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汇塘渔夫:昆明血案过程漏洞百出,马航飞机失联蹊跷万千

第三季第13回《昆明血案过程漏洞百出,马航飞机失联蹊跷万千》

开篇重复声明:本长篇评书纯属杜撰,一切内容若与现实情节相类似的,纯属巧合,看官切莫对号入座,以免心生烦恼,切切。本是娱乐话题,却难免有悲伤的情节,此时看官就当看个悲剧片。遇有搞笑的,就当看个喜剧,碰到色情的,就当看个三级片。常常还有推理的部分,就当侦探片看了。说书的就是瞎说,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白说也要说。

书接上回,说那昆明出了一个惊天血案,史称三零壹血案,(不是三O一医院),京城这里接报大惊,立刻派了15个刑侦专家漏夜飞往昆明,协助调查。这其中有大名鼎鼎的包大人和助手元芳,包大人的名字如今大陆家喻户晓,叫做包庆丰,乃是个著名的侦探,只是包大人如今公务繁忙,不见常人,说书的托了关系,才见到其助手元芳,打听这血案的内幕,下面就是说书的的元芳的对话:

渔夫:元芳,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元芳:托包大人的福,一切平安,这里还有两个菜肉包子,可要尝尝?

渔夫:多谢。可是庆丰牌子的?

元芳:正是。

渔夫:果然是包大人身边的,吃个包子都是有品牌的。不过今日不谈包子的门道,只想问些昆明的事情。

元芳:有何不解的,这官煤不都已经昭告天下了?

渔夫:正因为这最新的公告让人一头雾水,故而才要找到你寻些内幕。

元芳:那先说说你的不解之处。

渔夫:这第一个不解,就是到底有几个在昆明火车站杀人的?

元芳:不是都说了5个吗?

渔夫:可是官煤最先的说法是十几个啊。

元芳:那可能他们开始没搞清楚吧。

渔夫:元芳,你我都知道,人对数目的敏感程度是天生的,凡是5以内的数目,顷刻间就可以辨别的,超过5个的,才会有混淆的可能。这5个和10个,人是不可能混淆的。

元芳:唔,此事有些蹊跷,你那里看到超过5个的说法呢?

渔夫:那个协警姓胡的,23岁,没有受伤,明明白白说了7个歹徒,而且领导让他去牵制的。这个协警是跟着派出所的副所长一起过去的,并非慌慌张张地,故而可以清楚地知道到底几个人,这是官煤自己报道的。

元芳:这个。。。,这个果然有些蹊跷,还有什么不解?

渔夫:当天在场的民警到底有几个?按照官煤报的名字,至少已经超过10个了,而且受伤的是7个。

元芳:这个可以告诉你,大约将近20个。

渔夫:按照官煤的文字报道,不算那个最后过来的特警,至少有两个警察带着手枪,那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张云洲是否带着枪我看不出,张云洲带枪了吗?

元芳:带了。

渔夫:那么现场有三把手枪了,一把子弹打光了,一个没打到,这是官煤说的,第二把官煤说也开了至少三枪,,第三把开了几枪?

元芳:他们全都打完子弹了。

渔夫:啊,一把手枪至少6发子弹,三把最少18颗子弹,那么一个也没打着?连个皮毛都没碰上?

元芳:唉,这个就不要纠结了么,那个时候大家都慌张,打不中也是可能的啊。再说了,他们还朝天开了两枪啊。

渔夫:哦,原来这个时候打不中乃是情有可原的,可是打不中别人,怎么还被被人砍伤了呢?按照官煤的文字报道,其他的警察有拿防暴叉的,有拿灭火器的,还有警棍,铁棒,木棒的,就算15个人,怎么看见的报道都是被歹徒追着跑的?歹徒里面还有两个女的啊。

元芳:这个。。。这个。。。,你就不要说的太明白了,大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遇到这个事情,有几个敢拼命的呢?

渔夫:可是如果只有看见5个人的话,不至于大家都吓得四散逃命吧。

元芳:你想说不止5个?

