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笛:乌克兰反对派重蹈了“六四”覆辙

在《普京的国会演说令我胆战心惊》一文中,我表示了对波罗的海三国命运的担心。网友“老烟枪”不同意,指出:

“这三个国家早已经加入北约了,如果俄国敢于入侵这三国,美欧即便冒着核战争的危险也会坚决进行军事干预,履行自己的条约义务(当年保证乌克兰领土完整的那个条约具体条文如何不清楚,但想来和北大西洋公约不是一个性质),否则美国主导的整个西方世界秩序乃至世界安全秩序将不复存在。我相信美国的民意在避免与俄罗斯热战引发核战争的危险和保卫北约盟国之间也会选择后者。

况且我认为俄罗斯的常规军事力量根本不是北约的对手,打常规战争他们只有挨打的份,美欧怕核战,俄罗斯就不怕?俄国人虽然野蛮,但毕竟不是那些宗教极端主义疯子

钓鱼岛也是一样,该岛在日本实际控制下,因此按照美日安保条约美国有义务在中日钓鱼岛发生冲突时介入,美国也反复强调了这一点。美国不会介入中日领土争端,但前提是你们动口随便,动手不行”

你说的这些问题我也考虑过,话是这个理,但在实践中就未必了,完全可以被毛子轻易绕过。

国际条约,是缔约国政府之间的政治或经济契约,其成立的前提,是缔约国都有主权政府存在。如果某个国家处于严重动乱中,甚至连政府都没有了,那时国际条约尤其是攻守同盟条约就形同失效。须知要攻守同盟起作用,须由本国政府提出请求,其他国家才能派兵前往,否则就是无端干涉他国内政,即使是盟国之间也不能这么做。当年老美保卫南韩,保卫台湾,保卫南越,都是应本国政府邀请才去的。这是国际法的基本原则。

就连斯大林那无法无天的祖宗都知道这点,当年毛泽东怕老美打中国,想让苏军延长其在旅顺口驻扎时期。斯大林乃告诉周恩来:这种事,必须由主人提出来,我们是客人,客人是不方便提这种要求的。中国政府这才发了正式的外交照会,请苏军保留旅顺口的军事基地,直到中日和苏日签订了和约为止。那其实就是请苏军无限期驻扎在中国领土上,因为时至今日,俄罗斯和日本仍未签订和约。若是赫鲁晓夫不主动撤军,则毛泽东恐怕也没那胆量“反修”了。

现在假定立陶宛明天发生内乱,首都出现失序乱局,政府首脑被打死或是存亡不明,其他成员如鸟兽散。俄国人以保护侨民的利益迅速出兵,占领了首都,请问那时北约该怎么办?执行盟约规定的义务,与俄国交战?请问有何理由?是应谁的邀请?俄国人完全可以说,他们是基于人道主义理由出兵,正如当年北约介入前南斯拉夫的战乱一样,北约该如何应对?

所以,关键问题是,与强盗为邻的国家绝不能陷入内乱,给恶邻以干涉理由。这就是先总统蒋公在抗战爆发前忍辱负重,千方百计避免刺激日本,让对方找到动武理由的原因。

我曾在旧作中教导过爱国愤青们,对弱国来说,开战不是本事,避战才是本事,而对强国来说,开战也不是本事,不战而获才是大本事。

战略大师斯大林就最懂这套,在二战前,他千方百计避免刺激德国,直到德国入侵苏联当晚都还坚持这么做,但对弱国他则凶相毕露,趁英美无暇顾及,趁机不战而夺人之国,“不放枪,不死人”就吞并了波罗的海三国。在二战后他又千方百计避免刺激美国,在美国介入韩战后立即把苏联顾问撤了回来。在美军飞机击落苏联训练机、扫射轰炸滨海机场后还拒绝接受抗议照会时,他竟然唾面自干,抹抹肚子咽下了那口窝囊气,另一面却又唆使毛泽东那有史以来第一冤大头出兵去与老美拼命,就此把老美拴在亚洲,让他能去土耳其、希腊等地搞搞震。这一系列马基雅维利的大手笔,不能不令人由衷佩服,虽则他完全是个世上几千年才出一个的monster。

