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協議:黑箱在哪裡?怎樣拼經濟?

王超華

台灣發生二十幾年未見的大規模學生運動和社會運動,抗議反對兩岸服務業貿易協議,引起大量口水和評論,也招致陸港民眾圍觀。大陸民眾對抗爭行動,卻 很少同情,網絡上一多半是負面評價,凸顯出兩岸之間同理心的落差。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以往看對岸時,存在太多的移情想像,另一方面,也是資訊傳播中大量 充斥的控制和誤導,造成困難,令人不易同時追蹤長期和即時的變化。陸友評論,常常直接進入服貿協議可能給台灣帶來的經濟好處。這種視角,模糊並掩蓋了這次 抗爭的關鍵點。
反“黑箱”
評論反服貿抗爭,首先要問的是,這份服貿協議,究竟是不是“黑箱作業”的產物;進一步還要問:國際間的貿易協定,必然都是“黑箱作業”嗎?
問題是,這份服貿協議的黑箱作業,實在是有據可查,並非從今年三月十八日立法院裡的30秒宣布“自動生效”才開始。事實上,去年六月服貿協議在上海 簽字時,相關部會的評估工作還沒完成(甚至有些還沒真正開始)。只是到了臨簽字時,前國策顧問郝明義才將這個不為世人所知的密謀協議公諸於世。反對聲浪已 起,政府自己的評估報告卻還沒出爐,而且國民黨本黨的立委還被蒙在鼓中!明擺著,這份協議,出自兩岸官方的政治運作目的,並非基於一個推演台灣經濟發展前 景的實質性方案。
這件事最好的證人,不是任何反服貿人士或抗爭學生,恰恰正是比總統馬英九和閣揆江宜樺還要著急推動服貿過關的、前國民黨立委邱毅先生。邱毅在鳳凰衛 視的台灣新聞節目裡批評馬英九識人不明,溝通不當時,特別指出,去年服貿協議卡在立法院之後,馬江政府才匆匆忙忙安排,舉辦二十場本來應該在上海簽字之前 進行的公聽會。邱毅還特別舉例說明,在這些公聽會上,政府只會空口許願,根本沒有準備好回答質疑。這也不奇怪。相關部會各自的評估報告都還沒出爐,又怎麼 可能迅速拿出不同產業之間協調補償的有效方案來呢。馬英九等人用打選戰文宣造勢的方式對待公聽會,本身已經表現出對民主體制基本精神的蔑視。
套用馬英九指責王金平的話說:這不是黑箱作業,還有甚麼是黑箱作業?!
同時,以為世界各地,但凡兩個經濟體的貿易談判代表簽署某種協議後,即使有程序要求,各方國會也只能一字不改地全盤接受,這樣的觀點,只能說明我們 對世界各地的貿易談判實例有多麼無知。事實上,簽署後恐怕無法通過國會,是多邊貿易談判中經常遇到,用以抵制對方條款壓力的正當理由(或藉口)。談判代表 草簽的協議,由於無法順利通過國會而長期延宕的情況,時有發生。甚至經由政府代表草簽的國際政治協議,都有可能因為通不過國會(或本國特設的公投)而最終 無法生效。這樣的例子,在二戰後的國際交往中,比比皆是。如果不是馬英九政府的談判代表混淆自己的草簽和終簽授權在先,如果不是馬英九藐視國會審查程序的 實質功能在先,這樣的問題根本就不會出現。另一方面,這種無稽之談能夠在大陸成為反感台灣抗爭學生的理由,也說明權力在大陸長期不受民意轄制的政治現實, 已經內化到本該承擔轄制權力責任的民眾心中,難免令人悲歎。
從這些事實來看,台灣抗爭學生要求馬英九本人向全民道歉,有著十足的政治正當性。過去九個月裡,馬英九強行蠻幹推進兩岸服貿協議的種種言行,已經嚴重威脅到台灣民主政體的根基。他不出面承擔責任,台灣立法和行政之間的合理分際,將受到難以修復的重大變更。
“拼經濟”
由於這些程序上的關鍵疏失,馬江政府在過去半年多採取的主要應對措施,就是迴避程序問題,集中宣揚兩岸服貿是台灣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必要條件。果真如此嗎?
事實是,馬英九當政以來的六年裡,從 ECFA 到服貿協議,推動兩岸經濟整合是他唯一一項自始至終堅持的經濟政策方向。但正如持續觀察台海情勢的倫敦經濟學院教授所指出,這個單一方向並不足以構成政府 據以施政的基本經濟立場。與此前的陳水扁政府相似,馬政府從來沒有明確考慮過調整台灣經濟發展的全面規劃,也就談不上如何在保證台灣發展規劃的基礎上和島 外各方進行貿易協商。只是在2011年競選連任時,受到蔡英文“十年政綱”和宋楚瑜主攻中下階層的選戰壓力,馬英九才匆忙拋出一個“黃金十年”的口號。一 旦當選,這個口號就消失不見了。
時時處處優先政治考量,為短期利益而放任乃至犧牲經濟長遠規劃,成為台灣民主化以來最重大,也是評論者和政黨政客們通常視而不見的最深層的問題。十 幾年來的兩次政黨輪替,逐漸消耗掉以前經濟起飛時的中小企業遍地開花,也消耗掉大陸開放前期的紅利均沾效應。隨著製造業為求廉價勞動力轉戰大陸,台灣經濟 在新世紀的十幾年裡,進入兩極分化的服務業時代。一方面是小商家為主的庶民經濟,一方面則是財富高度集中的大財團,致力於金融地產業的豪賭。
就在學生佔領立法院的前幾天,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刊出一份 23 個國家裙帶資本主義的分析報告。報告結論的主要指標是億萬富翁(billionaire)收入佔國民收入總值(GDP)的比重。與 2007年相比,台灣 2014年退步了兩個名次,即,島內財富集中和收入兩極分化狀況,在密切台海經濟合作的過程中,更加惡化了。
持續關注台灣狀況的人,看到這樣的調查結果,應該不會太驚訝。馬政府旨在吸引台資回流的“鮭魚返鄉”計劃,回流資金絕大部分進入了房地產業,實際上 進一步惡化了庶民經濟的生存環境。大商家吞併中小家族企業,創業空間緊縮,青年就業困難,這些正是目前學生抗爭的大背景。即使拋開程序正義不談,馬英九要 推動服貿協議,也必須超出他慣用的文宣手段,正面回應經濟政策立場方向等方面的質疑。
這樣的辯論和回應,是民主體制決定重大經濟政策時,不可迴避的根本政治問題。不管兩岸之間關係是如何定位,也不論服貿協議怎麼會既不是行政命令,又 不是國際條約,朝野兩大黨都同時有責任,藉此為經濟長遠發展規劃藍圖規劃,並以(相同或不同的)願景規劃立場為準,對協議內容進行實質辯論,正是在這個意 義上,目前的青年學生抗爭,絕不僅僅是為他們自己的世代爭福利。他們確實是在勇敢守衛台灣民主的根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