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我在行政院看到了什麼

如果因為看到照片兩字點進來,以為可以看到警察打人的第一手照片,恐怕要失望了
我手邊沒有任何一張警察打人的照片,但是相對的,每張照片都有他的時間背景跟故事
為了保護學生跟聲援民眾的肖像權,避免被有心者利用來人肉搜尋,也為了保護我自己
所有的照片都盡可能對人臉部份經過模糊處理。

昨晚,我在立法院外圍當了一天志工之後,先晃到了地下街休息,打算晚點才回到立院過夜,這時我上網看到衝行政院的訊息,確認不是假訊息後,就快步趕回行政院。

這時大約是晚上8:00,有些學生早已衝進去
SONY DSC

部份人群在正門外面集結,人還不多,所以我可以輕鬆擠到鐵門前。
然後已經在裡面的一些同學開始呼喊要求更多人翻牆衝進去,也有不少人響應衝進去
不過這時我早就下定決心,頂多依照立院模式協助擋住外場,所以也沒打算進去
(沒有把握進去之後能不能那麼容易再出來)

就我所見,僅有約3~4人的駐警應該是沒有任何抵抗
SONY DSC

後來醫療團隊到達,陸續有幾名傷者被從旁邊小門送出來(我猜原因應該不是與警方衝突)

部份物資抵達

SONY DSC

梯子抵達

SONY DSC

同時因為廣場內靜坐學生的增加與狀況趨於穩定,有更多人也跟著翻牆

SONY DSC

然後我換上了長鏡頭,試圖”偷窺”場內的狀況
以我所見,學生及群眾聚集在門前靜坐,門前有大量警方,後方有少量盾牌警力,雙方並未發生衝突。

SONY DSC

外場繼續號召民眾進去,並說明人越多越不容易被驅離的道理
同時也有一些只是去湊熱鬧的人平安爬出來,因此吸引更多人爬進去

SONY DSC

正門口鐵門外現場的媒體,就我觀察只有看到三立的記者,另外似乎有很多則是在旁邊往內場看

8:45,預期應該會火速抵達的警備車一直沒出現,而前門這裡狀態已經趨於安定
我正打算看看其他地方狀況時,有人喊說需要外場的人來保護內場,而前門的人已經充足,後面北平東路的後門需要人支援
所以我就跟部分人群開始往後門移動

當我8:50到達後門時,後門的學生已經坐下,也有幹部在這裡指揮行動方針

SONY DSC

在此地靜坐的學生並不少

SONY DSC

但是警察也不少,請大家注意,這時2F是一片漆黑的

SONY DSC

不久,2F燈亮起,有人從中向外揮手,宣示已經以長梯成功佔領行政院2F

SONY DSC

這時遠方傳來警方集結的消息,我因為感到後門現場相對穩定,就前往觀看。

在北平東路上郵局有一群正在集合,所屬未確認。

SONY DSC

從北平東路,天津街口對面下警備車的保1總隊。

SONY DSC

還有,在天津街上集結,此時看來,裝備最令人心寒的鎮暴警察。

SONY DSC

現場指揮官本來還在等待,但突然對著隊員說,”跟著保1衝進去”
然後,以上這三股,或許還有更多股的警力,就從天津街的路口進入了。

這個路口早在更早之前,就已封閉並且佈滿了拒馬,當警方集結進入時,雖然此處也有學生靜坐,但因為人數太過不足加上還沒有學生幹部指揮,警方幾乎完全沒有阻礙的就進入了。

SONY DSC

看起來這像是一個大失誤,不過認真來看,或許可有可無
因為,從GOOGLE MAP來看,行政院的隔壁,就是警政署,跟保6總隊所在地。

從一開始,當天津街被封街,使得警政署跟行政院合成一個大型區塊時包圍行政院,就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了,當然,這是現在看GOOGLE MAP理解到的現實,而不是現場所能輕易理解的事實。

但我當時樂觀的判斷,有機會變成立法院那種僵持局面的同時,也知道需要以外面包圍裡面的方式聲援,因此我選擇了留在這個位置。

一開始,為了如果有狀況可以隨時移動,我沒有跟學生完全坐在一起,而是跟幾個人待在旁邊靜靜坐著旁邊是拿著警棍與盾牌,但是沒有安全帽的警力,因為有點無聊,我們幾個人就跟其中一個警察阿伯聊起天了。
因為下面會涉及與警方間的聊天,為了保護他,只有在這張照片,我選擇保障了警方的肖像權。

