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家德: 民主之殇--谈台湾学生攻占立法院事件

这些天台湾最大的新闻就是学生攻占了立法院。这是台湾民主之殇。这一冲,突破了民主政治的底线,让台湾的民主政治倒退回到九零年代,真是辛辛苦苦二十年,一觉回到解严前(台湾曾有戒严令,解严代表了民主改革的开始)。

2006年因为抗议陈水扁贪腐,从九月九日起到十月十四日包围总统府,九月十五日以及十月十日两度倒扁总部号称有百万红衫军“天下围攻”陈水扁,其间多次有人鼓动攻进总统府,但当时的红衫军领袖施明德却阻止了这样的想法,因为百万人在街头是抗议运动,是民主政治的常态,但那怕几十人攻进总统府,占领总统府,就是政变了。同样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只能占领华尔街的一个公园(但最后还是被号称基层平民选上来的总统奥巴马驱离了),而不会攻进纽约证交所,让证卷交易一直停摆。

所以,一位前民进党大佬都说这已经是半个政变了,因为这个底线一破,而且被认可,以后不管是一件事为多数人或是少数人所支持,这些人不照着自己意思定出法案,几百几千人就可以攻进相关机构,不满加税,就攻占财政部,不满汽油加价就攻占经济部,不满高速公路收费不合理就攻占交通部。这不成了泰国的黄衫军瘫痪政府的模式了。而这次引发争议的服贸协议则支持者、反对者各半,支持者也可以组织“XX色衫军”,反制学生的攻占立法院,这不成了泰国黄衫军、红衫军的翻版,那样民主选举带来的将会是社会政治混乱,而不是发展进步。台湾好不容易走过了那个每次选举选完,输了的就不服气,不肯服从多数决,便冲撞选委会的时代,民主政治在两次政党轮替后总算上了轨道,但学生一个粗率的行动,又把这个民主政治的底线踩破了。

民主政治提供了很多民众发声的管道,可以集会,游行,占领街头,组成游说团体,压力团体,发动社会运动、公民连署提案,也可以利用媒体发声,当然最重要的就是参加选举把不喜欢的人选下来。这次服贸协议引发学生抗议的是“黑箱作业”,其实最理性的民主抗议方式就是明确的修法诉求,比如引入美国的制度──让国会代表参加到国际协约的谈判中,以增加透明度。而且修法不应该溯及既往,这是法治的一个通则,如果谈判代表在外面谈判好的带回来,内部规则变了,要重谈了,这是失信的行为,别人还要和你谈吗?

之前台湾因为洪仲秋军中被虐死案而引发的公民运动就是良好的民主范例,白衫军二十五万人的呐喊,有明确的修法目标,结果废除了独立的军法审判制度,以后军人案件归一般司法管辖。足够的压力,明确的诉求,理性的手段,可行的进程,层层推导得出好的制度改善,这才是民主政治之福。

然而这一次学生反“服贸黑箱作业”,不思以修法为诉求,几百人就攻进了立法院,然后一变诉求而为退回服贸协议,这根本是办不到的,但学生却一副不达目的不结束占领的样子,任令立法停摆,这无疑是一次民主的大倒退。

看了,十分痛心,辛辛苦苦二十年结出的民主果实就被少数没有民主素养的学生这样践踏了。不晓得台湾社会能不能深切反思,不再让这样的不理性行为发生,否则三月十八日将会是台湾民主之殇。

台湾大学生为何闹事?三言两语讲不清。
这么说吧,大陆今年七百多万大学毕业生,两三千元工资都可以接受,咬着牙扛下去,台湾(还有香港)的年轻人怎么同他们竞争?台湾大学毕业生工资大概三万台币,等于六七千人民币,在台北过日子就很勉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加薪,买不起房子结不起婚。他们对现状不满,对未来彷徨,于是走上了街头,成为反马的主力军。很像二十年前李登辉联手民进党,通过“野百合”学生运动搞倒郝柏村等国民党内传统势力。北京对台政策还是悠着点好,绷得太紧适得其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Bill Rich
    2014年3月22日12:23 | #1

    台灣解嚴是民主改革開始是因爲解嚴准許了人民冲擊政府,冲擊政府是民主的表現。好的政府在被衝撃時先反思爲何被衝擊,做了不合大部份民心的事,看支持和反對衝擊的人民,是因何支持和反對,再决定路線。不好的政府就自以爲是,只找籍口和過關門路。體制成功地經過衝擊,就成更强大更健康的民主體制。民主進步與否,不是看政府政黨能否當權維穩,而是看體制能否和平地改進。人民敢衝擊政府,是人民民主意識進步了,就看執政的有没有進步了來配合人民的醒覺。

  2. fish
    2014年3月22日13:33 | #2

    @Bill Rich 纯属放屁
    “民主”不是“民为所欲为”,你去看看世界上哪个民主国家在法律框架内支持民众绕过正常渠道,一有诉求就冲击政府和国家机关的。

  3. antifish
    2014年3月22日14:50 | #3

    这次难得同意臭鱼,这种“民主”中国大陆早就有过,文化大革命时期提倡的,就是这种年轻人站出来,大胆打破旧规矩,无法无天地闹。

    特别毛对越来越儒家官僚化、特权势力化、对他阳奉阴违的刘少奇、周恩来系行政高官不满,利用年轻人对越来越令人窒息的高压社会逆反,宣传鼓动红卫兵冲击政府机关、批斗官员,当时多少官僚地位不如鸡,然后呢?然后就没有了,红卫兵夺得领导权后,自己内讧,什么正事都不干,最后红卫兵自己就业都没去处,只好被流放到农村刨地找吃的,社会发展最后还是要靠那批关在牛棚里的“老废物”。

    台湾发展得早些,人文素养、人权共识好些,大概不会出现大陆文革时那些落后愚昧、残忍酷虐的做法,但实质是一样的,都只是发泄情绪、社会体系失控,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不守规矩,哪怕初衷再好,最后也只能以混乱收场,世间万事万物都有自己运行规律的,不是你想怎么样就会得到那个结果。英国人的亨利八世没比老毛手软到哪里去,血腥玛丽照样专制独裁,可英国人的理智和韧性,最后取得了胜利,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民心似水,初看柔弱,其实大势一成,无人可以阻拦,需要的只是耐心与理智。

    Bill Rich应该去读 Madison的《美国制宪会议记录》,美国国父们直接把你推崇的这种“民主”称为暴民政治,非常警惕,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摒弃希腊民主制,采用代议共和制、精心设计选举人制度,并设立权势几乎等同于英王的强势总统制,如果不这样,美国根本发展不起来,还谈何伟大?

    即便最强调人权和民主的杰弗逊,也知道遵守游戏规则的重要性,美国制宪会议几乎把他那派的主张全部删掉,杰弗逊却没有公然撕破脸皮抵制,而是利用法国大革命引起的恐慌,推动了一系列民权修正案。

    这才是理智民族该做的事情,中国公知、台湾人、香港人,受儒家道德站队的东林风气浸润,和美国后来只鼓吹民权,半点不提早期联邦制根基,所谓民主普世价值观煽动,把民权放到圣坛之上,罔顾社会博弈规律,最后必然南辕北辙。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