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夜,我在行政院

這一夜,我在行政院
這一夜,我經歷了27年來好多個第一次
第一次進入行政院區,第一次知道原來有些公家機關的廁所洗手台是有熱水的,
第一次親眼看到一個人滿臉是血,第一次親眼看到警察打人,
第一次被鎮暴水車沖水,第一次被警察拖走,
第一次知道,在警棍與警盾面前,手無寸鐵的我們是這麼的渺小。

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跑進行政院,昨晚八點,和61歲的姑丈約好要去立法院,
結果一到鎮江街,一群人往行政院的方向衝去,高喊著”佔領行政院了,快去幫忙”
我們沒多想,就跟著人群往行政院去了。
到了現場,發現好像不是這麼簡單一回事,要進院區,要先擠過只開了一條小縫的鐵門,
再匍匐鑽過拒馬底下切開的一個小洞。
前面的人群一直往前進,旁邊的工作人員一直招呼大家快往前,還沒警覺的一老一小,
就這麼進入了行政院區。

場內就像立院區一樣,有著總指揮告訴大家要在哪邊靜坐,哪邊需要人手,
哪邊需要志工,哪邊要讓出通道,除了看到有人一直在往二樓爬,
偶爾聽到幾聲玻璃破裂的聲音外,真的跟立院區沒什麼兩樣。
比較早進來的我們,就在行政院門前的車道坐下,準備度過這漫漫長夜。

三、四個小時過去,雖然中間有零星的騷動,也一直傳來警方在集結準備攻堅的消息,
不過不知道是被八卦版嚇慣了還是怎樣,一點也沒有緊張的感覺,
總覺得,馬英九不可能採取強制驅離的方式。

但我徹底的錯了。

不多久,北平東路的後門口,警方開始進攻,
警察一起拿著盾牌敲擊地面的聲音真的會讓人有在拍戰爭片的感覺,
在後門支援的人民真的很辛苦,承受了第一波攻擊,好多人被拖進盾牌陣裡面不知去向,
期間發生好幾次疑似有人被拖進盾牌陣內毆打,然後旁邊就會有人衝出來要去拼命,
這是我在立院區完全沒看過的場面。

你說我會不會緊張,我會
你說我怕不怕,我怕我很怕
你說我想不想回家,我想我真的很想

轉頭看看旁邊的小女生,應該還是個學生,一個人來,臉上一臉驚恐,
後面兩個結伴的女孩,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明明剛剛還聊得很開心,
一個女孩從靜坐行列中走出來站到旁邊,一直哭一直哭,
姑丈旁邊剛坐下的阿伯,看起來至少70歲了,摸著胸口說很痛,
本來以為他是太緊張心臟出了問題,結果他說他在後門被警察用棍子戳。
這些人都沒走,我怎麼可以走。

凌晨四點左右,鎮暴水車開始向左側站立的人群噴水,
強勢警力迅速的把人群驅離,接著,把水噴向我們這些靜坐的人群。
完全傻眼了,我們做了什麼需要對我們噴水?
我們只是坐著,我們沒有攻擊,沒有武器,甚至連站起來都沒有。
噴水攻勢大概發生了三次,警察開始進場拖人,
被驅離的大家慢慢走出行政院,一個阿姨陪著三個哭得唏哩嘩啦的女孩往立院走去,
遠方的太陽升起,終於天亮了。
一個小時前,指揮告訴我們,撐到天亮,我們就贏了。
我們終究沒有扛住龐大的國家機器。

這一夜,我在行政院。

=====
很多細節就不詳述,只是想寫點東西抒發一下這一晚的驚恐,

至於比較重要的,

現場我親眼看到院內警察,利用盾牌將媒體擋在大門外,
接著把還躲在院內的學生抓出來,有幾個被壓在地上,一陣好打。
為什麼我們會知道,因為行政院門口車道正上方的天花板是鏡面玻璃,
反射出了院內我們看不到的部分。

