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美国人在印钞票 中国人却在印公寓

自 2008 年全球金融海啸大爆发,全球经济受到重创以来,各国都在全力复苏经济。到了 2013 年底,在美、日、欧等主要经济体一再出现经济复苏迹象的有关数据后,各机构对 2014 年的全球经济情势表现出几乎一致的乐观。然而,美国经济预测家哈利‧邓特却在他的新书《2014-2019 经济大悬崖》中,一再警告我们:“当其他经济学家、分析师告诉你,我们终于迎来长久的经济复苏时──千万不要相信他们!」而且他还透露“2014 至 2019 年的大通货紧缩是有生之年最严重的衰退、最深的低谷”。

哈利 邓特是哈佛企管硕士,也是《财星》(Fortune)百大企业的顾问、新事业投资人、知名演说家,备受投资顾问领域的尊崇,有“最准确的长期经济趋势预测家”之称。

他认为,之所以还没有出现大萧条、大崩坏,是因为各国政府自 2008 年的全球经济危机以来,想尽办法阻止情况恶化,出台各种以前根本无法想像的刺激方案。各国政府与央行利用量化宽松政策作为新的债务止痛药,量化宽松包括藉 由购买金融资产来增加货币,而全球为了量化宽松投入的数字已超过 10 兆美元,目前还在增加中,如此做的目的在藉由去槓捍化(deleverage)来应对史上最大的债务与金融资产泡沫,以避免全球经济持续趋缓。

哈利 邓特在书中认为:这样做会打乱自由市场再平衡与鼓励创新的自然机制,干扰亚当.斯密(Adam Smith)所谓的“看不见的手”,这也就意味著我们必须准备面对这辈子遇过最可怕的衰退与不景气。他预计这个局面会在 2014 年初或中期出现,而各国政府会继续释出量化宽松,直到再也没有效果,经济会在 2014 到 2019 年间自我修正,这一段期间所有的关键循环都同时走下坡,我们周遭的金融资产泡沫会纷纷破灭,就像 2008 年末的恶梦重现,这一次会更严重,因为泡沫更大、范围更广、冲击力道更猛。

哈利 邓特的这本书承继《2012 大萧条》的说法,将引爆点置于中国,他认为,由于中国政府强力创造 GDP,举债从事公共建设且强制都市化、兴建高楼大厦,加上错误的汇率政策和廉价品出口等等,其世界第一的 3.8 兆美元的庞大外汇存底,形成泛滥游资炒作股市、房地产,导致资产泡沫举世无双。自 2012 年起,地方债、企业债的严重性已曝露出来,近年鬼城、钱荒事件也让其政府无力调控。作者认为:所有的事证都显示,中国未来几年将难逃经济硬著陆的命运。

作者在书中预言:中国经济将硬著陆。他认为,在整个西方世界和东亚地区的经济皆迟滞之际,中国一直被视为全球经济恢复成长的希望。很多新兴国家出口大量的原物料商品来满足中国制造业的胃口,让中国成为支持全球泡沫的最后一根支柱。而一旦中国的泡沫破灭,价格超涨程度达世界之最的中国房地产市场也将崩盘,届时中国最富裕的 10% 人口也将随之跌落谷底,因为多数昂贵的房地产都是掌握在这些人手中,而他们更支配著中国 60% 的消费支出。而且,由于中国的住宅自有率高达 83%(美国只有 64%,且还在下降),故一旦房地产崩盘,连日常消费品产业都会受创。

作者在本书第六、七章描述了中国可能发生的灾难情境,结论是:中国泡沫可能是现代史上最大的政府驱动型泡沫,而它的崩溃也势将创下新纪录。要消化这个过度投资的恶果,可能得花 10 年以上的时间,但到时候,中国又将掉落人口统计趋势断崖,所以,它可能永远都无缘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

作者在书中论述“中国空前的不动产泡沫”时认为:现代史上,主要国家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大的泡沫。起因是不负责任的中国政府空前的过度投资,以及中国人民──尤其是比较富裕的人民──非常高的储蓄率。中国人喜欢房地產,不喜欢股票和债券。

作者分析:虽然空屋率提高和过度建设,但不断加强的都市化、不断成长的GDP、不断增加的储蓄和持续成长的房地产投资结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庞大的泡沫。

作者提出,房价所得比最高的四大城市都在中国,深圳的房价所得比是35倍,北京是32倍,广州是30倍,上海是28倍。相形之下,新兴市场国家中的新加坡为26倍,曼谷为20倍,孟买为15倍。西方世界房价最高的伦敦,房价所得比为15倍,温哥华接近11倍。中国包括比较低廉的农村地区和中小城市的平均房价所得比為15.7倍,比较起来,仍然比伦敦还高。

哈利邓特在又是如何看待中国高居不下的房地产价格呢?作者说,不管你怎么看,中国的房地产价格都比世界任何地方高估多了——除非中国继续以10%的速度永远成长下去,政府在未来12年内,又把另外2亿5,000万人口从农村迁移到都市地区。事实真相是美国人在印钞票,中国人却在印公寓!

中国的房地产会跌到什么程度?作者预期: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又是世界成长最快的经济体,所能產生的影响大多了,中国一个主要泡沫破灭产生的冲击会很大,如果中国庞大的房地產和过度兴建泡沫像西班牙一样破灭,会像大象摔倒一样。

我们也必须承认中国很像二十世纪初期的美国,当时美国是力争上游的新兴市场国家,满足欧洲因应一次大战战火的生產需要,我们拥有贸易与预算剩餘,又协助促进世界贸易。

几十年来,中国像美国这样做的规模甚至更大,又持有巨额的外汇准备和公债余额,1930年代大萧条来袭时,美国摔得最重,因为美国已经成长为最大的经济体,作者认为,中国在2014到2019年年间。“会碰到这种景象,到时候别说我没有警告过你”!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