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民:我們該做的,不是一直去反對,那些我們終於還是反對不了的事情(台幹基於事實看服貿)

大紀元電子報「透過服貿入台,中共官媒高調承認」- 這是今天的人氣轉貼。

首先,這種類似的新聞,我在中國大陸,一天不知道要看多少則。每次我坐大陸國內線,空姐就會奉上「環球時報」,這是立場極為偏左的媒體,連大陸朋友都看不下去。你去關注他們總編胡錫進的微博,就知道這位老兄是什麼貨色。大紀元電子報,背後就是法輪功~對,就是被中共宣布成邪教的那個法輪功,所以他們恨共產黨是恨的要死,如果你去香港,應該可以在街頭拿到一堆法輪功的宣傳物。所以,這事情就是,一個恨死共產黨的媒體,引用並過度詮釋一個舔菊的媒體的報導,然後,台灣人很當做一回事,拼命轉發。

你或許會說,為什麼我在大陸,天天看到這些報導,我不生氣?是不是我他媽賣台?是不是我是漢奸?

首先,我想說的是,如果你今天才知道大陸媒體有這種報導,那你根本不配在這裡談什麼兩岸關係,你該做的,是虛心的學習,弄清楚兩岸關係到今天的來龍去脈。蔣經國時期,李登輝時期,陳水扁時期,直到現在馬英九時期的兩岸關係。你還要找懶人包?那你根本不配談公民責任。

現在的國際事實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地球上最大的國際組織聯合國的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宣布對台灣擁有主權,而受到全球95%以上的國家支持,包括你覺得是靠山的美國,喜歡台灣的日本,還有來自星星的韓國。

既然這是國際普遍公認的事實,中共的官方媒體這樣寫,基本上就不能算錯,那有什麼氣好生的?你看的不舒服,是因為台灣的媒體、台灣的政客,沒有肩膀沒有種,把這些事實講出來提醒你。這十年以來,台灣民眾就是受到一遍一遍的催眠,聽著床邊故事集,以為台灣人可以自己決定前途,台灣人可以選擇要或不要跟中國統一,台灣人可以一高興就「走出去」….

很遺憾的,除非付出極為高昂的代價,我要說,極為高昂。如果你受不了昨夜60幾位學生掛彩,覺得那「好血腥、好暴力」,如果你覺得,死了一個下士,這麼的難以承受,那麼,你真的接受不了這麼高昂的代價,遠超過你的想像。

我看到很多朋友說,這是「台灣人要站起來的時刻」,但站起來之前,我只說一句,你對於台灣未來前途的看法,跟你父母一樣嗎?跟你巷口賣早餐的伯伯一樣嗎?

那些對22K心存不滿的年輕人們,如果面子跟肚子,兩種只能選一種,你是要面子,還是要肚子?

我想大多數人一定同意:台灣人不願意只要肚子飽飽,而失去主權;台灣人也不願意窮的只剩下主權。

那這事情可就難辦了:今天最有希望讓你賺的很爽的人,就是最想要剝奪你的主權的人。

對,我必須讓你很清醒的認識,全球所有的市場,沒有一個比得上中國大陸,可以讓你用相對最少的成本,賺到你感到很滿意的收入。更何況,你的英文又不怎麼樣。

於是,許多在大陸工作的台灣人,每天都必須接受「中國台灣」的國籍,每天都看著簡體字,打開電視,看著由八路軍把日本人趕跑的各種抗日神劇,偶爾提到1949年以前的「民國時期」….甚至對於未曾到過台灣一遊的人們來說,他們完完全全不知道,原來台灣掛著是中華民國103年的月曆。

這是他們所受的教育,就像是我們小時候看的課本,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只是他們教另外一種版本。當然我們後來的課本改了,但是他們的沒改。所以,現在的大陸民眾,有什麼樣的意識型態,是他們無法改變的,你去抱怨他們,根本不公平。因為他們沒有讀過你讀的課本。

當然我說意識型態無法改變,其實是不對的。互聯網讓大陸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共產黨政府在這點上的確挺帶種,雖然屏蔽了部分國外的網站,雖然設立了網路監管的各種機制,但你想想,十幾億人口在網路上交換想法、交換各地發生的事情,足以讓共產黨各種想要運用公權力屏蔽事實的努力,顧此失彼。於是,逐漸的,大陸的網路上出現兩種極端的人群,一種叫做「公知」,公共知識分子也。一種叫做「五毛」,起源來自,部分中共宣傳機關聘用網路寫手,回一條微博,五毛人民幣。

