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汇塘渔夫:徐财猴贪财终被抓,幼儿园无良喂童药

第三季第14回《徐财猴贪财终被抓,幼儿园无良喂童药》

书接上回,原来这个方便面的盖子上印着两个日期一个是2013年12月2日,另外一个是2014年4月1日。若是一般人,就以为一个是生产日期,一个就是失效日期了。可是,一般方便面的保存期都超过半年,这个如何比别人少呢?

这两个心中都知道2013年12月2日乃是栗战树去抓广隶的日子,这后面的4月1日却有些意思了,常人都知道这个是愚人节,可是,这个时候正是西七帝在欧洲出访,将要回国的前两天。而若是联系上康师傅这三个字,两个心里都咯噔了一下,都明白这个日期乃是不同寻常,暗示要发生大事情了。只是这个盖子如何却在一个荒岛上被发现,两个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事情要紧,两个立刻就来见了西七帝。

西七帝闻听,眉头紧皱。因为最近二会开的十分窝囊,恶评如潮,有人在鼓动重新架构朝廷,说西七帝大权独揽,要出问题。这里又出了一个奇怪的事情,心中乱如麻绳。西七帝问:“可是有人要举事谋反?”,丁雪乡道:“如今乱事频出,乃凶兆也,不可不防。”栗战树道,“军中要加紧控制,这个徐财猴问题还是很大,若是再给面子,恐怕不利。”西七帝忙问:“这香港的事情查清楚了吗?”丁雪乡接道:“已经清楚了,徐财猴的女儿出面的,那个人已经抓住了,全招了。”西七帝问:“100亿?”,丁雪乡道:“只多不少!”西七帝大怒道:“这个混帐东西,我好心放过他,他居然还敢耍我。”

原来,这徐财猴也是广隶谋反中的一个最最要紧的部分,就是军权,广隶虽然掌握武警百万人马,可是,一旦遇到正规军,这武警还是敌不过的,这武警里有三个师是正规军改编而来的,其他都不是。而谋反成功的必要条件乃是军方至少不出来反对甚至支持,薄熙来可以招呼起两个集团军,最多也就20万人马,其他的都是未知的,故而这军方的实权人物就是最关键的了。广隶如何不明白这个,这徐财猴乃是水工帝一手提拔的,又十分贪财,故而广隶就轻易地拿下了,和徐财猴结成了死党。准备一起行事。

可是薄熙来事发以后,徐财猴又有些害怕起来了,赶紧转向古月帝,然后又开始巴结西七帝。这里水工帝更是死保徐财猴,警告西七帝徐财猴动不得,一动军中大乱。为何呢,原来徐财猴当道以后,开始大肆敛财,前文早已说过,凡是要升职的,都要向上使银子,连着要做义务兵(就是职业军人)都要花上十万。故而这多年下来,军中很多军官都是徐财猴等一手提拔的,每个花了多少银子,徐财猴可是一清二楚的,这把柄也就在徐财猴手里了。哪个不听话,只要使个阴招,说你贪腐,立刻就军纪惩罚。故而这军中很多花钱买来的高阶军官都是跟着徐财猴的。

不过这个也惹恼了很多没钱的军官,尤其是一些所谓的将门之后,前文也说过了,连当年的元帅的儿子要升个将军都要拿银子,否则照样不理。故而的军中对徐财猴骂声一片。徐财猴的名声之差可谓军中皆知,这古月帝和西七帝如何不知?只是因为水工帝实力庞大,古月帝又极度窝囊,不敢碰这个属虎的大将了。

等到西七帝继位,开始查处这军中极度恶名的中将谷俊山的时候,问题来了,徐财猴收了谷俊山无数银子,故而死保,这西七帝就让也是太子党出身的刘元出头狠搞谷俊山,抓了很多铁证在手里,连着徐财猴,锅薄熊的把柄都一起亮了出来。这下徐财猴无奈,只好舍了谷俊山。不过,徐财猴立刻在军中切割,凡是招了的,立刻开除军籍,打入大牢。结果吓得一众军官不敢再出头招认和谷俊山的事情,搞得刘元一度无法继续了。

