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兴杰:世界终究是普京的?

3月19日,乌克兰临时政府已经拟定从克里米亚撤离的计划,这意味着乌克兰“和平”丢掉了克里米亚。同一天,普京下令将克里米亚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市退休金提高到俄联邦的平均水平,这是普京给克里米亚人的第一个大礼包。在克里米亚之后,普京会干什么呢?

3月18日,普京在与克里米亚共和国、塞瓦斯托波尔市签署入俄条约之前发表了一通演说,这是普京对乌克兰危机做出的最系统性的阐述,从这篇洋洋洒洒上万言的演说中,我们能够窥探普京的对外战略新蓝图,而有俄罗斯媒体则认为普京的演讲堪比丘吉尔在富尔顿的演说,从此世界将分为前克里米亚时代和克里米亚时代。当然,俄罗斯媒体的高调不乏拍马逢迎的成分,而英国《经济学人》则把普京请上了封面,标题则是“世界新秩序”。

2014年的春天,世界基本围绕普京而展开,还没到秋天,普京就兵不血刃地开疆拓土了,而3月18日的演说更像是凯旋进行曲。抛开克里米亚入俄的合法性不谈,单从权力运作而言,普京堪称当代一流政治家,兼具狮子的残忍与狐狸的狡猾。这一点在普京的演说中暴露无遗。

当然,语言在很多时候都会骗人,但是谎言背后必有真实的动机。普京的演讲多次被掌声打断,期间还有不少人落泪,通篇读下来,可以说是一篇极具煽动性的檄文,或许它会成为国际关系史上的一篇经典文献。如乔治·凯南的8000字电文中详尽地分析了苏联行为的根源,而普京这篇演说透露了俄罗斯外交的动机、底线与目标。一边恢复所谓的传统领土边界,一边大唱和平催眠曲,普京不仅是硬汉,而且还是善于使用柔术的硬汉。

(一)难以摆脱的帝国梦

普京在演说中指出:“乌克兰局势就像一面镜子,折射出近几十年来发生在世界上的种种事件。自从两极体系不存在后,地球上的太平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这是普京对当代世界的“时代”性质作了判定,时代问题是一个国家制定外交战略的基本前提,如果你认为这是个革命与战争的时代,那就必须强军建国;如果是和平与发展的时代,那必须经济立国。

在普京看来,自从苏联解体之后,这个世界就黯淡了,和平一去不复返了,言下之意,冷战时代要比现在好得多,的确,对俄罗斯来说,冷战是非常辉煌的时代,俄罗斯帝国成为全球性帝国,与美国一决高下。两极体系崩溃了,世界混乱了,那俄罗斯的使命是什么?恢复两极格局吗?在普京的潜意识中,与美国同台竞技是一个不错的目标。

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忍气吞声,尤其是叶利钦时代,普京对此可以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现在到了直抒胸臆的时候了。普京的这篇演说虽因克里米亚而起,但却是普京情绪的“大爆发”,其中不乏对美国及其西方盟友的冷嘲热讽。核心的一点就是,西方人的“吃相”太难看了,俄罗斯已经忍无可忍。普京历数西方国家的种种虚伪、蛮横,将俄罗斯置于一个受害者的地位,其实这样的说辞在反美主义者口中已经是陈词滥调了。批判美国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正义性,向世人解释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是“善举”。

普京在演说中还提到了一个关键词,那就是历史领土,反对北约军队出现在俄罗斯的历史领土上,而克里米亚就是俄罗斯的历史领土。恢复历史领土将是普京的核心目标,“寻找”俄罗斯的“自然”边界一直是其对外扩张的动力。

历史上,俄罗斯的自然边界一直呈现扩大的趋势,东正教、斯拉夫都是推动俄罗斯扩张的依据。普京在演讲开始就大谈克里米亚之于俄罗斯的重要性,“克里米亚渗透着我们共同的历史与骄傲”,从文化、宗教、历史沿革来论证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但是他回避了一个重要的事实,1783年的时候,俄罗斯将克里米亚从奥斯曼帝国手中夺来,而生活在这里的鞑靼人一直为奥斯曼帝国守着北方的门户。而后叶利钦与克拉夫丘克签署肢解苏联的协议时也承认了克里米亚属于乌克兰,而后来俄乌两国的边界谈判也从法律上确认了克里米亚是乌克兰的领土。

