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发生一起伤医事件 已致3人受伤

【新民网·独家报报道】21日10:40左右,一患者手持20厘米的砍刀进入上海第五人民医院,先后砍伤3名医生,5分钟后被民警制服。据介绍,该患者患有淋巴癌,50岁,上海本地人,于3月17日出院。目前,砍人动机仍在调查中,被砍医生均无生命危险。

新民网记者在上海第五人民医院门诊二楼外科看到,这里医疗秩序已经恢复,一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医生还心有余悸地说,医生办公室里全是血,太可怕了。

上海第五人民医院外科主任蔡元坤被出院的患者砍伤,护士也受伤了。蔡元坤,医学硕士,硕士研究生导师,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外科教研室主任,主任医师、外科学授课教授。上海市普外科学组委员,复旦大学大肠癌诊治中心学术委员,上海市抗癌协会胃肠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

BjOTtVJCMAAWKAd

医暴已到上海!今天上海五院普外科副主任蔡元坤教授被人砍伤,逃窜时又砍两护士!头部要害多处裂伤!何等丧心病狂!右手指裂伤合并骨折!这对于外科医生是何等打击!心凉呀!

评论:

中国的医生得跟美国同行学学,小病预约4个礼拜,动手术等待6个月,保证病人看到医生比娘还亲。

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了,为什么我们还要继续工作啊 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 发生伤医事件
要求严惩该患者 !!!
并且社会发声 请爱护您身边的医护人员 他们工作强度很大压力很大
为了以后还有人给你看病 停止损医事件发生
罪犯:张尚林
该患者过去一个月左下肢水肿住了两次医院 第一次不愿配合检查 要求出院 第二次做活检提示肿瘤腹腔转移可能 以后住院期间有跳楼的轻生念头 被我科两位医生抱大腿救下来的 告知可行化疗放疗等治疗 均遭拒绝 后于上周日14号家属办理出院了
今天上午约十点半 他用无纺布袋子裹着钝器 直接到门诊二楼普外科 径直走到蔡主任面前 一句话也不说 直接用钝器击打其头部 主任下意识手部遮挡 手指骨折 后该患者继续多次重击蔡主任 大量流血 张尚林开始攻击门诊护士 后来不知道为何预检护士也遭殃 目前预检护士昏迷状态 头皮被掀开 大量流血 头发掉了很多
以上是我知道的事实。
坐在蔡主任对面的是我一起轮转的姜医生
上周五和下周五是我坐在那里 所幸她安全 这是在我身边距离最近的惨案 我听到以后 人失控的哭了 作为医护人员 无助弱势

怒发冲冠的外科兄弟:
事件发生以后,收到很多同学朋友慰问,在此一并致谢!谢谢你们!
1.有同学不解淋巴瘤病人为什么砍你们普外科医生?因为他下肢水肿,收治入院,活检明确后几番寻死寻活,一次要跳楼是我科两小伙把他抱下来的——早知道这样,让他跳去!
2.为什么会去砍预检台护士?歹徒从蔡主任诊室砍毕出来,没有一个就诊群众阻拦,后来围观拍照的很多(心寒!)。他见穿白大褂的就砍,当时刚好是上午最忙的时候,普外科5个诊室都关着门在看病,蔡主任是最后一个房间,普外科柜台分诊护士正好也去换药室帮忙,不在台面(躲过一劫),歹徒出来后向一楼逃窜,逃到大厅,路过预检台再伤两人!是被我们药房老师傅夺下凶器的(致敬!)
3.后来我们在门急诊手术室抢救清创的时候,有坐在手术室门口的家属说:砍得好!当时没空搭理你,现在告诉你:我操你全家、咒你全家被恐怖分子砍死!一刀了断,送到医院也白搭,我们也袖手旁观一回!
4.第一台手术下台听到消息,立马奔到外科诊室,距离我们只有十几米,把蔡主任他们送去兄弟医院后再接着做我的第二台第三台,中饭吃不下,想不通,我们这么拼命是为了谁?是为什么?一下午不想说话……
5.我爱人就在旁边1号诊室,她是第一个去帮
蔡主任的,歹徒见白大褂就砍,而且逃窜时经过她诊室,她说她听到家属叫保安时刚好还有病人没看完,不然她早出去一会儿她可能也被砍了……
下面是她发的微信“发生的身边的血案,我科主任在门诊被砍,头部外伤,右手食指,中指骨折,我和同事把他抬到手术室,看到平时儒雅亲善的主任,无辜受到这样的伤害,忍不住伤心哭泣,可是仍然要继续为门诊的病人服务,坐在诊室,心里一片恶寒,有病人安慰,说:医生你别难过……,于是一边哭,一边给病人开了病假,呵呵,我也想病假呢。还好中午停诊了一会,不然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心寒了,还暖的过来吗?”
6.除了微信微博扩散,我们还能做些什么?除了买电棍辣椒水,我们还能如何自保?有能力有权力的部门只知道维稳,却从不拿出实际行动保护医护工作者!上街?散步?南京的情况说明了这是不可能的!唉,不如让全中国的医护都被杀光,没死的也转行,让一群不仁不义冷血围观叫好的中国人都自生自灭去!
没有能力改变的时候也是我们该退出的时候了,这个国度不需要医生!

我想了下,以后是这样的,医生上班直接进保卫科,先"O8"上盾,接着"O3、O4、O5"上雷,然后"B13"别腰里。穿大褂,洗手,进门诊。
有人说了让医生直接端B51,初衷是好的,为了保护白衣天使,都懂,但这个设定是个BUG啊。下文提到。
事情是这样的:在医生准备好心情,给家里人打完每天的第一通也可能是最后一通电话后,他深吸一口气,在幽暗不见尽头的走廊里,溜边摸着墙,慢慢挪动着不听使唤的双脚。头顶的白炽灯忽明忽暗,发出吱吱的怪声,突然嘭的灭了一盏。脸色灰死,顿了下。汗从额头、腋下和腹股沟等处的呼呼冒出来。他在候诊室门口,停住了,喉头一紧,深深地咽了一下:多年网吧课余生活让他知道,这候诊室里全是B51长时间换弹匣的声音。。。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asd
    2014年3月21日14:24 | #1

    20厘米的砍刀? 20厘米 也就水果刀的长度吧…

  2. 匿名
    2014年3月22日00:29 | #2

    历朝历代,没有发生过医死病人砍医生的吧?真是受什么垃圾教育出什么人渣。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