举震惊了整个欧洲与世界。之后,在2008年格鲁吉亚危机中,乌克兰公开支持格鲁吉亚,这导致俄罗斯又一次全面中断乌克兰的天然气供给。

俄罗斯的能源大棒,对乌克兰的民眾,造成了明显的心理阴影。根据调查显示,生活水準、治安、俄乌关係,分别是乌克兰国民最关心的三大问题。而俄罗斯通过能源 制裁,可以有效地影响乌克兰的民意,从而干涉选举的结果。由于经济衰退,政局混乱,尤先科在2010年总统大选中,早早出局。

将经济制裁 的大棒掉转过来,就成为利益诱导的胡萝卜。有望改善俄乌关係的亚努科维奇,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当选为乌克兰总统。果然,亚氏不负莫斯科所期,立即停止向北 约靠拢,绝口不提加入欧盟,而是转身与俄罗斯加强军事合作。为了回报亚氏,普京将天然气售价下调三分之一。但是,这种过于明显的「脱欧入俄」的做法,又引 起乌克兰民意的反弹,并且愈演愈烈,终于导致在今年爆发了广场革命。

由于在民主国家,公眾意见对选举的结果,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因此,威 权大国对民主小国进行经济干涉,可以对其政局产生实质的偏压作用。在民主小国的反对派上台时,威权大国,可以或通过经济制裁,或通过撤销优惠,以干扰破坏 对方的经济;而在该国的亲和派执政时,再将大棒换成胡萝卜,促进对方的经济发展。这样,威权大国可以有效的影响公眾意见,从而干涉选举。乌克兰的教训,可 作为一例。

相对于民主国家,独裁国家的抗制裁能力,就要强大的多。美国对北朝鲜多年制裁,并未对其政局造成实质性影响。这主要是因为,经济制裁的后果,主要由普通国民来承担,而在独裁国家,公眾意见并不影响权力的产生与构成,所以自然也就收效甚微了。

同时,对于民主政体,经济制裁,可能会比武力威胁有效的多。不明智的武力威胁,反而会造成对方的极度反感,并激发起对方的爱国情怀与对抗勇气。中国大陆曾于95年、99年,两度进行台海导弹演习,但两次台湾的总统大选的结果,均与大陆方面的期望相反。

而就在今年3月18日,台湾发生了学生民眾为反对「两岸服务贸易协定」,而冲进立法院的事件。反对者声称,「服贸」损害了台湾中小企业及小农小商的利益。但是,按照本文的分析,如果大陆与台湾,继续加强特殊的经济利益联繫,那么可以预期,大陆极有可能会通过施加经济干涉的杠杠,强化对台湾选举过程的影响。这样,在未来的选举中,相对亲大陆的国民党,将会比疏大陆的民进党,更容易当选执政。而对于一个新兴的民主政体来说,如果一个政党过度长期执政,势必会带来民主退化、威权抬头的风险。从这一点来说,绿营反对「服贸」,除过经济考量之外,也有其充分的政治依据。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