可惜中国人最不懂这套,一部近代史就是形形色色的provocateurs充当“民族英雄”,独领风骚的蠢动史。这个英文词我已经在旧作中说过了,没有中文等价物,大意是“故意以过激姿态挑起事端,为强敌提供入侵借口的内奸”。从林则徐、徐广缙、叶名琛、徐铜、刚毅、义和团直到李宗仁、白崇禧、张学良、杨虎城等人,无一不是这种事实上的provocateur。这就是看中国史为何令人气闷,主要还不是痛恨那些祸国之辈,而是为国人竟会如此之蠢而疾首痛心。

不过看看乌克兰,中国人也聊可自慰。他们也够蠢的不是?与那种恶邻作伴,最重要的就是要先掂量一下:如果真惹翻邻居,人家大举动武,我当何以善后?西方强国真能救我于水火么?

这就是芬兰人问过自己的问题。芬兰虽然是独立中立的主权国家,也享有充分的对内主权,但在外交政策上,该国在冷战时代从不刺激老毛子,而是尽量和苏联保持一致,倒有点像今日香港实行报刊自我审查制度,避免刺激大陆老表一般。后来波兰、匈牙利也见样学样,在实行内政自由化的同时尽量避免刺激苏联。我记得当时西方的一个担忧,就是“欧洲芬兰化”。

乌克兰人要是有这点见识,今日又何至于此?要是该国没有内乱,有一个稳定的强大的主权政府存在,那即使没有英美担保领土完整,莫斯科也未必敢去肢解之。最主要的还是他们自己先乱了起来,连个说得过去的合法政府都没有,这才给了普京动武的充足借口,当真是愚不可及。

说到底,这档子烂事,跟中国的六四一模一样。中国学生和乌克兰反对派犯的共同错误,都是不知道比较双方的实力,都不知道“民主恩赐论”揭示的“社会进步的前提是强者的让步”的光辉真理。所以,在争取进步之前,必须预先充分考虑到触犯了强者底线的严重后果,先看明白对方的底线,为自家的斗争划个“到此止步”的界限。他们不知道,俄国人绝不会容许乌克兰加入北约。波罗的海三国的成功经验根本不可复制——那时俄国混乱软弱之至,无力干涉。今非昔比,俄国已经初步喘过气来了。在这张情况下还要去摸高压线,那就是找死不拣日子。

遗憾的是西方也没能看到这点,如同当年为中国的示威学生呐喊助威一般,真以为乌克兰能靠自己折腾出个自由民主开放的新世界来,却不想想真要惹恼了老大哥,自己能不能挽狂澜于既倒。

说起来,在这方面老布什还真不错,不像他那白痴儿子。记得当年波罗的海三国宣布独立,寻求西方支持,他就没有同意,向世界人民解释,美国必须为它的承诺负责,不能答应它做不到的事。但等到苏联解体,莫斯科再无能力干涉他国了,西方便立即承认了三国的独立。这就是因时制宜的外交艺术。

若读者同意以上论述,则不难立即明白波罗的海三国能否保持独立,完全取决于三国政权的稳定性。若是三国出现了上文假设的乱局,则北约的武力担保根本就是靠不住的。不幸的是,论制造混乱,从内部颠覆别国的政权,老毛子从来是一等一的功夫。作为受害人,中国人应该都知道这点吧?

世上有一种远比制度长久的东西,那就是民族传统。无论俄国采用什么制度,哪怕真正实现了民主化也罢,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它都只会是一个野蛮帝国主义国家,沙文主义将仍然是它的主旋律。普京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他的野心就是重建苏联。在这种情况下还不警惕,以为北约或美国可以救命,窃以为那未免过于天真。

所以,三国的基本国策,应该是效法冷战时代的芬兰,尽量避免刺激俄国熊,同时尽一切努力把经济搞上去,从根本上消除毛子煽风点火、推涛作澜的可能。最忌讳的就是以为有北约保镖便万事大吉。事实上,美国人曾在历史上多次抛弃盟友:神州陆沉时抛弃国府、越战后期抛弃南越、尼克松、卡特抛弃台湾等等不过是昨天的事。对与虎狼之国为邻的弱国来说,“远交近攻”只能速祸。

钓鱼岛的问题就根本不同了。中俄同为野蛮国家,可相同点也就只在野蛮上。俄国是对内对外一样邪恶野蛮,而中国政府根本就是个内向型的镇压机器,其强大武力purely and solely是对内的,打什么鸟的钓鱼岛?我说那话,不过是想指出老美射精过多导致的虚脱罢了,并不是真认为中共会去打钓鱼岛。

但若假定中共真有胆去打钓鱼岛(与事实相反的虚拟语气),那老美也绝不会介入,也没有必要介入,因为那只会是局部冲突,绝不会扩大为两国全面交战,而小日本完全可以轻松料理或搞定新时代的北洋水师。就算小日本自己搞不定,老美也不会因此动武,因为那并非两国全面交战,老美有何必要履行安保条约的义务?