为什么现在普京要把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呢?因为这片战略要地应当处于一个强大而稳定的主权之下,“而今天,这一主权国家只能是俄罗斯”。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俄罗斯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俄罗斯了,无论美国还是国际社会都要承认与尊重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和尊严,是作为一个帝国的荣耀。哪个国家都不能侵犯俄罗斯的安全利益,尤其是北约东扩,已经威胁到俄罗斯西南边境的安全。

普京在演说中其实也给美国人划定了底线,黑海就是北约东扩的极限,而俄罗斯也到了无路可退的边缘,“就像一根弹簧被压到底,它是会猛烈地弹起来的”。格鲁吉亚是普京捍卫俄罗斯利益的一次反弹,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只是独立出来,还没有并入俄罗斯,而这次克里米亚半岛入俄,在普京眼中,就是天经地义。

在苏联时代,克里米亚归俄罗斯或者乌克兰区别不是很大,但苏联解体之后,就需要把这些遗产“掰扯”清除,乌克兰总统库奇马希望与普京把边界划清楚。主权国家的观念让普京感到不适应,俄罗斯周围出现了一些不听话的小兄弟,这也打破了俄罗斯人对“独联体”的幻想。

二十多年来,独联体并没有按照预想的成为新的国家联合体,普京终于承认独联体的承诺是空头支票,而克里米亚就真的成了乌克兰的领土了。俄罗斯才意识到,克里米亚不仅仅被“偷走”,而且还是被“抢走”。

美国《华尔街日报》曾报道说,只要普京看中的东西,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包括偷。乌克兰已经启动退出独联体的程序,连轮值主席都不当了。既然独联体不能实现俄罗斯的帝国梦,那只能另起炉灶了,欧亚联盟被寄予厚望,但到目前为止还只有两个小伙伴。如果欧亚联盟也无法实现普京的帝国梦想的话,那普京会不会沿着苏联的“历史领土”重振河山呢?在主权国家时代,领土开拓是非常难的事情,普京的“帝国工程”未必是通过领土兼并实现,但可以预见,俄罗斯的周边外交会更具有进攻性。

(二)新冷战,不是普京想要的

普京的一套外交太极狠狠地愚弄了奥巴马及其盟友,短期内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很难回暖,很多分析人士认为,美俄之间的新冷战开始了。普京说,要对冷战的宣扬者们说不。一开头不是说冷战的两极体系崩溃让世界没有了和平吗?仔细分析一下,并不矛盾,普京想要的是俄罗斯在冷战期间的权势,但不想被世界孤立。应该说,把克里米亚“消化”到俄罗斯的领土中,让普京成为国际上的孤家寡人,从安理会的投票就能看出,只有俄罗斯自己支持自己。

冷战,不仅是权力之争,也是意识形态之争,现在美俄之间并不存在阵营式的意识形态之争。普京在演讲中不断提到自由民主,尊重乌克兰人反对集权、腐败的权利。自由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场体制都可以从普京的演说中找到,无论他是否真心支持这些理念,至少他不会公开反对。另外,普京需要改变俄罗斯的孤立地位,找到更多的朋友,增加与美国博弈的筹码。在演讲中,普京“突然”在感谢中国和印度,但是中印并没有明确支持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行动,在这一时刻,普京认为,不反对我的,就是朋友。

新冷战意味着克里米亚成为东西方对峙的前沿,也会让俄罗斯在经济上损失不小,现在普京要做的是,尽快让这件事情过去吧。远远不是俄罗斯媒体所认为的那样,世界历史分为前克里米亚和后克里米亚时期,大国关系按照20世纪中叶冷战的方式急速转变。

克里米亚让乌克兰大受挫折,虽说未经流血就从克里米亚撤出,但毕竟是“投降”。普京在演讲中大谈俄乌两国兄弟情深,并把克里米亚入俄的责任推到欧美头上。普京一方面贬低乌克兰政客的无能,让乌克兰人跑到俄罗斯“打工”,认为基辅的政客都是一群法西斯,至今乌克兰没有合法政府,拒绝与乌克兰进行正式磋商;另一方面又表示与乌克兰保持友谊。这是不是很虚伪呢?非也。

