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平度怎度

“看网友评论,感觉平度快成‘大泽乡’了。”转发@作业本微博时,@晏扬在周六晚看似随意地感叹了一句。如果翻看微博下的评论,呼啸而来的唇枪舌剑,让人联想揭竿而起,的确并不突兀。

是占据微博优势的老牌门户新浪,在3月21日下午率先将新闻推至首页。

《山东平度称村民帐篷发生火灾,行动迟缓者身亡》——口径来自平度市委宣传部官方账号@平度发布,“2014年3月21日1时50分,我市凤台街道朝阳路杜家疃村路段上该村村民临时搭建的一简易帐篷起火,2时30分左右火被扑灭,过火面积约20平方米,住在帐篷内的一人死亡、三人烧伤。其中,死亡者62岁,曾患中风,行动迟缓。”

只不过,平度官方的“行动迟缓”口径很难说服网络质疑者。新京报次日社论《帐篷起火,真相到底是什么》,即是汇总微博呼声,高喊“有责任还公众一个真相”:“对于这起事件,有传言说是有人泼汽油纵火。平度政府方面则表示,请公众勿信、勿传未经核实的网络传言…帐篷起火,村民殒命,应当依法调查,还家属一个公道。”

与此同时,财新网更发布报道《失地农民横死失火帐篷,平度警方半夜抢尸》:“3月22日凌晨2点45分左右,约200名防暴警察手持盾牌和木棍,在山东青岛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将失地农民耿福林的尸体抢走。”

财新网是陈宝成的东家,同样是因为在平度抗拆,这位记者被警方以涉嫌非法拘禁罪逮捕,迄今仍身陷囹圄。

而根据@小眼昏花推测,“平度纵火案的发生,与陈宝成案不无关系“:“在陈宝成被羁之后,当地一些官员趾高气扬,信心爆棚。当着记者面就半开玩笑,半当真的叫嚣‘再不听话就把你们记者抓起来。’那种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在他们看来,那是一次完美的大捷。这种心态的蔓延,多少为今日之事埋下伏笔。”

石首抢尸,瓮安抢尸,临武抢尸,在每一次重大群体性事件中,几乎都可以看到“抢尸”桥段。于是,@宋氏石男转发旧帖温故知新:“朋友老唐长期研究基层维稳,他告诉我:自湖北石首事件之后,中央政法委制作视频培训全国维稳干部。其中,在群体事件中移除尸体是标准操作。他们将其称为‘移除兴奋源’。所以近几年全国各地抢尸频频。”

不过,此时,@平度发布已经再度否认:“3月22日晨,死者家属自行将尸体从现场运走,现场执勤民警维持秩序,按照法定程序,公安机关对尸体检验后由亲属火化。”

针对这个“抢尸”问题,自承山东基层民警的@戴假发的南瓜st,同样有不同看法:“不是征地纠纷,是村民对补偿款分配有分歧;有纵火嫌疑,正在立案侦办;不存在抢尸,家属同意尸检及火化;一共去了几十个民警维持秩序,哪来的200多人?基层矛盾错综复杂,帮不上忙请别添乱。新闻报道需要实事求是,如果你是律师另当别论。”

在昨日获得环球网首页转载的《关于平度“抢尸”的基层常识》一文中,这位时代周报特约评论员提供了更细致的分析:“地方政府为何急于处理尸体,和民众为何总是挟尸自重、媒体为何总是以‘抢尸’吸引眼球,其内在逻辑是一致的。在中国,尸体代表了某种禁忌,人死为大。往往能将家属乡亲凝聚在一起,并以此作为某种心理凭恃…一些媒体,连收益分配争议和拆迁补偿争议都没搞清楚,就以‘征地血案’、‘政府抢尸’为噱头进行炒作,而后续的报道尽管能真实再现事件过程,却已没人关注了…不以理性和常识为前提的‘正义’,不过是另一种恶而已。”

法制日报今晨报道《平度守地村民火灾死亡事件真相调查》,似可佐证这份对“挟尸自重”的分析:“‘运走尸体是我们自愿的,二百多名警察我没有看到,我看到的也就二十几个警察。’针对网传‘200警察22日凌晨‘抢走’死者耿付林遗体’的消息,死者耿付林的弟弟耿付春进行了纠正。他告诉记者,当日凌晨,亲属们经过商量后同意警方的建议将遗体拉走尸检。尸检结束后,亲属们自行将耿付林的遗体进行了火化处理。”

只不过,财新网又由记者罗洁琪发表《失地农民耿福林的非正常葬礼》,展示了不一样的“真相”:“一个老者说,耿的儿子懦弱,被威胁了,被收买了,对不起杜家疃村,对不起整个平度的维权正义…村民都见证,来了两百多个手持盾牌和木棍的防暴警察,是来的人将冰棺运走。当警察要抢尸的时候,他没有反抗…抢尸后不久,尸体就被火化了。23日下午2点20分,耿福林出殡,哀乐响彻杜家疃村的街头巷尾。村民自发送来白底黑字的横幅——‘杜家疃村保地英雄耿福林英灵长存’。”

文中,这位被派往现场的记者感慨,这次采访“注定会深远地影响我的人生”,因为一个让她难以接受的比喻:“有个村民说,‘你见过烧鸡吗?耿福林死的时候,衣服全烧光了,只剩下一条皮带。皮肤被烧成红色的了,曲着膝盖,趴着,就是像烧鸡一样。’”

然而,即便不是抢尸,@五岳散人也还有质疑:“根据新京报报道,死者耿福林的妻子就耿福林被烧死一事已与当地政府谈妥,这个谈妥是啥意思?如果是给钱了,请问这种有可能是刑事犯罪的案件,为啥政府要掏钱?刑事案件附带的民事赔偿也跟你们没关系啊,你们又不是360,先行赔付。如果不是钱,请问是什么条件?”