SONY DSC

他覺得並不會強制驅離學生的,不用那麼緊張,也稍微聊了一些其他事,但是我卡在口裡沒吐槽他,如果上級下令強制驅離時,你們真的有服從以外的選項嗎

我想,經過了今晚,我對警察的感想是這樣的,並非所有警察都是敗類,但是,一顆老鼠屎就能破壞一鍋粥,更枉論當老鼠屎很多時,就算你說那是粥,也沒人會相信了。

那個位置剛好是行政院的柴油發電機出口,我們因為是坐著,所以感覺還好,他們站在旁邊一直吸著黑煙倒是蠻可憐的,不過後來感覺吸久不知道會不會中毒,所以我又稍微轉移陣地,到另一邊的拒馬去休息。

當天早上在濟南路立法院會場時,有看到一些同學鋪紙箱睡在拒馬上,而行政院這邊的現場,我也是樂觀判斷頂多內場被強制驅離,外圍應不會被強制驅離,所以就想說,乾脆在這裡睡到天亮順便湊人數吧。
反正睡在拒馬上這種經驗也不會有第2次了,嗯,希望不會有第2次…

只可惜這裡不是立院,資源不夠,所以沒有紙箱可以鋪在拒馬上,只能把帶來的禦寒衣物全部穿上,然後用背包當枕頭放在拒馬上,這樣也算是”睡在拒馬上”了,然後開始進入休息狀態溫存體力。

SONY DSC

前方的學生幹部也算是指揮得當,謹守著”警不動我不動”,”警方只給出不給進”的原則
因此除了少數警力想要進去時,大家團結一致喊警察退後外,並沒有其他衝突場面。
大部分的警察也都放棄進入,避免造成衝突,而每當有警察從裡面出來時,我們還會喊一下警察辛苦了。

待在這裡的學生人數其實還不算少

SONY DSC

在內有層層員警,外面隨時可能有增援的危機意識下,向心力其實算蠻高的。

SONY DSC

很可惜的,在這個現場,唯一的媒體是東森新聞的記者,在記者剛到達時,也有民眾與記者起口角衝突,但是反正知道對於媒體的惡意抹黑與斷章取義,不管做什麼都沒用,頂多就是不接受採訪,以及保留完整事實以供查證。

後來有個穿西裝看起來有點偉大的,三番兩次試圖進入,說他要聯絡事情很重要,這裡鬧比較久一點,後來終於還是知難而退。

SONY DSC

對面的廁所(看地圖好像是什麼台北國際藝術村)也允許開放到12點,也有一小部份的物資送到我們這個最偏遠的角落,一切看似可以撐到隔天早上…
但是,由於遠離了人群,網路並沒有癱瘓,所以我從網路上得知了,那個姓江的,發出了強制驅離 依法處理的指示,這個時候是晚上11:00整。

當然,這年頭大家都有智慧型手機,大家都有網路,很快的,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了這個訊息,另一個消息則是,我們的後方出現了鎮暴水車。
但是因為也不能貿然撤退,只好保持警戒態勢,學生幹部也開始教導如果被強制驅離時的非暴力抵抗方式,以及不幸被補時的法扶律師電話等訊息,並現場發送雨衣,如果真的動用到鎮暴水車時,至少可能不會那麼慘。

這時有一組鎮暴警的到來,破壞了安寧

SONY DSC

於是學生幹部要求大家靠緊不留隙縫,並且開始對警察精神喊話,現場有點緊張,大家大致也都做好了要被抬離的覺悟。

後來,不知道是出自現場指揮官還是誰的判斷,總之這批鎮暴警察往後面離開了,緊張情勢解除,內部(拒馬後)警力也脫下了安全帽,坐下休息。

SONY DSC

狀態回復安寧,這時是11:20分,因為有說廁所只能開到12:00,所以我決定趁這時間點機去廁所,順便去確認鎮暴水車的傳聞。

傳聞是正確的,在我們後方(北平東路接近林森北路方向)至少出現了3台特殊用途的警備車,其中前兩台應可以確定是鎮暴水車,第3台不太確定用途。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更重要的,即使這些鎮暴水車很可能只是備而不用,卻有人選擇在車面前靜坐,

SONY DSC

SONY DSC

在天津街口封鎖線前靜坐的我們,並不是離行政院最遙遠的第一線!

