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台湾学生反服贸协议的实质是什么

台湾大学生“318反黑箱服贸”占领立法院的行动引发政治风暴,并持续延烧。场外大批民众声援(一度过万),全台多数民意支持学生杯葛服贸协定。台湾行政院长江宜桦到场,但与抗议学生没有交集。马英九首次记者会上不接受学生的诉求,拒绝了学生的三项具体要求,也不与学生公开对话,当日学生宣布扩大抗争包括将包围国民党党部。

这次政治风暴的导火索是国民党议会党团欲强行打包通过《服贸协议》,违反了两党早先达成的逐条逐项审议的协定,从而引起学生史无前例的“太阳花抗议运动”。从表层看,这是反对现政府黑箱操作,以及抗议和阻击《服贸协议》对台湾经济(包括学生就业和中小企业生存)、社会福利、新闻印刷出版、主权和民主制度等各方面的负面效应。实质上,“太阳花抗议运动”表达了台湾民众群起阻击中共从经济统战到政治统战恐乃至最终吞并台湾的政治谋略,就像有的评论所说是“恐共、拒共和抗共的情绪大爆发”。

台湾的民主转型和民主制度,经过两次政党轮换、五次总统直选、七次修宪,已经稳定扎根。这与中共的专制独裁形成鲜明对照。中国大陆民众每每用台湾民主实例来比照中共专制的不合法性,使中共既害怕又无话可言,因此急欲除之而后快。

在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下,中共虽未放弃武力攻台,但近年来更期待用经济和政治统战拿下台湾。中共向台湾商界、政界和社会输送了大量利益(当然是慷大陆人民之慨),一方面经济上套住台湾,另一方面用于收买人心。从ECFA到现在的《服贸协议》,以及以后中共要提出的各种政治协议,就是中共吞并台湾的进程。

对中华民国而言,对台湾的民主体制而言,抵御中共专制的统战、侵蚀和并吞到了危急的关头。这就是台湾大学生“318反黑箱服贸”占领立法院的行动的实质。这次政治风暴是台湾各界民众由学生打头集体向中共说“不”。

这次的台湾学生的“太阳花抗议运动” 实质上也是民主制度下除了代议制方式外常见的民主补充手段,即“公民不服从”或“公民抗命”(英语:Civil disobedience)。这是人们反抗法律不公、不足的方法之一。这尤其是指在民主法制社会中的抵抗行为。

最早提出这一思想的美国作家亨利·梭罗1849年所著短文“Resistance to Civil Government”《抵抗公民政府》),所指的就是抵抗Civil Government,即公民抵抗民主方式选出的政府中的不公。当民众发现民主法制下某一条或某部分法律、行政指令或某个立法执法过程不合理时,而又无法通过现有法律和程序纠正时,主动拒绝遵守政府或强权的若干法律、要求或命令,用和平方式甚至极端行为进行抗争。这在世界民主史上屡见不鲜,已成为非暴力抗议的一项主要策略,在许多非暴力抗议运动中出现过。如印度甘地的社会福利运动以及从大英帝国独立的运动,南非反种族隔离的斗争。尤其是上世纪50-60年代,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发起的公车拒乘,引发了马丁·路德·金参与发起的民权运动,促进和改善了美国民主制度。从广义上说,东欧的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以及最近的乌克兰政权变更都是“公民抗命”的延伸。

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意在拒绝中共经济和政治统战以及纠正审议议案中的非民主现象,形式虽然极端,但是不得已的,确是世界民主中“公民抗命”的表达形式。拒绝纳税是非法行为,但梭罗将拒绝纳税,作为对美国南方奴隶制的一种正当抗议。试想如果中共专制统一了台湾,台湾人民千辛万苦争得和建立的民主成果不就毁于一旦了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民主体制都没了,台湾失去了借以生存的基础,那点经济毛利还会有吗?