西七帝觉得事情僵住了,就靠着王奇山把这个谷俊山的事情捅了出来,这下军中的高官蒙了,觉得谷俊山大势已去,纷纷开始招供了,结果连着徐财猴的很多事情也一起招了出来。这铁证如山的罪证都摆在了徐财猴的面前,无论认与不认,都是躲不掉了。故而那个时候,到处疯传徐财猴被抓了。

不过,水工帝就出场了,一番严词警告,西七帝也有些害怕了,毕竟徐财猴经营了十多年,西七帝虽然有几个铁杆在军中,可是,实权人物却没有几个,清洗还来不及呢。故而就和水工帝达成默契,仿照了当初另外一个常伪王局的做法,不追究,等他死掉。

书中暗表,原来徐财猴也生了不治之症,性命无多了,加上广隶的事情,刺激很大,故而徐财猴就住在了301医院里。水工帝道:这个快死的人,不要动他了,否则人家会说你不义的。让他吐出银子就绕过他。西七帝想了半天,就同意了。徐财猴大喜,就让家人交了将近一个亿。说只有这些了。还有谷俊山送的一些纯金像,金条等。

西七帝见徐财猴交钱交的很快,就答应暂时放过,不予追究了。还让徐财猴跟着自己出镜,要显得自己大度,掌控实权。只是这个信号正好给反了,其他人都觉得徐财猴乃是实力强劲,西七帝也斗不过他。故而军中反而一片质疑声,西七帝声威大降。可是,西七帝对这个情况却有些木纳起来了,忙着做这个小组的组长,那个小组的组长,不亦乐乎。西七帝本想快速处置争发伪系统,就搞了一个国安会,不料下面处处碰壁,居然进展不下去了。其实广隶的人马乃是看得清清楚楚,若是顺着西七帝的路数,立刻就要被清洗干净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垂死挣扎一番,说不定还有活路呢。

结果无论争发伪还是军中,西七帝都开始渐失声威了。而广隶的人马也开始暗中聚集起来了,要大搞一场。除了前文说的云南诸侯,江苏诸侯,河北诸侯,海南诸侯明显是广隶的人马以外,连着京城二号诸侯,重庆的诸侯,山东的诸侯其实也还是广隶和水工帝的人马,这新疆诸侯乃是广隶推荐的,自然这已经退位的新疆王诸侯也是巨贪,只会加入广隶一族的。其他诸侯大多是见风使舵的,就看双方哪个更强,就投靠那一方的。

西七帝却呆头呆脑,成天陶醉于造神运动之中,这里吃个包子,如今那里又去尝个烩面,觉得自己可以被塑造成毛泽东那样的神话人物呢。这瘤云杉也是开足马力,猛捧西七帝。直到昆明事发,西七帝突然觉得事情不妙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给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说香港有人洗钱,金额100亿,是一个家族的。这下西七帝开始关注了,一个家族100亿,那可是有些来头的。消息给的很明确,这个洗钱的乃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叫做赵丹那,年方22岁。

可是,香港这里却没有提供任何消息。这个就是地下党特首故意隐瞒了。这栗战树和丁雪乡立刻派人一查,果然,这个女子被香港法院判了取保候审,保费几千万港币,罪名是用8个户口洗钱,金额100亿,可是最近人已经逃回大陆了。若不是有人爆料,这个事情还无人关注呢。

这人在大陆,自然躲不过去了,一查不要紧,居然是徐财猴老婆的一个亲戚,这下立刻就清楚了,再一查,徐财猴的女儿就露出来了,就是这个女儿帮着赵丹那逃回大陆的。故而丁雪乡就立刻让人把赵丹那抓了过来,亲自审问。这赵丹那那里见过这个阵势,就招供了大半。