普京的国会演说令我胆战心惊

芦笛

3月3日,我写出《乌克兰完了》,预言俄国将以“格鲁吉亚模式”解决乌克兰问题,吞并克里米亚,将东乌克兰化为“保护国”,而虚弱的美国及其欧洲盟友绝不会为此动武,只会谴责与制裁,就连制裁也只会效果甚微。

仅仅过了半个月,事态发展就初步证实了我的预言。不仅如此, 3月18日,在吞并了克里米亚之后,普京在国家杜马发表演说,公开阐明了俄罗斯的帝国主义政策,不能不令我胆战心惊,为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以及周边国家尤其是中国捏了一把冷汗。

普京讲话的中译本

他到底讲了些什么,会吓得老芦冷汗直冒?不熟悉俄罗斯民族性与苏维埃语言的读者未必能懂,我这就为普总统解释一下吧。

一、俄罗斯仍是野蛮帝国主义国家

我在旧作中指出,帝国主义国家有两类,一类是二战前的英法,属于文明帝国主义国家,其特点是有明确的产权意识、契约精神、信义观念与荣誉感,本国政府是民主政府,实行言论自由,国民有深厚的人道主义传统,军人有明确的荣誉感,因而其扩张政策与军队在海外的表现都受到民意约束。另一类是俄国(含苏俄)、纳粹德国与日本那种烂污帝国主义国家。它们根本不尊重产权,毫无信义观念,签订条约都是为了在未来撕毁之。苏俄尤其烂污,与所有邻国签订的“互不侵犯条约”除苏德条约外都被斯大林撕毁了。纳粹德国其次,日本相对较好,只是撕毁过“九国公约”。它们都是专制国家,政策不受民意约束,国民没有深厚的人道主义传统。因为缺乏人道主义传统与荣誉感,其军队常常犯下严重的战争罪行,诸如沙俄军队在吞并江东64屯时将当地居民赶进黑龙江活活淹死,二战中苏联红军在进军东欧和满洲后大规模奸淫抢劫,德军在东线、日本在中国大陆以及南洋犯下的严重的战争罪行,等等。

要领略苏军的残暴,只需看看一位加入德军对苏作战的德法混血儿盖伊•萨杰的回忆就够了:

“当那些俄国人没有和我们作战的时候,他们就把那些难民赶到自己的前面,接着就向他们开火并用坦克向惊恐的人群身上碾过去……任何还有一点点想象力的人都可以懂得我所描述的场景。从来没有什么惨景能够超过这些,用‘恐怖’这个词来描述这些事情未免太过于敷衍了。”

他不知道,这种骇人听闻的战争罪行深得最高统帅嘉许。时任南斯拉夫共产党政治局委员的吉拉斯披露:

“苏联士兵在东普鲁士进攻时,坦克兵不加区别地压死了德国的逃难者——妇女和儿童。这件事传到斯大林那里,并请示应该怎么办。他的回答是:‘我们给自己的战士上的课已经太多了,现在就让他们发挥主动性吧!’”

用坦克碾死妇女儿童固然可怕,但似乎并非苏军的巅峰之作。科涅夫元帅在向吉拉斯介绍科尔松——谢甫琴柯战役时讲述的杀降情景,简直血腥到令人发指:

“元帅笑着说;‘我们允许哥萨克骑兵尽情地砍杀敌人。甚至连举手投降的敌人的手,他们也都给砍掉了!’”

令人不寒而栗的是,无论是最高统帅,还是威名赫赫的元帅,对这种故意实施的毫无必要的残暴都持有欣赏甚至引为自豪的态度。

如今普京总统再次向全世界证实,俄罗斯仍然是那个毫无起码信义感、视国际条约为废纸的野蛮帝国主义国家。他质问:“最重要的是:我们违反了什么?”