公知,發現並檢討目前中國大陸在體制上的各種缺陷並攻擊之,偶爾引用並傳播美國或台灣的先進典範,例如台灣可以常常上街散步,總統可以直選等等。

五毛,除了謾罵之外的,其賢者,認為現在的問題都是在改革開放中劇烈進步所不可避免的,需要強而有力的中央政府才能快刀斬亂麻的解決問題,推動建設,偶爾引用並傳播世界或台灣的糟糕案例,例如台灣選了總統又吵著要罷免,學生進攻行政院等等。

我在大陸幾年,我微博就玩了幾年。所以我兩邊的關注的對象,關注我的對象,完全是不同的兩群人。常常我覺得我就像個 Router,在兩個 Subnet 之間翻譯封包,傳遞不同觀念的解讀。這種事情我幹了到今天第六年。

所以我比較深刻的理解,兩岸的人們,雖然都說中文,雖然都用差不多的字體,但由於教育背景、宗教信仰、生活習慣以致於政治制度,你以為你聽的懂他們在說什麼,事實上,你完全不懂。兩岸的距離,遠遠比你想像中的更遠。

所以我學到很多很重要的新觀念,其中一個,就是一定要把「中國政府」與「大陸民眾」清楚的切割開來。中國政府=中國共產黨,其實也正在逐漸面臨改革的壓力,包括當前整肅貪官污吏的動作不可謂不大;而大陸民眾,尤其是許多受過良好教育的中上層白領,他們是會思考的,他們對當前的體制也並不是十分滿意,但他們普遍都愛國,希望中國強大。

其中一部分大陸朋友拜近年來兩岸開放交流之賜,有機會來到台灣,開始了解他們教科書與官媒宣傳之外的台灣,網路上開始了「保護中華民族最後一塊淨土」的呼聲,「公知」的舵手之一,青年作家韓寒,寫了一篇膾炙人口的「太平洋之風」,另一位知名「公知」媒體人李承鵬,為文稱讚台灣的垃圾分類與乾淨街道;許多人開始了解,如果他們不喜歡眼前的日子,為什麼要台灣人民去過跟他們一樣的日子?許多人也同意,改變台灣現況,對中國也不是很有利。許多人更站在傳統文化與習俗的保護角度,認為最好現在別去染指這個保存了中華文化的諾亞方舟。深化兩岸交流,促進相互理解,這條路是台灣唯一的,可行的,和平的救贖之路。

有大陸的朋友翻牆看到我FB的文章,很驚訝的問我說,這些台灣人都不知道嗎?

我很誠實的跟他們說,是的,大多數的台灣人都不知道,現在的中國已經有多強大。台灣媒體一向都沒有全球觀,對於中國在區域影響力的崛起,基本是毫無概念。對於中國與巴基斯坦鐵哥們的關係以牽制印度,對於中國在中亞諸國的拉攏要構建21世紀的新絲路,對於中國與俄羅斯背靠背的隱性聯盟與歐盟加美國的勢力抗衡,對於越南的收編以擴大在東亞國協的影響力(而歐巴馬缺席),對於日本的實質性經濟封鎖造成日本整體性經濟衰退,甚至是強大的美利堅合眾國在這個地球上最大的債主….對於這些全球經濟激烈競合的現況,連大學生都沒有自己的想法。現在,在服貿爭議中,我發現,連台灣最高學術殿堂,台大經濟系主任的程度,也不過如此。感覺好黑暗。

所以,我一點都不奇怪,現在這些抗議的群眾,就像是吵著「反黑箱」,其實根本是之前毫不關心,突然之間,這麼多事實排山倒海的灌進來,無論是用偏頗的或是真實的,肯定讓很多人難以接受,怎麼這個世界變成這樣。

最基本的,就是抗議服貿的人,連WTO也不清楚,連台灣有義務要對大陸開放服務業也不知道,連大陸早已經控制住台灣經濟命脈的這個事實都完完全全沒概念,還在天真的以為說,只要拒絕服貿,就可以拒絕大陸「以商逼政」。

事實上,大陸早就具備「以商逼政」的所有條件了,一樣都不缺。服貿,只是處理最後也最難的一部分,就是台灣的人心。

這樣你可以發現,台灣民眾多天真可愛,局勢已經到了如此,竟然他們還想把時鐘撥回去。如果你又要說這是馬英九賣國什麼的,請自行去搜索,陳水扁執政時期,台灣對大陸的貿易數字增長情形。