渔夫:以官煤的文字报道,都看新华社的统一稿件,这5个人似乎同时在和不同的警察对峙呢,而且从一开始案发的两分钟起算,就有那个叫做张元立警察和5个歹徒开始纠缠了,那么在余下的20多分钟,这个张警察一直和5个歹徒纠缠,还被砍断了手指,整个过程歹徒砍死一个协警,砍伤一个协警,张元立带着几个刚抓来的拉客混混带着木棍和这5个人周旋了很久,那么5个人这段时间也就杀了一个,砍伤3个而已,其他那么多的人在什么时候被杀的呢?前两分钟就算20个被杀死或杀伤,5个人一人半分钟砍一个,也算是够惊人的了,还有140个什么时候砍的呢?

元芳:这个。。。这个。。。此处必有蹊跷!

渔夫:那么这个过程的录像为何一直没有公布呢?若是公布,可以很容易判别呢。

元芳:这个。。。这个。。。,你都知道这个过程里警察是被人追着跑的,若是公布,那岂不是很没面子吗?

渔夫:可是,你们自己总可以从录像里看出几个人了吧。

元芳:唉,当晚的录像,我们也没有看上完整的,说是那个临时候车室里没有监控的,其他的有的是一片漆黑,有的模糊的根本看不出,看到的就是5个人跑过去的镜头。

渔夫:所以你心里知道这5个的说法也是不靠谱的。

元芳:这个我没说过啊。

渔夫:那为何官煤一开始说有三个在外围接应呢?

元芳:此处必有蹊跷!

渔夫:你跟着包大人不是专门就去抓现场逃犯的吗?皇上,宰相和其他大臣不都是批示要抓逃犯的吗?后来说抓到三个,就破案了。可是最新的公告说这三个在2月27日就已经被抓了,那么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元芳:这个。。。,实不相瞒,这三个确实在2月27日就被抓了,因为这几个在一起要搞一个大事件,在准备炸药呢。

渔夫:啊—?!那么这个事情你们早就知道了?而且一直盯着的?

元芳:当地是有人一直盯着的。

渔夫:那么怎么还会漏网并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呢?

元芳:这个就是我们过来要查的事情之一啊。

渔夫:可有结果?

元芳:此事机密,不可多问。

渔夫:那么简单地推理,就是当地有人故意放跑这几个了,而且还有暗中相助的。

元芳:嘘。。。此事千万不可对外人言。

渔夫:那个立刻被抓的副诸侯是否和此有关?

元芳:此事机密,不可多问。

渔夫:如此快的结案,就是不要再追什么逃犯了,那么你们是不是就立刻打道回府了呢。

元芳:是呀,当地说都结案了,我们还呆在那里干嘛呢?

渔夫: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当晚那些人为何要穿着黑衣,而且蒙面?

元芳:穆斯林女子是有蒙面的规矩啊。

渔夫:可是女的一共才两个,男的有三个,按照新华社的通稿,至少两个在临时候车室里动手杀人的是没有穿黑衣服的,如果这样的话,目击者怎么可能看见一大群黑衣人呢?除非接近或者超过5个人穿黑衣服。

元芳:你还是纠结不止5个人。

渔夫:我觉得远远不止5个,刚开始说的十几个可能是有些根据的。你看香港暴徒袭击刘进图,两个人半分钟砍了6刀,没有杀死。这还是两个不超过30岁的汉子啊。在25分钟内,5个人砍杀170个人,一个人要砍杀34个,你就是狠命挥刀50下,都要累得不行了。还要加上和将近20个警察外加几个协警纠缠,其中两个女的,一个才16岁。

元芳:你的意思是?

渔夫:若是黑衣人到时候脱掉外套,里面还是黑衣服的话,那么就无人知晓他是不是当时的暴徒了,这样可以从容离开现场,或者就是呆在现场也无人怀疑。

元芳:此话怎讲,为何穿着黑衣服现场就无人怀疑呢?