普京现在的目标在于,得到克里米亚的同时不失去乌克兰,注意,乌克兰是指国家,而不是乌克兰临时政府。乌克兰不仅指西乌克兰,还包括东乌克兰,而顿涅茨克、哈尔科夫等乌克兰城市是亲俄的。从长远来讲,普京不会分裂乌克兰,如果乌克兰分裂了,那普京的帝国梦就止步于第聂伯河了。以东乌克兰制衡西乌克兰,假以时日,乌克兰未必不会再次出现亲俄政府。

其实欧美也没有做好与俄罗斯来一场新冷战的准备,19日,奥巴马声明不会军事介入,实际默认了克里米亚入俄。美联储主席耶伦在3月份的议息会议上指出,没有看到乌克兰危机影响到美国经济复苏,美联储维持退出QE的节奏,并取消了失业率6.5%的门槛。美国经济处于复苏阶段,与俄罗斯展开一场军事对峙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另外,北约东扩确实已经到了“极限”,已经到了俄罗斯的家门口,黑海和波罗的海几乎成了北约的内湖,从这个角度看,克里米亚入俄不失为普京的绝地反击。

此外,美国在伊朗、叙利亚、阿富汗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美国政治学家米尔斯海默建议,忘掉克里米亚,集中精力应对中国崛起。若是如此,也遂了普京的心愿。普京需要让西方国家相信克里米亚是终点,不是起点,但是很多西方媒体认为乌克兰就是1938年的捷克斯洛伐克。

为了缓解西方国家的不安,普京承诺愿意和其他国家一起向乌克兰提供一切可能的援助与支持。看来,不久的将来,俄罗斯会参与到援助乌克兰的活动中来,至少不会反对国际组织向乌克兰提供资金。

果真如此,那普京可谓一举多得:在地缘政治上示警于北约,不能继续东扩了,克里米亚半岛不会变成北约的军港,同时也告诫乌克兰加入北约是没有前途的;继续保持与乌克兰的联系,至少减轻乌克兰人对俄罗斯的仇视情绪,以免乌克兰赖掉俄罗斯的巨额债务。如果能够达到这样的目标,普京愿意出多少钱呢?之前为阻止亚努科维奇入欧,普京拿出150亿美元,得到克里米亚之后,普京应该会出更多的钱。

冷战既是地缘政治的斗争,也是两个经济体系的对垒,现在俄罗斯已经接受自由市场经济理念,并与欧洲经济相互依赖。即便俄罗斯和美国的“心冷”了,新冷战也打不起来,因为经济联系已经模糊了两个政治对立的阵营边界。除非美国取代俄罗斯成为欧洲最重要的天然气供应商——美国的确有丰富的页岩资源,但是俄罗斯已经铺设了成熟的管道体系为欧洲送气,关键时刻还可以降价来打压美国的页岩革命。

在喧嚣的地缘政治舞台上,普京的确已经进入舞台中央,甚至抢了奥巴马的戏份。俄罗斯的硬实力逊于美国,但普京本人就是俄罗斯最大的软实力,其个人色彩已经渗透于俄罗斯之中,并在世界引起了回响。世界已经多元化,任何机构或者个人都无法定义一个时代的主题,但3月的确是普京时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匿名
    2014年3月23日13:39 | #1

    太祖在地下的炼狱里发话了:
    世界是习近平的,也是奥巴马和默克尔的,但是终究会是普京的。普京率下的俄罗斯人野蛮强横,正在兽性发作时期,好像半夜里叫秧子的野猫。希望都寄托在俄罗斯身上了。
    (尼布楚条约照样撕毁,海兰泡大屠杀对居民实行灭绝,蒙古独立公投,中东路事件出兵占领黑瞎子岛,还有新疆铁列克提事件扬言要核平中国,吓得太祖差点裤兜子了,还是林副统帅发布紧急疏散令,最终是美帝尼克松发声明才没真往中国扔核弹……乌克兰的克里米亚,说占就占,美欧只有干瞪眼的份,……如此强悍,试问天下谁能敌?……)
    相信,世界终究会是普京的,是他率下的强蛮无比的俄罗斯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