兖煤澳洲50亿巨亏隐情:曾遭遇政府重重阻挠

  “澳洲公司的近50亿亏损是怎样产生的,能不能解释一下?”3月24日,北京金融大街17号,兖州煤业正在举行业绩说明会,总经理助理、财务副总监赵青春的业绩报告刚刚完成,一位分析师举手,向他抛出了这样的问题。

  2013年,兖州煤业子公司兖煤澳洲亏损49.784亿元,成为兖州煤业实施“走出去”战略以来海外公司最大的一次亏损,直接拖累母公司全年业绩同比下降76.29%。

  “这是一种韬光养晦。”兖煤澳洲副董事长、执委会主席张宝才在电话里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去年的汇兑损失,以及媒体上的各种负面报道确实是帮了我们。”

  种种迹象显示,兖煤澳洲的巨亏背后或许另有隐情。作为中国煤炭行业海外收购的“先锋军”,兖州煤业在澳洲的收购曾遭遇政府重重阻挠,而就在去年底,澳大利亚政府突然取消了对兖煤澳洲的限制性条款。

  汇兑损失“虚与实”

  由于兖煤澳洲销售收入是美元,在向银行还款时不需要通过澳元兑美元,可以直接用美元还款,所以汇兑损失在现金流上不会实际发生。

  兖煤澳洲接近50亿的亏损究竟从何而来?

  年报显示,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中,首当其冲的是汇兑损失。兖州煤业年报中称,澳大利亚公司全年产生了约22亿元的汇兑损失,影响净利润约15亿元。

  又是汇兑损失!

  对于兖州煤业来说,汇兑损失的影响早已不是新闻。早在2013年半年报中,兖州煤业就曾因为二季度32.6亿元的汇兑损失,导致了上市公司历史上的首次半年报亏损。

  去年新京报曾对兖州煤业汇兑损失的问题进行报道。在当时的采访中,兖州煤业董秘张宝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汇兑损失来自兖煤澳洲的超过48亿美元的贷款。由于兖煤澳洲的记账本位币为澳元,所以当澳元兑美元贬值时,美元贷款作为一种负债,就会产生汇兑损失。

  在当时的采访中,有财务专家建议,兖州煤业应该通过套期保值等方式规避汇率风险。对此张宝才也曾表示,未来公司方面将在财务方面做出一些改进。

  然而,年报当中,兖煤澳洲公司约20亿元的汇兑损失依然在列。为何兖州煤业没通过套期保值等处理对冲风险?

  3月24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张宝才表示:“我们已经在会计上做了处理。”

  张宝才说,2013年10月末和11月初,公司对38.65亿美元和2.76亿美元的债务采用会计的方法进行了套期保值,使账面的汇兑损失减少了人民币11亿元。“通过这种会计套期的方式,可以零成本解决汇兑损失的问题。”张宝才说,

  何为会计套期?

  在业绩发布会上,兖州煤业财务部主任会计师侯文宣进行了解释。他表示,与国内公司相比,兖煤澳洲的汇率问题更为特殊,由于兖煤澳洲几乎所有煤炭都是销往澳大利亚以外,销售收入是美元,公司在向银行还款时并不需要通过澳元兑美元,而是可以直接用美元还款,所以上述汇兑损失在现金流上并不会实际发生。

  侯文宣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下,会计套期,简单地说,就是与相关银行协商,将贷款的还款期限与销售收入的现金流进行匹配,分散还款压力,让销售收入能够覆盖还款金额,从而将汇兑损失对冲掉。

  那么,这种会计处理方式是否符合规范?

  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的一位资深会计师告诉新京报记者,汇兑损失分为两类,一类是实实在在的经济损失,另一类则是账面折算风险,前者企业几乎无法规避,后者则可以通过会计套期的方式进行处理。在现实操作中,是否进行会计套期处理是企业的选择,但都符合会计规范。

  张宝才表示,由于会计套期处理是从2013年10月才开始进行,所以2013年的财报中依然有较大的汇兑损失。但如果不出意外,兖煤澳洲2014年的汇兑损失应该可以控制。

  高负债发展“正反面”