不簽服貿,中國大陸根本就一點都不會痛!我必須要說,我還是要說,可愛的台灣朋友們,大陸民眾如果需要高品質的手機,他不必買HTC,他可以買三星Note3,現在他們還可以買小米,但總是搶不到,因為聽說台灣人也在搶;他們不一定要喝85度C,因為他們有COSTA;他們不一定要去7-11或全家,因為他們有羅森….族繁不及被載。總之我要告訴你的一點,台灣沒有一樣是大陸不可或缺的東西。如果有,別的國家的生意人,會用最快速度跑步上前,奉上更好的替代品,取悅中國市場。

因為這是一個GDP年成長率7% 的,有著13億人口的偉大(又可怕)的市場。

那麼是不是我們就該投降?就該等著直到掛上五星旗的那一天?

我還是希望,兩岸不會走上這種令人不愉快的結局,除非,中國的政治體制,轉變的跟台灣一樣,除非….這也可以列很多項,但都是我們單方面的美好願望。

我們只能說,現在的中南海,很好,他並不急於用武力或激進的力量去處理這件事情。於是我們有點時間,可以去改變一些事情,這才是台灣應該要集中全力聚焦的唯一活路。

如果我們天真的以為打上一仗,就像是八二三砲戰一樣,讓中共的軍事力量止步於台灣海峽。但是,現在連美國最天真的軍事專家,都不會做出這麼樂觀的推測。

我只想跟你分享,為什麼我這些與你不同的想法,是根基於什麼樣的背景知識,又來自於什麼樣不同的生活體驗。

於是,我用跟你不同的眼光去看待ECFA,去看待服貿協議。

你以為大陸有錢人蜂擁著要進台灣?對不起,他們真看不上台灣破舊狹小的房子。許多大陸觀光客來到台灣,都下了建國北路交流道,他們還在問「台北到了沒」,因為他們不相信,這個比福州廈門都還不如的地方,是他們憧憬很久的台北;他們首選紐西蘭,加拿大也不錯,不過加拿大前些日子暫停了來自中國的投資移民,有4萬5千名有錢不得了的人,感到難過。他們急著要把小孩送到台灣念書?對不起,請問台灣大學在全球排第幾?一位微軟的技術愛好者,我們的最有價值專家MVP,馮同學,上個月剛剛拿到 9 份美國名校的研究生Offer,包括CMU、MIT、加州柏克萊分校、哥倫比亞大學,然後跟我們討論,他覺得聖地牙哥的風景比較美麗。

美國名校早就展開了中國優秀學生的競爭,他們希望把最好的人才留在美國。

微軟中國校園招聘,有來自這些全球名校的MBA,他們的起跑點是Level 61。我有許多台灣微軟的同事,你們應該知道這代表什麼意義。而這些年輕人才不到 26 歲。

我希望我的朋友們,是基於一些事實來去看待服貿問題,不是激情,不是衝撞,而是經過思考後的智慧,與無比的彈性。當這個世界容不得你說「不要」的時候,你該做的,不是躺在地下耍賴,而是必須要思考,應對的策略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什麼是最好的答案,但是我在中國大陸工作,我每天都在觀察、學習、思考,讓自己找到生存的路,也希望,如果有可能,影響更多的台灣人,一起找到,我們共同的活路。

Source

酆隆恭 中午跟一個年輕的公司同事(碩士畢業)吃飯,他說昨天白天去了立法院,昨夜又關心行政院的衝突到兩點多才睡,我問他是支持還反對服貿,他說反對。我又問他那服貿的24條條文及承諾表是否看過,他回說沒有,再問懶人包呢?也沒看過!那爲何反對呢?因為網路上說………似乎現在年輕人很多的想法是被Facebook及Line所左右的

Peter Hu 為什麼我說服貿要處理的是拉攏臺灣的人心?因為台灣人抱怨22K,餓肚子,所以大陸政府扮演好人,讓想賺錢的台灣人,去大陸賺44K,88K。因為台灣人抱怨台灣老闆都太小氣,所以就讓大陸有錢人來台灣當老闆,發比22K更多的錢,然後就覺得,祖國很好很靠譜。所以要讓利,所以要給台灣「超WTO」待遇。

Ray Lin 我真的感覺不少的台灣人不是看不到大陸的強大,也不是不瞭解世界前進的有多快,而是選擇了把頭埋進眼前的沙堆享有那一點點的小確幸

Legend Zhu 同宗同源,距离如此之近,隔阂又如此之大,两边的政治人物都要打屁股。

賴宜亨 胡大哥把精華濃縮寫白話直白地在留言串中解讀了,這場GAME早被設定好了,因為你台灣帶頭的需要面子,而中國要的是裡子,就降。不知可否,分享胡大哥留言串中的精華白話版呢?

