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前副部长呼吁彻底清算文革思维

jpg_8

中宣部原副部长王大明,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谈解放思想,〈必〉须彻底清算文革思维”。“文革”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文革”的极左年代那种“造神愚民”,根本没有思想自由,也不允许每个人思想,人们只能有一种思维,一种语言,一种表述,而且连顺序都不能改变。

这种思想僵化的状态下何谈民主,何谈平等,何谈尊严,何谈创新……人才怎么可能涌现?社会还能发展吗?所以,今天无论是发展生产力,还是解放生产力,都必须走出“文革”思维。(3月24日中国青年报) 对此,作者风青杨的文章点评说,如今,尽管“文革”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但文革式的思维,已经谬种流传。文革虽然在官方文件里被彻底否定了,但对文革的回忆、记录甚至反思却时常被禁止。

相反,对文革十年的肯定乃至称颂之风却悄然而起。现实中,网络上,呼唤文革的人,比比皆是,年轻的有,年纪大的也有。那些怀念文革的人理由似乎还很充分,认为那个时代社会公平公正,也不象今天腐败横行,更激动人心的是,可以随便将官僚打倒批臭,让官员们每天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然而,要解决官僚集团的腐败问题,要解决严重的贫富差异问题,要解决社会不公司法不公等等问题,这种狂风暴雨般的运动手段看似过瘾,实际上却是治标不治本,最终的结局只能是,又一批无法无天的人取代现在的权贵利益集团。经历过文革的人都知道,那是个连跟亲近的人都不能讲真话的时代,因为父子、夫妻、兄弟姐妹互相出卖是很普遍的现象。

想像一下,贴大字报、互相揭发、游街、批斗、黑狱、秘密处决、武斗,还可踢断老爹肋骨,想象一下,你无意做了件小事,身边马上有思想“积极分子”打你报告,上纲上线给你扣帽子,他们阶级捞取政治资本,哪管你死活,这些你是否能忍受的呢?特别是这些告密者还是你最亲的人!

人们手举“红宝书”,早请示,晚汇报,唱语录歌,做语录操,跳忠字舞。发猪肉票,布票,粮票,工业品票,一切都限量供应;切断与国外的一切联系,了解国外只能看《考考消息》,没有娱乐,没有互联网,电影就是八个样版戏来回倒。每天除了正常工作,晚上7点到9点必须参加政治学习,读报纸、读文件……那些文革的支持者们,你们谁先来试试?

文章又说,然而,时至今日,我们却看到一个怪异的现状:文革作为一场官民共同承认的“浩劫”,官方不会公开谈论,受害者不堪回首,加害者不愿反思,后来者不甚了了。绝大多数文革史料,要么被封锁在黑箱中,要么腐烂在参与者的记忆中,老一代三缄其口,新一辈不求甚解。在这种状况下,要中国人反思文革很难,要权贵乃至利益集团反思文革更难!

回想当年对文革的后续处理过程,针对文革施害者的法律正义的缺席,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遗憾。当年对文革责任追究的不彻底,更多的是出于现实政治考量,以“宜粗不宜细,宜宽不宜严,宜少不宜多”为原则,只要犯错误的干部认识了错误,做了自我批评,或者组织上已经做了处理,就不要没完没了地算历史旧帐”(《人民日报》),但这等于是用组织审查取代了法律正义,用政治结论取代了历史正义。

风青杨的文章最后强调说,仅仅满足于用政治结论来反思文革,是远远不够的;真正的反思,必须建基在历史真相之上。披露历史真相,寻回历史正义,才是卸下历史包袱,轻装前进的一劳永逸之法。正如北京学者,中央民族学院哲学系教授赵士林十八大之前提出的清算文革的建议:“针对文革复辟的危险,希望大会就文革问题形成决议,彻底清算文革罪行,允许学术界研究反思文革历史,建文革展览馆。

在学校历史课程中编写文革单元,教育年轻人了解文革历史,并以代表大会名义向人大建议立法定鼓噪文革为反人类罪,危害国家安全罪……”一个民族应该把自己最令人痛心的教训,当作一面镜子,时时檫拭,时时映照,以便让一代又一代的人,不再重犯历史性的错误,使整个民族能够持续进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