渔夫:嘿嘿,不要装傻了,争发伪系统的不都是黑衣人吗?

元芳:这个。。。此处的确有些蹊跷。

渔夫:还有一个很大的疑问,为何当地立刻就说这个和东突组织有关,而京城却一直说不肯定性是东突呢?

元芳:此事极度复杂,你就不要多问了。

渔夫:可是定性速度之快前所未有啊,晚上9点多发生的惨案,早上7点就立刻宣布了,是不是太急吼吼了啊,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元芳:你果然太仔细了,这里极有机关的。

渔夫:移花接木,挑起事端。

元芳:好啦,你都清楚了,千万不可说和我见过面啊。

渔夫:我只说和元芳见过。

元芳:。。。。。。

元芳再也不肯多说,说书的只好自己找些料来加餐。

这个要说到云南的大诸侯禽胱蝾的来历了,此人原系湖南人,当初在湖南做副诸侯的时候,和湖南当时的大诸侯发生了纠纷,两个为了抢一个湖南省电视台的女主持李美人闹得势不两立,结果禽胱蝾实力不如大诸侯,就败下阵来,被大诸侯赶出湖南,大诸侯自己独享李美人去了。禽胱蝾被赶到云南,只好卧薪尝胆,等待机会。等来等去,就和广隶这条线接上了。其实禽胱蝾本来一个穷人家出身的,并无什么过人之处,只是机缘巧合,做了什么宣传干事,就趁着东风一路爬了上来,又进入团校,算是古月帝那条线上的。

不过官场混久了,这禽胱蝾就看出门道了,成天阿谀奉承,对着上面送礼送钱,尤其是各位常伪的子女,尽力巴结。先后巴结了宝宰相的公子和广隶的公子滨,故而就渐渐坐稳云南诸侯的宝座,本来京城要调离他去他省做大诸侯的,禽胱蝾打死不走,为何呢,因为在云南坏事干的太多,一走就要露馅了。仗着三个常伪都帮着自己说话,这禽胱蝾就连任了第二届云南大诸侯。

而禽胱蝾其实和广隶这条线走的很近,尤其在王立军夜奔美领馆以后,薄熙来为了防止突然被抓,就躲到昆明来了,因为昆明这里有人可以帮他啊,军政两系都有人,这政系就是禽胱蝾薄熙来当初在昆明喂鸟的时候,正是禽胱蝾一直陪伴左右。两条线都以为禽胱蝾在帮着自己,古月帝以为禽胱蝾在帮着自己监视薄熙来,广隶以为禽胱蝾在帮着照顾薄熙来。其实禽胱蝾就是脚踏几条船,到底他会帮着那个,其实谁也不知道,就看哪个厉害,他一定投到那个门下的。

禽胱蝾在2009年的时候犯了一个大案子,倒卖矿产,赚了一大票,搞得声名狼藉,被人举报到了加贝博士那里,结果禽胱蝾一看风声不对,立刻托人找到了加贝的公子,把赚来的一大票分了很多过去,结果加贝公子就帮着疏通了加贝这里,禽胱蝾这才躲过一劫。

前些日子,王奇山查来查去,又查到这个事情上来了,结果加贝公子听到风声就立刻去了美利坚,这个前文说过了。可是,禽胱蝾没地方可以逃啊,所以只有破釜沉舟了,跟着广隶的死党一起干了。

书中暗表,其实,这个挑起和维族人仇杀的事情乃是一个蓄谋已久的事情了,这事情从二月的20号开始,网上一帮毛左开始放风疆独的事情,而再往前,就是前文所的那个维族教授被抓的事情了。故而这是一个完整的套路:

