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討馬檄文

文/顧爾德

馬英九總統,請你承認自己與你團隊的無能與自以為是,導致今天台灣的危機!這個危機已不是「服貿危機」,而是憲政危機,當然也是你的政權正當性的危機。

請你不要再躲在你自以為相信、事實上無日無夜不在踏踩的「民主法治」偉大口號下,試圖迴避你對台灣六十多年來最嚴重的危機該負起的責任。

沒有過去非法抗爭
哪有你這個「合法」總統?

是的,這是台灣自二二八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最大規模的人民反抗運動。馬英九總統,你曾輔佐過蔣經國、李登輝兩位元首,走過風風雨雨的一九八○到九○年代,你曾經歷過占領立法院、行政院的危機嗎?那兩位元首可曾面對過這種全民皆反、同志叛離的危機嗎?

做為一位法學博士、一位經歷豐富的政治菁英,不該像小鼻子小眼睛的法匠,用似是而非的空泛「法治」概念,來否定人民對這個政權違法亂紀、讓民主倒退的不滿。

馬英九總統,你曾經躲在背後參與、卻不敢出面上街遊行的保釣運動是「合法」的嗎?你幫蔣經國策畫的反台美斷交抗議、把美國使者扔了滿頭蛋汁的行動是「合法」的嗎?你當年還主張委任直選時、學生群眾發生的野百合抗爭是「合法」的嗎?

沒有這一連串改變歷史的「非法」人民抗爭,有你今天可以「合法」地被民選為總統嗎?

馬英九總統,難道你真的以為今天的你,擁有二十三、四年前李登輝在野百合運動時的政治高度,以為你可以用總統之名召開府院會議解決這個憲政危機?你錯了!

一九九○年的野百合運動,為李登輝之後十年的統治奠下正當性基礎。那是因為他當時是站在歷史潮流正確的一邊,他運用學生與社會的支持,來對抗違反民主潮流的萬年法統國會。

但是今天,馬總統你是一手推動服貿、要求服貿限時闖關的人。你自己是站在民意的對立面,你怎麼可能會有高度要求學生無條件與你對話?

檢察總長黃世銘的判決
是你違憲亂法的最好見證

你的高度不是在三一八抗爭這一夕之間隕落的。去年九月政爭,不只王金平看破你的手腳,全民都看破你的手腳。你當時已經失去了中立性,已失去做為一個仲裁鼎鼐國家糾紛的超越地位。三一八危機發生後,檢察總長黃世銘的判決,更為你在九月政爭的違憲亂法做了最好的見證。

但是,馬英九總統你還是沒有覺醒。你派出你的愛將江宜樺院長到立法院門口「獨白」;隔天,你在國際記者會上,還是陷在自己營造的「法治」中,自我感覺良好。

你在記者會上笑著說:「完全沒有受到北京壓力。」你忘了你才派你另一個愛將王郁琦去南京、上海為你日夜期盼的「馬習會」鋪路。而當王郁琦在南京向對岸提出兩岸合作推動區域經濟整合時,對岸的回答是;目前當務之急是通過服務貿易協議。

大家都很清楚,「服貿協議」是你取得馬習會門票的先決條件。你為了自己的「歷史定位」,不惜站在民意的對立面,硬是要服貿協議過關。

你說,服貿不過關,會影響到台灣參與TPP和RCEP。你這個自以為是的邏輯,很難說服人──中國從來沒有承諾過服貿過關,就讓你參加中國具有影響力的RCEP。美國主導的TPP更不用說,中國怎麼會樂見台灣參與美國重返亞洲的機制TPP。話說回來,要不要讓台灣加入TPP,決定因素是美國,不是中國。

不但國會、社會大眾不懂
連你的行政部門都不清楚服貿內容

你又說,如果國會否決服貿協議,會讓其他國家懷疑台灣的誠信,不想和台灣談經貿協定。馬英九總統,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美國被稱為快速授權法案(fast track)的《促進貿易授權法》(TPA)已在二○○七年失效了。

這個讓國會授權白宮有更多談判權限、而且國會要對談判結果在限期內包裹通過,不能修改條文的法案,在○七年中止後,國會有權修改內文,也沒有限時通過的約束。因為國會要求對外談判有更多參與權,至今還未同意延長TPA效力。即使在TPA還有效時,美國國會對白宮對外經貿談判的規範,也遠比台灣嚴格。

服貿協議的黑箱作業,不只是行政部門對立法部門與社會,壟斷談判權與資訊,連同樣屬於行政部門的勞委會(今勞動部),在協議即將簽訂的前一個月,居然在立法院表示,因為未掌握具體開放項目,無法對就業市場的衝擊提出評估。

