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佩昌:中国该不该支持克里米亚分离?

乌克兰反对派趁俄罗斯举办冬奥会之机,赶走了亲俄总统亚努科维奇。俄罗斯当时无暇分身,也碍于面子不便立即还手。克格勃出身的普京可不会咽下这口气,奥运会刚结束,乌克兰的麻烦就来了:俄罗斯大兵压境,同时策动克里米亚从乌克兰分离并加入俄罗斯联邦。

乌克兰反对派真没想到俄罗斯会出这么一着高棋,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功,任由俄罗斯人摆布。而欧美国家除了抗议和威胁,能够出的牌比较有限。

尽管欧美3月15日在联合国安理会上提出了乌克兰决议问题的草案,但最终还是被俄罗斯否决,克里米亚公决照常于16日进行。当天晚上,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全民公投筹备与执行委员会主席米哈伊尔•马雷舍夫在计票过半数后宣布,公投最终投票率为82•71%;赞成加入俄罗斯的选票占95•5%。17日统计的最后结果居然有96.6%选民赞成加入俄罗斯。

这个结果不奇怪,也在预料之中。克里米亚说俄语的居民占绝大多数,从民族情感出发,回归到母国也可以理解。从民生的角度考虑,回到俄罗斯好处更多,毕竟俄罗斯比乌克兰富裕,而且还享受免费医疗和住房补贴。当然,从长远看可能弊大于利,但愿意放弃短期利益而仰望星空的人并不太多。

对于公投结果,乌克兰表示不予承认。美国对公投的反应也相当强烈。美国白宫16日发表声明,反对当日在乌克兰克里米亚进行的全民公投,并呼吁国际社会采取“切实措施”令俄罗斯付出代价。白宫说,克里米亚公投违反乌克兰宪法,且在“俄罗斯军事干预带来的暴力与恐吓威胁之下”进行,国际社会不会予以承认。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今天对媒体表示,德国及欧盟将不会承认克里米亚公投结果。施泰因迈尔将目前乌克兰局势描述为“十分危险”,称欧盟已经准备对俄罗斯实行对特定人群拒绝入境以及冻结账户的制裁手段。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16日发表联合声明,称克里米亚公投“非法”,不予承认。

虽然美欧强烈反对,但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恐怕已难改变。为了安抚美欧情绪,普京也有软性的选择:让克里米亚分而不入,形成独立的既成事实。能否如此,关键是看美国欧洲的施压力度。如果单从德国宣布的制裁措施来观察,估计对俄罗斯形不成太大的压力,普京不会因此而就范。普京的账本算得很清楚,一旦克里米亚并入俄国,这是他任内政绩的最大亮点,甚至可能奠定他普京大帝的地位,损失几个小钱算什么?

在克里米亚公投的问题上,也许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要简单判断其中的是非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亲俄派认为,应该尊重克里米亚民族自决的意愿;而反俄人士则表示,民族自决也要尊重规则、尊重乌克兰的宪法。不能说分离就分离,这样岂不乱套?网友认为:“现在的世界秩序基本是遵照二战后的规则。全民公投虽然尊重人民的选择,但规则并不允许。如果被允许,墨西哥大部分地区都会公投到美国,古巴也会。如果日本让上海公投,上海是愿意把上海改为西京的,大连也会,改说日本话。普金小儿,有这么扯蛋的吗?”

克里米亚的公决给中国出了个大难题,也可以说是两难选择:一不能鼓励分离行为,二不能得罪俄罗斯。这点在中国安理会投了弃权票也能看出端倪。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15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代表中国就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提出三点建议。
“第一,尽快设立由有关各方组成的国际协调机制,探讨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的途径;第二,各方在此期间均不采取进一步恶化局势的行动;第三,国际金融机构应着手探讨,并协助乌克兰维护经济和金融稳定。”上述三点建议可以说不疼不痒,表现出两面劝和的态度。但刘结一随后的表态就比较明显看出中国的观点:“中国历来尊重各国主权和领土完整,这是中国始终坚持的外交基本方针。同时,我们注意到,外部干预也是导致乌克兰街头冲突、国家陷入危机的重要原因。”显然,中国不鼓励克里米亚分离,但同时也把问题的出现归咎于西方干涉。这种两面讨好或各打50大板的态度,其实把各方都完全得罪了。采取这样的做法,假如中国今后有难,谁来支持你?

从中国的国家核心利益考虑,肯定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克里米亚独立。首先,俄罗斯大兵进入克里米亚,这是赤裸裸地干涉他国内政,这和中国一贯的原则立场有重大冲突。如果现在态度暧昧,今后如何取信于人?国际社会一定会问: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是当真的吗?其次,如果鼓励地区随便分离,那中国的台湾、新疆和西藏怎么办?假如上述地区举行独立公决,中国有多大胜算?有网友这样表示:“克里米亚公投,俄国人以“回家”煽情。依此逻辑,中国人是不是也可以‘回家’煽情,要求被俄国人分出去的300万平方公里国土‘回家’?”再次,克里米亚分离出去,会让中国在经济上蒙受重大损失。中国曾同亚努科维奇讨论过在克里米亚实施大型合作项目,包括兴建大型物流中心和港口码头,使当地成为中国同欧洲之间的中转站,总之项目规模非常巨大,中国计划投资数十亿美元。但在目前的这种情况下,这些项目未来不得不需要征求俄国人的同意,可能暂时被冻结。

在这个问题上,其中一位网友说得比较到位:“我其实对克里米亚问题既无研究,更无立场。我认为,克里米亚无论留在乌克兰还是加入俄罗斯,都是有充分道理的。但我非常反感那种两面三刀的强权逻辑,如果克里米亚人民的公投应该得到支持,那么车臣和韃靼人民就也可以公投。至于说克里米亚历史上一直属于俄罗斯,那我所知道的是:海参葳历来属于中国。”

其实,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远交近攻”的智慧,还是好好借鉴古人的经验比较靠谱。而我们的对外政策却反了过来:和从未占据过中国一寸领土、帮助中国抗日的美国为敌,向身边的恶邻俄罗斯献媚。不说俄罗斯侵占了中国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也不说前苏联策动外蒙独立,光看俄罗斯炮舰击沉中国商船、抢夺中国商人货物的劣行就能知道这个国家。记住,讨好豺狼虎豹没有任何意义,它该咬人照样会咬人。现在没有吃你,只是因为它忙不过来而已。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