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曹顺利之死

曹顺利死了。死在她被抓捕关押在北京朝阳看守所五个月之后,死在她病入膏肓警方才将她“保外就医”十余天之后。欧美和联合国都感到惊愕。

在她去年9月14日被当局从首都机场秘密拦截押往看守所被失踪的那段时间,社交网络透出越来越多不详的预兆。然而谁也不会想到曹顺利竟至于一去不复返。当局最后的结论是“因病不治”,曹顺利的朋友,家人,维权人士不相信这种说法。曹顺利的律师王宇从其家人得到的消息更令人惊骇:曹顺利遗体上遍布青紫色的伤痕。这位律师要求对曹顺利死亡真相展开独立调查。曹顺利为何而死?死得如此惨烈?

曹顺利为何被抓?

曹顺利女士本也默默无闻, 2013年夏天,她带领一群女性在中国外交部门口静坐一个多月的事情广为外界所知。那时候她向本台简述过自己的经历。她因揭露当时中国国家人事部存在的腐败现象而遭到辞退。随后,走上与其说为个人伸冤不如说为争取公正而奋斗的道路。后来发生的事证明这条路十分艰险。这位北大法律系毕业的硕士竟然两次遭到极具侮辱性的劳教。她并没有因此倒下,反而有机会结实更多遭遇不公和不幸的人。她从此决定把自己懂法律和懂外语的专长发挥出来,给无助的上访者提供帮助。并由此有了一个坚定的信念:要改善个人的境况,根本上是要整个国家的人权状况得到改善。

联合国每四年审查一次成员国提交的人权报告,曹顺利意识到这是一个绝好机会。根据联合国的原则,成员国撰写人权报告时,必须邀请当事各方,包括人权遭到蔑视的受害者。2008年她行动的时候已经晚了,中国政府人权报告已经递交出去。2013年,这是一个新的机会。于是,曹顺利带领一批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绝大多数是女性,向负责执笔撰写上述报告的中国外交部提出参与撰写的要求。曹顺利去年七月初接受我们采访时解释这样做的原因:

“我们主要就是要求外交部写人权报告的时候,依照联合国51号协议,吸收我们参加。因为我们是国家人权报告的利益攸关方。 按照联合国决议,在编写国家人权报告的时候,要广泛征求利益攸关方的意见,跟他们进行广泛的沟通和磋商。从零八年外交部做第一次人权报告的时候我们的要求 就提出来了。是在08年12月10号国际人权日提的。他们给了我们一个答复,说报告已经写完了,已经在11月3号交给联合国了。所以这一次从去年10月18 号我们就提交了申请。申请有两部分的内容:第一部分就是根据联合国人权决议的精神,要求参加人权报告的编写,要求他们定期收一些上访人员的人权状况调查 表。请他们在编写国家的人权报告时参考一下我们的人权状况。我们同时提出希望跟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写的代表定期见面,以便告诉他们访民的处境和诉求。第二 部分内容就是按照国内的法律『信息公开条例』提的要求,让外交部公开上一次起草国家人权报告的工作组的人员名单和他们起草这个报告的过程。因为我们觉得他 们上一次在联合国做的人权报告与实际情况不相符合,过分地粉饰和美化了中国的人权┄┄。”

外交部去年接待过曹顺利,但她们一直没有得到答复。曹顺利和她的朋友们一起,开始在外交部门口等待,整整等了一两个月。外交部24小时上班,她们昼夜轮替。外交部以杀虫的名义把她们遮凉的一颗大树砍了,这些执着的妇女还是不肯放弃。中国国家人权报告最后按时送到了日内瓦,门口守候的她们终于没有得到任何陈述意见的机会。去年9月14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查中国政府提交的国家人权报告前夕,曹顺利受邀前往日内瓦参加非政府组织的活动,就在她准备登机的时候被秘密抓捕了。一个多月后官方才承认曹顺利被“依法拘捕”。这个帮助别人维权、忘我的女性五个月后的2月19日被看守所强行“保外就医”的时候已经病入膏肓,3月14日,曹顺利在昏迷数周后死去。大赦国际得知这个消息后表示:“中国当局手上沾着鲜血”。

北京当局为什么要抓曹顺利,曹顺利究竟在哪一点上触犯了法律?曹顺利的律师刘伟国认为:曹顺利在外交部门口要求参与国家人权报告撰写,这个行为完全合法,而且,根据他对国际法的了解,一个政府向联合国提供人权报告的时候,政府有义务,向社会团体,民间组织征询相关的建议和意见。况且,从中国外交部当时多次接待曹顺利来判断,曹顺利的行为是合法的,符合联合国对撰写相关报告的要求。否则,曹顺利当时在外交部门口要求这个合法权益的时候,警方为什么没有出面制止,为什么没有说她这样做是违法行为,构成了犯罪?假设曹顺利违法的话,警察当时就应该处罚她。不管处罚正确与否。曹顺利当时并没有躲起来,她就在外交部门口,堂堂正正地提要求,为什么当时不抓她?奇怪的是,这个事情平息以后,事隔好几个月,曹顺利要去日内瓦的时候,警方在机场抓走了她。从律师的角度看,这是对曹顺利的打击报复。

家居武汉,被称作“坐牢皇帝”的维权人士秦永敏,从曹顺利在首都机场消失的那一刻起,就向海内外不断发出“寻找曹顺利”的信息。他本来希望与曹顺利一起主办『中国人权观察』的愿望永远破灭了。

秦永敏也认为曹顺利根本没有违法,“如果认定她是违法的,在外交部门口守候一两个月的时间都没有抓捕,为什么事情过后,上飞机的时候却抓捕她?在她“违法”的时候你不去抓捕她,过了那么长时间你去抓捕她。这肯定是选择性执法,而且根本没有道理,纯粹是出于政治迫害”。