Stephy Huang 人在美國,我最怕競爭的不是本土美國人,而是來自中國那些優秀留學生!

Patrick Lin 寫的真好,借分享。我喜歡研究歷史,也經常到大陸出差,每次讀歷史都有種台灣終將被統一的沉重覺悟。 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我們台灣人得到最好的條件。 李登輝認為中國終將崩潰,所以等。陳水扁認為可以挾持美國對抗中國。都失敗了。其實馬英九曾經想要寄望於中國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渴望,讓更多的中國來台留學生回去改變中國。剩兩年大概不可能了。 台灣人普遍有著偏安江南的心理,唯智者能以小事大,台灣的智者大概還沒有出現吧…

Ting-Han Daniel Chen 通篇文章講來講去,似乎是在講中共多強大,我們多需要依靠他。這邏輯就好比在說「我們快要被強暴了,那不如就享受吧,因為強暴犯看起來條件很好很強大。」只可惜,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為了名利而甘願被強暴,並不是所有人都同意為了所謂「市場」或實際上富裕不到多數人的所謂「經濟發展」,而冒著犧牲生活品質、環境品質、自由人權與其它指標的風險。當你瞧不起台灣破舊狹小的房子,有人卻專門在找尋這樣的房子予以保存與再生。這說明每個人人生追求的並不相同。不少人因為嚮往中國而在這個時候到大陸去,當然這都是自由選擇。你也可以繼續一廂情願宣傳共產黨的強大,而漠視共產黨的其它惡行惡狀,甚至你要入共產黨籍也是你的事。但是,請記住,台灣人大多數是在台灣落地生根、長此居住的居民,如果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為何國事一步步向中共傾斜成為了必要? 關係到可能會影響到我們國家民主自由的任何國家事務,都是需要謹慎處理、充份溝通的。今天的問題在於,執政者與民眾溝通不良,導致學生聚集抗議後,卻仍把學生民眾當作異己、狡猾過招,而非傾聽與對話。最後,我不知道你對於反共的媒體有什麼看法,就我來看,不應該因人廢言,那是中國人知道真實中國訊息的管道,是很棒的一件事。中共因為極權可以做到 7% 的經濟成長率,但是他犧牲多少環保,多不善待國家人民,建議你可以再更深入當地居民的生活了解,他到底是一個甚麼樣的政權。畢竟,你會把政府和中國人分開看,某種程度也是知道中共有其惡的一面,而人民還有救,不是?

Joset Chang 渺視大陸市埸? 問題是絕大多麼數台灣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除了可選擇也説中文的大陸外,還能在世界舞台中哪個國家能存活? 1998年當時外商研發部只要冠上”For China” 預算就過,2010年外商面臨組織重整降低成本將來工作移到菲律賓,沒錯,是菲律賓,有一大半原因是他們的外語能力比我們強,工資低簾,活力強可補足歐洲原廠慢步調! 2008年當我知道對岸和我空中對談有想法,對複雜的資料庫架構觧説一回就明白,鄙視歐洲老闆的業務部處長只有29歲,執行業務只有28歲, 我的驚訝在他們默默地回我”我們都是省考前幾名上大學的”中更清楚知道起司不是不見,而是我們在全球化中競爭失去了競爭力! 非常心痛,這樣的觀點和想法被年輕族群冠上50,60歳老人想法,唉⋯ 由井裡看出去的世界真的就值22k呀!

Sen Wang 突然想到日本也是,維新後覺得自己很厲害了,就開始想要往外擴張了,不知道天大地大,最後才發現只有AV女優可以買到全世界的人心,連樓主退休後可能移民去日本都是他的第一選擇. 米國和中國都是一樣的,不知道地球之大,夢想征服周邊或是全世界,那個才叫做井底之蛙,程度和住在台北公寓裡,三不五時就要跟鄰居搶陽台,搶樓梯間,搶停車位有錢一點的就把停車位買下來一樣. 個人很希望那個我老祖宗所在的地方,可以不要強大後就非得製造跟周邊的仇恨,但是好像很難齁,你想安居樂業,左右鄰居也不會這樣想的,馬的

Evans Kang 我覺得你寫得很好! 但是學生原本的訴求應該是”反黑箱”, 現在卻被操弄成”反服貿”, 如果服貿是一符良帖, 政府更應該站出來講清楚說明白! 畢竟就是不清楚何謂服貿, 也沒通知我去哪裡可以了解服貿, 不要跟我說去googling, 因為政府有義務讓我清楚明白, 而不是叫我自己去搞清楚, 我老闆也是大陸人! 我只為我下一口飯努力! 一等平凡人!

