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 一個「原本支持服貿」的人所寫的支持退回服貿文章

一個「原本支持服貿」的人所寫的支持退回服貿文章。

各位,我要認真詮釋我對服貿的看法。
我是個「原本支持服貿」的人,我現在的立場是「退回服貿」。
我希望說服更多「原本支持服貿」的人加入反對的行列。
如果你希望更多人被說服,請你幫我分享。
如果你認同我的觀點被說服,也請你幫我分享。

民主社會應當包容異議,正如伏爾泰所說: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如果你支持服貿,請到我的文章下方留言說明立場,也請其他人不要惡意攻訐,以理說服和你持不同意見的人,這才是民主社會。

在前幾天,我原本是個「支持服貿,但反對黑箱作業」的公民。
導火線當然是那個30秒決定台灣生死的鬧劇。
但到了今天,我已轉變立場為「退回服貿,制訂條例」。
為何有如此轉變,請待我說明。

我先表明我的立場。
我爸是個台商,而且是個老闆,因此我有許多商業上的知識,也了解一些商場上的殘酷定律,像是「競爭淘汰」這個萬年不變的商場定律,如果因為服貿開放,許多中小企業不敵競爭倒閉,這也是資本主義社會下不得不的結果,因為你缺乏競爭力,而人家可以給大眾更多的東西。

經過2000~2008的鎖國,我清楚了解到台灣這樣的島國國家應該走向改革開放的道路,就像新加坡,以開放的態度廣納人才,進軍世界。我們的市場應該是世界,而不是自己人賣東西給自己人,這樣才能達到台灣經濟實質上的提升。

我今年26歲。
在2012年的時候,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投票,我投給了馬英九。
因為民進黨的墮落無能,我投的不是對國民黨的信任票,我投下是對民進黨的不信任票。

2008~2012年,我看到民進黨是多麼的不知進取,例如凍漲油價,交接後待馬總統調漲油價之後開始放聲謾罵,我真的覺得很好笑,根本是小孩子吵架。
例如消費券政策,姑且不論這政策是智是蠢是好是壞,或是浪費了多少公帑,當時民進黨的主張是「要發就發現金」這種蠢言論,很顯然他們並不明白「消費券就是為了強制消費才叫消費券」,我希望你提出反對意見制止,可是這個反對意見連我這個對消費券有疑慮的人都說服不了,我沒辦法支持你。

順帶一提,現在也是如此。

學運場喊凍蒜 民進黨道歉 – 中時電子報
民進黨昨日動員包圍立法院聲援學生,但黨主席蘇貞昌在宣傳車上高喊「凍蒜」,強調今年底選舉6都要贏3都,甚至帶支持者一起喊「凍蒜」,慘遭學生痛批。民進黨發言人張惇涵昨晚坦言,「確實失言,感到很抱歉!」他說,當時台前支持者太過熱情,才一時失言,不會再犯。 …

這是我非常討厭的中時的文章,但你不可否認民進黨確實做了這種蠢事。

我認同小英,但是我不認為她能夠駕馭民進黨和統合民進黨。
所以我不敢投給他。

我有預期一黨獨大導致的專制可能,我希望達到制衡,所以那時候我另外一票投給了我比較認同的民進黨地區立委,另一票投給了親民黨。
從結果來看,我錯了,最終仍是國民黨一黨獨大,造成今日的荒謬局面,我必須為我的選票負責懺悔。

而現在,我已經不信任馬英九,不信任國民黨了。
如果說我象徵某一種族群裡的一員(大學學歷、年輕人、七年級、台商之子…或是其他的標籤),那除了我之外,一定還有其他人有類似的想法,這就是為什麼選舉時689,現在只剩10%的原因。

永遠不要忽視民意是會變的,馬英九「先生」。

再來我要提到服貿。

最早我會支持服貿,正是基於市場機制自由競爭淘汰的原理,也是出於對台灣這個島國經濟持續不振的擔心。

面對競爭,我們本當就不該害怕,我們要提升自己的競爭力,為社會提供更好的服務或商品,甚至讓我們反「攻」到大陸去,這才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本質。