这下西七帝才明白,徐财猴只是给了不到1%的钱财就想蒙混过关了,气得暴跳如雷,立刻命栗战树把徐财猴给抓了,而且全家统统抓起来。这里就让人捎信给水工帝,说徐财猴不识抬举,必须严惩,水工帝大吃一惊,可是,这个事情来得太快,一时半会也不好说什么了。不过水工帝可是没有闲着,一直在联络那些行将就木的退休常伪,要一起训诫西七帝,说他做的太过激了。这里月月鸟人立刻响应,因为最近矛头已经开始对着自己的子女了,这样搞下去,自己的家族必然要被清洗的。而且月月鸟人也知道自己家族乃是万民痛恨的家族。青红军师自然乃是操刀手了。几个在一起商议实在不行要废了西七帝和王奇山,让三德上位,木子宰相已然毫无威信,废掉也是不费力气的。故而这里已经开始废帝行动了。青红军师之前定的日子就是4月1号。

可是如何传递这个日子呢,这就有窍门了。青红军师就借了古时候用月饼里藏纸条传递起事日期的办法,让人在这方便面上打上日期。这方便面乃是众多五茅的必备,到处可以买到,毫不显眼。派人送方便面也无人在意的。那些五茅收到这个消息,心潮澎湃起来了。一时间网上有些沸腾,熬不住的五茅已经开始用藏头诗叫西七帝滚下台来,一众五茅跟着喝采,杀气腾腾的架势连说书的看了也觉得惊奇万分呢。

只是这个事情突然被马航飞机的事件莫名其妙地给捅破了,这桶方便面如何被带上荒岛的,还要等马航飞机谜底揭晓以后才得以知道。西七帝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准备的如何,可是至少有了防备的手段,开始到处设防了。大街上军警开始增加了。名义上是防着维人闹事,其实还是防着对手闹事呢。两下里这就要开始决斗了。

按下这双方剑拔弩张的态势不讲,说书的要说另外一个大陆最近发生的事情,就是大陆的一些幼儿园私自给小童喂药,闹得满城风雨。

最早的起因乃是西安的一个宋庆龄基金会下的一个幼儿园的小童回到家里对妈妈说:“妈妈,我以后不会再生病了,因为老师给我吃了一种不会生病的药。”这母亲听了十分惊奇,不知道小孩吃的什么,就和小孩说,“好啊,什么样的药这么厉害,你能个妈妈拿一片来吗?妈妈也想吃这个不生病的药”。这个小童委实的机灵,第二天,就骗过老师多拿了一个药片回家,这母亲一看,药片上有字,再一查,乃是一个处方药。这下母亲气愤极了,立刻找了一些其他的家长调查这个事情,结果发现真的是这样的。就到幼儿园和教育局去闹,这下一闹不要紧,结果知道这个幼儿园已经给小孩吃了好几年的药了。幼儿园的解释是为了防止小孩集体感冒,提高小孩的出勤率,所以提早给小孩吃药。而有人爆料,出勤率和幼儿园的收入直接挂钩的。

说书的开始一点也不解出勤率和幼儿园有什么关系。因为说书自己的小孩上幼儿园的时候,无论出不出勤都是一样交钱的。结果有人开始揭露这里的真相了,原来,这个幼儿园是一个民办的幼儿园,挂靠在宋庆龄基金会下,只要交纳份子钱就可以用这个宋庆龄基金会的招牌了。这个幼儿园的老板开了好几家幼儿园,都是给小孩喂药的。据说这样的幼儿园的收入和小孩的出勤率有关。可是说书的依然不解其中的奥秘,因为说书的小孩当年也是上的民办幼儿园。(公办的很难进啊。公办的幼儿园价格低廉,通常管理还是不错的,至少上海是这个样子的。)

其实真正的原因就是一旦遇到大面积的儿童染病,幼儿园就必须关闭一段时间,这样幼儿园才没有收入了。为了预防大面积的幼儿出现感冒或者其他毛病,这样所谓的民办幼儿园就私下里给小童吃药,就想养鸡场里给鸡喂抗生素那样。

不过事情还没有那么简单呢,业内人士爆料,其实有些黑心的幼儿园在饮食上还采用低劣的食物和食用油,为了防止孩子吃了拉肚子,所以也提前不停地给孩子吃药!