  兖煤澳洲在报告期内计提了20亿元的资产减值,此外还有约10亿元的财务费用。如果将这些因素去除,兖煤澳洲的亏损并不显著。

  在汇兑损失之外,造成兖煤澳洲50亿元亏损的还有两项关键的因素——资产减值和财务费用。

  在业绩说明会上,赵青春表示,兖煤澳洲在报告期内计提了20亿元的资产减值,此外还有约10亿元的财务费用。这两个因素影响净利润累计约20亿元,如果将这些因素都去除,兖煤澳洲的亏损大约在10亿元左右,在近期国际煤炭价格大幅下滑的背景之下,这样的亏损水平并不显著。

  为何会有如此多的资产减值?张宝才表示,这是因为国际煤炭价格下跌,公司在澳洲收购的资产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减值。这样的做法对企业的稳健经营有利,根据澳大利亚会计政策的特殊规定,在未来煤炭市场好转时,企业可以将资产减值准备金转回,以增加当年利润。

  2012年整个兖州煤业的资产减值损失为8亿多元,2013年的资产减值明显增加。

 招商证券一位分析师告诉新京报记者,这种资产减值在财务处理上相对灵活,虽然减值多少需要经过第三方评估,但实际上提10亿,还是提20亿,在会计上都是允许的。

  财务费用的居高不下,或许也有另一面。

  赵青春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兖煤澳洲的借款中,有一部分是来自母公司兖州煤业的贷款,这部分借款每年都会给母公司带来利息收入。

  数据显示,兖矿集团2004年开始海外扩张以来,对澳总投资约为440亿元,企业投入的自有资金约为66亿元,其余资金几乎都来自贷款。目前,兖煤澳洲的资产负债率已在80%左右。

  在某央企任职的财务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不少公司对外投资都会采用类似的方式。首先,境外的融资利率比境内要低得多;其次,如果是母公司向海外公司借款,一方面母公司可以有固定的利息收入,另一方面,海外公司也因为财务费用居高不下而拉低利润水平,从而规避在海外的税费负担。此外,如果海外公司出现了较大的经营风险,债权相对于股权也有优先清偿权。

  “这是一种韬光养晦”

  在澳大利亚,并不是所有的外国投资都有这样的约束。事实上,这些条件只针对兖州煤业。

  “兖煤澳洲的巨亏或是一种权宜之计。”一位资深煤炭行业分析师表示。在他看来,兖煤澳洲的巨亏与公司的财务处理有关:“澳大利亚政府在去年底把对兖煤澳洲的限制性条件拿掉了,如果兖煤澳洲赚得盆满钵满,澳大利亚政府还有可能做出这样的改变吗?”

  资料显示,兖州煤业在澳大利亚的矿业收购,曾遭遇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重重审查,并被附加了多项限制性条款。然而,这些规定在去年12月11日被宣布取消。

  “这是一种韬光养晦。”兖煤澳洲副董事长、执委会主席张宝才表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去年的汇兑损失,以及媒体上的各种负面报道确实是帮了我们。”

  2009年,中国企业在澳洲提出多项多资源性海外收购,这包括中铝提出收购力拓,五矿收购OZ等等,一系列的动作引发了澳大利亚方面的警觉。

  “我们不能让另一个政府拥有澳大利亚。”在五矿收购OZ时,反对党领袖乔伊斯向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建言,不要卖掉澳大利亚的财富来源。在这样的背景下,兖州煤业对菲利克斯的收购,遭遇了FIRB的层层审查。

  最终,兖州煤业获得了FIRB的“有条件批准”。这些条件包括:由兖州煤业在澳大利亚子公司兖煤澳洲负责运营在澳大利亚的煤矿,管理团队和销售团队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兖煤澳洲最迟在2012年在澳大利亚上市,且兖州煤业在兖煤澳洲中的持股比例减少至70%以下,在原菲利克斯下属资产中的所有权不超过50%。

  2012年,兖煤澳洲与澳大利亚煤炭上市公司格罗斯特合并,兖煤澳洲正式登陆澳交所,作为大股东,兖州煤业占股78%。在批准该交易时,当地政府要求兖州煤业承诺,在2013年12月21日前将持股比例降至70%以下。

  “由于煤炭行业陷入低迷,导致兖煤澳洲公司股票价格与资产实际价值出现严重背离,如果减持,势必对公司造成损失。”张宝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更何况,我们是一家采掘业的公司,当然希望拥有更多资源,从这个角度来看,减持就更没有道理。”

