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哲:如何理解乌克兰反对派的悲剧

3月18日,普京与克里米亚领导人签署条约,克里米亚正式加入俄罗斯。19日,美国政府正式宣布不会武力介入乌克兰问题。这种结局是早就可以预料到的,但对于乌克兰亲欧美派和美国政府来说,这可能是现在最不想看到的结局。

22年,50亿美元援助

说起美国与乌克兰亲欧美派的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1988年。那时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NED)第一次开始资助乌克兰的民间组织。NED是美国政府向外推广其意识形态并培养亲美政治势力的重要途径。

苏联解体后,美国与乌克兰建立了外交关系,并从1992年开始向其提供经济援助,至今累计达50亿美元。1994年至2005年,库奇马出任乌克兰总统期间,美-乌关系略有起伏。库奇马身边负责安全保卫的米科拉•梅尔尼琴科秘密录下了库奇马1998年至2000年间在自己办公室内的数百小时谈话内容。2002年,美国认为部分录音带内容显示库奇马公然违反联合国制裁令,私自向伊拉克出售一种预警系统,因此暂停对乌克兰的部分援助,让双边关系降到了一个低点。而2003年乌克兰派军队参与维持伊拉克治安,又让关系有所恢复。但库奇马终究是一个亲俄的政治人物。尽管乌克兰在走向富强的问题上总是寄希望于美国,但其经济体系毕竟一直是和俄罗斯配套的,始终对俄罗斯带有强烈的依赖性。

在2004年总统竞选中,亲西方的尤先科与亲俄的亚努科维奇是主要候选人,美国当然支持了尤先科。包括NED在内的美国各基金会资助了大量的亲西方组织,并雇佣竞选专家来协助尤先科竞选。然而由于种种原因,竞选结果却是亚努科维奇获胜。亲西方组织认为这是选举舞弊的结果,他们发动了大规模的群众运动进行抗争,这其中显然少不了西方背景的社会活动家的支持。

2005年初,橙色革命取得了完满胜利。这次运动不但使尤先科登上大位,而且让欧洲民众了解了乌克兰的现状和亲西方派的诉求。2005年1月19日,欧洲议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一条决议,宣布乌克兰将获得欧洲的重视并可能成为欧盟成员。尽管尤先科在整个过程中得到了美国的大力支持,但他在推动与欧洲的融合同时,也尽力不得罪俄罗斯,以维持经济上的稳定。

2010年,亚努科维奇在选举中胜利出任乌克兰总统。但亚努科维奇的态度与尤先科相比,并没有根本的变化。尽管他有着“亲俄”的名声,但与其说他真的亲俄,不如说他一直都是按照政治形势来选择。相比于尤先科和季莫申科,他在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的取舍方针并没有本质改变。

然而,2013年,亚努科维奇拒绝签署《欧盟-乌克兰联系协议》,引发亲西方民众的全面抗议。其实亚努科维奇的想法并不难理解。乌克兰的经济状况非常糟糕,欧盟没有能力拯救乌克兰,反而提出大量的改革要求。加深与欧盟的关系,无疑会惹恼俄罗斯。而俄罗斯只要将天然气提价,就能让乌克兰雪上加霜。

欧盟想必也了解这一点。当亲西方的力量开始召集民众发动广场运动时,欧盟并没有下力气去推波助澜。反而是美国又一次站了出来。

有趣的是,针对乌克兰这样一个当前人口约4800万的小国,NED在2013年度竟资助了65个不同的组织。相比之下,NED资助与中国相关的组织也不过45个(尽管总金额远高于乌克兰)。在NED的2013财年资源总结中提到:“在欧洲地区,2013年的优先国家包括乌克兰、白俄罗斯、摩尔多瓦、波黑、塞尔维亚和科索沃。”而受到优先“照顾”的这些国家之中,其他国家无论从资助金额还是组织数量,都无法与乌克兰相比。可以说,在整个欧洲范围内,乌克兰是美国外交战略的重中之重。所以,美国一再积极涉入乌克兰政权更替,完全不让人感到意外。

美国之所以如此注重乌克兰,是因为其在地缘政治中具备极高的价值。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地缘政治家布热津斯基,将乌克兰评价为全球五大地缘战略支轴之一。他在《大棋局》中对乌克兰的意义做了如下评价:

“乌克兰是欧亚棋盘上一个新的重要地带。它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存在有助于改变俄罗斯,因此它是个地缘政治支轴国家。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就不再是一个欧亚帝国。少了乌克兰的俄罗斯仍可争取帝国地位,但所建立的将基本是个亚洲帝国,并且更有可能被卷入与觉醒了的中亚人的冲突而付出沉重代价。那时中亚人将对失去新获得的独立感到愤怒,而且他们将得到南面伊斯兰兄弟国家的支持。中国也可能反对俄罗斯重新统治中亚,因为它对中亚新独立国家越来越感兴趣。但如果莫斯科重新控制了拥有五千二百万人口、重要资源及黑海出海口的乌克兰,俄罗斯将自然而然重获建立一个跨欧亚强大帝国的资本。乌克兰丧失独立将立即影响到中欧,使波兰变为一体化欧洲东部前沿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

