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埃及判处529名伊斯兰主义者死刑

埃及明亚——本周一,当明亚镇一所法院的法官们宣判529名伊斯兰主义者死刑时,他们聚集在法院外的亲属们发出了哀号和怒吼。这529人被指控谋杀了一名警官,法官们仅仅经过两次开庭审理,便给所有人定了罪。在相隔仅几英里远的省城,居民们说学校提早放了学,由于担心发生骚乱,很多人留在了家中。

但是这些亲属回家了,街上很快变得寂静无声。

25EGYPT-popup
开罗,半岛电视台的几名记者站在被告囚笼里,他们被控与一个恐怖主义组织有勾结,并在报道中营造埃及动荡不安的不实印象。

这项离奇的判决让9个月来不断升级的镇压达到了高潮,由军方主导的埃及政府曾把穆斯林兄弟会支持的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推下台,现在他们似乎终于在明亚把穆尔西的支持者们恐吓到近乎沉默的地步。明亚可能是穆尔西支持者最大的据点,20年前这里还是一场激烈的伊斯兰主义叛乱的心脏地带,而且这里的人扬言要再次组织起来反抗军方主导的新政府。

“他们想吓唬我们,让我们不敢上街反抗,他们想让我们知道,反抗可能会成为另外一些人被判处死刑的理由,”穆罕默德·哈菲兹(Mohamed Hafez)说,他的兄弟也在这场审判中被判处了死刑。他说,因此这些亲属们没有给他们那么做的借口,而是安慰自己说,集体死刑在某些方面是“一件好事”,因为它表明这场审判本身就是“一场闹剧”,是“不合法的”。

法律专家说,这是现代埃及历史上最严厉的集体判决,他们认为此举无视法律程序,罔顾合理性,而且上诉胜诉几率极低。在经过两次短短的开庭审理之后,这个三人合议庭便做出了判决,被定罪的人中有大约400个没有到庭。埃及国家新闻媒体称这些被告是穆斯林兄弟会的支持者,他们被定的罪名是参与了去年8月的暴乱,那场暴乱是7月穆尔西被推翻后政府进行的血腥镇压引发的。

但是,很多伊斯兰主义者本周一表示,他们不敢对这项判决公开发表意见或进行抗议,当记者试图跟他们交谈时,他们往往会焦虑地回头张望。

这跟去年秋天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虽然新政府已经牢牢控制了明亚以北三小时车程远的首都,但这里的公开反抗活动还很普遍。新政府已经成功地瓦解了伊斯兰主义组织,这个变化就是迄今为止最清楚的证据,仅仅一年之前,这些组织看上去还可以构成一个经得起考验的多数派选民群体。

夜幕降临明亚之后,一群人高呼反对军事统治、反对当天法院判决的口号,在阿布希拉尔(Abu Hilal)附近的街道上游行,那里的伊斯兰主义组织的势力特别强大。有几个人说,当天早些时候大学里曾有过抗议活动。

但跟仅仅几个月前在同一些街道上进行的游行相比,这个由数百人组成的队伍明显规模更小,也更加胆小怕事。就连旁观者都一再告诫来访的记者要赶紧逃走,说警方的枪声就要响起来了。(没必要逃走:骑着摩托车的探子报告说警察正在赶来时,人群自动就解散了。)

“恐惧,害怕,”侯赛因·塔马姆(Hussein Tammam)说,他是一些被定罪者的律师。“自去年秋季以来,事情已经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他说。“安全管控严格了很多,比上世纪90年代还要糟糕。”90年代时,安全部队粉碎了以明亚为中心的武装叛乱。

维权人士表示,这项判决也标志着埃及各级法官对军事接管的热情支持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埃及个人权益行动( Egyptian Initiative for Personal Rights)的刑事司法研究员卡里姆·迈扎特·恩纳拉(Karim Medhat Ennarah)说,“与大规模处决相比,在司法系统内出现如此残酷的判决,是我们闻所未闻的,无论是埃及国内还是国外。”

他称这是“相当荒唐的”,并指出法院不可能证明500人每个人都在一名警察被杀的事件中发挥有意的作用,特别是在只进行了一两次的短暂审讯之后。“很明显,这是为了威胁、恐吓反对派,特别是伊斯兰主义反对派,但法官参与政治怎么会到了这种程度?”

针对被罢免总统的伊斯兰主义支持者,此前已经有过多宗严厉的、快速判决的案件,此次只是最新的一个案例,比如法官在对一些抗议学生进行了10天的审讯之后,做出了几项监禁17年的判决。在明亚,另一项涉及600名被告的大规模审判将于周二开始,这些人被控洗劫了另一个警察局。塔马姆律师表示,审理新案件的将是同一名法官。新闻报道称,遭到监禁的穆斯林兄弟会精神领袖穆罕默德·巴迪耶(Mohamed Badie)被列为被告之一,尽管据信巴迪耶当时在开罗。

虽然专家们表示,周一做出的死刑判决几乎肯定会有所减轻,“但极其严厉、快速的裁决说明,埃及这个国家的基本机构在很大程度上运转不良,”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研究埃及司法制度的专家内森·布朗(Nathan Brown)在有关该裁决的邮件中写道。“无所顾忌的压制似乎仍是常态。”

他指出,60年前,为阿拉伯世界创建了模板的强权军人贾迈勒·阿卜杜勒·纳赛尔总统(Gamal Abdel Nasser)为巩固权力,设立了特别法庭,开展走过场的审理,他曾利用此类法庭监禁了数以千计的伊斯兰主义者,并处死了很多伊斯兰主义领导人。但这一次,传统的司法系统——曾被认为是威权主义统治下的自由主义滩头阵地——也非常合作。

布朗教授说,“据称,纳赛尔在去世前曾告诉一些法官,他那么做是为了避免将他们卷入他觉得自己必须去做的事情。”但他表示,在新的打压行动中,司法系统中某些部门的“热情损害了它的国际声誉”。

在明亚,那些认可裁决结果的人会公开庆祝,他们并不担心曾经专横跋扈的伊斯兰邻居的报复行为。“就他们对一些警察局和教堂的所作所为而言,判处529人死刑并不过分,”24岁的法庭书记员、科普特基教徒米纳·拉姆齐(Mina Ramzi)坐在街头咖啡馆说。“这是对那些可能考虑再做此类事情的人的警告。”

一些要求匿名的伊斯兰主义者发誓称,裁决引发的愤怒会为抗议活动提供新的动力。

但同时他们也承认,出于对重新崛起的警察势力的忌惮,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安全管控太严格了,”当地大学的一名教职工在周一晚间的游行结束后表示。“我38岁了,从没看到过世界上其他地方出现过这样的死刑判决。只有埃及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