在和平理性的氛圍下,時間又逐漸推進,大約在換日時,遠方傳來了警方廣播,簡單來說內容是,即將淨空行政院各出入口並依法強制驅離,並且依照集會遊行法違規集會,進行第一次舉牌。

這時在場的幹部,認為內部及行政院前方佔領狀態堪稱穩定,轉進時機已經成熟,希望大家能夠就地解散,退回立法院,但現場也有不同意見,所以大家開始討論。
但我自己認為,以我們的人力,一但內部出現分岐意見,就很難能再團結,所以我決定離開天津街口,前往警方喊話的第一線看看。

這裡,沒有人靜坐,但是有很多民眾(學生應該不多)站在警察的前面,其中也有一些口角衝突,氣氛鬧得很僵

SONY DSC

警察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SONY DSC

眼見已經發出通牒,我拍了幾張照片後就退後離開,快退到天津街口後,後方傳來騷動,一聽就感覺像是出事了,這時不知道是學生幹部還是誰,用擴音器說,請大家趕快離開大馬路,走人行道,並結伴同行不要落單,回到立法院。

行政院後門跟天津街口2處都有學生靜坐及學生幹部在現場,當我路經天津街口時,原本靜坐的學生大致上已經離開,而行政院後門也是

SONY DSC

後來經過外側(北平東路中山北路口)封鎖線時,有一兩人”靜站”在封鎖線外抗議

SONY DSC

我自己繼續快步繞路離開,回到了行政院正門外,才透過網路開始得知一些訊息。
在我離開了後發生了什麼事,我想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了,為了文章的完整性,我在這裡提供目前還有效的影片連結。
並提醒大家,目前警察拉人、打人的影片陸續遭檢舉從youtube消失中,請大家努力幫忙備份重新上傳。

2014/03/24 手無寸鐵的民眾 被警方強力驅趕 大家快備份或轉載!!!趕快下載影片備份:注意!現在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在製造假新聞!惡意抹黑!

根據我的現場判斷,這是在北平東路上,林森北路口~天津街口之間,也就是第一線面對警方的群眾(可能也有學生),我上面最後一張照片時間是00:17,而這則新聞是在00:30,由此推算,是在那之後鎮暴警正式展開了淨空行動而衝突。
他們雖然不是在坐在地上被拖的靜坐學生,但是我想看到影片的人,應該會自己判斷,對手無寸鐵群眾,這樣的打法是否合理。
以我們在在場所受的臨時訓練來說,學生會以靜坐緊靠,手拉著手方式不抵抗,而且不會喊”警察打人”,因為這樣會升高衝突層級,雖然可能不是每個人都能配合
主要會喊”警察後退”跟活動訴求口號等,雖然可能還是有人會忍不住罵出髒話。

回到了行政院正門外,一些學生在得知後方警察開始驅離後,決定死守正門口

SONY DSC

但這時一些鎮暴警也已經到達正門待命,並有員警進行蒐證

SONY DSC

雖然正門的鎮暴警只是按兵不動,但已經可以感受到距離強制驅離只是倒數計時,因此自以為剛脫離險境,又不願意就此退回立法院的我,並沒有打算進入行政院,而是待在地下道入口上方,在高點以長鏡頭觀察著場內的動靜。

但約在1:20,傳出綠營四大天王到達行政院前廣場的訊息,雖然不像立委在立院的門神價值,這4人在場並沒有太大的實質意義,但考慮到應可有效嚇阻警方的驅離行動,加上不知從何時開始,行政院旁邊的小門早已打開可自由進出,我再次樂觀評估情勢可能好轉,決定進入行政院正門。

行政院木門前面,跟我從長鏡頭偷窺到的沒有太大差異,學生靜坐,警察也靜靜站著,兩邊都沒有動靜。

SONY DSC

但是對於經由梯子攻上去2F的那群,從各種角度都無法得知裡面狀況

另一棟建物也被攻佔並拉起來了退回服貿的布條

SONY DSC

但接近2:00時傳來新消息,在後門靜坐的同學開始遭遇到警方驅離並且多人掛彩。

警察將抗議服貿人民打到滿頭是血

37

新聞時間顯示是在1:51

學生藉機請綠營四天王去幫忙關心,於是一群人開始浩浩蕩蕩往後移動
(大多不是現場學生而是跟進來湊熱鬧的聲援民眾及媒體,學生大多在靜坐)
這才知道,原來後方早已被多條警力包圍,每個防線前面都是一群自主靜坐的學生