这个就是养抗生素鸡一样的做法了。家长们自然气愤万分了,自己的宝贝,通常都是独生子女,进民办幼儿园还是花了大价钱的呢。本来指望给孩子好一点的环境,谁料到居然花钱找罪受了。去官府要求处理,官府的官员说,吃这个要并无特别害处啊,如果小孩没查出病来,就不要再追究了。家长一听,那里接受的了这样的说法,于是就上街抗议了。

这下事情就传开了,结果行内人士说,这个根本不算新闻,早就这样了,为了钱,孩子算什么!。这下官府也紧张了,连忙下令全大陆排查,结果果然就是如此,几乎每个地方都有这类幼儿园。

西安的家长因为最早发现,所以最早起来抗议,没想到几个家长还被官府抓了进去,其他家长就不平了,几百个人又联合起来赌路,要求放人,警察过来,有抓了几个进去。如今结果如何,还未知晓。

无锡那里也是发生同样的事情,也是家长抗议,官府不理,然后家长上街抗议,也被抓了几个家长。也是没有结果呢。

其实家长们若是仔细看看当初三鹿奶粉的结果,就知道这样的事情最后都是不了了之的。三鹿奶粉的赔偿至今一笔糊涂账,媒体不得追查任何结果。故而当初见了别人的小孩受难,不发声支持的话,最后也要落到自己的身上的。可惜大陆P民已是多年麻木,只顾自己和眼前的蝇头小利,根本不解为何人家要搞民主,要新闻自由,若是没有这个,受了气,受了冤屈无处诉说啊。等到事情落到自己头上再要发声的话,才发现一切都晚了啊。

那些给小童喂药的幼儿园老师,自己难道没有小孩?自己的小孩若是被人这般喂药,如何思想?大家若是都为赚钱,去害别人,最后自己不会受害吗?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何P民不能理解呢?说来道去,就是CP这个制度邪恶啊。说书的一直都在说,如今社会搞得人人害我,我害人人,长此以往,如何了得?如何了得啊!!!

更加恶心的是,官煤见出了这等恶事,不去反省,反而让大批五茅上网,说这个药没问题,那个药没有副作用,吃了好多年也没问题,简直禽兽一般,毫无羞耻。说书的见了这样的帖子,有时候会觉得该让五茅们自己的小孩都吃药去,以后看见五茅的小孩受了罪,再也不会给予丝毫的同情了,只有两个字“活该”。故而如此循环下去,大陆P民只会越发冷酷无情的。而那些警察参与镇压家长的,其实也要想想自己的后路,若是成天做着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总有一天也会被同类相侵或相害的。

这里就有一个现成的案子:

话说京城里有个警察学校,专门培养警察的,有个老师名叫徐丹,乃是一个资深的女老师,如今年过六旬,可谓警察弟子满大陆,不少如今都是高级的警官。

徐老师近年来对于争发伪系统内案子比较关心,因为都是同门子弟,结果因为参与CP内斗,互相倾轧折磨,搞出警察内部许多的“冤案”,前文曾经说过重庆一个女警察的故事。其实,薄熙来和王立军主政的时候,这个女警察的案子大约算是很轻的了,重的如王立军的贴身秘书也被王立军关进大牢,等王立军事发以后才被放出,期间备受折磨,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据说薄熙来主政期间被关进去的警察有几千个,其中不少都在喊冤,不过到底哪些是真的冤枉的,估计外人也是搞不清楚的。那些当初恶搞别人的,如今被人恶搞了,算不算冤还真是一个难说的事情。