先抓维族的温和领袖人物,接着网上放风疆独要闹事,可是这些毛左五茅哪里知道疆独的什么事情呢,这当然是有人按照剧本编排好的了,到了2月26号,网上突然发起一阵攻势,对着前文说起的李大眼,说他和疆独分子有勾结,支持疆独要扰乱全国,这个攻势持续了一个星期,而且明说疆独什么的要闹事情。就这几个脑残的毛左五茅如何有着本事预测这个事情呢?到了3月1号,就发生了这个事情,而后,禽胱蝾立刻宣布这是东突干的。这个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后面就不用做什么了,剩下的就是自动发酵了。这个就和马路设局起哄一样的,等到人多了加入进来,事情就自动发展下去了。网络推手其实搞的也是一样的事情。

这个局别人看不懂,鱼正生看得很明白,知道这下糟了。因为鱼正生乃是亲自负责新疆西藏的事情,如今新疆早已剑拔弩张,灭火都来不及了,如今这个事情一闹,各地开始不约而同驱赶维族人,甚至不让维族人住宾馆酒店,如此一个循环下来,维族人必定更加仇视汉人。最要命的还是,如果5个维族人可以砍死29个,砍伤140人,那么其他维族人就会觉得,与其被镇压,不如和汉人拼命,一个换5个的话,维族人死20%,新疆的汉人就全部死光了,这就变相鼓励维族人猛杀汉人,而各地的维族人可能也会受到类似的暗示,在各地突然无故杀人。故而鱼正生在正鞋会议上大骂此事,说各地诸侯都上当了。其实禽胱蝾根本没有上当,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如此一来,各地必然麻烦不断,而禽胱蝾就有机会寻找脱身的门路,或者说,帮着广隶的死党一起谋反了。

各地确实都有大小不同的维族人杀人事件,瞒得住的就瞒住了,瞒不住的只好报道了,例如前些时候长沙的事情,又是一个维族人杀了5个汉人。虽然起因还不明朗,可是只要有些事情,维族人必定就要拿汉人开刀了。这个局面一旦起来,就是王力雄先生说的边界点到了。这个边界点指的乃是类似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世代残杀开始点。王力雄先生乃是汉人中少有的对维族和藏族事物有深入研究的学者,也是那个维族哈教授十分崇拜的人物,只是CP内无人采纳王力雄的意见,反而视他为异己分子。这个也是CP自己的劫数了。故而从今往后,维族人和汉人的互相杀戮已是不可避免了,这可是要持续千年的冤结啊。

禽胱蝾被拿下只是时间上的事情了,若是王奇山的动作够快的话。原因极为简单,那个被抓的副诸侯乃是著名的恶棍,不知道被举报的多少次,可是,就是禽胱蝾一手遮天将其提拔上来的。如今这个副诸侯被抓,当地P民放鞭炮大肆庆祝,这个连官煤也登了消息,可见这个副诸侯不是一般的坏了,而是坏到极点了。

再说维族教授被抓的事情,是那个干的呢?京城提督腐正化!其实,腐正化一路都在做着这些天怒人怨的恶事,除了了这个维族教授,前些时候的徐永志也是京城提督抓的,最近更是做了一件世上罕见的坏事,就是把一个女维权人物,叫做曹顺利的,活活在监狱里折磨死了,临死的时候让家属过来领人,说是保外就医,结果等到家属刚刚送到医院不久,曹女士就一命呜呼了。

说起这个曹女士,原来还是北大法学硕士,和木子教授属于同一个学院,刚刚说的徐永志也是北大法学院毕业的。曹女士曾经是公务员,研究法律的专家,不料因为学术意见不同,得罪了上司,就被无缘无故地开除了。本来曹女士也可以自己开个律师行继续生活下去,可是曹女士咽不下这口气,觉得若是一个学法律的都无法为自己维权,岂不是太丢人了?

