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太高了:一位民营企业家的哭诉——兼问:公务员一年发多少个月的工资?

当西方国家普遍用降税来应对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的税收却仍然保持疯狂增长的态势。国际友人瞠目结舌。中国普通公民感觉不深,那些民营企业家则在痛苦万分。

今天下午,一位来自四川的企业家对我说:“这日子是没法过了。哪里是税收,简直就是抢劫嘛”。

当我们从理论上愤怒批判高税收的时候,也需要有一些实际的例证。

1,税收暴涨,不敢不交

他的生意与地产出租有关。仅仅在这个领域,他就数出了近来上涨的几个税种:“预征所得税从2%提高到5%,土地增值税从从2%涨到了4%,出租收入税从7%涨到了13.68%……普遍上涨幅度在100%以上”。

我问:这是你们湖北地方政府胡闹吧?全国不可能这么乱的。

他说:各地不一样,普遍都涨了很高。

民主国家,任何税种的开征,以及税率高低,都是要经过议会反复讨论的。那么,上述税收经过议会了吗?他说:哪里有什么讨论,税务局一纸通知就涨上去了。并且,还不是从税务局通知之日开始调整征收,而是要往前追溯半年。

税务局有什么权力制订税率?明明是议会的职责嘛。

我连连感叹“匪夷所思”。这位仁兄说:还有更荒唐的呢——“我们这里个人所得税没有完成上级安排的指标,于是税务局就通知我们公司:必须分红,然后叫所得税。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哪有强迫人家分红的?后来税务局又说:不分红也行,但是税不能少;没钱交,就由公司代缴。结果,现在公司欠我们股东的分红,我们股东又欠公司的税款。”

如此明显的违法行为,为什么不抵制呢?这位仁兄说:税务局也承认他们是违法的,可是,若我们敢不交税,他们就来查账。住在你这里一个月,把你查个底朝天,你什么生意也做不成。大家一合计,还不如乖乖交税。认了。”

中央政府知道地方上这些非法收税的现象吗?这位仁兄说:据我了解,基本上都是得到国家税务局指示的。

2,公务员一年发多少个月的工资?

这些暴涨的税收用到哪里去了?

打开中国任何一个税务局的网站,上面必然写几成大字“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可实际上,我们的税收用在哪里了呢?除了用在奥运会、世博会、南水北调、三峡这些“集中力量办大事”上面,就是用在公务员开支上了。取之于民,用之于官。

关于公款吃喝、公款养车、公款旅游这3大毒瘤,我们已经说了太多次。今天我们说另外一件“小”事:公务员工资一年发几个月?

我说:一般是13个月吧。

那位仁兄说:你太落伍了。现在最高的发到一年20个月,普遍是一年发15个月的工资。

一年发这么多工资,总要有个理由吧?是的,是有理由。评上个“精神文明先进单位”,多发一个月工资;评上个“共创什么什么单位”又多发一个月……以前大家以为个市县的机关党委没什么油水,其实是不了解。现在机关党委很肥,因为掌握着各种评奖,所以很多部门都来请吃请喝、送礼。

3,肥的部门很自在,不肥的部门想办法开辟财路

那么,是各地、个部门都一样吗?他说:也不是。沿海地区公务员发得基数高、月份也高,内地就差一些。

部门间也有差异。比如,检察院系统发得就少。

大家一般把公检法当成一体,其实,公检法3个部门情况不同。法院比较肥,因为有诉讼深入,有罚没款收入的提成;检察院和公安就比较惨,因为没有收入渠道。所以呢,公安就设计了很多搞灰色收入的渠道。比如前几天是八一,各个卖消防器材的商店都接到通知,要求去“慰问消防官兵”,一个老板咬咬牙带了1万元去。结果,消防官兵说:“这么少?你拿回去吧”。那老板当时汗就下来了,他知道过几天自己的商店就会被检查出问题。可他也没办法,他的公司是个小公司,一共还不到10个员工,实在拿不出太多钱……

纪委则比较肥,因为可以扣押一些款项,可以把违法收入移交司法部门,把违纪部分留下来花……

听了这个老板的话,我问他:你是不是不敢去投诉、上访?他说那当然不敢了。听说我要把他的上述话语写到文章里,这位老板说:你写吧,我都恨死现在的税收了。不过,你千万别把我的名字写上去,我还想多活两年。

声明:本人以人格担保,以上所反映乱收税内容是我忠实记载。至于该朋友所述是否属实,请各位自己判断。我拒绝向任何人透露该朋友身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1年6月1日20:29 | #1

    全国都一样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