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中国人为什么喜欢普京

与其说喜欢普京,不如说喜欢痞子,喜欢“大救星”。现在说这种话不怕。尽管普京曾经是KGB。克格勃是干什么的,就是苏联的特务。苏联特务是什么意思,他不仅可以搞窃听,还可以搞暗杀;当然,由于其超级克格勃的身份,当年苏联政府还给他培养得“上天可架战机、入海可捕鲸鱼”。但本事再大,本人也完全有信心给自己鼓劲打气:普京再怎么特务再怎么克格勃再怎么受人爱戴再怎么痞,今天也不会亲自或派人来暗杀一个只是斥责他几句的中国普通百姓,因为不值。

  不仅不怕普京,也不怕咱政府维护他。别看中国政府特别是中国领导人表面上跟普京好得不得了,那都是表面现象。其实大家都各揣着自己的心思,打着自己的小九九。不说别的,俄罗斯也好,普京也罢,对中国政府而言,从叶利钦开始,他们走的就是“邪路”,我们现在最多也只是说“中国政府尊重俄罗斯人民的选择”。你说咱的政府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走上“邪路”的国家,又怎么会喜欢走上“邪路”国家的总统呢?要么,就只能说咱的政府包括领导人口是心非,或说不过是想利用一下普京。利用他什么呢,利用他跟美国跟西方抗衡。因为在中国政府眼里,俄罗斯与普京虽然走的也是“邪路”,但跟美国跟西方很不合,而且近些年还常常“坚定地站在中方一边”,尤其是在中国有些人看来,美国和西方走的路比俄罗斯更“邪”,而且总想“颠覆”我们。

  啰嗦一通后,再来谈中国人为什么喜欢普京。

  诸位看官,请你千万不要过分相信腾讯网站挂的那篇《中国人民爱普京?》中的有些话。比如那篇文章中就说,中国人如此喜欢普京是因为中国媒体给普京打造得太完美。

  你说这话能说得通吗?今天是什么时代,是信息时代。在一个连人民日报都不能不承认中国当下正处在老百姓都是“老不信”的时代,即一不信政府,二不信专家,三不信媒体,他们怎么会唯独相信媒体打造出的痞子普京呢?

  人民日报说别的,我往往都不信,至少要想一想:这张报纸是不是又在骗人;但它说老百姓都成了“老不信”,我一点也不怀疑。因为不论从身边人们的谈论还是互联网论坛上的网友跟帖,随处可见这种“老不信”。你说这是多么有力的证据呀。在这一点上叫我对人民日报无法不相信。

  如此这般,你腾讯《今日话题》凭什么说中国一些人喜欢普京是因为中国媒体把这个老男人打造得过于完美呢?还有,你那个“90%”靠谱吗?十三亿多中国人真的有90%喜欢普京?我不信。我信的仅是你投票的那些网民比例。即使如此,也还担心你同样会造假。

  因为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你说还有什么假不敢造?堂堂国务院总理记者招待会上的所谓“举手发言”都是演戏,都是造假,遑论一个投票比例——这算什么——而且还是对普京这样一个外国痞子的投票呢?你再去调查一下,我估计大凡关注中国社会而又比较了解中国国情的人一定会高比例地告诉你:中国就是一个骗子大国!你不要随便相信这个国家说的任何话,做的任何事,否则你就极有可能上当受骗。

  说到这里插两句。近一年半载不是一直叫着要“深化改革”吗?真要深化改革,首先就要改掉一个“假”字。过去中国人最喜欢说的一句是“万恶淫为首”。而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要改为“万恶假为首”。假字一天不除,中国一天难好。试想,在一个虚假骗子充斥的大国,还谈什么深化改革?又还怎么深化改革?李克强有勇气拍版建立上海自由贸易区(诸位看官,你道上海自由贸易区是什么意思,如果完全落实下来,就是完全资本主义),为何就没勇气像当年朱镕基总理那样吩咐下面:我的记者招待会,不需要安排,不需要演戏,记者们想提问什么就提问什么。果真如此,该是何等畅快,至少也不枉此生做一回“大国总理”。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

  你道中国为什么有那么多网民喜欢普京吗?除了普京的那点所谓“魅力”,除了我们从腾讯那篇文章中看到媒体人段宇宏的那句感叹,即要是普京在中国参选,“三五十年内会连选连任”,表明中国人一直在匍匐着,一直有找个“大救星”的情结,还有一点,那就是普京的痞。看他做总统一来也不知做了多少回痞子。他当总统时,韦德·梅杰夫做总理;梅杰夫做总统时,又换他做总理;然后他又当总统,梅杰夫又做总理,用我一位朋友的话说,这简直就是一个俄罗斯的“二人转”。整一个俄罗斯完全被他普京玩弄在掌股之中,且何等得心应手。试看这个星球上近200个国家,恕闵某孤陋寡闻,还有第二个吗?难怪本人在网上就见有网友质疑:一直不明白,普京从总统卸任后,为什么能当上总理?总理卸任后为什么又能当上总统?如此往复,普京是不是一直要当俄罗斯的总统或总理到死啊?