同理,新京报昨日亦有《帐篷起火原因未明,为何急着“赔偿”》之追问。

这些仍在为陈宝成打抱不平的媒体和意见领袖,确实有了更多质疑与追问的理由。熟稔时事者开始了对平度市委书记王中的直接发难,@吴稼祥即有逼问:“到底要王法,还是要王中,这难道还是个问题?”

当然,同样不可避免的衍生产品也顺势而生。有人开始在微博论坛上贴出王中的“娇艳情妇”照片——那其实是日本AV女优。

还是听听@人民日报是怎么感叹“平度何以平度”的吧:“一死三伤,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若是人为纵火,是谁纵火,为何纵火?若是家属自行运尸火化,如此匆匆为哪般?公开、及时回应,准确、全面释疑,请用铁的事实说服质疑者,请用公正司法给公众一个交代。”

“‘征你一头牛,补你一只鸡’该变变了”——@人民日报的另一段话,更是被义愤填膺者引为重要论点:“从农民手里征收一亩地不足8万元,转手卖给开发商123万。这笔‘生意’真‘划算’!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农民失去土地,如何安放生活?征地拒绝暴力,也应拒绝暴利!尊重农民话语权、议价权,按市场定价原则补偿,别让吃亏的总是农民!”

央视同样有行动。前日午后允许耿福林外甥毛华帅现场出镜追忆,傍晚时分,又送来了门户网站最钟爱的“雷人雷语”:“22日,央视记者赶往山东平度采访‘火烧村民’事件。医院里,一名自称是伤者家属的中年男子态度嚣张,称央视记者是假记者,声称‘你经过我批准了吗?我是平度来的’,但当记者向家属求证男子身份时,众人都沉默不语。”

正是从最高喉舌处借来“平度何以平度”之叹,南方都市报昨刊社论《平度事件:村民以身守土,谁在以身试法》,以“真相不可知、局面不可控的危局”形容事态。文中,更呼吁“启动更高级别的调查程序”:“秉持独立、公正和法治原则去彻查个案,旨在让公民去相信,未经合法程序的土地、房屋和财产,不会在深夜灭失,让人们可以在自己家中安睡,这就要求地方政府部门首先严格守法,在事件调查中能保持起码的中立态度,不滥用警力,不激化矛盾,警惕和戒除畸形的维稳施政思路,做公民合法权益及时而且必达的守护神,而不是深夜强兵弹压的破坏者。”

“这里是平度,这里也是中国”——南方都市报寄望于更高层决策者的良苦用心,在东方早报昨日封面上有异曲同工之体现。

这家上海媒体援引于建嵘的微博评论——“以城镇化为名,抢夺农民的土地,引发的血腥事件已有多起”,将平度之事导向了正被中共决策层推进的城镇化主题,头版通栏标题即为“平度强力推进城镇化酿惨剧”。今晨,再接再厉,通版报道《村干部实名举报平度造假征地:被分别谈话,不配合就下台》连发五问:“一问:征地材料是否造假?二问:招拍挂程序有无违规?三问:征地、施工等手续齐全否?四问:村里留占青苗费、征地补偿款?五问:被征地是不是基本农田?”

此外,还由首席评论员沈彬质问“今日之平度,法治何以缺席”:“这样的场景,让我们想到去年同样发生在平度的陈宝成案。这位中国政法大学的毕业生、资深法治记者,一样面临强拆,他和其他村民一样,屡屡遭到歹徒的殴打…我们要问,面对当地‘痞子’如此大规模、长时间地向村民施暴,为何平度市警方不作为?那些殴打村民的‘痞子’的罪行如此明确,幕后主使的线索如此清晰,究竟有几人被法办?我们要问,‘3·21’纵火案是否要被“维稳”的逻辑掩盖?我们要问,那些质疑拆迁的村民在平度市,还有没有人身安全?”

根据昨天午后法制晚报消息,中纪委已受理平度村民的纵火举报。

而依照@平度发布昨天子夜时分的解释,包括@人民日报在内,质疑者的账都算错了:“凤台街道杜家疃村所涉土地征地补偿费已严格按照有关法律和政策规定全部补偿到村,同时考虑村民利益和村庄长远发展,平度当地还给予土地出让收益支持…该村获得了1527.9万元的土地出让收益,凤台街道已于2014年2月27日全部拨付到村庄。”

再加上钱江晚报今晨两篇同获凤凰网推荐的评论——《农民守地引发血案:为什么又是平度》、《烧死平度农民的,不只是征地暴利》,以及扬子晚报《平度为什么急着替纵火者赔偿?》、华商报《帐篷起火背后的拆迁之痛》新仇旧恨一起算的舆论,俨然已将平度官方置于万劫不复之地。

Source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