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邊的陸生朋友們

作者:蔡尚謙(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學生)

學生反服貿運動持續進行,這一周以來,許多來台灣的陸生、港澳學生,無論是到現場聲援支持、或者在臉書上轉貼訊息,又或者在報紙上發表文章,立場自然有正有反,但他們確實見證並參與了這場在台灣的三月學運。

然而,特別是在陸生同學身上,通常會有一種俗稱「內心的小警總」的自我審查機制,我與許多陸生在抗議現場相遇時,發現他們有許多都戴著口罩,因為普遍存在著一種被攝影機留下畫面的擔心,希望能夠避免自己被認出。

許多陸生這麼說,來台這幾年,已經見識過了選舉造勢、各種社會運動,以為那就是瞭解了民主運作,以為那就是台灣的自由風氣,沒有想到,在這麼「小清新、小確幸」的台灣,竟然會見到學生衝入國會、攻入行政院這麼震撼人心的畫面。

我問他們,為什麼會對這場學運有興趣,有人說:「不希望台灣變成下一個香港」,有人說:「台灣的民主制度對於大陸來說,是一個必要的制衡樣板」,有人說:「再怎麼樣也是一家人,雖然是兩個不同的社會文化,但台灣的民主確實給華人掙臉。」至於,連續幾天靜坐在立法院外的那些陸生,甚至是進入立法院議場裡的陸生,他們是這樣說的:

「我的朋友很多在裡面,我一定要在那裡陪著他們」

「我只想說感謝台灣,你們讓我知道,青年要為自己的國家站出來」

就在昨天,在一位陸生朋友的臉書上看到一則這樣的訊息,說大陸的對台機構透過管道通知:「希望在台的陸生與該事件保持距離,不要參與和接受各種媒體的採訪發表評論」提醒參與這場學運的朋友多加小心注意。我和其他陸生朋友確認、協助轉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才知道,他們或多或少,也接到了這樣的訊息。

有些陸生同學的父母,一方面接到台辦的通知,一方面又有電視上看到大陸媒體對台灣此次學運的許多負面報導,擔心的打電話來千叮萬囑,讓孩子無論如何不能參與,要注意安全,別給自己惹麻煩。

大陸對來台陸生們的言論尺度以及行為規範,在涉及政治敏感議題上,會從中干預,並不是新聞,有些人認為,大陸就是一昧的箝制言論自由,但也有人願意這樣想,認為這是站在保護陸生的立場,不願讓他們身涉險境,處在是非之中。

當然,大陸學生們自然也對這樣的干預反感,可是他們沒有機會走上街頭,主張與政府的不同言論,更不可能奪回自己的國家,這也許是在他們看到這次學運時,那種內心自然投射出對民主自由的渴求,最後,轉化成言語和行動的支持。

正是因為這樣的不同政治文化和社會背景的巨大差異,大陸學生不敢說話,只能默默支持、香港學生拼命吶喊著「期許台灣不要淪為下一個香港」,而我們自己台灣的學生,走上街頭,在威權獨裁打著民主旗號重新復辟的時候,在我們國家的民主制度受到破壞危機的時候,我們作出了我們該做的選擇,不作順民,也不是暴民,而是忠於自己良心的召喚。

這一周,我與不同的朋友到了現場,走過一圈又一圈,從青島東路、中山南路、濟南路,我從街上一張張不同的臉龐裡,看到不同世代對於台灣共同的期望和熱情,老中青三代,無論豔陽下雨,立法院外,始終看得見青年學生和群眾們,彼此陪伴、久久不去的堅定身影。

昨天,看到葉菊蘭女士進立法院,和議場裡的學生們擁抱,感謝他們的付出。我想起她的夫婿鄭南榕,就在解嚴之後,鄭南榕因為「涉嫌叛亂」被查辦,最終,自焚殉道,為那個黑暗的時代,照亮了民主自由的希望。

那個時代,其實並不遙遠,距今,不過也就短短二十五年,而台灣,從民主轉型到威權復辟,原來,也只是轉瞬之間的事。這國家的民主,還沒有完全重建好,就在外面先蓋上蛇籠拒馬。

想起Nylon曾經說過:「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我們是好國好民」。但願我們學生們今日的努力,能無愧於當年他們的守護。我們願意站在這裡,接續前人的責任,守護台灣、守護民主。

這是鄭南榕告訴我們的道理,而我始終沒有忘記。因為,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我們是好國好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愿全世界的民族主义瘋狗和爱国主义瘋狗都被屠殺殆盡
    2014年3月27日17:44 | #1

    來大陸,你就知道有多少民族主義瘋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