结果这个念头一起,曹顺利就开始了十多年的维权上访,结果自然是毫无结果,而曹女士因此明白她所信赖的法律精神在大陆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更加大范围的活动,帮助其他人一起讨个公道,因为坚持的很久,曹女士的名声也渐渐大了,可是她其实生活的十分落魄,可谓艰辛。正是这样的坚持,让其他人开始对其尊敬起来,连着外国媒体也开始注意她了,就被邀请去联合国参加人权培训。这下CP立刻视她为眼中钉,在她将要出境前往美国的时候,在机场把她抓进大牢,然后给按了一个罪名,结果被大陆自己的法律人士抗议了,后来又给了一个新的罪名,什么聚众滋事,可是人家一个北大法学硕士连这个还搞不清?最为恶劣的是,在监狱里对曹女士滥施酷刑,把曹女士打得遍体鳞伤,而且曹女士生病了也不让看,终于等到要死的时候才让家属领回,可谓现代世上罕见的暴虐!

因为这个事情,西方各国对CP均表不满,尤其山姆大叔专门发文表示关注。这下西七帝又多了一份劣迹了。

不过腐正化可不会就此罢手的,因为如今得了西七帝的重用,这个可是比王立军更加凶暴的,故而将来也是最恐怖的一分子了。说不定哪天也和王立军一样要到美国大使馆去避难了。若是这样的事情发生,说书必定要再开一个新段子好好说说。

说书要说,其实,这天象昭示的事情正在发生,这里暗流涌动,广隶的人马正在组织一场大规模的谋反,这昆明只是第一个举动。

第二个举动就是在网上发出公开号召,推翻西七帝,大骂西七帝乃是内奸。

网上大五茅也应声附和,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再说西七帝这里,似乎有些怕了这样的行动了,开二会的时候,严令不得提问广隶的事情。更为蹊跷的是,开完二会,突然有人发文说过广隶并无野心,准备退休回家种橘子。还有一个文章说,广隶曾经不许儿子滨插手四川的事情,简直要为广隶翻案了。而二会结束以后,中癣部下令各个媒体撤除任何关于公子滨的报道,一时间广隶的恶闻突然消失的干干净净了。网民开始大惑不解了,说难道还有泡面煮熟了还会飞掉的?

这个事情到底为何,说来话长,不过看官切莫操心,这广隶乃是铁板钉钉要处理的了,因为耀邦的儿子最近又出来站台,大骂广隶了。只是如今又发生了一个千古奇闻:马来西亚有一架大飞机波音777不见了!

这个事情来的太过蹊跷了,在CP开二会的前夕,有一架从马来西亚飞往京城的飞机突然失联了。这个词用的极为讲究的,不是失踪,只是失去联系了。可是,却找不到这架飞机了。看官早已在这里议论纷纷,又说基地组织干的,有说广隶的人马干的,还有说是山姆大叔干的。

不过,基地也好,塔利班也好,都出面说希望是自己干的呢,可惜不是啊。山姆大叔根本不可能干这个事情的。可是广隶的人马能够干的了这个事情吗?说书的要说,也干不了,因为这个事情牵涉到和山姆大叔的关系,广隶的人马还够不上。

说起来这架飞机要失去联系,实在是个难上加难的事情,因为这个飞机既要躲避掉民用雷达,还要躲避掉军用雷达,可是,各国军用雷达都是自己掌控的,故而要躲掉一个国家的军用雷达是可能的,躲掉所有的军用雷达是不可能的。

说书见了各处网友的演绎推理,觉得只有一个是最可能的事情,就是这个事情就是马来西亚人自己搞的。

这个飞机是在马越交界处失踪了,越南就没有看到这个飞机进来,故而这个飞机就是回了马来西亚那里去了,原因有网友分析极为在理,飞机打弯折飞就是让飞机上的空姐察觉不出这个飞机在哪里飞,感觉上还是飞往京城的。

这个事情的策划极为细密,所有细节都考虑到了,可是,如何知道这军用雷达的死角和范围,就不是一般人了,只有马来西亚的空军高级人员才可以知道的,故而很简单的推理就是:这个事情乃是马来西亚军方的某个空军高级军官一手策划的,而起因倒是和广隶有些瓜葛:因为蒋洁敏被双规了!

