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兴和公司资金链断裂 欠债6亿牵涉近20家金融机构

  “济南一家外贸企业资金链断了,很多联保企业被牵连,涉及资金6个来亿。”今年2月初,山东某小额贷款公司的负责人对经济导报记者如此说道。

  这家外贸企业名为山东兴和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兴和”),可谓是济南市场上近些年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但去年年底,这颗新星陷入困境,并触发了一场涉及面极广的信贷危机:涉及银行10多家,担保公司7家以上,以及为数众多的小额贷款公司和联保企业。如今,这场风波还在发酵。

  导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已经至少有两家成长性良好的中小企业受此案牵连而垮掉。“我们所有的业务都已停止,原来签的订单也已全部终止,企业没法再干了。”某电力设备公司的负责人如此抱怨道。

  此外,这场危机还在担保业内引发了冲击波。“很多担保公司都不敢开展业务了,预计今年山东全行业的担保额将下降一半左右。如果那样的话,中小企业融资难将雪上加霜。”山东银联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长征,颇为担忧地对导报记者说道。

  众多企业卷入

  2月11日,虽然春节假期已经过去,但位于济南综合保税区的山东兴和厂区内依然冷冷清清。

  “公司生产已经恢复一部分,生产工人的工资也已全部支付到位,但后勤的工资还拖欠两个来月。”山东兴和的一名职工告诉导报记者。

  在这名职工的记忆中,去年11月底,因为山东兴和拖欠职工3个月的工资,引发了群体性事件。公司之后便陷入停产状态,直到今年春节后尚未完全恢复运转。

  在被工人追讨工资的同时,山东兴和也迎来了银行的追债潮。

  导报记者了解到,在山东兴和的“债主”中,既有五大国有商业银行的成员,也有那些坐拥全国性牌照的其他大型银行,还有山东省外的一些城商行,以及省内多家城商行和农商行。山东兴和还大量涉足民间借贷,“债主”中有为数众多的小额贷款公司。

  这些“债主”在去年年底发现山东兴和资金链出现问题后,马上开始追债。而追债进一步绷紧了山东兴和的资金链。在向山东兴和追债未果的情况下,“债主”们将目光转向了与山东兴和互保的公司及担保公司,这使得危机进一步蔓延。

  导报记者了解到,卷入山东兴和债务危机的担保公司,有大型国有担保企业,也有一些民营担保公司。而与山东兴和互保的企业,多是山东省内的中小企业,在济南至少有5家成长性良好。

  钱“去哪儿”了?

  山东兴和发生的债务危机,让很多人感到意外。

  山东兴和的规模并不大,但近些年,因其成功运作了马来西亚总统大选“竞选帽”、2012年伦敦奥运会陶瓷杯等项目,公司就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受到较多的关注。那么,是什么让山东兴和这颗新星坠入了泥潭?

  在山东兴和债务危机发生之初,市场信息颇为混乱。对于其陷入债务危机的原因,有人说是公司扩张太快,资金链断裂导致,也有人质疑公司的资金流向,怀疑资金被挪作他用。甚至一度有传言称,山东兴和实际控制人陈兴旺已经“跑路”。

  一个确切的消息是,陈兴旺并没有“跑路”。他在本月15日对导报记者解释,公司资金链断裂的确有扩张太快的原因,但主要是因为受金融大环境的影响,银行收缩了对公司的贷款规模,公司不得不借助民间借贷。而民间借贷成本高昂,最终拖垮了公司。

  这样的说法并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与此案有关的某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就质疑说,山东兴和年营业收入不过3000多万元,而其本次债务危机所涉及的资金总额高达6个亿左右。而且,山东兴和主要的产品是鞋帽、陶瓷等,并不是资金密集型产业。“3000多万元的营业收入怎么可能消耗那么多贷款,钱到底花到哪里去了?”