蘇貞昌和陳其邁和警察溝通了一個小時有吧,不過看來沒什麼成果。

謝長廷和一個不知道是誰的立委,還有疑似他們的助理,在最後跟我們一起坐下,
被水沖被拖走。

現場非靜坐者中,的確有一些氣質很不像學生的人站在旁邊(比較像是混混的氣質)。

剛剛要離開時,在鎮江街口等紅綠燈,看到一個學生跟旁邊休息的警察不知道閒聊什麼,
突然那個警察從口袋拿出一張反服貿貼紙,跟學生說,我是自己人,
年底我會用選票制裁他們。
另一個警察跟學生要了一瓶水,他說”馬英九沒有給我們水喝,可以跟你要一瓶嘛”
=====
最後,以下的話,是我想告訴接下來想去立院的人

(1)當你出門要前往現場時,請你就做好一定的覺悟,主辦團體將活動定調為理性和平,
但現場狀況瞬息萬變,不是我們要和平,就可以和平,沒有人可以保證你絕對不會受傷。
但是,我們自己絕對有能力可以避免90%以上的傷害。

基本上可能受傷害的時候就是被攻堅時,
我想只要不挑釁辱罵攻擊警察,基本上應該都算安全。

憑良心講,這次拖我走的警察還滿客氣的,先問我要不要自己起來,我說讓你拖沒關係,
他就告訴我有可能會受傷,拖行三公尺後,就叫我站起來,我不講話,
他又把我拖了兩公尺後跟我說,我知道妳們很辛苦,趕快自己起來回去休息了。

拖我姑丈的警察聽說也很客氣,跟我姑丈說,阿伯你有年紀了不要這樣快點起來,
就把我姑丈扶起來帶去旁邊了。

但也是有看到警察一開始就很用力拉扯的,
或是靜坐者激烈反抗的,有些警察沒反應繼續拉,有些警察就會回擊。

所以請你審慎評估你自身的狀況,可以承受多大力道的拉扯,不要做出超出負荷的舉動,
甚至你根本不想被警察拖,我想只要在警察攻堅時,
你趕快躲去馬路邊,它們應該也沒功夫理你。

(2)
今天的行政院現場大概幾千人,回到立院後應該最多也是上萬人而已,
也許,有很多人是因為要上班上課暫時離開了,
但是,有更多的人是不了解這個活動,不了解服貿影響到他們什麼,
不了解這個運動的內容、安全性、重要性。
最後,他們選擇不參與這個活動。

這幾天我一直在做一件事,把我在現場或網路上聽到的看到的都回去講給家裡的親戚聽。
告訴他們為什麼要參與這個活動,為什麼這個活動很重要,
告訴他們這個活動,跟台灣的絕大多數人都有關係,
並且請它們有空來現場看看。

那天看電視上一個名嘴說”人多就是硬道理”
如果,大家都可以把自己的父母叔叔伯伯阿姨嬸嬸帶來,
馬跟江就更不敢像前兩天講那種屁話來呼弄我們。

(3)
最後,這次行政院事件,有些人贊成有些人反對,新聞不停地說,這是內部鬥爭,
不管是不是鬥爭,不管你怎麼想,不管你是否反對這次事件,請不要輕易放棄這個運動。

這群帶頭者也是第一次攻進立法院,第一次主持如此龐大的運動,
不可能不會犯錯,不可能不會有分歧。
但是請你記住你參加這個運動的初衷,你不是為了給誰面子或是覺得誰很酷,
你是為了你自己和你的家人,就算他們這次做的不合你意,請不要不要放棄這個運動。

最後,我想謝謝這次的工作人員,不管是帶我們進立法院的還是進行政院的,
很高興有你們,讓我們有機會讓馬英九知道,我們很不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汉唐宋
    2014年3月25日15:18 | #1

    从服贸两方的优惠幅度来看,大陆这边是很吃亏的,既然对方不接受这样的人情,既然宁要台湾的草,也不要大陆的苗,我们也不必贴那个冷屁股。那也大可不必签,我现在是从乌克兰看明白了,西方的民主 法制都是虚伪的。说大陆专制,有他的盟友沙特阿拉伯专制吗,那可是中世纪的社会。克里米亚投票独立,怎么不让人家独立?如果这样的话,台湾也没有资格独立。政治,军事说白了谁的枪杆子硬谁说了算,没那个本事就最好老实点,看看克里米亚,俄罗斯把他收回来,乌克兰,西方,做什么了? 真那么天真,大街上游行馅饼就掉下来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