从另一个思路看,台湾学生的反抗也是台湾公民意识确立、公民力量强大和民主进入深层次时期的反映。台湾民主的第一期是建立和稳固民主体制,包括解严、解除报禁、党禁,在政党轮替中建立总统和地方选举制度等;第二期是以民主体制对抗中共专制的统战、侵蚀和并吞。这也是台湾能否免于沦陷、生死存亡的关键。

进一步看,学生抗命《服贸协议》实质上体现出两党和各界的共识和共同利益,而非国民党和民进党两党之争。这次不只是民进党支持学生,国民党立法会议长王金平和马英九政府国策顾问郝明义实际上都与学生有交集。立法院多党达成的逐条逐项审议的协定体现了这一点。实际上就是共同抵抗台湾民主制度被吃掉,使台湾不沦陷于共产专制。

再者,学生的在立法院抗命实质上说明了立法院在阻击中共通过台湾立法协议“合法统战”的重要性。围绕服贸协定的抗争早就开始。去年立法院开议前的“九月政争”,反映出中共对马政府施压,不接受立法院逐条逐项审查《服贸协议》,要除去王金平。中共的立意不仅是要通过《服贸协议》,而且要为今后的一系列政治协议扫清立法障碍。

现在的有利之处是:民主、公民意识和公民力量有了基础。不利之处是:中共的经济统战已经很大程度套住台湾,台湾的政界和商界已被中共输送的利益裹挟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以至经济利益和政治大局搅在一起。这对马英九总统是一个严重考验,但没有太多的选择。

马英九总统曾在公众集会上发出血誓:我会用生命来捍卫中华民国的主权,台湾的安全和台湾人民的尊严,生生世世要为台湾奋斗到底。这是我对台湾最庄严的承诺。其后在胜选感言中,马又一次重复了这一誓言。正是马英九这一誓言使他转为危为安,峰回路转。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马英九抵御中共的承诺顺应了天意,老天就又给了他一次机会。说白了,两岸关系乃是对马英九最严峻的考验。马英九要用生命去捍卫主权,要与台湾共存亡,说明台湾主权已受到致命威胁或危在旦夕。马不会不懂“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句话的含义。中共通过ECFA协议对台湾经济让利是要求政治议题上的回报的。中共认为马英九的成功连任是靠中共3年多来的让利和这次选举中的 暗中支持完成的,因此马英九必须要做出相应让步。现在既然马已经再任,中共就理所当然地要来收割成果了。现在对《服贸协议》的定夺,是到了马英九兑现自己血誓的时候了。

这次危机对马英九总统没有太多容易的选择,表面上骑虎难下,但实际上给马一个解脱之道或提供了一个启示。其实,这正好是给马一个抬高民意和解脱中共纠缠的机会。

首先,马英九只有在中共面前硬起来,才能提高民意(目前只有9%)。马英九应该明确,他欠中国人民一个人情(经济让利),但却并不欠中共任何人情。中共所谓的“让利”,也是借花献佛,拿人民的钱做交情。况且这种“让利”是有险恶政治用心的。马英九是台湾的民选总统,只对台湾人民负责,用生命来捍卫中华民国的主权和台湾人民的尊严绝对没错。马应该牢记自己是中华民国总统,牢记自己曾发出的血誓,而不是屈尊或损害中华民国利益和声誉去迎合中共的要求。唯有以对等对手与中共交涉才有尊严和民意。台湾可以与美国、欧盟、东盟、日本等任何自由民主国家签约(如韩国与加拿大的FTA),因为这是纯经济的经济互利行为,唯独与中共不行,因为中共的协议是带有险恶政治目的的统战手段。

其次,从策略上讲,马英九恰恰可以借机顺民意而下,也让中共没话可说。马本身安然全身而退,同时不至于铸成大错。马完全可以对中共说,你看,民意如此反对,我也没有办法;作为民主国家总统,我只能遵从民意。中华民国总统必须遵从民意(70%以上要逐条逐项审议《服贸协议》)和民主操作规则(民众广泛讨论、实质性的听证会、逐条逐项审议、不能党团意志和行政干预重大协定)。同时,对付中共这种狡猾的对手,学生提出的“退回服贸、通过监督条例”要求确实是十分必要和合理的。但如果仍然坚持强渡关山,处理不当,将得不到学生和各界民众的谅解,党内亲共大佬会借机逼宫(已拒绝出面力挺),中共也可能有意落井下石,马英九的执政可能会遭遇更严重的危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