很难想象世上还有比这更无耻的理直气壮的质问。违反了什么?违反了俄国在1994年与美国、英国和乌克兰在布达佩斯签订的议定书!在该条约中,俄国、美国、英国一致同意保证乌克兰的主权以及现有边界的完整。就连他本人也承认:“我们实际上从法律角度已经承认了克里米亚是乌克兰领土,同时也最终终止了这一问题的讨论。”

最绝的是,在撕毁了自己签订的国际条约之后,普京居然还有本事倒打一耙:

“我们始终尊重乌克兰的领土完整,我们和那些为了自己的野心而牺牲乌克兰统一的人不一样。他们举着“乌克兰至上”的标语口号,但正是他们在不惜一切地分裂这个国家。今日乱象的罪魁祸首正是他们。”

上世纪30年代,斯大林先后撕毁与波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罗马尼亚、芬兰等几乎所有欧洲邻国签订的“互不侵犯条约”甚至“互助条约”,与希特勒共同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将近八十年后的今天,普京又再度向全世界宣告,如今的俄国仍然与沙俄、苏俄一样,是毫无信义、不知世间有羞耻二字的野蛮国家。

不仅如此,普京还表明,“民主的”俄国将继续使用斯大林“不战而夺人之国”的战略,他宣告:“首先我们要保卫人民和平自由地表达意愿的权利,让克里米亚人民自古以来头一回决定自己的命运。”还质问:“你听说过历史上有过不放枪、不死人的军事干涉吗? ”

当然听说过,这又不是北极熊第一次玩这种把戏。当年斯大林与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签订了“互助条约”,苏方提出为了保卫这三个国家,要在其国内设置军事基地,在条约上信誓旦旦,庄严保证不干涉它们的内政。斯大林甚至对立陶宛人保证:“如果立陶宛发生共产党人的暴乱,我们的军队可以帮助你们镇压。”待到苏军进驻后,三国随即举行“全民公投”,以接近百分之百的赞成率,“申请”加入苏联。外蒙也通过类似的“全民公投”,决定脱离中国“独立”。苏联还在新疆发动所谓“三区革命”,炮制了“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又译为“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幸亏中共很快就接管了中国,斯大林同意停止对中国的颠覆活动,新疆才没有举行“全民公投”,以“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的名义加入苏联。

如今普京又庄严保证,俄国人有权“保卫”邻国“人民和平自由地表达意愿的权利”,难道波罗的海沿岸国家、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没有俄罗斯人?莫非普京也要去保卫他们的和平自由地表达意愿的权利?待到这些国家都再度“不放枪、不死人”地“和平自由”地重新加入苏联,那“东突共和国”的闹剧是不是又得重演一遍?

的确,新疆和东北都有俄罗斯人居住,而俄国当然有保卫他们的权益的责任不是?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当然不能忽视这样的请求,我们不能让克里米亚的居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否则就会成为一种背叛。”

二、普京的梦想就是恢复当年的大帝国

在演讲中,普京再次表示了他对苏联帝国崩解的沉痛哀悼:

“令人惋惜啊!那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成为了现实。苏联解体了。这件事发生得如此之突然,很少有人明白这过程与结果是多么戏剧性。许多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其他共和国的人民期待新的联合,期待独联体会成为新形式的国家共同体,毕竟独联体承诺使用统一货币、统一的经济空间和共同的武装力量。可是这一切都只是(空头)承诺罢了,我们并没有看到一个新的庞大联盟。这样,克里米亚就突然就成为另一个国家的国土了,俄罗斯这才意识到,克里米亚不仅仅是被偷走了,而且是被抢走了。

必须面对这样的事实:俄罗斯自己促成了苏联的解体,却丢下了克里米亚和黑海舰队的基地——塞瓦斯托波尔。成千上百万的俄罗斯人在一个国家上床睡觉,醒来时却已身在俄罗斯之外了。俄罗斯人一瞬间就在过去的共和国里成为了少数民族。俄罗斯民族成为了世界上最分裂的民族。”

这话他早在2005 年就说过:

“必须承认的第一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苏联的崩溃,是上个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对于俄国人民来说,它成了一个真正的悲剧。我们的几千万同胞发现自己生活在俄国国境之外。崩溃的流行病遍及整个俄国。”