如果服貿通過,某家我們所熟悉的台灣企業因此倒閉,那我們要知道,那也是台灣人民選擇的,因為台灣消費者選擇了那些陸資企業,才會導致台灣企業撐不下去的。也許他們提供更好的服務、更好的商品、更低的價錢,但是最終就是消費者選擇了他們。適者生存,商場定律。

我原本是抱持著這樣的理想,直到發生了幾件事情。

一篇德國學生的看法,德國學生希望台灣人能合法抗爭,而不是以這種方式,我感到認同。
當天晚上在哪台新聞台我忘了,唐湘龍也講了許多類似的話,雖然他在PTT被罵翻了,但我也贊同他講的許多話語。
不能用學生身分掩蓋了你們做的是一件違法的事情的事實。
不能因為用「我們真的沒別的方法了」這種話來當理由,就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確實是一種藉口。
如果你有留心的話,你應該會發現一些零星角落,確實存在著這樣相同疑慮的輿論。

我必須聲明,PTT不代表全社會,PTT以外有非常多不同的聲音,社會外有在工作的人,有其他年紀的人,有成就程度不同的人,以PTT來看整個社會是非常不正確且狹隘的,當你看到一個反對意見的時候,你想的不應該是「你怎麼會這麼想!」,而是「原來也有人會這麼想!」,必須包容異己,這才是民主。

這時候我的立場是「反黑箱,逐條審查」。

學運越演越烈,我上班的時候實在很難專心,不斷關心的學運最新進展,儘管我認為學生的訴求不太可能實現(退回服貿),但我也真心希望政府官員出來「傾聽」這一群人民的聲音,就像當年野百合運動一樣,李登輝接見了當時的學運領袖,那是感動的一刻,一個民主國家「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的體現。

但一些政府官員的發言開始讓我憂心、憤怒,甚至開始質疑。

經部次長喊話 服貿過52K等你 – 中時電子報
[圖]學生抗議《服貿協議》,經濟部次長卓士昭19日表示「不了解他們為何要反對」。他強調,台灣市場小,所以薪水高不起來;服貿開拓大陸市場,可以給年輕人更多機會,「讓他們不只領22K,可以領32K、42K或52K」。 …

這個新聞體現的不是服貿有多好,而是體現了幾個事實:

1.政府對於服貿的信心過於樂觀,一點都不審慎評估
我知道過度樂觀和過度悲觀是一樣愚蠢的,這種過度樂觀的態度很顯然他小看了此一條例通過對台灣的影響,我們永遠不要忽略要交易的人是中國,是名義上仍然是戰爭狀態的對岸國家,這種天真的樂觀態度來把關叫人如何放心?
2.政府根本不懂反對方的憂心點
一個民主國家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今天姑且不論上街遊行的人數…先假設,我是說假設,假設他們真的是一群少數人,不代表多數民意好了。
難道政府沒有義務去理解他們的憂慮,理解他們的恐懼,
再據之以理說服、安撫他們、團結所有人嗎?
從最新民調看來,這群憂慮的「少數人」可能還站了五成以上。
民怨不斷累積爆發成這樣,難道不就是因為你們的這些嘴臉導致的嗎?

今天事情越演越烈,說明了馬政府真的完全脫離民心,不但沒有同理心去理解他人的憂慮,甚至反過來質疑憂慮的人:「你們懂服貿嗎?」
我操,如果他們真的懂但還是反對呢?
你們為什麼能一群人就一定堅持服貿是好的?
這時候我已經看到了馬政府的固執與傲慢,不滿的情緒也在持續累積。