这蒋洁敏在海外靠着进口石油也在海捞呢,当然雁过拔毛,蒋洁敏也要和各地的军政要员分赃拿回扣的,这个回扣的数目巨大,可是蒋洁敏被抓了以后,这个留在海外的肥肉就没人认领了,自然边上的秃鹫就要来争食了。马来西亚正好有一块肥肉在嘴边,因为所有的油轮都要经过那里啊。这军方的,执政党的,反对党的,大家都有一份的。可是,执政党要独吞那份多出来的啊,几百亿多美金啊。其他的就不愿意了,可是,这个事情又见不得光的,故而都是私底下较劲,而军方有些吃亏,就有人想出这个几乎天方夜谭的点子出来,买通机师,事先周密培训,然后出其不意来个失联。

这飞机找不到了,马来西亚政府不是要着急了吗?这个时候,有人就暗中开始要价了,马来西亚政府自然不肯答应了,人家就开始摆事实了,这些政府的顶级高官一听就明白了。可是这讨价还价的事情不是一两天就可以说的清楚的,双方还要善后呢。故而这个事情就开始胶着起来了。这个飞机自然是飞到了大海上的某个小岛上了,可是,要飞到小岛上,必须要有降落的条件,也就是说,事先有人已经建好一个简易机场了,至少一条千米长的简易跑道。

故而如果仔细搜查某个海域里的小岛情况变化,自然就可以分辨出来那些可能的降落地点了。问题是这做局的一方和马来西亚政府都不希望这个飞机立刻被人发现了,否则事情就立刻穿帮了。故而马来西亚政府就开始不停施放烟幕弹。不过这烟幕弹前两天可能有些用,再往后大家都不信了。大家都会私底下调查的。

CP因为这家飞机上华人最多,自然也要尽力知道真相,其实就是要知道是否是广隶的人马干的。这马来西亚华人众多,CP这里也有不少暗线,故而没多久就知道了大概。只是这个事情也不可以捅破的,因为这个事情到底牵扯到了CP多少家族利益还不清楚呢。这下中马两家就心照不宣了。

问题是山姆大叔也插手进来了啊,这飞机是波音的,这雷达也是美国的,如何就这样一家飞机可以不见了呢?这个事情往深里一揪,自然都会想到内线干的了。查出内线的事情就是马来西亚军方自己和山姆大叔搞定了。问题是这个飞机到底降落在哪里呢?若是近期有人在某个小岛上建造什么临时跑道,至少也算一个线索吧。这山姆大叔查了一下,还真有几个可疑的地方呢,其中一个就在大陆的管辖范围以内。

这下大陆军方有些傻眼了,怎么可能呢,不过,那些离着很远的岛屿确实无人看管的,这雷达也不管那里的,故而被山姆大叔一将,CP军方连忙回撤,开着军舰到处寻找。

这有一艘军舰就到了一个荒岛边上了,放下一个救生筏子,坐了几个水兵到岛上去看看。这水兵上到岛上,往到中心方向走了过去,突然,有个水兵发现前方有个白色的圆盘子,过去拿起来一看,是个纸盖,翻过来一看,大吃一惊:上面印着大红色的几个大字“康师傅红烧牛肉面”

其他水兵也过来,看了纷纷称奇,说难道这个荒岛上真有人来过?这下不得了了,立刻先坐筏子回军舰上去报告,这舰长看了觉得惊讶,连忙就把这个拍了照片传回到旗舰,这旗舰看了不敢怠慢,立刻传回陆地,就这么一路接力,传到了紫禁城里。

这西七帝的管家栗战树和丁雪乡听闻有了惊人发现,连忙就要了照片过来看,这丁雪乡比较细心,看到这照片上的几个字后倒抽一口凉气,边上栗战树见了,连忙问,何故?丁雪乡指着两行字说,“你看,这是何意?”栗战树经丁雪乡一提醒,看完也惊讶地说“呀,有情况!”

欲知这两个看见何物如此惊讶,且听下回分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4年3月24日13:18 | #1

    精彩!除了个别小细节,基本跟我推盘的差不多。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