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暴恐袭击背后闪现毒品贸易身影

昆明“3.01”暴恐袭击被证实与东突分裂分子有关,但事件为何发生在云南,引发外界不解。不少猜测称事件与毒品贸易有关,也有分析开始关注毒品贸易与暴力恐怖行为之间的关联。

发生于3月1日的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致29人死亡、百多人受伤,事后有人指出,事发当日恰好是缅甸贩毒头目糯康被中方执行死刑一周年。有民间猜测认为,或有糯康势力的残余为了报复,出钱;暴力恐怖分子为了极端宗教目的出人,共同实施暴力袭击。

最新一期《凤凰周刊》刊文指出,经多方采访,这一猜测至今并无直接证据能够证实。有长期关注缅甸的人士认为,在湄公河和金三角地区,糯康的能量本来就有限。很难想象在他死后一年,还会有人帮他报仇。

报道援引云南省公安人士的话表示,从上世纪末起,来自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士逐步进入云南谋生。其中不少已经融入当地社会,稳定生活。随着时间推移,也有少数人是以街头盗窃为生,其中未成年人占了很大比例,但他们多为被犯罪团伙胁持,社会成因复杂。

该公安人士透露,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还有一些人长期待在云南,经常往返新疆与云南之间。调查显示,这部分人没有明显的稳定的职业或收入来源,但经济实力和消费能力都很强。其中不少被怀疑与毒品贸易有关。

从云南省各部门近十几年来破获的毒品案件可见,涉及其中的新疆籍或维吾尔族人士屡见不鲜。众所周知,从缅甸、老挝和泰国等东南亚国家进入云南省的毒品一直无法杜绝,而这些毒品中的一部分最终被贩卖到了包括新疆在内的西北地区,在携带、运输的违法犯罪人员中,也屡屡出现维吾尔族人的身影。

有匿名云南缉毒人员表示,毒品利益的情况很复杂,本来靠近新疆的阿富汗便是毒品种植地和泛滥区,理论上应该是毒品从那些地区进入新疆及大陆腹地。但是长期以来,新疆的一些贩毒人员仍然不断来到云南,购买、贩运缅甸和金三角地区生产的毒品,其中的原因值得深究。

报道续指,尽管维吾尔族人士只是在云南涉及毒品贸易的群体中的一小部分,但仍有一些引起注意的特别现象。譬如参与贩毒的维吾尔族人都非常听老板的话,也非常守纪律,因此金三角地区一些贩毒组织很喜欢和维吾尔族人交易,多年来已经形成固定的利益关系,一些维吾尔族人把金三角的毒品不断贩运到了西北地区。

长期与境外人士有往来的人士透露,“维吾尔族朋友”经常告诉金三角的合作者,他们贩毒所赚的钱不完全是用于自己消费,相当一部分还必须捐献给极端宗教组织,作为活动经费。

昆明事件发生后,有大陆媒体报道称,一些“东突”分子已将边防线漫长且形势复杂的云南视为出入国境的“便利通道”,利用一些周边国家无力控制的少数民族武装地区,长期顺利实现外逃和潜回。而根据中国警方公布的昆明火车站案件有关情况,已在3月1日凶案现场发现了相关恐怖组织旗帜等证据。

3月4日,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透露,参与袭击的8个人“原先是想参加’圣战’,从云南走不出去后反过来跑到其他地方,到了广东也出不去,重新回到云南,到了红河。他们在红河做的计划就是,跑不出去的话就在红河和昆明火车站或汽车站发动’圣战’。”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一路线显示了云南比广东对暴力恐怖分子而言更具关联性,也更有吸引力。

2008年奥运会前夕,互联网上曾经出现针对中国的“圣战”视频,视频里出现焚烧北京奥运会旗帜等内容。视频的标题就叫“我们的云南圣战”。不过上述视频长期以来并未得到大陆舆论的注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