  如此这般,还不够痞吗!

  再说此次克里米亚所谓公投后加入俄罗斯事件,是何等荒唐!他普京眼中哪里还有国际公法?在普京那里,国际法只是供他利用的玩物:当国际法符合他心意时,他就强调要遵守国际法?当国际法与他的愿望有冲突,他就对国际法条文视而不见。如此一来,痞性十足的普京就让世人看得很清了:他可以无法无天,或说他普京就是国际法,他普京就是这个地球上的天。众所周知,在克里米亚尚未提出公投前,普见就拿保护乌克兰境内的俄罗斯族人为借口派兵侵占了乌克兰领土,请问:如果这个借口可以成立,那么国际法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乌克兰境内的俄罗斯族人首先是乌克兰国民,就算需要保护,也应该是由乌克兰政府保护。就算前一个总统被推翻了,也没有任何理由及证据说新的乌克兰政府就不会保护乌克兰境内的俄罗斯人。退一万步,就算新的乌克兰政府保护的力度不够,难道那不属于“乌克兰内政”吗?难道你普京过去口口声声指责甚至谴责美国不该“干涉别国内政”就不算数了吗?这回轮到自己,就把过去对别人的指责忘到九霄云外?

  而是这样一个痞子,又为何能得到所谓“90%”的中国网民的青睐呢?诸位看官,不是别的,就因为,我们这个民族痞性十足,往大人物说,从刘邦到朱元璋,都一个德性。大家都痞,不痞在官场就混不下去,不痞甚至就难以做官,难以做官,也就难以发财,而中国绝大多数人整天想的就是如何才能发财。现在有些学者不遗余力地提倡儒学,可这种人忘了,董仲舒汉武帝时代儒学之所以那么兴盛,正是因为当年只有学好儒家经典才可以当官才可以发财,而当官发财后自然也就要多少美女有多少美女。什么“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就是从那时流传下来的。而且你也不要以为在中国只有官场只有腐败分子才痞,不是。有些平时表面上对坏人坏事表现得“义愤填膺”者照样痞。本人当年之所以离开那家什么大江大河报,就因为发现“领导班子”中有一痞子(现已升任这家报纸的副总编),而且此人表面上给外人的感觉是正义感冲天,迷惑了不少人。其实,当你“零距离”跟他接触或无意间冒犯他后就明白了,此人的五脏六腑都痞得让人恶心,恶心得一想到此人就想呕。

  你说似这样一个痞子国家,一天忽然发现邻国竟然有这样一个人做了总统,唉哟我的妈呀,真要笑得肚子疼:这回可算是找到同类,找到知音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3月24日16:31 | #1

    胡扯,欧美又是如何呢?道貌岸然

  2. 匿名
    2014年3月24日16:41 | #2

    中国人喜欢普京是因为,普京推广免费医疗,在俄罗斯看病、上学等与中国相比好的不是一点点。
    而对比中国现在,看病、上学对于普通人来讲,简直是非常的困难,大病一场,数年的积蓄都会亏空。
    人们崇拜某一个东西,是因为现实中的不如意,是基于利益考量,而不是什么痞子不痞子的问题。欧美国家也一样,也是基于自己的利益考虑问题的。
    至于说的那些自由、民主的东西,都是利益的包装物,任何人任何国家都逃脱不了用利益考虑问题
    宗教也是利用无形的利益束缚有形的利益。
    真正的高人能够分析清楚利益关系,并且能够把各方利益调整好,中国现在的问题是历史形成了较不正常的利益关系,要改变还是得靠利益来制衡。

  3. 黑京好洗肺
    2014年3月24日16:43 | #3

    欧美么,deal is deal,耍赖跑路的真还没有,诚信上,欧美甩土共和俄共几个世纪。

  4.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4日08:58 | #4

    总之我喜欢

  5.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4日12:37 | #5

    问题不在痞不痞,而是你强不强,弱肉强食古今中外,一味抱怨酸腐,无济于事,解决不了问题

  6. 匿名
    2014年3月24日21:48 | #6

    去你妈逼的,中国13亿人,肏你妈老子又被你代表了,老子就不喜欢普京,以前看着还有点儿肌肉,最近居然像娘炮一样

  7. Bill Rich
    2014年3月25日00:45 | #7

    Chinese people love Putin because Putin is the kind of emperor Chinese want, someone who sents troops to crush opponents at will, militant, and looks strong, just like the First Emperor of Qin, Han Wudi, Tang Taixong, Kongxi, Qianlung, the militarily strong emperors. It just reflects the warlike and dominating nature of the Chinese people.

  8. 匿名
    2014年3月26日19:28 | #8

    賤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