显然,美国会积极在这样一个能够彻底制约俄罗斯的战略据点中培养自己的力量。

纽兰的粗口和欧盟的观望

今年2月初,美国助理国务卿纽兰与美国驻乌克兰大使杰弗里•派亚特的一份电话录音被披露到了互联网上。这份录音之中有几处有趣的细节:

按照惯例,美国总统当选后,会将驻各国大使职位分配给选举中的重要捐款者作为回报。很多国际地位高于乌克兰的国家,其美国大使也是毫无外交经验的富豪。但美国驻乌克兰大使派亚特是个例外,他是一位有着23年经验的职业外交官,处理过敏感事务。

这次通话发生在1月28日,当天亚努科维奇解除了副总理阿扎罗夫的职务,并试图与反对派妥协。他宣布将副总理职位授予反对派之一的克里琴科。在通话中,纽兰和派亚特分析了三个主要反对派领袖的情况,认为克里琴科应该留在政府外,而更有经验的亚采纽克才应该担任领导人。他们也打算就这一问题说服和教育反对派领袖们,而反对派领袖也在积极寻求与纽兰的集体会谈。可见美国当时不仅与反对派交往颇深,而且已经在指挥反对派的动作了。

该录音的最大亮点在于后半段中纽兰谈及欧盟时所爆的粗口。她在说完联合国方面即将介入之后,说道:“F**k EU.”,可见美国和欧盟在乌克兰当时的政治局面上看法并不一致。

就欧盟方面而言,如果一脚踢开俄罗斯,他们并无足够的资金来挽救乌克兰的经济颓势。而且,欧盟国家所消耗的天然气,很大比例都来自于俄罗斯。因此,欧盟内部当时就是否援助反对派仍然意见不一。

美国就没有这些顾虑。在美国的强力支持下,反对派夺取了政权,并采取了一系列反俄动作。

乌反对派只能自咽苦果

与远在天边的美国不同,俄罗斯此次的动作非常直接,俄军控制了克里米亚并于3月18日促成了公投,克里米亚加入俄联邦已成事实。

站在美国的角度,和俄罗斯武力对抗是不现实的。首先,俄罗斯也是核大国,两个核大国的直接武装冲突将可能上升为核战争。美国无论如何不会为了乌克兰冒这个险。其次,美国社会仍然处在前两场战争的阴影之中,对于战争的人员与资金损耗仍然十分敏感。因此,美国民众不可能容许政府为如此遥远的国家与俄罗斯开战。尽管乌克兰对于欧盟来说有着更大的意义,但就欧盟目前的经济状况,民众也不会愿意开战。

更何况,俄罗斯裔在克里米亚是多数族群,他们对重回俄罗斯怀抱一直心向往之。这不但有民族主义的原因,更有经济上的理由。俄罗斯人均GDP是乌克兰的三倍多,政府设定的养老金标准是乌克兰原来水平的两倍多。而现在为了应对经济困难,乌克兰政府还要将养老金减半。所以,本次俄军进驻克里米亚,俄裔民众可谓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如果欧美要在这种地方和俄罗斯来一场“反侵略战争”,那么当地人组织的游击队恐怕会以欧美军人为目标。到时候,欧美政治家又如何向本国民众交代呢?

所以,无论是美国还是欧盟,都没有武装干涉克里米亚的胃口,只会不痛不痒地进行一些制裁。然则,俄罗斯主要的出口产品是资源,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气,这是在目前这个时代不愁销路的资源。欧美的经济制裁恐怕不会起到多少实质性作用。

换句话说,美国新保守主义者不顾风险地把乌克兰反对派推上了前台,并大力支持其反俄的动作。等到俄罗斯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反击的时候,美国却又缺乏反制俄罗斯的意愿。或许在美国看来,能够将西乌克兰稳稳控制在亲西方派手里就足够了。结果到头来,乌克兰反对派只能自咽苦果。

这场闹剧恐怕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3月17日,俄罗斯提出与欧美联合,建立一个支持乌克兰的国际团体,从而将乌克兰从目前的经济困局中拉出来,但是立刻遭到乌克兰现政府(之前的反对派)的拒绝。从目前的形势看,美国也不可能接受这一提议,双方恐怕还要争斗下去。

然而,克里米亚未必是俄罗斯止步之地。大量乌克兰东部城市都开始了亲俄的政治运动,如果欧美与俄罗斯的矛盾加剧,这些地方未尝不会也像克里米亚一样加入俄联邦。在最坏情况下,乌克兰将失去整个东部。这意味着乌克兰将失去大部分工业和出海口,变成一个继承了巨额债务的贫困农业国。那个时候,俄罗斯恐怕也就没有什么胃口组织“支持团体”了。而以欧美的经济状况,更无力提供如此巨额的援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算给它的贷款附加再多的政治条件,也是收不回来的。届时乌克兰将真真正正成为一个无底洞。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乌克兰反对派会不会开始后悔当初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