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家德:台湾民主何去何从?--写在台湾学生攻入行政院之后

台湾的民主要往何处去?果然攻占立院的学生们昨晚攻进了行政院,暴力升级,江宜桦立刻要求武警出动驱离,从夜里十二点八分开始第一波驱离,到早上第七波驱离,终于静空行政院四周,造成一百一十人受伤,六十一人被逮捕可能起诉。这一下子又引发了更大的学潮, 清华社会系及台北大学社会系都宣布罢课,看来此事难以善了。我则担心台湾好不容易到手的温和、成熟的民主政治这下子又退回那个街头游击战的时代了。

台湾九零年代的街头运动动不动就演变成街头暴动,阻断交通、攻击警局、拦截火车,一定要付出很大的社会成本才能让大家看见,也才能引起重视。之后民主改革了,但选举恩怨也常常引发暴力抗争,选输的不服气,不肯少数服从多数,就冲击选委会,需要警察驱离群众。但随着选举日渐成熟、透明,这类事也很少了。就我印象所及上一次需要动员武警强力静空街头还是2004年,驱离的却是蓝营群众,因反“陈水扁两颗子弹”事件而当选的人聚众不散,而主持工作的也是马英九,连战因此与总统无缘。2006年百万红杉军围攻总统府,结果也没暴力事件,和平落幕,自此以后的公民运动大抵和平理性,政府也十分克制,展现出很好的民主素养。然而时隔十年,这次学生运动再度失控,再见警民对峙,强势驱离并且流血,真是民主之殇。

很多人拿这次被定名为太阳花的学运和二十四年前野百合学运相提并论,但这却是完全不同的,那一次是为了争民主制度,废万年国会,关乎台湾的宪政改革。而这一次一来是为了“反黑箱”,其实是希望以后在野党可以加入两岸谈判中直接从事监督,导火线却是一项政策不照原先的法定流程走,在立法院中两党协商从法定的备查变成审查,又变成逐条审查,结果蓝绿两党尔虞我诈,绿的拖延蓝的偷袭,终于引发激进学生不满,“反黑箱”说到底也无关乎民主与法定程序,只关乎国民党违背了两党协商的立院默契。等到学生一攻占立院,“反黑箱”就成了“反服贸”,变成蓝绿恶斗,统独对决。这无关乎民主、宪政,而关乎一项政策及行政、立法权力分际,所以正当性和野百合学运不可同日而语。

未来的发展就看上街的人数了。学生长期占据立院,立法工作停顿,被影响的人会越来越多,反感的人也越来越多,占据立院的正当性会越来越低,学生迟早要撤出。但如果像洪仲秋军中虐死案引发的白杉军一样有二十五万人上街头,马英九就必须妥协,可能只好退回服贸案到委员会逐条审,同时答应通过国会直接监督两岸谈判的法案。如果像倒扁的红杉军一样有五十万人上街头,那么国民党的政权就一定在2016年丢了,马英九搞不好还因为今天的驱离行动将来吃上官司。如果是蓝绿对决,估计上街人数不会很多,然而这次牵涉了反全球化运动,世界各国年轻人在全球化中都成了弱势团体,失业率高,薪水低,买不起房,看不到前途,所以从占领华尔街开始,各地都出现占领xx运动,台湾学生在这次学运中也夹杂著这样的情绪,可能让马英九不得不退让。

但这样结果使台湾的民主发展也会进入很长一段“暴力期”,因为原本反服贸运动没引起太多重视,因为两百人的“暴力”攻占立院引发了学运,所以将来大家都会有样学样,台湾进入多事之秋。就好像美国六零年代的民权、女权、反越战运动,动不动就街头巷战,动辄流血,学生还一把火把哥伦比亚图书馆烧了。当然太阳花学运如果只是反一个政策,支持一个法案,高度是不够的,除非能发展出一个思潮,号召了五十万人走出来、上街头,才可能会有美国民权运动,五四运动、野百合学运那样的历史影响力。

如果太阳花学运一直就只有几千到一两万人,那么马政府可以拖时间拖垮他们,但这些激进学生有可能越发激进,成了类似日本赤军连或德国新纳粹那样的团体,在平稳成熟的民主社会中产生一些小动乱,最终没有影响力,并留下骂名。

很不幸的,如同梁启超说的,一旦流血了,将流血不止。台湾十年平和的民主政治、理性的公民运动因为学生这一冲进立法院而暂停了,我怕不理性的暴力抗争短期之内不会终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