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王金平教我的事

有個大國官員曾說,王金平是他認識「最有趣」的台灣政治人物之一,每次來台灣,必得會上一會。這個「最有趣」含義深遠,此官員也果然不是笨蛋。要說誰能夠了解台灣政壇的眉眉角角,藍綠通吃,還有影響力,王金平無人能及。

從去年九月政爭到現在所謂的「向日葵學運」,王金平每一次發言,每一篇聲明,字字有如綿裡針,箭箭射中要害,每一次出招,都是政治精算的結果,讓人只能「嘖嘖」搖頭,佩服得五體投地。

如果說馬英九執政以來總是站在少數而錯誤的一方,那麼國會議長王金平似乎是永遠選對邊的那個人。許多人更認為,光靠這幾回合的戰鬥,也證明王金平辦公室幕僚完勝馬英九身邊的人馬。就low politics而言,這個人簡直成精了,精到讓人幾乎想要說出「從政當如王金平」這種話。

但是我不行,因為只要從他體表再往下挖五公分,你就完全可以見到台籍政治人物,特別是國民黨本土派,那宛如宿命的深沈悲哀。

王金平個性易於親近,善於交際手腕,加上本土籍與出身南台灣的身分,使他足以卸除在野黨戒心,擅於喬事、當公道伯「維持議事運作順暢」是這麼來的。打滾江湖數十載,眾人籲其更上一層樓,藍綠都曾考慮他為副總統候選人,是再也正常不過的事。

要注意的是,「永遠的黨員」王金平就算很會和在野黨搏麻吉,偶爾藉勢耍耍脾氣,卻沒有一次不曾遵守黨高層的交代。儘管如此,他在和馬英九競爭黨主席時,依然是「黑金」,依然無法從眷村挖到一張票。

於是他了解到,自己最佳的戰鬥位置終究是國會。背著國民黨旗的王金平如果不是國會議長,就什麼都不是。他那能夠和在野人士眉來眼去、縱橫國會的專長,到頭來很諷刺的成為無法在黨內登頂的原罪。

那麼,他可以脫黨啊?先不論有沒有勇氣這麼作了,王金平如果脫離國民黨,也什麼都不是。沒有財權勢兼備的國民黨在後面打氣,這顆氣球如何能飽滿得起來?

所以,王金平和在他之前的許多台灣人一樣,只能扮演強權的買辦,充實自己周旋四方的技巧,試著生存下去,但是永遠要有瞬間被取代的警覺和認知。在橫向的政治場域,如果具備王金平般的技巧,或許永遠可以左右逢源,但是在縱向的政治場域,這些人所能作的就是不要想太多。

這些台灣買辦階級最大的問題是,他們具備絕佳的野外求生技巧,一定能夠比你更快找到水源和可食植物,知道何時風雨要來,該往何處躲避,但是他們缺乏政治價值和信念,有奶便是娘,生存是最高原則,縱有政治野心,為信念而選邊挺身而戰,造反有理、革命無罪式的烈士精神,在他們眼中是最笨的事。這樣子的人,會是每個人都想結交的朋友,卻無法贏得任何尊敬。

從某方面而言,在王金平身上,竟極為反諷的見到台灣先民在這個島上奮力一搏、只求生存演化出來的負面投射,幾幾乎乎就是他的主子馬英九的反面;而兩者都令人愧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