再來我又看到了一個導火線,鳳凰衛視的首席評論家:阮次山的談話

馬英九已簽18條協議,全數接受 part2 – YouTube
受訪者阮次山基本資料 1946年,阮次山出生於廣西,父親阮中歧是國民黨的中下層官員,曾在廣西省的機關工作。 1949年,4歲的阮次山隨父親離開廣西到海南,又到了越南,然後才輾轉到了台灣。 1973年,阮次山出任台灣中國廣播公司對外關係組副組長,一直到1976年。 1974年,阮次山畢業於台灣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學士…

這個人其實很理性,用一個大陸官方的角度在評論整件事,就某種程度來說,這個人確實象徵了某種大陸官方的立場。
這個人大致上說了,國民黨的30秒通過是個黑箱作業沒錯。
但他稱為後續的杯葛行為叫做「暴民政治」,還稱學生們愚蠢。

非常讓人氣憤。

這時候我開始思考民進黨長期以來進行議會杯葛的原因。
如果一個政黨佔絕對多數,每個黨員又不能表達不同意見,只能執行黨的意志,不能跑票或異議,否則就黨紀處分……
這樣的議會跟只有一個人有什麼兩樣?!
我們的代議政治出了非常大的問題。
黨的意志凌駕在個人自由意志之上。

為什麼台灣會有非黑即白、非藍即綠的觀念?
因為台灣兩個政黨把自己的所有黨員都箝制在非藍即綠的框架下!
佔多數黨要硬渡江山,根本沒人能檔下,少數黨只能期待多數黨的跑票嗎?
不好意思,黨紀處分。
這根本不是國民黨或民進黨的問題,而是誰是多數黨,誰就會產生這樣的問題。
在這種荒謬的環境下,暴力抗爭,完全癱瘓運作就成了唯一的出路,因為你根本不可能在現有制度下反對成功。

這時我才意識到,學生們也是。
今天如果學生們是靜靜的在自由廣場靜坐,抗議,像當年的野百合學運一樣,執政黨只要不鳥你,整個條例就還是一樣繼續通過。
就像我們以前所做的每一個抗議行動一樣。

所以他們選擇了癱瘓立法院。

一個真正實質上能讓整件事踩煞車的方式。

為什麼立法院整天吵吵鬧鬧,一點民主風範都沒有,動不動就是杯葛抗爭?
因為體制內根本沒辦法阻止多數人霸凌少數人,少數人只能選擇激烈抗爭的方式來對抗多數人,所以兩黨越來越仇視,怨念越結越深,最後演變成今日的藍綠惡鬥局面。
而現在,連人民都無法阻止那些自以為還是「多數人」的政府的霸凌。

這時候我開始全力聲援學生,我開始反服貿,我開始認為整件事情根本是馬政府的一意孤行,馬政府過於信任中國的態度,讓我懷疑是否真的有審慎評估。
我心中開始浮現一個巨大的問號,如果政府態度一直是這麼過分樂觀、天真、低估對岸政府的心懷鬼胎,這個協議就不該簽,正如學生所要求的,建立起一個正確的監督機制之前,我沒辦法接受這樣的協議。

學生們做了一件正確的事情,而我醒得太慢。
所以22號一休假,我上了街頭。

對不起,不再袖手旁觀了–一位企業主眼中的服貿

這是一個有知識的既得利益者寫的文章,非常全面的分析了服貿的利與弊。
這篇文章所述的「簽完服貿後的前景」,就像當今的香港一樣。
明報總編輯被砍,香港學生在台灣為抗議發聲擔心家人在港安危要求不要署名,香港人搶不到自己小孩要喝的奶粉,地價飆漲,薪水小漲但通膨飆漲。
明明就有一個那麼活生生的例子在那邊,我們卻看不見。

有人說,這是政治,服貿是經濟,不能混為一談。
那我想請問,誰能保證台灣不會變成第二個香港?
對中國大陸來說,政治和經濟就是一體的,當經濟與他們唇齒相依的時候,你的政治就連帶受影響了。
最好的例子就是演藝圈歌手。
阿信發文挺台灣就被大陸網友封殺。
張懸發文挺台灣就被大陸網友封殺。
誰能保證我們的企業哪天不會被大陸封殺?
馬政府能給我保證嗎?
他們的保證又有用嗎?

