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民:服貿協議最危險的條款是什麼?「投資移民」!(短评:台湾要是被共产党控制了,还有哪个大陆笨蛋会往对岸移民…)

我今天忽然覺得想通了一件事,整個人起雞皮疙瘩,打從心底打了好幾個寒顫。

服貿協議最危險的條款是什麼?

是那些實質造成「投資移民」效果的條款。

這些條款,可能將來引發台灣內部激烈的民族族群衝突的悲劇。

台灣在服貿協議中的大多數開放項目,開放在台中資事業的中國籍公司負責人、高級經理人和專家(也就是老闆、經理和員工),來台居留,第一次居留期間三年,可每三年無限次數展延。

其中專家項目,協議中特別註明不需專業證照(員工咩)。(依照WTO的服務總貿易協議的通說,此項目自然人流動,除非有特別水平承諾,可包括藍領和白領。)

依台灣現行陸資許可辦法相關行政命令,中資投資事業,只要投資金額達六百萬台幣,就可申請兩人來台經營管理。

這兩人可依照服貿協議的自然人約定(老闆、經理或員工),申請三年一簽,無限展延。

形同於,實質上的效果,只要六百萬,就發給台灣的永久居留權,要說無限展延居留也可以(沒有道理不無限展延啊)。

六百萬太簡單了,公司名目太簡單了。移民公司只要收取手續費幾萬元,六百萬和特定名目都可以幫你作出來。

或者一家兩口,向中國的銀行借款,準備六百萬,再還回去,就可以來台開飲料店(協議內容蠻有趣的,特別舉例飲料店。)。

以上或許都還不是關鍵問題。

關鍵在於,六百萬和投資(無限展延居留)移民,中國官方有可能,有計畫、大規模、以各種方式,鼓勵和補貼中國公民來台灣無限展延居留。

為什麼說他們有可能這麼作?

因為這是中國在國際上處理邊境民族主義問題,最常被批評的典型手法,也是最危險的手法。

新疆和西藏,原本漢人都不多。中國為了遏止這些地方的民族主義發展,不斷大幅號召、半強迫、鼓勵和補貼漢人移民到偏遠貧脊的新疆和西藏定居。現在這兩個地方的漢人都已破當地人口百分之六十。幾十年前是低於百分之五。

在民族主義的文獻裡,最文明是以自決權解決,再來是給予高度自治,再者是文化自治。而中國採取的移民作法,是處理民族主義最危險的手法。

這個手段可以根本瓦解掉住民自決的正當性。就算住民想要和平自決,原來的新疆和西藏住民,也已經投不過人數更多的漢人。這等於斷絕了以和平方法,解決民族主義問題。原來的當地住民在悲憤之下,只能採取激烈的對抗手段,甚至包括自焚或恐怖攻擊。

英國當初採取這種方法對付北愛爾蘭,自食其果了將近百年。中國是全世界繼英國之後,採取這種作法的國家,我們也在這兩個地方,看到了人間悲劇。

這是悲劇。因為這不是個別移民的漢人或中國人的錯,人民不會有惡意。這是國家或政府操弄集體族群,釀成的悲劇。

最悲慘地是,永遠無解。漢人也移民住了好幾十年,有房有故鄉有感情有利益有他們的國家民族認同,也不可能離開。

只要中國官方大幅鼓勵中國移民來台。不管你是藍綠,不論你是統獨,只要住在台灣,不管該時政治情境是統是獨,以後都會面臨這些悲劇發生的可能性。

而且永遠無解。

服貿協議可以讓許多台灣企業賺錢,我們不懷疑。這些老闆們大聲支持,才更有機會通過。

但是中國對全世界言明要用錢買下台灣的民主主權,全球皆知,我們也不懷疑。

因此,對服貿協議,所有忽略中國政治意圖風險的經濟分析,可參考性都很低。恰恰經濟學者最不會的就是和市場交易、效益分析無關的政治意圖和民族主義風險分析,這是台中經貿協議只交給經濟專家分析的致命傷。

