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醫師:台北 噩夢的一夜

禮拜六值班,因此我們大約在星期日的中午,跟朋友約好前往立法院看能不能提供什麼醫療協助。天氣趨於炎熱,在立法院前以及周遭的民眾有秩序的坐在地上,聽著台上的演講,一同呼著口號。立法院前醫療站總部也隨著時間聚集越來越多的醫療人員,大概就是幫忙建置醫療站的環境,除此之外倒也沒什麼事,就這樣一路到了夜晚來臨。

就在這時,我們幾個聽到傳言,可能會發生事情。就此同時,舞台的麥克風便傳來:“攻佔行政院!”的訊息,馬上跟著其他醫療人員快速奔跑到行政院,這時拒馬前已經滿滿都是民眾。就在我們試圖尋找醫療站的建置點時,傳出大家已經進入行政院區域的消息。在我們接獲行政院的廣場已開始設立醫療站後,便穿過層層拒馬,與其他醫療人員會合,開始整合人力與物資。這時,行政院的門前已經聚集許多的民眾,由於距離二三十公尺並沒辦法看得很清楚,場面應該算是騷動跟混亂,但似乎沒有爆發嚴重的衝突。

把人力編組好後,開始陸陸續續有傷患送過來,大多是挫傷。行政院內跟二樓已經進入一批人,場內學生開始呼籲大家離開二樓,在行政院前就好。約莫接近11點時,警方決議確定攻堅的消息傳入,鎮暴警察、灑水車及催淚瓦斯很有可能會出現。學生團體開始對現場的人呼籲:”很有可能會受傷,請學生們保護自己為主,可以離開沒關係”。隨著攻堅的消息越來越頻繁,行政院前醫療救護站由於距離正門人群過近,在溝通過後警方不願承諾保護急救站以及傷患與醫療人員的安全,在攻堅與噴水時場面混亂,救護站極有可能被破壞而無法再提供醫療協助,因此被迫將據點撤出到忠孝東路鎮江街口,少部分以個人名義自願留下的醫療人員則在場內協助。

我們將人員與物資撤出到忠孝鎮江街口後,在路人們的幫忙下圍出範圍,開始進行救護站的規劃、動線以及人員編制的分配。時午夜,台北街頭氣溫趨於寒冷,約莫一百多個醫護人員就這樣在人行道上,靠著單薄的毛毯休息儲備體力,處理及治療傷患。

場內不斷有衝突的聲音傳來,但因為距離太遠並不清楚裡面的狀況,但是,陸陸續續開始有傷患被送過來。在接獲消息指出青島東路側有大量醫療需求,北平東路出現鎮暴警察開始持警棍跟盾牌夾攻毆打學生後,我們調度了幾個小隊的醫療人員及EMT們前往該地支援。漫長的夜晚,不斷進來的傷患,這個我們生斯長斯的國家,究竟怎麼了?

凌晨三點多左右,經確認消息,指出許多民眾及警察在行政院前廣場掛彩,送不出來鎮江街口救護站接受評估與治療。因為場內的狀況完全無法確認,因此也無法保證進入人員的安全。忐忑地詢問了現場有沒有人願意進入第一線,結果在場的醫療人員幾乎每個都舉起手來,甘願冒著生命危險,也要進入治療傷患!

(看著這一幕,我的心中不由自主地激動起來…林北人生中第一次,這麼地以我能夠成為一名醫療人員為榮啊!!)

我們在維持救護基地人力的狀況下,派出十多名資深醫護人員組成數個小組進入場內,其他人則繼續協助處理持續前來的傷患。約莫三四點時,場內似乎爆發了極為嚴重的衝突,從場內學生的廣播中聽到,政府真的派出鎮暴警察跟灑水車驅趕手無寸鐵的學生跟民眾!!當下,我愣住了:這不是對付危險分子動亂的手段嗎?在行政院的學生們,沒有武裝也沒有防護,就這樣兩手空空的過來,真的有需要被以這樣暴力的方式對待?這樣的台灣,跟當年中共以坦克輾過殺死手無寸鐵的人民有多少不同呢?

再則,在多數已被掌控的新聞媒體報導下,這些人民反而被塑造成是活該的形象;我們常笑中國的世界一片和蟹,許多中國人連六四是什麼都不知道。從在昨晚現場真實的狀況,跟我回來後看這些新聞報導的內容,台灣人,至少在新聞媒體,至少在人民知的權力被嚴重遮掩的程度,我們已經沉淪到沒資格笑中國了!至此之後,即使台灣也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我們就像現在的中國人一樣,再也不會知道了。

果然,在鎮暴警察跟灑水車的進駐之下,大量傷患開始被送入或轉送到救護站這裡。從挫傷、撕裂傷、頭部外傷到疑似昏倒、骨折的狀況都有,顯見場內正在爆發激烈的衝突。扣掉派出去支援的人力,剩下的十幾個醫療小組幾乎隨時都在處理源源不絕的病人,救護車一台接著一台…。我好怕,我好怕再有傷患被送來,我好怕救護站沒有多餘人力或資源可以調度時,可能會讓其他人的生命受到威脅…

幸好,隨著廣場內行動的結束,傷患也慢慢地減少。就在這時,我發現天空開始漸漸亮了起來,這個噩夢般的夜晚,似乎終於要熬過去了,時清晨五點多。我們確認指示,準備待會將人員及物資撤回總部。這時的救護站粗估仍有上百名醫療人員,絕大多數都是等一下就要接著上禮拜一的班,卻寧願犧牲睡眠,犧牲溫暖的棉被與安全的家,來到這個危險的地方。我請大家給自己一個掌聲,真的…是因為你們真的很棒!能一起共事,為這些需要的台灣人民提供醫療協助,我在心中真的為大家感到非常非常的驕傲!!

由於得要回台中上班,正當在撤回人力物力後,從中山南路走回台北車站時,站在忠孝西路的天橋上,我看到鎮暴警察再一次與民眾發生激烈的推擠衝突。腦中霎時一片空白,無法思考。下了天橋,前面幾個衣著整齊的人們正在前往上班的路上,後面的警方與民眾持續著激烈的推擠與拉扯,這究竟是個多麼諷刺的畫面…我克制著加快了走回高鐵站的腳步,試圖保持冷靜時,卻發現 在不知不覺間,我開始哭了起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