  新京报记者获悉,在澳大利亚,并不是所有的外国投资都有这样的约束,例如政府对力拓就没有,事实上,这些条件只针对兖州煤业。

  赵青春在业绩发布会上也表示:“在股权的限制下,公司治理方面会有方方面面的压力,导致澳洲公司很多动作不能去做,创效的积极性无法提高。”

  右翼政府的政策之变

  兖煤向澳大利亚政府提出,其巨亏对于澳洲的招商引资产生巨大的负面印象,且巨亏与政府的非市场政策有关。

  去年9月,澳大利亚的大选成为一个转机。在那次大选中,自由党领导人阿博特战胜了前任总理陆克文,终结了工党6年的执政历史。

  在澳大利亚的政治格局中,自由党坚持中间偏右的经济自由主义政策;相比之下,工党的政策理念中间偏左,更加强调社会福利。2010年工党执政时,陆克文曾强推“矿产资源税”和“碳税”,相比之下,自由党的政策更偏重减税,力主营造更好的投资环境。

  在澳大利亚政府换届前后,兖煤澳洲先后向FIRB提交了3次豁免申请,希望能取消对于兖煤澳洲的种种“歧视性条件”。

  “我们向澳大利亚政府提出,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中国投资项目,澳大利亚最大的煤炭上市公司,我们的巨亏对于澳洲的招商引资会产生巨大的负面印象,而且巨亏的原因与政府的非市场政策有关。”张宝才说。

  去年10月,兖州煤业得到FIRB的消息,此前的限制性条款即将取消。张宝才说,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兖煤澳洲启动了会计套期,希望减少2013年的汇兑损失。

  去年12月11日,澳大利亚财政部正式批准,移除有关外商投资的股权减持条件。

  赵青春表示:“我们现在有更大的余地来进行澳大利亚的经营管控。”

  同时,兖煤澳洲宣布暂停此前旨在将兖煤澳洲“私有化”换股安排。

  此前,为了规避70%的股权门槛,兖煤澳洲曾一度希望“私有化”,即将兖煤澳洲其他股东手中的股票都兑换成兖州煤业的股票,从而使得兖州煤业在澳交所上市,兖煤澳洲退市。

  然而,这一私有化的动议遭遇了兖煤澳洲中小股东的漫天要价。“跟小股东谈判时,他们的要价非常高,如果答应了他们,我们觉得这对于兖州煤业的其他股东来说,是不公平的。”赵青春说。

  ■ 延展

  兖煤澳洲资产质量究竟如何?

  如果剔除汇兑损失、资产减值、财务费用等等因素,兖煤澳洲是否能盈利?在大举投资之后,澳洲的资产质量究竟如何?

  管理费用居高不下

  在3月24日的业绩说明会上,赵青春表示,在财务上有一个指标叫“息税折摊前利润”,赵青春说:“从这个指标来看,澳洲的煤矿依然是盈利的,简单地说,坑口成本还是低于市场的销售价格。”

  有券商分析师质疑,对比兖州煤业国内和国外的煤炭销售成本,发现国内的成本控制明显优于同行业公司,而澳洲的成本却长期居高不下。

  赵青春对此回应称,由于境外公司的劳工环境与境内相比有比较大的差异,所以公司在压缩成本方面成效并不显著。

  赵青春表示,目前澳洲公司已经开始了管理上的变革:“我们换了澳洲公司的CEO、执委会主席、财务总监等多个职位,澳洲公司的管理层也从130人减少到了80多人。但这些措施要到2014年才能看到成效。”

  澳洲资源成本低于国内

  尽管煤炭价格持续下跌,但兖煤澳洲的部分煤矿仍在扩产。“很多人在问,现在煤炭市场行情这么差,为什么还要扩产?”赵青春说:“我们是有关、有停、有扩,像澳大利亚效益最好的莫拉本项目,是澳洲盈利能力最好的煤矿之一,所以我们要加快达产达效,才能给公司提供回报。”

  张宝才表示,经过测算,澳洲资源获取成本远低于境内水平。

  数据显示,兖矿集团在澳大利亚获得优质煤种53亿吨,交易对价合计为243.92亿元,吨煤的购买成本为4.6元;获得可采储量14亿吨,吨煤购买成本17.42元。而在国内其他省份投资开发煤炭资源,采矿权价款一般要达到每吨50元。

  53亿吨的整体规模,已让兖州煤业超越中国神华、中煤能源等央企,成为国内煤炭行业海外资产最大的公司。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