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康宜:想我敬愛的「暴民」

我必須先說,佔領國會就是徹徹底底暴民的行徑,但我絕對樂意當個暴民。我不怕別人往我身上貼暴民的標籤,相反,我還巴不得他們趕快貼。

318當天晚上,陳為廷帶領群眾,聲東擊西,拐走警察,接著衝進國會,用議場上所有能用的東西擋住八個入口,不讓警察越雷池一步。如果這不是暴民,什麼才是暴民?順民會這樣闖入議會嗎?會這樣耍警察嗎?會邊闖入議會,邊跟警察說:「你們辛苦了,我們都是受害者,秀秀喔」?顯然不會。

但吊詭的是,這件事如果發生在昨天或今天,大家會怎麼想?「那是暴民,我們不要跟他們一樣」,還順便齊力高喊「和平理性!和平理性!」

我幾乎分不出這些人跟支持威權體制、宣揚「新生活運動」的人有什麼差別了。一開始他們那麼傾心於黑島青攻入國會,現在卻對類似的行為嚴加禁止,還努力分類垃圾,順便上傳別人分類垃圾的照片到臉書,溫馨的補充說:「我們好理性,我們好和平,我們好愛垃圾分類」。這不是精神分裂嗎?

如果說是策略的運用,我還可以理解。但問題是,許多(不是全部)來聲援的人,那雙純潔的雙眼,那些發自內心的呼喊垃圾分類,我真看不出他們是在運用策略,博取威權體制受益者或受害較小者的同情。

我沒說一定要打趴警察,但至少不要再把手中握有武器待命攻擊的人,視為家裡的寵物來疼愛。我們跟他們在武器上已經不對等了,為什麼還要對他們溫馨?他們可是左手拿國家薪水,右手拿棍棒準備教訓我們的人啊!他們要養家,所以很可憐,攻擊我們也是奉命行事逼不得已,啊怎麼不想想我們這些可是快要沒有未來,連家都養不起的人?什麼是敵人?只要穿起制服、拿起盾牌棍棒,準備對付我們這群手無寸鐵還愛垃圾分類的,就是我們的敵人。

此外,「暴民」也鄙視所有政黨,別人拿個政黨旗幟、台獨旗幟加入抗爭,就被強迫驅離,說學生沒有政治色彩,不應受到污染,請把旗幟收起來,不然別想待在這。這種說詞,跟蔣偉寧被陳為廷砲轟後,中時聯合兩報的調調有什麼不同?

民進黨立委利用自己的立委身分,耍點憲法賦予他們的特權,徹夜替議場學生擋住門口,不讓警察攻入。這時怎麼沒見你們鄙視,叫他們不要來讓你們染上政治色彩?從白色十字軍到現在,這種一方面政治潔癖一方面又利用政治的精神分裂,可以解釋一下嗎?陳為廷和林飛帆可沒有這種政治潔癖。

這場史無前例的佔領國會運動,領導者已經不再像公民一九八五凱道送仲丘那樣,既借用民進黨立委辦公室,又高聲排斥一切政黨。勇於利用政治,勇於和政治人物合作,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我也非常支持。社運和政治相互利用,不怕被對方收割,才是雙贏的策略。

提醒場外有些只愛垃圾分類的人,仍舊重蹈白色十字軍的覆轍:既要收割政治人物的努力,又要鄙視他們。有人說,場外其實有一條條「無形的線」在捆綁自己。這樣無形的線如果越來越多,縱使再來一次二十萬人凱道送馬茸上路,馬茸也不會真的上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