秦永敏还说到一件事,就是曹顺利9月12号上飞机的时候被拦了下来,“人家给她说改签14号,这一段时间,当局显然在考虑怎么对付她。结果14号去机场就失踪了”。抓曹顺利似乎预谋已久。

曹顺利死亡的真相

曹顺利的两位律师:刘伟国和王宇,他们在曹顺利被关押的时候就曹順利拘留期間健康状记录向当局发出八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要求当局就曹順利在拘留期間的健康体检、病情记录、医生检查及用药、收押登记、费用支付、强制取保、护理人员、阻挠会见等八项內容提供公开信息,但一直没有得到答复。

3月19日,刘律师在电话中对记者肯定地表示,曹顺利是非正常死亡。曹顺利被抓捕后,反复向警方,向看守所告知自己身体不好,要求给予治疗。刘伟国和王宇律师代理这个案件后,在会见曹顺利的过程中,也向看守所提出了相关要求。但是,事后王宇律师再去会见的时候,曹顺利说仍然没有给予她治疗。所以,至少在救治不及时上,官方无法逃避责任。

秦永敏认为,曹顺利虽然患有几种慢性病,但正常情况下不至于死亡,他认为曹顺利是被当局拖延致死。“律师要她保外就医置之不理。在她生命垂危的时候,估计活不下去了,才要她的家人保外就医,而她的家人拒绝了这种要求,结果看守所强行自己办了保外就医。这是中国近来发生的一系列玩弄法律的事件中最典型的一个”。

至于当局称曹顺利被关押的时候拒绝服药,秦永敏认为这种情况不无可能。“因为曹顺利女士她没有罪。你这样迫害她,她拒绝服药┄┄。无论从那种角度说,曹顺利的抓捕是完全不应该的,抓进去以后,她有病,不管是什么原因,没有得到治疗。当局必须对此负责。曹顺利的惨死,完全是中共当局一手造成的”。

我们同曹顺利一起在外交部静坐的李立荣女士进行了电话交谈,这时候同外界谈曹顺利十分危险,但她还是为自己的老朋友说了几句话,说着说着抽泣起来:“现在我不敢说了,什么都不能说了,20号是曹顺利的头七,本来想纪念,也不能做。只能默默地为她祈祷吧。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是最好的一个人。”。她说曹顺利“挺个性的,挺执着的,人特别好,而且也特别帮助人”。“我们法律懂得少,她给我们提供法律帮助”。“一提起她来,我们心里就特别难过。我们在一起呆了这么长时间,突然人一下子就这样走了。心里头真的接受不了”。

李立荣女士难以接受曹顺利突然会病死的说法:“她两次被劳教,长达两年,身体都被毁了”。但是,“她被抓到看守所的时候,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她得的病,不是一下子就要她的命的病”。

“她是我们的一位英雄”

曹顺利的日内瓦之路成了地狱之路。3月19日,位于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要提出一个对中国国家人权报告的结论,曹顺利,就是为要求参与这样一份报告而死的。对此,刘律师感慨良多。对于中国的人权现状,他感觉“非常糟糕。去年以来,律师们可以说疲于奔命。因为很多公民,很多维权人士遭到不同程度地各种各样的恶名的抓捕。他们都没有犯罪,只是在行使一个国家公民的正当权利。他们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他们要求那些国家的公仆去履行自己的职责。比如要求财产公开,比如曹顺利女士要求参加联合国人权报告的撰写。这都是一个国家的主人行使自己的正当权利的要求。反而受到打击报复,甚至像曹顺利女士这样的惨死于狱中”。

刘律师熟悉曹顺利的为人,他说:“她是一个非常刚硬的人,非常热衷于公益事件。她对很多人提供了不同程度的帮助。她到外交部要求参与撰写报告的这个行为不是为了追求自己个人的利益或者维护个人的权益。她是通过这种行为,促进整个的国家的人权状况的改善。我认为她是我们的一位英雄”。

曹顺利的姐妹们感激曹顺利,曹顺利让她们看到了更广阔的人生意义。李立荣女士对自己的作为不后悔:“走上这条路,就坚持自己的真理呗。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追求吧,有追求,活着也挺充实的。如果吃饱了睡,睡了吃,觉得那样活着没有意义。帮助别人自己也快乐,不图回报,活得有意义就行了”。

秦永敏对记者说:曹顺利在饱受折磨后不幸离世,他听到消息后非常愤怒,幡然泪下。“愤怒之际马上给习近平写了封公开信。通过习近平,对中共当局表示极大的愤慨和强烈的谴责”。他回忆说,曹顺利以前在国家机关工作的时候,举报了上级的一些贪污受贿行为,然后受到打击,被解除公职。从那以后,她就在上访,上访了很多年。越来越认识到,不仅她本人,而且中国的访民遭受了很多非人的待遇。所以决定把自己的法律知识都用来维权活动。

曹顺利为争取改善人权而死,秦永敏表示,为争取改善人权奋斗的事业将进行下去。他表示自己主办的『中国人权观察』致力于全中国的人权保障,希望建立一个完整的人权保障机制。“习近平也好,中共其他的高官也好。如果他们不在今天建立一个完整的人权保障机制,你不保障别人的人权,就是不保障自己的人权”。

律师,维权人士,还有和曹顺利一起在外交部门口静坐的姐妹们,都对记者说他们欣赏曹顺利的人格,佩服她的坚韧不拔。说这些话的时候可以感觉到他们强忍着悲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2日01:40 | #1

    北京大学硕士毕业的一位高级知识分子就这样去了,真让人揪心啊!

  2. 傻逼一个
    2014年3月22日07:36 | #2

    你知道是真的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