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山西“3·1”特别重大事故目击警员被检方讯问后神秘坠亡

两会前的2014年3月1日下午14点50分,位于山西省晋城市境内的晋济高速岩后隧道内发生两辆甲醇车追尾相撞,导致前车甲醇泄漏起火燃烧,隧道内42台车辆及煤炭等货物被引燃引爆,多人死亡。今据北京《华夏时报》报道,3月21日山西高速路政部门在巡查时发现晋济高速公路河南方向一座高架桥下有人坠亡,经查坠亡男子为是事故现场的第一目击人,其死因引发质疑。

当时适逢两会即将召开,山西官方对此事进行了“低调”处理,3月5日,山西当地已宣称,事故现场搜救工作结束,现场发现12具遇难者遗体,1名伤者因抢救无效死亡,当时,山西省委宣传部通过中宣部向全国媒体下达了报道禁令。

3月13日上午,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在山西晋城召开全体会议。据新华社报道,事故调查组全体会议透露,事故共造成31人死亡、9人失踪,这个数字大大多于当时山西公布的数据,引发对地方试图瞒报伤亡人数的质疑。

当时,中宣部要求各地媒体必须使用新华社的通稿,国信办的指令则要求各网站删除《南方都市报》的《山西隧道爆炸39人失踪失联》的报道。

今天(3月23日),据北京《华夏时报》的报道,3月21日下午三时左右,山西高速路政部门在路政巡查时发现,晋济高速公路河南方向一座约300米高的高架桥下有人坠亡,经查坠亡男子为侯昱,1977年出生,是山西高速交警三支队八大队执勤民警。

高速交警侯昱曾于3月1日在山西晋济高速公路岩后隧道重大交通事故中最先赶赴现场,是事故现场的第一目击人。根据该报道,3月20日上午,参与事故现场处置的交警侯昱被晋城市检察院叫走谈话,下午才放回,3月21日下午三时,侯玉即被发现在高速公路高架桥下坠亡。

此次侯昱忽然神秘死亡,引起外界猜疑。

根据山西资深媒体人李建军的调查,此次事故的隧道长度大概在800米,据报道,一辆装载甲醇的货车在隧道入口处泄漏燃烧后,火势迅速沿隧道由入口向出口蔓延,先后引燃前方排队等候通行的运煤车,并引发隧道内一辆拉有液态天然气的车辆发生爆炸。

事发后,车辆司机及距离事故近发现火灾早的和距离隧道入口出口两端近的人及时发现逃离,堵在中间的车和人,因火势蔓延迅速及危险化学品燃烧、爆炸所导致的氧气在短时间内被迅速消耗所造成的窒息及危险化学品导致的有毒气体等,凡没有及时逃出的人,几乎没有任何生还可能。

按规定,隧道中本应有逃生通道、烟雾报警器、消防水龙头等设施,但调查显示,事故发生时,逃生通道是关闭的,烟雾报警器是失灵的,消防水龙头里则没有水!于是,按照官方的说法,大火整整燃烧了73个小时。

李建军对官方公布的伤亡数据表示怀疑,此次事故隧道前方3.8公里处有一煤检站——全国只山西和贵州两省特有,因这个煤检站的存在,车辆通行缓慢,隧道里堵满了车,800米长的隧道里堵满了车。

目前官方的说法,倾向于认定其侯昱死于自杀。

外界认为,侯昱死于事故过于巧合,若是自杀,原因可能是,作为负责该段的高速交警,可能因监管不力或现场的处置不够得当,被检察院叫去问话,还可能遭严厉的批评,事故进入问责阶段后,不但可能丢到公职还可能被判渎职入刑。

但李建军对侯昱的死因颇有怀疑,他说,“侯昱在那天到底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或者对调查机关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他认为,事件如被认真调查,将被揭开的黑幕可能涉及到大量的利益链条,侯昱被“灭口”的可能性不但不能说没有,而且应该受到高度的重视及无法排除的联想。

李建军认为,仅以死亡人数可能涉及到的官员前程言,官员们便有足够的动机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激烈行为。

在他看来,这些年,仅山西就有多少个“死亡人数”被掩盖了呢。大大小小的矿难,有多少次公布的人数能够完全尽释群疑?著名,就有导致孟学农省长引咎辞职的襄汾溃坝,还有著名的王家岭矿难,真正的死亡人数,直至今日,都得打个巨大的问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