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一名中国人被赶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在一名中国男子近距离拍摄一名为父亲作证的女子的照片后,联合国禁止了该名男子参加在日内瓦举行的人权理事会(Human Rights Council)会议。这名女士的父亲因政治活动被判无期徒刑,目前正在中国服刑。联合国表示,这种拍摄行为属于“恐吓”。

这一事件让人们注意到了一个很少如此明显表露的公开秘密——一些名为非政府组织的中国机构,实际上正在积极努力推动中共政府的政治目标,还可能会对北京方面认为对其利益不利的人进行监视。

周一,联合国发言人罗兰多·戈麦斯(Rolando Gómez)通过电话表示,“考虑到情况的严重性,我们决定取消他的通行证。”理事会会议将于周五结束,会议期间这名男子的通行证已被取消,但戈麦斯表示,“他将再也无法回来。”

戈麦斯称,“他的通行证本来也会于周五到期。尽管如此,我们也不会再允许他进入这栋建筑。全面禁止。”

不过,戈麦斯还表示,这名男子所在的组织还没有被禁止参加人权理事会会议。

该机构名为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以非政府组织的身份注册参加了人权理事会的会议。根据其网站公布的信息,协会高层领导包括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前统战部部长杜青林,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前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张裔炯,以及前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

统战部隶属中共中央委员会,负责与共产党认为支持该党的国内外组织或个人组成联盟。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的总部位于北京一栋守卫森严的政府大楼内。协会所在地府右街135号,邻近统战部总部,街道对面就是中国领导人居住和工作的中南海。这是北京戒备最为森严的街道之一。

一名记者从上周四开始尝试通过电话和邮件联系该协会,之后于周一试图登门拜访,但遭到一名身穿黑色衣服、戴着耳机的男子的阻止。他身后站有一名士兵。主楼是一栋新古典风格的大型建筑,带有副楼,全部由白色石头砌成,外面有高高的围墙。

这名记者被带到了警卫室。她在那儿见到了自称姓熊的协会代表。他用自己的智能手机拍摄了她的记者证和名片,但拒绝回答有关日内瓦事件的问题, 称自己不知道此事。

“对,我们是非政府组织。我们的办公室在这儿,”他说,“我们在别的地方也有办公室,不能告诉你在哪儿。”

在被问到是不是藏人时(这可能符合该协会的使命),熊先生说,“不,我是汉族。”他还表示,人们经常误认为他是藏族人,“因为我很‘黑’”。

然后他就离开了,并称会向上级领导转达采访请求。

联合国发言人戈麦斯拒绝透露被禁止出席人权理事会活动的那名男子的姓名。此人拍摄的是24岁的王天安(Ti-Anna Wang),她的证词讲述的是父亲王炳章的遭遇。王炳章曾试图在中国建立反对党,2002年在越南遭到绑架,后被判处无期徒刑。这次是总部位于日内瓦的非政府组织“联合国监督组织”(UN Watch)邀请王天安发言。

会议的目的是审议联合国的一份人权报告,即进行“普遍定期审议”(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报告于上周四核可,由于一些拖延而比预期晚了一天。之所以延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西方非政府组织纷纷呼吁为3月14日在押期间去世的中国维权人士曹顺利默哀一分钟。

联合国监督组织已提请人权理事会主席波德莱尔·恩冬·艾拉(Baudelaire Ndong Ella)取消相关中国机构的非政府组织资格,并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Ban Ki-moon)正式投诉此人的行为。

“人所共知,涉及此事的中国非政府组织,会在联合国做出与中国政府步调一致的表态,”联合国监督组织的执行主管希勒尔·纽尔(Hillel Neuer)写道。“我们认为,这起事件是蓄意的恐吓行为,目的是报复我们的代表与联合国人权机制合作。”

联合国公开评论此类事件的做法非比寻常,这或许会令中国感到尴尬。去年11月,中国当选人权理事会成员,理应保持最高的人权标准。

王天安在加拿大接受采访称,此人的行为让她感到惊讶和困惑,“这既不是专业的间谍手法,也不是非政府组织专业的做法。”

此人先是公然拍摄王天安和她的笔记本电脑屏幕。由于违反规定,联合国的一名员工要求他停止拍摄。之后,他用半遮在上衣里的拍摄设备继续秘密拍照。不过,他再次被发现,随后被安保人员驱走并强制删除了图片。

王天安当时近距离看到了他,后来在Twitter上张贴了一张从人权理事会听证会的联合国电视转播中截取的画面,声称就是此人。她表示,自己不知道他的姓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