  陈兴旺对导报记者解释,除了本公司的营业收入之外,山东兴和还委托其他企业为其做代工,这一部分并未计入公司的营收。至于公司的经营,除了鞋帽、陶瓷等,公司还上马了人工晶体等项目,需要消耗大量资金。“现在公司正在进行审计,对于公司的资金流向,审计报告会给出明确答案的。”

  虽然双方观点不一,但共同承认的一点是,山东兴和的一个重要“出血点”,是巨额的民间借贷成本。

  与山东兴和互保的山东某大型食品企业的负责人向导报记者披露,山东兴和本次涉案资金中,只有1.7亿元是银行贷款,其他全是民间借贷。且在目前所有的欠款中,有一半左右是借款利息。“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太高了。特别是那些民间借贷,他们获取了巨额的收益,却让实体经济背负了沉重的负担,这种现状一定要改变。”

  联保“毒药”

  本月12日,导报记者再次来到山东兴和。一名职工表示,企业已经基本恢复全面生产。陈兴旺也告诉导报记者,济南市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处理该案,在相关部门的协调下,事情已经逐渐平息。

  貌似一切恢复了平静,但此案的影响远远没有结束,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联保企业。

  上述山东某大型食品企业,规模较大,实力较强。公司前述负责人向导报记者表示,贷款银行已经延长了公司的连带还款期限,“这要感谢他们,只要给我们时间,我们一定会还上欠款的。”

  但并不是所有联保公司都这么幸运。

  3月13日,导报记者来到济南市高新区汇展国际花园1号楼8层一办公室,这里原来是山东某电力设备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址,该公司是山东兴和的联保单位。

  但如今,这里已经改头换面。新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那家电力设备公司春节前刚刚搬走。”导报记者致电该电力设备公司两部办公电话,发现其已经是空号状态。

  导报记者辗转联系到了该电力设备公司一名负责人,她向导报记者承认,公司已经垮掉。“原先业务很好,手里订单很充足。但因为公司对山东兴和有几千万的担保,被银行诉至法院,公司业务已经停了,订单也已全部终止。”

  山东某彩钢企业也是受害方,其负责人20日向导报记者表示,因为遭到银行起诉,公司资产被陆续查封,生产经营已经无法正常进行。

  此外,与山东兴和有联保关系的还有山东某智能技术公司、某化工公司等,其中部分担保款项也已经进入司法阶段。

  对于联保企业受到牵连的现状,国内某大型银行资金营运部负责人感到很惋惜。“曾有一段时期,联保还被视为好的经验进行推广。现在来看,这种方式蕴含着很大的风险。一家企业出事,牵连着很多企业都出事。”

  而且,企业间的联保还容易让银行放松警惕。“按说一个营收只有3000多万的企业,不应该获得那么高的贷款。之所以出现这种事情,要么是企业做假账,要么就是银行认为有其他企业担保,放松了警惕。”他说。

  相对来说,由担保公司提供担保更加稳健一些。“担保公司是独立第三方,实力也更强一些,如果出现风险事件,不至于波及面太广。”

  可怜担保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该案中也有至少7家担保公司涉案,其中有些是为山东兴和提供担保,有些则是为山东兴和的联保企业提供了担保。

  山东铂钟原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强对导报记者说,山东兴和发生了如此巨额的债务危机,担保公司不能完全免责,“起码可以说你调查不尽职,或者说是业务能力不够强,没有提前发现风险。”

  但山东兴和的案子对担保业的影响巨大。李长征对导报记者说道:“我前几天与几位担保公司的老总碰面,大家聊起行业情况都很担忧。因为发生了数额较大的代偿,今年很多担保公司都不敢开展业务了,预计今年山东全行业的担保额将下降一半左右。”

  王强和李长征都认为,应当加大对担保行业的支持力度。

  “担保业有一定的公益性,它承担着担保对象的信贷风险,对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增加社会就业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如果行业担保额大幅下挫,中小企业的融资将雪上加霜。”王强表示。

  李长征认为,在担保业代偿案件发生后,应该对其法律诉讼案件给予绿色通道支持。“一些担保公司为被担保人代偿资金后,自己在向被担保人追责时,通常面临着巨大的司法成本。这个成本主要是时间成本,一些担保公司是被时间活活拖死的。”

  同时,李长征还呼吁,调整银行、担保公司、被担保企业之间的法律关系,将连带责任保证改为一般保证。“如果发生了风险事件,应当由银行清算原债务人,之后仍不足弥补其债权时,其余部分由担保公司承担,而不应该直接由担保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此外,“要真正重视、落实对担保业的既定的税费补贴等支持,让担保成为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主要途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