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朝鲜出现政变,金正恩是个傀儡?

据韩国媒体消息,在金日成、金正日铜像所在的平壤万寿台地区的仓田街,高层公寓陆续拔地而起。这里被称为“平壤版新城”,共有包括45层大厦在内的14栋高层公寓,还有百货商店、海外名牌店、高级餐厅、健身房等设施。
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执政后,致力于“革命首都的现代化建设”,将政府资金集中投向平壤地区,陆续打造高层豪华公寓、海外名牌街、高级餐厅一条街等。但对地方的财政支出实际上已经中断,从而导致平壤和地方之间的差距逐渐拉大,已经达到南朝鲜之间的经济差距。朝鲜坊间甚至流传着不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而是“平壤共和国”的说法。
熟悉朝鲜内部状况的政府消息人士说:“金正恩接班后的2011年12月下令,平壤人必须是政治、思想上纯洁的核心阶层,要在2012年年底之前完成这个任务。根据他的指示,国家向平壤市民发放‘市民证’,向地方居民发放普通的‘公民证’,在身份证上有所区别。”也就是说,为了维护体制安全,平壤人必须是出身成分好的人。从金日成执政时的20世纪70年代开始,朝鲜将全体国民的成分分为三个等级,分别是“核心(10-20%)”、“基本(60-70%)”、“复杂(10-20%)”,并根据等级在居住地、入党、入学、就业等方面给予不同待遇。
朝鲜还规定,如果平壤市民和地方公民结婚就不能生活在平壤。这是为了让“核心”阶层——平壤市民找同样是核心阶层的平壤市民结婚。
据悉,修建纹绣戏水场、绫罗游乐园、美林骑马俱乐部等设施也是为了讨好平壤市民。金正恩去年考察纹绣戏水场建筑工地时曾说:“平壤是革命首都,要将其打造成符合其地位的雄壮、华丽、大气的世界顶级城市,同时加紧建设社会主义文明国家。”韩国政府的一位消息人士说:“平壤最近出现‘社会主义贵族’。这些富裕阶层住在价值3万-10万美元的高级公寓(约215平方米)里,使用外国家电产品和家具,雇做饭的佣人和家教,每月生活费平均为500-1000美元以上。”据悉,平壤仓田街目前正在新建的公寓最近以35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据说,富人都喝韩国等外国产奶粉、咖啡和矿泉水,还养宠物狗,出入健身房。
朝鲜还在平壤“安尚泽路”打造了海外名牌一条街。一位熟悉朝鲜状况的消息人士说:“富人们到这里购买香奈儿、迪奥等海外名牌服装和包,在人均消费50美元以上的海棠花餐厅就餐。”据情报部门推测,资产达5万-10万美元以上的朝鲜富有阶层在总人口中占1%(24万人)。这些人大都居住在平壤、
相反,政府对大多数地方居民的配给实际上已经中断,地方干部大肆掠夺居民财物。一位熟悉朝鲜状况的消息人士说:“普通百姓为维持生计而搞点副业,包括做买卖或在自家菜园种地,但各种上缴费用让他们生活更加困难。”据悉,地方居民大都住在狭小公寓,而且大都是两家住在一栋房子里。
有分析称,朝鲜中央政府已经正式宣布放弃地方。《劳动新闻》18日社论指出:“所有郡都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彻底贯彻自己走的原则。”据分析,此番言论意味着中央政府不能照顾地方,各个地方政府要自力更生。
韩国政府的一位有关负责人表示:“听说朝鲜汽车、建筑、商店大幅增加,手机用户也激增,但这只是在说平壤。平壤和地方之间的两极化现象十分严重。”
金正恩统治集团在国内大搞原南非似的种族隔离,仅仅是其反现代文明的一种形式。更在反人类罪恶方面,国际上有“朝鲜的罪行堪比纳粹”的“美誉”。
2014年3月17日,一个联合国专家委员会在日内瓦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呈交了有关朝鲜人权状况的报告,谴责朝鲜当权者所犯下的罪行与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罪行不相上下。联合国专家委员会的报告今年2月中旬就已公之于众。这份近400页的报告中写道,“朝鲜侵犯人权的恶劣程度、规模和方式,在当今世界找不到第二例。”其手段包括清洗、谋杀、奴役、酷刑、监禁、强奸、强迫堕胎以及强制迁徙、饿死特定的群体等等。澳大利亚著名法学家、专家委员会负责人基尔比表示,“与纳粹、种族隔离以及红色高棉的滔天罪行作斗争需要大国的勇气,与朝鲜’侵犯人权和反人类罪’作斗争同样如此。”
该专家委员会2013年5月由人权理事会设立,报告基于80多名脱北者的陈述。由于平壤方面拒绝与联合国合作,在当地进行调查完全没有可能。报告指出,朝鲜四个大型政治犯集中营里关押的政治犯可能多达12万人。一名前狱犯说,他曾经被迫焚烧被饿死的人的尸体,并把死者的骨灰作为肥料撒到地里。其他人则被迫用老鼠和蛇喂饥饿的婴儿。另一名叫Ahn Myong Chol的脱北者说,在几年前逃到韩国前,他曾经是某个集中营的看守。在集中营里,杀人是家常便饭。比如一名看守强迫囚犯翻墙,然后打死他,自己以“挫败越狱企图”得到奖赏。报告还显示,集中营里的囚犯得到的口粮仅够他们维持一段时间的生命,然后身体就越来越虚弱。囚犯活着从集中营里出来的机会等于零。死了的人由新的犯人补上。“过去50年里,数十万人死在这些集中营里。”