昨天晚上,我又看到了一篇文章。
像個深水炸彈一樣炸開我的內心。
郝明義辭國策顧問公開信:

總統不能罔顧國家安全,破壞民主程序,錯亂政府體制
郝明義辭國策顧問公開信:總統不能罔顧國家安全,破壞民主程序,錯亂政府體制 – 獨立評論@天下 – 天下雜誌
馬總統: 謝謝您請總統府秘書長楊進添來和我會面,說明政府簽署《兩岸服貿協議》的角度。我請楊秘書長轉達我不同意的意見,您也想必已經了解。 現在大約兩個星期之後,我決定辭去總統府國策顧問一職,敬請查照。也同時說明理由如下。 …

這篇2013年的文章,我在當下的時候有分享,但我們什麼都沒做。
讓我想起一個被遺忘的殘酷事實:服貿早就簽完了。
我們在爭什麼?我們在抗議什麼?
服貿早就簽完了。
正如同今天的學生記者會,賴律師和黃國昌所講的,送到立法院只是形式上的報告備查而已。
逐條審查有用嗎?有辦法修改嗎?沒辦法!
開公聽會有用嗎?有辦法調整嗎?沒辦法!
根本沒辦法監督!根本沒辦法修正!
因為服貿早就簽完了!
所以為什麼出席公聽會的人都說,根本就只是政令宣導會,官員根本聽不進任何的憂慮和建議。
因為服貿早就簽完了!
我已經不知道要究責誰了,是我們的漠不關心?
是媒體未盡監督和傳聽之責?
還是馬政府刻意輕描淡寫讓整件事情輕輕划過?
如果都不是,為什麼現在人民還能如此的憂慮,以及憤怒!
為什麼我們是民主國家,卻可以被一個人的意志隨意決定整個國家的命運!
這樣子的協議,誰可以接受!

所以我在這裡以個人名義沉痛的呼籲,我們一起聲援學生團體,一起回應學生的訴求,一起將我們的心聲應援到媒體上,一起說服身邊仍支持服貿的人!

為什麼我們要退回服貿?
因為整個條例完全沒有經過全民的監督就簽暑,政府也沒有回答過少數人的憂慮、疑慮、恐懼,整個協議是多數挾持少數,完全不尊重少數的情況下通過的。

為什麼不是逐條審議?
因為逐條審議根本沒意義,既然不能改不能調整不能刪除,那這根本不叫逐條審議,叫做形式,叫做表面,叫做做秀。

所以我們要怎麼做?
請政府退回未受監督單方面簽訂的條約,制定監督條例,並請朝野黨團共同實行監督。請政府傾聽弱勢族群的心聲,傾聽年輕人的憂慮顧慮,並做出相對應的措施或者以理說服大眾,請政府在未能團結台灣人民的情況下,勿再逕自妄行。

請大家支持,聲援在立法院內外的學生們。
他們是我們真正未來的希望。

下面是我個人的意見,立場較激烈,請大家選讀就好。
如果可以,我非常非常的希望,能真正行使一次中華民國律法的罷免權。

身為總統一意孤行,以黨意挾持民意,將任何條例強渡關山,且無法聆聽學生聲音,甚至在這種危急時刻,還在不斷挖洞給政敵跳的總統,已經是獨裁了。

我聲援林飛帆同學所說的,馬總統,你統治中華民國的正當性已經喪失。
我曾經非常不希望罷免總統這種事情發生,因為國家會亂,經濟會動盪,而且沒有既往經驗參考,沒有人知道罷免之後會發生什麼事,能否和平的進行。

即便如此,我們仍不能讓民主被如此踐踏,當總統已經跨越不可踰越的紅線,他總得付出他應付的代價。

既然罷免權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我們總有一天就該去實行他。
現在就是這樣的時刻。

