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亂的服貿筆記

美林證券說,台灣需要像少年Pi,不管如何不喜歡中國這隻老虎,也要學習與牠和平相處。

鼎鼎有名的投資銀行這麼說,對台灣一堆有「國際觀」或「財經觀」,自命理性務實的人,是頗有說服力的。他們總會告訴你,兩岸服貿協議利大於弊,許多反服貿的 人誇大了服貿的威脅,而服貿拖延下去,台灣在締結自由貿易協議方面落後於韓國等主要競爭對手,對經濟大大不利。他們會告訴你,台灣是仰賴貿易的島國,沒有 鎖關閉國的本錢,不要害怕競爭,bla bla bla……

對此,我的簡單回應是:少年Pi與虎同船是迫於無奈,與中共簽服貿是引狼入室,將自己送進虎口。此外,投資銀行只關心賺錢,是最沒良心的騙子。我們什麼時候見過投資銀行關心民眾福祉,批判暴政?

自由貿易的好處,並非毫無爭議的。例如,丘亦生日前在〈「慘痛」的CEPA〉一文中就提到:「這幾年多邊貿易協議(如WTO),漸漸被個別國家自行洽商的雙邊協議所取代,美國也積極拉攏國家加入環太平洋經濟協定(縮寫TPP)。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seph Stiglitz最近便在《紐約時報》撰文,提到這些貿易協議,往往以做大個餅來包裝,主張只要餅做大了,水漲船高,最終人人受惠。Stiglitz認為,這論據建基於一個海市蜃樓,就是自由貿易下的贏家,會願意透過賦稅、消費等渠道把得益補償予輸家,令自由貿易達致雙贏,但實情是,受惠的企業往往抬出要提升競爭力為理由,主張減稅及抗拒加工資,於是乎,輸家永遠不能從水漲船高中得益,反而成了自由貿易下的犧牲品。」

投資銀行可以不關心社會公義和保護弱勢,但政府不能像投資銀行那樣,只計算經貿利益和經濟成長。

而即使經濟利益毫無疑問,台灣要與中共締結促進經濟融合的貿易協議,也不能不考慮國家安全問題。我看過傾向支持服貿的文章,不是純粹從技術角度分析服貿協議的內容(例如這篇),就是假定中共對台灣是有善意的,例如這位王大師便說:「我的判斷是台灣根本就是美中兩國間的棋子,我擔心的是我們對中共的防衛過於僵硬,對西方勢力的蠶食則毫無察覺。」

對此台灣清大當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徐斯儉的質問十分有力:『在台灣主要的貿易伙伴中,還有哪一個其他國家有中國這種可怕的黨國資本主義怪獸的?還有哪一個國家對台灣有這種主權領土野心的?又有哪一個國家公然宣稱要對台灣「以商圍政、以民逼官」的?』

他在反服貿現場的演講,一開始便十分動人:「英文有一句話,叫做「房間裡的大象」(elephant in the room),意思是說明明房間裡有一頭大象,大家卻假裝沒看到,也就是比喻眾人故意忽視或刻意逃避一個擺在大家眼前的大麻煩、大問題。在我們現在面對的服貿問題中,這隻大象是誰?那就是中國黨國資本主義,那是誰假裝沒看到,那就是國民黨馬政府和那些想要從中撈取利益的,遊走兩岸的大資本。」

近日服貿爭議觸發我頗多感想,其中一點便是:歷史教育實在太重要了。對歷史無知,對政治缺乏認識,對處境類似的鄰近地區(CEPA下的香港)之慘痛教訓無知無覺,只懂鑽研服貿協議文本,其實比白癡更糟。七十多年前,國共合作抗日,結果是國民黨上當,敗走大陸,中國赤化。如今國共再度合作,推動兩岸經濟融合,思之令人恐懼。

面對惡貫滿盈的中共,還認為兩岸情同手足,中共出於同胞之愛,願意讓利給台灣,這種思想已不是無腦可以形容。中共給你的經貿好處,是要你以靈魂和自由來換的。

回到美林講服貿的問題,我們該如何看那種國際金融機構或知名人物對兩岸經濟協議的評論?2010年4月25日,馬英九與蔡英文曾就ECFA作電視辯論,當中觸及這問題,練乙錚評論文章以下數段值得重溫:

也不能說馬完全沒有試圖教育群眾,他在辯論會上告訴蔡英文說:「經濟學諾獎得主克魯曼、哈佛大學教授波特、日本的知名學者大前研一,以及其他在台灣投資的外 商,如日本工商會、歐洲及美國商會等,都認為簽署ECFA對台灣利大於弊,為何民進黨的評估比美日學者和商會都悲觀?」

蔡英文的回答很有意思,她說:「總統,如果你是競爭學或經濟、商業大師,你剛剛講的話我可以接受。但你是這個國家的總統,你必須考慮到開放以後對這個國家所 產生的衝擊和政治成本。你剛才說的克魯曼、波特,他們不是政治人物,他們沒有政治責任,你有政治責任,你有沒有想過,ECFA會帶給我們這個社會多大的社 會成本、政治成本?身為一個領導人,你難道只是聽商學大師的講法嗎?如果這樣的話,我們為什麼要選一個總統呢?」這是很精警的一段話。

馬的經濟政策大體上沒錯,他更指出,當年台灣成功抵禦了加入WTO後開放市場帶來的衝擊,所以今後簽訂ECFA也能頂住並消化衝擊,進而享受到好處。這個道理說得通,不過,好的經濟政策不只必須在本身道理上成立,還得有完整而明確的補償配套,讓那些直接受政策副作用所害的人群能夠吞下苦酒;再就是得兼顧政策對政治大局的影響。

經濟理論本身是不大講政治的,那些大師都不會管台灣人要搞什麼捍衞國家主權,商人在商言商,更很少執着於楚河漢界,都是所謂純經濟觀點;大陸要統一台灣,經濟手段飽含政治動機,但說話完全中性不提政治,和那些學者商家差不多。馬英九想教育人民以推動開放,引述學者和商家的純經濟觀點,綠營群眾難免「捉錯用神」,認為總統與大陸一鼻孔出氣;馬既露出軟肋,蔡英文於是一擊中的。

我個人堅持「基於常識,反對服貿」,除了不相信共產黨外,對於馬鹿茸領導的國民黨,以及負責審議服貿協議的立委諸公,通通不信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3月24日11:03 | #1

    国共合作抗日为什么是国民党上当?这逻辑…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