不用寻找什么活路,你想多了,大陆一直把台湾看成自己的国土,只是管辖政府不同罢了,其实你可以认为大陆960万土地也是你的,这没关系,毕竟国民党的国家地图是包括大陆地区的,所以不存在谁是谁的,谁也没说一定要搞死谁,大陆本就是你们的家而已,逃避什么呢?陈水扁,李登辉去中国化已经20年了吧…….时间真的很长了,整整一代人…..谁还知道台湾的宪法规定国土面积其实也有大陆呢?你可以想想,大陆本就是你们的啊~!也是我们的,本就一家人而已,真不知道你说的活路是什么,自己的思想把自己逼进死胡同了,你既然来大陆生活过,应该知道大陆和台湾媒体宣传完全不一样,这个世界谁在说谎,你最有发言权,在大陆作为一个普通人,真的和台湾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贫富的区别罢了。什么民主、自由,笑死了,你在大陆难道没有自由么??那是媒体忽悠岛内人的~!!!!!哪里都有歪瓜裂枣,哪里都有黑暗的角落,这不是大陆的专利,按单位面积平均值来算,台湾的黑暗可能远高于大陆~!!这个你清楚。

這個我同意 但是有多少大陸人認同台灣人? 同時又有多少台灣人認同大陸人?
我覺得最大的問題還是在互相的認同上
畢竟有些大陸上的資訊是來不了台灣的(請翻牆的同胞們多努力)
在缺乏交流的情況下是很難相互理解的

終於看到一篇認同服貿比較真實一點的文章,但是阿你把學生的訴求搞錯了,今天不是反服貿而是反黑箱服貿,服貿當然要簽,不過馬政府連誰簽的產業評估報告還有兩岸協商監督機制都語帶含糊不作肯定答覆,還有有合法條保障因服貿所造成衝擊的產業?有何清楚法條解釋當因服貿所產生的糾紛跟損失該如何處理?因服貿獲利的企業是否該另外課捐?而不是因應反對浪潮敷衍式用全國人民納稅錢編列預算去草草補救可能造成的衝擊的產業,還有憑什麼馬耳卡茸說一定要六月底前通過不得修改?(好吧如果是迫於中共施壓非要六月底一字不改通過就算了,可是馬騜自己才開完記者會說絕無此事,那不是打臉嗎?)誰都知道什麼政策到牠手裡之後走經的有多離譜。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4年3月25日22:57 | #1

    必须承认,难得一见的大纪元的精华文章,没有了各种恶意诋毁共匪的小道消息(泰国超市常常会免费给中国人大纪元,但是我一般拿来垫桌子,太多不符合事实的恶意诋毁,我反共,但我不是傻子),分析中肯。
    不能忘记历史,忘记自己的民族。台湾从来不是一个独立于中华民族之外民族,你用的方块字,说的汉语,骂的“汉奸”都表明台湾人都是彻彻底底的中华民族,而不是台湾民族,更不是大和民族。
    中国人,尤其是认真读过书的中国人(时下虽然大陆实行9年义务教育,然很多小孩未必会认真读书,识字而已,所以他们在网上的哇哇乱叫,其实也当不得真)都知道“三民主义”,了解三民主义,历史书上也誉孙中山为“国父”。
    台湾人为什么那么惧怕和大陆交往?大陆知识分子中很大部分人其实内心是向往民国的,甚至推崇蒋介石的,因为毕竟在蒋统治时期,学生可以示威、可以游行,有言论自由;蒋重视教育,想想当年鲁迅北大任教时的薪水就知道,那时的知识分子实在是活得很滋润;蒋很长一段时间都坚持不招学生兵,直到抗战晚期为与美国合作才在西南联大招收一批大学生做翻译,比较共匪一直笼络、糟蹋知识分子相比,蒋实在是要比毛好很多。实际上,大陆人并不对台湾充满敌意(相反台湾人好像对大陆人充满敌意),只是不耻台独。一个同我一起在海外同由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攻博的同学曾经这样说,如果中国跟日本干仗,如果国家需要,他会义无反顾上战场,如果是攻台,那么不好意思,他会逃兵役,这就是大陆人对台湾同胞的感情,其实很质朴。