如果这是“地缘政治灾难”,那并不是上个世纪发生过的唯一一次,也不是最大的一次。成千上万的东普鲁士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别国的床上,被苏军强行驱赶到德国西部去。类似地,成千上万的日本人醒过来,发现自己睡在中国的东北和台湾,被迫离乡背井回国去。同样地,一夜之间,无数的英国人醒过来发现自己睡在独立了的印度、巴基斯坦、以及无数其他国家中,不得不卷铺盖回家。

在这些例子中,除了东普鲁士人民是被强权无理驱赶出自己世代居住的家园之外,其他国家发生的都不是什么灾难,而是殖民地人民的胜利,这就叫帝国主义时代的结束。就连一度统治过地球五分之一领土、如今领土收缩到只有24万平方公里、还面临苏格兰可能脱离前景的大英帝国,也从未追悼过这种“灾难”。后帝国主义时代还有人发出这种哀嚎,只证明了俄国人与文明世界的时代潮流就是格格不入。

值得注意的是,普京这次直言不讳地说明了他的战略意图。他实际上隐晦地告诉俄国人民,白俄罗斯、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和其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不仅仅是被偷走了,而且是被抢走了”,并向选民承诺了“一个新的庞大联盟”。他把这点说得水晶般清澈透亮:

“克里米亚是我们共同的财富,是地区稳定的重要因素。这片战略要地应当处于强大而稳定的主权之下,而在今天,这一主权国家只能是俄罗斯。”

所以,只要某个国家是地区稳定的重要因素,是战略要地,就应当处于俄罗斯的强大而稳定的主权之下。论战略价值,克里米亚绝对不超过波罗的海沿岸三国,当年俄国的波罗的海舰队就驻扎在那里。看了这段话,我不禁为该三国人民胆寒,不知道类似的厄运何时将降临到他们头上。乌克兰就更不用说了,普京已经明说,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三国人民是“注定……结合在一起”的。

三、俄国人称霸世界的野心永远不死

普京说:

“总而言之,我们有理由认为,无论在十八世纪、十九世纪还是在二十世纪,对俄罗斯的高压政治都声名狼藉,到现在依然声名狼藉。就因为我们有自己的立场!因为我们用自己的观点来看待问题!因为我们不虚伪!所以我们总是被边缘化。”

所以,俄国是被西方强国压迫了连续三个世纪的弱小国家。原来,俄国在18世纪两次入侵芬兰,焚烧赫尔辛基,几乎杀光了全部芬兰青年人,夺走了芬兰波的尼亚湾以东的领土,此后叶卡捷琳娜大帝疯狂扩张,为俄国首次夺取了黑海出海口,并与普鲁士三次瓜分波兰,致使波兰-立陶宛联邦彻底亡国,这些都是西方强权“高压政治”的表现。19世纪初,俄国再度发动俄芬战争,将芬兰变成俄罗斯帝国内的一个“自治”公国。与此大致同时,俄国吞并了格鲁吉亚,这些都是西方高压政治的结果。20世纪,苏联在十月革命后吞并了亚美尼亚,中国的唐努乌梁海,在二战初期与德国再次瓜分波兰,吞并了波罗的海三国,夺走罗马尼亚的比薩拉比亞、布科維納、赫尔扎等地区,在战后抢走康德的故乡、东普鲁士首府柯尼斯堡,使得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魂兮难归,抢走了日本的千岛群岛和北方四岛,这些当然也都是西方“高压政治”的结果。

对这些史实,普京其实也承认了一点点,不过是当成英雄业绩来缅怀的。他说:

“克里米亚渗透着我们共同的历史与骄傲。这里坐落着古老的古希腊城市克森尼索,正是在这里弗拉基米尔大公接受了洗礼,使得俄罗斯成为一个东正教国家。它的这一精神遗产奠定了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共同文化、价值观与文明基础,注定使得我们三国的人民结合在一起。在克里米亚有俄罗斯士兵的墓地,凭借这些士兵的英勇作战,俄罗斯在1783年将克里米亚收入自己的领土。这里有塞瓦斯托波尔,传说之城,伟大的命运之城,堡垒之城,是俄罗斯黑海舰队的故乡。在克里米亚有巴拉克拉瓦和刻赤,马拉霍夫古墓和萨布恩山。这里的每一个地方对我们来说都是神圣的,是俄罗斯军队荣耀与勇气的象征。”