你任命的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在服貿協議剛簽訂之後,信誓旦旦地說,對於服務貿易協議通過立法院審查很有信心,「連國會都說服不了,怎麼說服『大陸』」。過去七、八個月間,你們說服國會了嗎?更不用說人民。

當然,現在再談「服貿黑箱」已經是沒有意義的事。馬英九總統,你的政權現在面臨的問題,不再是服貿協議過不過關的問題,是你政權正當性的危機。

同志不和你站在一起
北京正在對你搖頭嘆息

這個危機是馬英九總統與你的團隊,自己一步一步地擴大深化。民眾從要求服務協議內容透明、評估正確,到要求逐條審議,到最後要求退回服貿協議、制訂兩岸談判監督條例。民意要求的層次一次又一次升高,表示對這個制度、這個遊戲規則的信任感,一次又一次地降低。你的正當性危機也一步步加深。

不要以為,你的代表和對岸談好「馬習會」安排,就可以讓你從目前的政治困境脫身。從這次服貿議題引發的政權正當性危機,已經很清楚地說明了,你未來任何有關兩岸的決策都不會再獲得人民的信賴。

「馬習會」不會讓台灣人覺得光榮,覺得兩岸終於平起平坐了;相反的,是會帶來更多疑慮、不信任與反抗。

馬英九總統,也請你別再不斷地影射在野黨為了一黨利益而杯葛你的政策,甚至連兩岸談判監督問題,都要牽扯到民進黨執政時的立法。請看清楚,這次社會力的反抗,民進黨有絲毫主導力量嗎?

不只是在社會上,你在藍營的領導中心也是岌岌可危,除了王金平,你應該也看到你的同志郝龍斌、連勝文的發言了吧?你有看到任何一個國民黨實力派要角,在這次的危機中挺身支持你嗎?

你真的以為你為兩岸協議全力以赴,北京也會無條件挺你到底嗎?你有很多「同志」,正想著取代你在中南海領導核心心目中的地位。也許,北京的領導們正在搖頭嘆息,想著你的表現恐怕連當個特首都不及格。

現在,學生提出的需求已經是公民憲政會議的訴求,因為現有的制度已無法讓人民有信心,已無法處理日漸頻繁、利害愈見深遠的兩岸關係。台灣需要新的憲政共識與架構,讓人民可以信賴,讓人民的權益不至於被行政權主導的兩岸談判所犧牲掉。

而馬英九總統你做為一個主導兩岸、國防與外交大權的政治領導核心,卻沒有一個有效的憲政機制可以規範你的作為。立法院出了事,你把問題推給王金平院長;當王院長不願為你的跨院協調會背書,你沒有憲政手段解決問題,人民也無憲政手段向你追究責任。

在這個憲法時刻
請你真誠地面對、解決危機

正如法律學者黃丞儀所說,現在是一個憲法時刻(constitutional moment)。「看看這個簡陋的憲法架構,已經無法滿足台灣社會的信任需求,也不符合國民主權原則,更難以應付未來五十年兩岸之間的安全交往。相信只有更宏觀、更具開創性的憲法新架構,才能帶給台灣人民更大的安全感和保障,並確保我們以及下一代的幸福。」

馬英九總統,如果你要求歷史定位,就只有真誠地面對這個憲政危機,與朝野共同解決這個危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2014年3月25日10:53 | #1

    本来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根结是马英九死活不愿发起“公投”,哪怕这是不涉及统独的。

  2. Bach
    2014年3月25日13:07 | #2

    當民眾衝進行政院時,這個群眾運動的正當性就大大減損了,使警察驅離獲得了正當性。群眾們自己選擇進攻行政院,使這運動失分,減少了社會大眾對他們的支持。現在的台灣已經是後威權的民主體制,並不在戒嚴狀態下,過去用於戒嚴體制的社運抗爭手段已大大失去正當性。而且,美國國務院已清楚表態,支持台灣的民主體制,希望關於服貿的討論可以和平與文明的方式進行 (“We hope that the discussion can be conducted peacefully and civilly.”) 。作為美國保護國的台灣,主流輿論很難不受美國行政當局態度的影響。要爭取台灣主流輿論的支持,反服貿運動必須跳脫過去戒嚴時代的社運作法。像郭宏治這樣的評論,背後的邏輯都是過時的。

  3. 匿名
    2014年7月27日00:50 | #3

    我肏你媽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