  2. 匿名
    2014年3月25日23:16 | #2

    信息开放时代的大陆青年正在努力寻找各种渠道了解这个世界,了解历史。大陆青年估计没有几个人看《人民日报》,但是“凤凰网”却成为了大陆大学生最喜爱的媒体,因为在那里可以获得相对真实,相对真实的世界和相对真实的历史。通过凤凰大视野可以看到中国历史的真实,通过三人行,获得言论禁锢之下的些许安慰。台湾青年在干嘛?对经济全球化、对两岸关系的历史和现实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贸然反对服贸,攻击立法院。

  3. 匿名
    2014年3月26日01:04 | #3

    作者如何解释香港现状呢?是否为了你今天的安乐就可放弃你儿孙后代的幸福?

  4. 黑京好洗肺
    2014年3月26日01:18 | #4

    坏球时报看多了就是这样吧。当然部分是客观的,“對於越南的收編以擴大在東亞國協的影響力(而歐巴馬缺席),對於日本的實質性經濟封鎖造成日本整體性經濟衰退,甚至是強大的美利堅合眾國在這個地球上最大的債主…”明显带有胡锡进的YY味道嘛。哈哈

  5. 阿兰若
    2014年3月26日08:14 | #5

    楼外墙上贴的沙文主义、专制立场的文章越来越多了。这篇东西更可笑,一副“生活就像强奸,不能抵抗就享受吧”的跪舔嘴脸。世间百态,立此存照,也不为过。但如果谁以为这儿贴的文章是对墙外世界的深刻看法,就此止步,那他还是适合在墙内呆着,洗洗睡吧 。

  6. 匿名
    2014年3月26日09:38 | #6

    大纪元绝对和共产党是一伙的,他妈的,愣是把好多反共的人给逼成五毛,艹

  7.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6日03:41 | #7

    谈谈本人理解的香港现状。
    首先得承认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的现实吧,不在这个基础上如何理解香港现状。
    香港现状应该是经济发展了、就业机会增加了、港府收入增加了(有实力派市民现金红包现又减稅退税)、市民收入也增长了。但也同时出现了一些不令人满意的问题,例如物价上涨、物业租金上涨,但这是经济发展的伴生物啊,总不能鱼与熊掌兼得吧。再如,部分内地游客存在这样那样的不文明行为,使香港市民很反感。但香港也有不文明的事啊,如个别不良导游强制游客购物、个别不良商家利用16进制与10进制的差异欺诈游客等。但这些都不是大问题,不应当无限放大上升到政治层面,而是应当通过逐步提高国民素质来解决。当然还有许多香港与内地经济交流和人文交流的许多问题需要逐步解决。
    当前香港最大的问题应该是特首普选政改议题(及后续的议员普选议题)。
    按照<基本法>,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同时要求特首承诺爱国爱港,即既要香港选民接受又要中央政府认可。这些原则,相信就算按美英欧的民主标准也没什么问题吧。
    关键是:有一些自认为有能力当特首但又不愿意承诺爱国(甚至想上台后与中央政府对抗)的人士(以下简称M人士)明白如果按照这些原则选特首,自己很难上位。于是就想在特首普选程序上作文章,希望产生不承诺爱国也能选上特首,看你中央政府怎么办的局面。特首普选程序的第一步就是候选人的提名,选举方案推荐的是社团提名制(绝大多数欧美民主国家都采用是这种或类似方式吧),但M人士却提出要采用选民一人一票推候选人方式,因为这种平民推荐方式避开了精英提名,比较容易取得候选人资格嘛。为了实现这种方式,各种抗争就出来了,当然要以“民主”的名义抗争了,所以目前香港就不平静嘛。
    还有少数人,根本不认同英国已将香港交还中国的现实,梦想把英国请回来,甚至还想独立,请理智的人想想这可能吗?
    再说说“占中”的问题,最初提出这个主意的好像是一个法学教授吧,请问在民主法制社会,这种为了部分人的利益去损害另一部分人(主要是中环地区的商家和市民)的利益,这是合法行为还是违法行为?那个法学教授应该思考思考吧。
    最后,我认为香港是否被边缘化完全取决于香港,因为中央政府是不希望香港边缘化的,因为香港保持繁荣稳定又是在中央政府领导下的另一种体制社会,那是中央政府的最大政绩嘛。

  8. Peter Hu
    2014年3月26日12:30 | #8

    我是本文原作者,請你刪除本文,謝謝。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