謝謝你看完冗長的文章,
在PTT罵民進黨又投給馬英九,我已經有這篇文章被噓爆的準備。
但希望你在噓爆我前,用心看完我的文章,理解我的論點,如果你覺得我內文有哪裡理解錯誤,也請你據之以理更正我,如果我也認同,我會虛心接受你的指教,謝謝。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3日12:51 | #1

    台湾的选民选了马英九,叫他来管理台湾,所以,他有权签订服贸!民进党逢中必反是什么意思?民进党就是要把台湾分裂出去,这是他的党心,如果没有这一条,民进党存在的意义就没有了。中国大陆并不是台湾的仇人、恶人,不要那么仇视大陆人!你们一边在大陆赚银子,一边骂大陆人,你们是人吗?大陆开放台湾那么多农产品,损害了大陆很多农民的利益,大陆农民说的什么?反观你们台湾人,但是什么表现?你们要好好想想!!!

  2. 匿名
    2014年3月23日23:14 | #2

    在現在這個階段,大陸應該停止進口台灣農產品(台灣人民也就艱苦幾年,可以自己克服這個困難的,沒有大陸市場,一樣可以好好活!!!!)大陸應該把所有進來的台資都審查一次,凡是獨資的都要求出讓股份合資,台灣財團少賺一點也沒什麼的。

  3. 匿名
    2014年3月24日08:48 | #3

    其实台湾同学实在是好好的,他们怕大陆的农民吃亏,本来就无民主无自由,还要受台商压迫,大陆政府就是个卖土求荣的傀儡政府,坚决抵制大陆政府这种连公示都不公示就敢和台湾签协议的非法政府。马英九好歹还公示了,但是偷偷摸摸最终被台湾的爱民主爱自由学生们发现了马政府和大陆傀儡政权的非法协议,强烈支持。大陆的学生都是没有小鸡鸡的,连个康师傅都不敢抵制,向台湾学习

  4. 我不討厭中國人,我討厭看不清事實的人
    2014年3月26日12:35 | #4

    @Mobile Guest
    首先人民才是台灣的主人,不是馬英九,我的國家跟你的國家不一樣。
    然後台灣不是只有國民黨和民進黨,寫作的人沒有分黨派的意思。
    你用仇視我們的方式說我們仇視中國人,你也要自己想想,我身邊的中國人沒一個你這樣的,大家都就事論事,看到你這樣說還滿驚奇的。
    關於錢的事,本來就是大家都要拿到利益,你要看清楚。

  5. 認同你
    2014年4月5日16:38 | #5

    我是一個立場由「原本對服貿無感」,到3/18「反黑箱,逐條審查」,到現在「退回服貿,重啟談判」的人。
    我也是曾是689,但現在覺得這個國家「經理人」實在有撤換的必要。這就是台灣與大陸的不同。在臺灣,「總統」其實就是個總經理,全民都是董事,全民將國家交給總經理,是要他做對國家有利,能讓董事們賺錢的決策。如果他的決策過於冒險,也無法提出能說服董事們的證據,那董事當然有權將他撤換。不過現在臺灣的情況看起來是這位經理和大股東們聯合起來做了對於國家不利的決策,想盡可能的多撈錢,之後捲款潛逃,公司倒閉,散戶遭殃。

  6. 認同你
    2014年4月5日16:50 | #6

    補充一下:
    臺灣的氣候多樣,種出來的水果真的不錯,高級品都往日本和中國跑。不過相對的,臺灣的中藥材和乾貨都很仰賴中國,中國農民可以考慮種這個。
    另外,我們其實對中國人不反感,我們只是不喜歡北京政府的高壓強權,箝制言論自由。我表嫂就是中國人,來自東北,她人滿好的。

  7. fafg
    2017年3月8日05:44 | #7

    看到說阿扁八年鎖國 就懶得看了 人債福中不之福 偏偏想要讓中國吞併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