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呼吁台湾学生见好就收转为正常方式抗争

3月18日,一批台湾学生以“反黑箱服贸”的名义占领立法院。引爆这次抗议的导火线是,执政党漠视朝野协商结论,不顾程序正义,力图把有巨大争议的服贸协定强度关山。连一向力挺马英九的《中国时报》也发表文章,批评这次国民党的作为“荒腔走板丶离谱至极”。

22日,行政院长江宜桦到立法院前与抗议学生对话;23日,总统马英九举行记者会;整个台湾都为此事展开热烈争论;国际媒体纷纷予以报道。

抗议的学生对马政府的回应很不满意,因此决心继续占领立法院。不过在我看来,既然江宜桦丶马英九都出面回应了,马英九也同意对服贸逐条审查。这些多少可以视为让步。所以,学生不妨“见好就收”,主动撤出立法院。

所谓“收”,不是停止抗争,而是改变抗争方式。毕竟,占领立法院是非常之举,应回归正常方式,例如街头或广场游行集会,罢课静坐,等等。学生甚至可以宣布,保留下一次再进入再占领立法院的权利,先撤出立法院,以便给蓝绿两党和社会都留下转圜的空间和时间。

以非常方式从事和平抗争,其主要目的应是唤起社会的关切警醒,激活朝野各界的积极参与。至于它的具体诉求倒未必总是能立竿见影,马上实现的。因此抗议者尚须从长计议。老是停留在非常方式,“不达目的,决不收兵”恐怕不是好的策略。占领的时间长了,占领这种非常方式的正当性就可能流失。一些原先同情的民众就可能从同情转为反感。到那时再撤就被动了。

不错,有时候,政府强行驱离会激起民众情绪的强烈反弹,从而反过来拉高抗议的规模和声势。但并不一定总是如此。除非政府的强行驱离搞得很野蛮很血腥,如果驱离进行得大致平和,没造成什么人身伤害,同时政府又承认并保障民众以正常方式抗争的权利,那就不会招致社会的强烈反弹,相反,那倒有可能对抗议运动的士气造成一定的挫折。民主转型后的台湾,发生过好几起抗议民众被政府强行驱离的事件,后果各不相同,可资借鉴。

台湾有迄今为止华人世界最好的自由民主体制。在这样的体制下,抗议者要争取自己诉求的实现,必须要让这些诉求获得选民的认同,获得民意代表丶民选官员的认同。

在今日台湾,以街头运动的方式推翻一个民选政府,既是不应该,又是不可能,我相信也不是抗议者的意愿。为了争取自己诉求得到实现,街头运动常常是必要的丶有益的。但归根结底,还是要靠对话,靠协商,靠选票。

近些年来,不少地方都出现了“民主失灵”的现象。这和全球化的大背景有关。由于经济全球化,一个国家的经济活动大大超出了本国政治的控制范围,由此引出的后果往往很难通过本国的政治加以解决--不论你那里的民主制度多完善。

对台湾而言,这个问题更严重丶更复杂。因为对台湾影响最大的是大陆,而大陆又还处在共产党一党专制之下。服贸协定是台湾和大陆之间的协定,故而引起的争议特别大。不少人担心的是,服贸协定一旦通过,会使得台湾的经济乃至政治都被大陆所操控。除了大小悬殊外,民主和专制不对等是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台湾着名的出版家高希均说,念经济学的他对签署服贸协定非常兴奋,没想到台湾内部的报道却几乎是一面倒的反对。

高希均说:“我简直不相信我的眼睛;怎么会是一个开放丶民主丶自由与有信心的台湾怕跟人家竞争?”问题就在于民主与专制交往的不对等。

我在1988年写的文章“中国统一之我见”里就讲过,中共所谓的“你搞你的资本主义,我搞我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际上是你搞你的民主,我搞我的专制。你那里搞民主,这意味着我可以在你那里反对你;我这里搞专制,这意味着,你不能在我这里反对我”。按照服贸协定,大陆可以在民主的台湾出版反对台湾民主的书,而台湾却不可以在共产党专制的大陆出版反对共产党专制的书。这和我们追求的自由竟争是一回事吗?

台湾不可能不和包括大陆在内的外部世界往来。它和大陆的往来又免不了会带来种种危险。这是目前台湾的两难。眼下,台湾对这一两难问题几乎不可能给出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因此,不说别的,哪怕仅仅是为了台湾自身的经济发展与经济安全,台湾也必须关注大陆的民主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