最後面學生被打的現場由於太過擁擠,我並沒有擠過去
在學生要求坐下的呼喊聲,以及樂觀評估下,我暫時坐了下來繼續上網關心
而後門學生遭痛毆的傷況訊息也在此時開始傳播開來

我所停留的那區警力似乎是由女警負責

SONY DSC

沒料到的是,2:30,警方準時開始驅離,早有覺悟的現場學生立即躺下,手挽著手,準備堅持非暴力抵爭方式,迎接被強制驅離的命運。
我看到警方開始動作,隨即拿起相機準備紀錄,結果被一旁的同學打斷。
“這種時候還拍什麼拍”,結果我那張照片被打亂了沒拍成。
這時我才注意到,我的角色混淆了,當旁邊的學生以為我也應該要進行非暴力抵抗時,我心裡並不是這樣想的,至少,在經過了剛剛在天津街口差點被抬的經歷,加上聽到後門學生採取非暴力抗爭方式還被惡意打傷後,我不再有躺下來乖乖被抬離的勇氣跟信心,我不清楚我能做的是什麼,但是我很清楚我現在該作的並不是待在此被抬離,加上擔心門口圍進來變成沒有退路的殲滅戰(?),所以我站了起來,隨著學生幹部”警方已經開始驅離,請站著的人盡速從忠孝東路正門離開”的指示離開了

在退後的過程中,免不了的想要拍幾張學生被驅離的畫面,但畢竟是後退中的狀態,加上又是沒有多少燈光的深夜,回來檢視混亂中拍到的相片,大概只有這張勉強能分辨。

SONY DSC

不知是先前的流血事件讓他們比較有所警惕,還是現場媒體比較多,這區驅離第一線雖然也是盾牌跟警棍,但看起來是使用比較正常的方式抬離,而可能比較沒有出現像後門那種用盾牌打人的狀況。

40

警察用盾打人跟學生踢警盾的誰對誰錯請自行判斷….
盾是護身用的不是武器…….

至此,我知道警方心意已覺,非達成天亮前收復行政院的命令不可,就算繼續留下來,也只會看到像這樣的驅離,繼續一而再的施加在整個行政院內所有的靜坐學生身上,而我既然沒有一起被驅離的覺悟,甚至不再有能夠配合非暴力抵抗的信念,太接近紀錄也只會成為驅離對象,就沒有繼續待在行政院內的價值了,所以我丟下了行政院內滿滿的靜坐學生,黯然的離開了行政院。

時間已經過了深夜2:30,對我不再適合熬夜的身體來說也算是有點接近極限了,那麼,再來我該去哪呢?回到立法院週邊補眠到天亮?
不,經過了這晚,我對於馬政府”依法行政”這塊揮不爛的大旗,又多了一點了解。
「只有依法行政,沒有道德仁義」
那麼,與政府之間的理性對話與和平抗爭,不再是我該去第一線參與的事務
那是學生們所能作到的,而不再是我所能作到的,我接下來該扮演的是,從其他地方設法支持與協助學生的角色,在不會破壞學生運動精神的前提下,做那些”我認為比成為靜坐一員還有幫助的事”。

我很慶幸自己能夠兩次全身而退,但是我也很難過及懺悔,,我現階段暫時能作到的,就只是努力的把這篇文章整理出來,並且希望這篇文章能夠讓更多人知道,這一晚,在行政院的外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當政府跟媒體,可以使用一切手段來掩蓋真實的時候,讓真實發聲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需要更多的人輪流支援立院現場,你可以不需要靜坐,因為各種志工應該一直都有缺,如果你不完全支持學生訴求,至少你可以到現場感受一下氣氛,跟學生們聊天,了解他們在想什麼,以及為何會這樣想。
行政院的事件,會加速立院佔領事件的步調,恐怕沒有太多日子可以拖了,不要讓這個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運動,在媒體、政府以及民眾觀感的三重打壓下,化為烏有,而為了達成這個簡單的目標,需要依賴的不只是祈禱與盼望。

不只是問學生希望我們能幫忙做什麼,也要思考,自己能為學生做什麼。
雖然後面這段有點淪為宣導意味,但,這確實是我現在發自內心的想法。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