联合国专家基尔比将朝鲜政权与纳粹作比较。他说,“他们为达到目的在集中营里采用了恐怖、歧视和灭绝的手段。”
朝鲜2002年承认在20年里绑架了十几名日本人,其中8人已经死亡。以基尔比为首的联合国专家委员会估计,被朝鲜劫持或来朝鲜后失踪的其他国家的人有20万,其中大多是在1950-1953朝鲜战争之后来到这里的韩国人和1959年从日本返回的朝鲜裔。脱北者也被从中国等国劫持回朝鲜。
联合国专家报告中的指控其实并不新鲜,但先前从未有人像基尔比委员会这样进行了如此翔实的调查,朝鲜最高领袖也从未被联合国专家委员会以这样明晰的方式指出应对反人类罪行承担个人责任。基尔比在报告所附的信函中表示,朝鲜政权的刽子手、集中营里施行酷刑者和杀人凶手都在朝鲜领导层的亲自控制下行事。他呼吁海牙国际刑事法院对朝鲜领导层进行调查。尽管包括德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也赞成这样做。朝鲜当权者却不担心会受到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因为拥有安理会否决权的中国拒绝,表示如此谴责朝鲜无助于该国的人权状况。
最近,韩国及朝鲜领导人相继提起朝韩半岛统一的议题。与此同时,外界正猜测金正恩是否拥有实权或仅是傀儡领袖。朝鲜半岛统一成为朝鲜和韩国的政治议题之一。在上任一周年的演说中,韩国总统朴槿惠提出的统一大计引来各方的关注。朴槿惠形容朝鲜半岛的新世纪能带来的潜在好处在于,能结合韩国的技术以及朝鲜的天然资源。一个直属总统的委员会已经着手进行“系统性且具建设性”的提案。过去,韩国一直对朝鲜半岛统一感到担忧。由于韩国与朝鲜之间存在庞大的贫富差距,韩国更倾向暂不考虑此议题。然而,美国欧亚集团总裁、政治风险专家布雷默指出,首尔如今希望能尽早展开统一大计。
布雷默表示,促使首尔改变思维模式的催化剂是朝鲜的权力更迭,以及平壤对韩国的立场变化。去年12月,朝鲜政坛的二把手张成泽突然遭到逮捕和处决。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发表新年讲话时,曾经强调自己对朝韩统一抱持开放态度。“只要是重视民族并希望统一的人,无论是谁,我们都愿意与之携手前进,并且继续致力改善朝韩关系。”
在金正恩发表这番谈话的不久后,朝韩离散家庭三年多来首次举行团聚活动。与此同时,韩国密切关注朝鲜政府在处决张成泽后如何巩固权力。
今年三月举行的朝鲜人民议会议员“选举”只是个象征性、橡皮图章式的过程。韩国统一研究所专家朴泳镐表示,此次选举选出年龄介于30至50岁的新议员。自金正日逝世、 金正恩接过朝鲜政权后,朝鲜劳动党内的280名骨干和官员中,已有约半数下马。关键的问题是,现年31岁的金正恩是否确实掌握着平壤政权。在其姑父张成泽被处决后,各界提出了两种理论。其一是金正日已足够强大,不需要昔日的精神导师及保护者张成泽。朝鲜研究所的学者Park Young-ja表示:“他创造了一个联盟,控制军队并且改朝换代。”另一个理论是朝鲜政权越发不稳定,金正恩姑父的死引发人们对新领导人绝对权力的质疑。
由脱北者成立的新闻网站《国际新焦点》则指出,根据2004年逃出朝鲜的前统战部高级官员张真晟表示,金正恩不过是一个秘密小团体所操控的傀儡。张真晟写道,事实上金正恩仅是受到支配的傀儡领袖,实际掌权的是一个集团组织。“我们的国家早就不受到金氏政权统治。”张真晟声称,如今实际掌权的是朝鲜劳动党的组织部。隶属领导层核心的包括据信握有最大权力的金京玉、情报部长金元宏和近期曾与金正恩一同露面的黄炳誓。金氏一族如今已不是最有权势者。
金正日在1990年代初期接过政权后建立了组织部,作为秘密权力基地,通过该部门实行绝对权力并绕过其它官方机构。组织部的职能包括任命党内高层以及官员。低阶官员则必须向组织部缴交规章、政策和项目等待审核。
数名脱北者指出,组织部成员才是决定张成泽落马及被处决的关键。据称金正恩看见姑父认罪的录像后,原本希望赦免其死罪,只将他送入劳改营。根据政治局的官方声明,张成泽被控不遵从政策及党的指示。值得注意的是,声明中并未写上“遵从伟大领袖的指示”这一过去必须标明的字句。
《国际新焦点》认为,上述转变说明了一个清楚的结论:朝鲜内部出现政变。组织部领导不再受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号令。数名脱北者表示,在容忍金正恩作为领导人的同时,他们正在为自己集结权力。……
假如这个消息是真的,那么中国真麻烦了。众所周知,张成泽素来被认为是“中国在朝鲜的代言人”,却在北京毫不知情下被斩立决。看来,金胖子上面的团伙,比金家三代掌门人都心狠手辣,也更狡诈阴毒。原来以为只要护着养着一个金胖子就可以了,现在钻出成群结队的金胖子,怎么养护得过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