这徐大妈因为看着自己的警察子弟有人落魄喊冤,就有些于心不忍,要去帮忙,这几年据说也帮了一些人的忙。结果重庆就有警察要求徐大妈来重庆帮助伸冤。徐大妈就在前些日子飞到重庆去了。

不料,刚入住宾馆,就被当地警察趁着徐大妈离开的时候偷偷来房里搜查,不料遇到访客,结果露馅了,徐大妈的电脑,文件等都被翻了一个遍。徐大妈知道了也很无奈。谁想到更加离奇的事情来了:

半夜一点钟的时候,有人突然拼命敲门,说是警察查房,开始徐老师觉得自己是个女士,应该不会被查到房吧,可是敲门的大有再不开门就要撬门的感觉,徐大妈睡眼惺忪地穿上睡衣,就开了门,结果真的是警察,冲进来二话不说,抓住徐大妈就走,大妈那里动弹的了,就这样穿着睡衣被暴力架到了派出所,然后一通审问,问徐老师来重庆到底要干什么?徐大妈长这么大没吃过这个亏啊,好坏也是京城警察学校的老师啊。可是,派出所的警察显然知道徐老师的一切背景,只是要求徐老师立刻离开重庆,否则天天过来骚扰。徐大妈气得话也说不来了,这可是自己这个系统教出来的啊!徐大妈什么也没说,就回到宾馆,这是早上三点钟。一看手臂上,被抓的血痕一道道的。气得第二天一早就坐飞机回了京城去了,并在微博上发誓,此生再也不来重庆了。可是徐老师有没有仔细想过,这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徐老师自己在教学生的时候,有无有意无意地灌输一些反人类的思想呢?

这个就如京城第四女中的那个被女学生活活打死卞校长,当初正是卞校长自己亲自给这些高官的女儿们灌输了“你们是红色接班人,对敌人就要残酷无情”这样的恶念,结果导致自己被残酷无情地打死了。据说旁观的一位女老师,姓张,是这个事情的见证人,至今(七十高龄)也不理解那些在她眼里本来很听话,很乖巧,又“很爱国”的高干女儿们怎么会突然变成恐怖的女打手和女杀手的。

那些对付徐老师的警察其实更要想想,若是有一天,自己也遇到不公,再要找徐老师这样的,哪里还有呢?这个都是在自断生路啊。不过重庆现状如此,足以说明薄熙来余党的势力如何强大了。

再说香港这里,刘进图案子有了说法,大陆抓了两个人送回香港,说是香港要找的嫌疑人。可是,香港警察也不是吃素的,就开始对两个人隔离开对口供,结果发现,虽然有些口供是相同的,可是关键的一个部分,在那里把刀丢了,却完全不对,甚至两个都不知道刀到底是在那里丢的。故而这两个明显就是顶包的,可是两个却主动供认是有人给了100万港币让砍伤刘进图的,可是具体哪个却不知道。故而这个案子有可能就是悬案了。

不过青红军师可没有闲着,又出手了,这次对着的还没有上市的《香港晨报》,这个《香港晨报》,据说是一个中立的报纸,不过,有香港亲大陆的报纸却放风说这个报纸乃是大陆的资金。而办报的是一个东方早报的高级编辑,立刻出面否定。这下惹恼了CP里的一些人,又派了两组凶徒,每组两个歹徒,对着《香港晨报》的两个创办人下手,手法和袭击刘进图类似,也造成两个人的重伤,另外一位还是女性。可谓嚣张之极。

这个案子如今一头雾水,凶手依然逃之夭夭,毫无踪迹。故而大陆CP的内斗,已然让香港也变得血雨腥风起来了。可怜香港媒体人,为了有限的新闻自由,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啊。不过这个袭击说到底还是要挑起香港人仇恨,然后事态逐渐扩大,最后血腥镇压了。可谓歹毒异常。

只是这连串的阴谋诡计到底能否得逞,且听后话。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4年3月24日13:52 | #1

    若要天下大治,必先天下大乱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