最可怕的还是这段话中泄露的普京的野心。当年叶卡捷琳娜以东罗马帝国传人自居,号召东正教徒从奥斯曼帝国手中夺回拜占庭帝国的失地,攻占了从敖德萨直到塞瓦斯托波尔的大片领土。她还特地将抢来的Khadzhibei改了个希腊名为敖德萨,用以笼络信奉东正教的希腊人民,以便向巴尔干和希腊半岛扩张。普京将这段帝国主义扩张史吹嘘为英雄史诗,说“这里的每一个地方对我们来说都是神圣的,是俄罗斯军队荣耀与勇气的象征”。他宣称俄国人“有自己的立场”,坚持“用自己的观点来看待问题”,这就是他的立场,他的观点,帝国主义的立场,帝国主义的观点。而他保证俄国绝不会被“边缘化”,其实也就是向选民承诺,俄国总有一天要恢复过去的“世界革命中心”的光荣地位,再一次“解放全人类”。

四、西方将对俄国一筹莫展

我多次在旧作中指出,贪得无厌、鼠目寸光的西方资本家玩衰了资本主义,他们不遗余力推动的“全球化”,使得西方成了泥足巨人,实业基本被东方淘空,经济严重依赖东方的原料和劳力。所以,如今美国是再也没有能力如当年一样,遏制俄国人称霸全球的野心了。

须知当年东西方经济根本不搭界,所以老美可以成立巴黎统筹委员会,对苏联实行科技封锁,这么做对西方毫无伤害。而如今东西方的经济已经融为一体,所谓经济制裁必然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最大的区别还是,当年苏联不是大规模的原料出产国,西方并不需要苏联提供能源,而如今若干欧洲国家自德国以下统统仰赖俄国人提供天然气。只要一切断供应,那些国家的经济立即要出大问题。如今西方世界经济仍未复苏,漏屋如何经得起连夜雨?

总之,资本家搞出来的全球化,使得西方自动解除了武装,再无可能以经济为武器去打击对方了。胡平昧于世界大势,才会怨恨老美不制裁中国,而去和老毛子过不去(友情提醒,此类议论,只会引起中国人民对你的切齿痛恨,让你沦为不折不扣的汉奸国贼。如果我在国内,我也只会这么想,因为那必然意味着国人的生活水平一落千丈)。其实老美非不为也,实不敢也。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是谁靠谁?不是人民靠美帝,而是美帝靠人民。我记得维基泄密就曾披露过希拉里与澳大利亚总理的密谈,希氏哀叹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欠了中国人那么多钱,当然对中国说话腰杆也就硬不起来了。美国对俄国的依赖根本比不上对中国。所以,老美还敢咋呼对俄国实行经济制裁,若是中国真的出兵占了钓鱼岛,很可能老美连P都不敢放。毛左整个弄反了,老美当年根本不拿毛中国当回事,如今可是完全不同了。

总而言之,在我这悲观主义者看来,乌克兰业已完蛋。不仅如此,若是西方不赶快从衰退中拔出来,俄罗斯的邻国尤其是最为他们痛恨的波罗的海沿岸三国,难免也要岌岌乎危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傻逼一个
    2014年3月26日07:59 | #1

    芦笛说的是人话吗?是人吗?是华人吗?不要说什么“先总统、国府”之类的,装华人,明明就一牲畜、一洋狗子,冒充在这拉狗屎……

  2. 也说点
    2014年3月26日09:30 | #2

    芦笛的分析,前面关于俄罗斯的部分,好像很有道理,但一转口风提到中国,就让人不明白了。一是恶贬中国,不但恶贬中国政府,还恶贬中华民族;二是像忽悠傻子一样鼓吹中国出兵占领钓鱼岛,须知中国当然要夺回钓鱼岛主权,方法有好多,但傻子才会出兵去占领,请问攻下后如何守?是想看笑话吧?不知这个芦笛是汉奸还是精通中文的洋鬼子或者日本鬼子,就是一个唯恐中国不乱的家伙。

  3. 2014年3月26日17:37 | #3

    结局是这样的,乌克兰失去了克林米亚,俄罗斯失去了独联体,为了不被吞没那些个小国现在就想快快地逃离这只“大狗熊”,不是吗?相反西方各国抱团更紧了,这就是超级大战略。攻城掠地的人档次太低。

  4. 也说点
    2014年3月27日01:33 | #4

    与强权为邻的小国,如果拥有大国需要的战略价值,最好的办法是两不得罪,更妙的办法是两边获利,那才是高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