馬政府在中國政治意圖這點上,採取的策略是「有意的疏忽」(intended negligence),絕對閉口不談。因為相關政治意圖的條款,合理推理,必然是中國指定的優先條款。不「有意疏忽」,馬政府就什麼都無法簽。

以下是臉友David Tsai舉的精彩例子,為何600萬超容易。

—————————————————-

不好意思,真的很想回答,600萬元真的超容易。

開放之後,假如我是一位住在福建省某二級城市的居民,我口袋裡不用多,只要有美金3萬元(約新台幣90萬元),我的家產不用多,只要有一棟10幾坪的房產,我有一份在當地月入約美金800元(約新台幣2萬4千元)的職業收入,銀行就可以貸給我25年期、近美金20萬元(約新台幣600萬元)的資金。

我可能是一名理髮師,有了這筆資金,我可以在新北市永和區找一間約新台幣1000萬元10坪大的小店面,因必須資金到位符合服貿規範,所以我就將600萬元投入這間店面,400萬元的空缺,沒關係,我可以將店面設定抵押給銀行,甚至可以借到800萬元也不是問題。

因為600萬元的門檻只是初登記時所需要,登記驗證完後,我就可以將資金抽走,還給大陸的那間銀行,頂多付些提前清償的違約金。

現在,我手上有資金200萬元(借到的800萬元扣除600萬元),我有一筆在台灣的不動產,以及800萬元對台灣當地銀行的負債。

我掛名這間理容院的負責人,我如果有老婆,孩子也成年了,那這兩位就是我從大陸帶來的幹部,我負責剪頭髮、老婆負責收帳、孩子負責其他庶務打理,這是我移民臺灣的小確幸。

有時候移民官或陸委會派員檢視我這間店,第一次被官員看到我正在為一名顧客理髮,官員問我有沒有僱用台灣人,我出示一張打卡記錄,跟他說我僱用的是晚班、日班各一名,日班今天碰巧休假,官員做了記錄說下次要訪視我這位臺灣員工。我說好。

我這兩位台灣員工其實是我孩子剛娶進門的臺灣媳婦和我的小三。

大陸的那間房子我出租給在臺灣找不到工作而被迫去大陸工作的年輕人,我有一筆穩定的收租。

我的理髮功夫了得,100元理髮對於台灣同胞實在便宜,我平均一天叫號到50號,一天5千元,勤勞一點週休一天,再加上大陸的收租,平均一個月賺取15萬不成問題。

我的日子大確幸,但我對台灣的經濟貢獻一點也沒有。 啊!有啊,我平抑了物價。

服貿真是棒呆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3日03:44 | #1

    大陆这么好贷款吗?作者是儿童说童话还是阴谋家扇阴风点鬼火啊?

  2. 匿名
    2014年3月23日14:51 | #2

    totally retard

  3. 匿名
    2014年3月23日18:15 | #3

    Mobile Guest :
    大陆这么好贷款吗?作者是儿童说童话还是阴谋家扇阴风点鬼火啊?

    @Mobile Guest 你要黑,也请看清楚了再黑吧。原文:“現在,我手上有資金200萬元……以及800萬元對台灣當地銀行的負債。”

  4.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3日11:51 | #4

    这个理发师不是理发功夫了得,而是理财功夫了得,而且他周围全是傻瓜,大陆银行傻、台湾银行傻、卖铺给他的人傻、找他理发的人傻,我也看得很傻,只有写这个故事的人聪明。

  5.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3日13:46 | #5

    忍不住还想说:如果台湾岛上真的有这样的理发师存在,我完全赞成派些学生去他的舖子“民主”“民主”,让他屁滚尿流地滚回大陆。

  6. 匿名
    2014年3月24日01:41 | #6

    哈哈,大陆好像没哪个理发师,饮料店老板有这么雄厚财力移民台湾。等发展几十年再讨论这种可能性吧

  7. 匿名
    2014年3月24日05:06 | #7

    @匿名
    这点儿钱一点儿都不算雄厚,在校硕士生有1/4能轻易拿出来20万人民币买车、买房(首期)。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