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路人马围堵 海鑫钢铁债务违约升级

事实证明,尽管钢铁行业已经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境地,尽管一个钢厂已经烂到债务缠身、高炉熄火的地步,一样有钢铁企业趁机扩张和收购。

濒临破产

最近一段时间,山西海鑫钢铁债务违约濒临破产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市场,目前见诸媒体报道的债务规模为30亿左右,但这只是来自工商银行的一笔看见贷款,还有诸多民间投资和他行贷款未见统计数目。

经济观察网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可以肯定,海鑫钢铁的债务规模肯定不止30亿,而是一个要比这个规模大得多的规模。

上周,有三路人马去了海鑫钢铁所在地山西闻喜县,分别为工商银行、德龙钢铁和敬业钢铁。银行是为了讨债,两钢厂则是为了谈托管和收购。

德龙和敬业都是来自河北省的民营钢厂,二者的共同之处是,都希望以托管或者收购的方式来运作这个行将破产的钢厂;不同之处在于,德龙捷足先登了。

经济观察网记者知悉,德龙介入的前提是,海鑫钢铁必须破产,否则庞大而复杂的债务规模实在可怕。但山西省政府对于海鑫钢铁的态度却比外界想象的要坚决一些,知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山西省政府不希望山西省接二连三地出现民营企业陷入困境的局面,因为此前已经有了邢利斌案。(邢立斌,原为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是柳林县政协名誉副主席,山西省人大代表。2012年3月,其斥7000万巨资为女儿举办婚礼引发关注。2014年3月12日上午邢利斌被警方从太原武宿机场带走,接受调查。)

神秘接班人

海鑫钢铁是一家充满了离奇故事的钢铁公司。公司从1987年以炼焦起步,此后逐步转为一家以钢铁为主业的多元化公司,目前具备600万吨粗钢产能规模,是山西省第一大民营钢铁企业。公司创始人李海仓曾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当时被称为“山西钢铁大王”。

2003年1月,李海仓因私人矛盾被枪杀于自己公司的办公室内。当时其子李兆会正在澳洲学习金融,家族突遭变故。22岁的李兆会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中断学业回国,接管了海鑫钢铁。

富二代李兆会并不想从事钢铁行业。一位钢铁行业人士说,“同很多来自钢厂的富二代一样,李兆会根本对钢铁行业就不感兴趣,而且他确实也不懂钢铁。”从2003年无奈子承父业之后,李兆会以海鑫钢铁为跳板,十年间不断将海鑫的投资领域扩展到银行、能源、房地产、儿童教育产业等领域。

此外,李兆会还以自然人身份,参与多项其他投资业务。但李兆会却一直保持低调神秘的形象,长期住在北京,“几年都不回海鑫钢厂一趟”。海鑫钢铁公司的实际掌控人也就变成了李兆会的姐姐李兆霞。2010年,李兆会与华谊旗下女艺人车晓结婚,但两年后,两人便离了婚。

海鑫钢铁的离奇还表现在这家公司另行内人无法理解的企业文化上。据称,海鑫钢铁几乎可以被视为李氏家族企业,其公司的财务、采购、人力、销售等核心部门均有李兆会的族亲把持。

这家公司很少与山西当地的企业往来不多,与当地政府的关系也非常疏离,与钢铁行业内的钢厂业务往来也不多。只有几家固定为其提供铁矿石的贸易商或矿商,与其有过频繁的交往,但也都是一般业务关系。3月25日,有市场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称,海鑫钢铁近期一船海外铁矿石的进口矿,连银行信用证都开不出来了。

债台高筑

经济观察网记者得到的信息显示,除了工商银行的30亿逾期贷款,海鑫钢铁还欠民生银行、光大银行等近30家银行的贷款。

海鑫钢铁之所以能够从民生银行贷到款,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海鑫钢铁曾投资过民生银行。2004年11月,海鑫钢铁出资5.9亿从中色股份手中购得民生银行1.6亿股,成为了民生银行的第十大股东。不过三年后,海鑫集团又卖掉了其中的9000多万股。

目前,海鑫钢铁公司的网站上,还挂着李兆霞的一份“改革宣言”。在这份标注时间为2013年5月22日的宣言中,李兆霞称“国内钢铁业大环境的衰退,钢铁产能的严重过剩,严峻的形势已经摆在所有钢企的面前。规模或资金实力已不能是赖以生存的唯一条件,生产管理的现代化、经营管理的多样化,在这个时期将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有的反思汇集成了今天痛下决心的改革。那么改革改的是什么?改的是机制,改的是观念。”

在李兆霞还没来得急实施完她的改革计划之前,海鑫的债台已倒。

海鑫钢铁的债务危机,让原本就已经负债累累的钢铁行业雪上加霜。有关数据显示,截止到2013年6月底,全国86家大中型钢铁企业总负债已超过3万亿,其中银行贷款达1.3万亿。全国有39家钢厂资产负债率超过80%,15家钢厂资产负债率超过90%。

为钢铁企业提供铁矿石和煤炭的上游贸易商已经开始要求,先付款再发货。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确保资金安全的唯一有效办法。

一位矿石贸易商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当贸易商开始对一个行业提出预付款条件的时候,就说明这个行业的债务危机已经很严重了”。而同时,银行对钢厂的资金闸门已经从2013年年下半年开始越收越紧。

去产能化

在海鑫钢铁爆出还债危机之前一周,上海一家从事光伏产业的超日太阳能公司,则因一笔10亿元的公司债到期无法偿还而深陷危机。超日太阳能的“11超日债”成为中国首例违约债券。

海鑫钢铁和超日太阳能的债务违约,预示着钢铁和光伏这两个中国最具代表性行业去产能化大幕的正式拉开。

过去十年间,投资驱动的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带动了钢铁行业的野蛮生长,而把战略性新兴产业当做转型升级主攻方向的宏观政策导向,导致了光伏行业的畸形泡沫。去年3月间,中国光伏急先锋无锡尚德的破产其实已经为资本市场敲响了警钟,但人们对政府救市的惯性思维和银行的胆大妄为,忽略了行将到来的债务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海鑫钢铁、超日太阳能,加上去年因债务危机而破产的无锡尚德,都是民营企业。他们在过去几年间,搭乘中国极度宽松的投资和信贷快车,走上了的快速扩张的道路。海鑫钢铁更是在连年亏损的局面下,多次违规上马钢铁项目,扩充产能。讽刺的是,无心实业、热衷金融的富二代李兆会,更多的时候是在将海鑫钢铁公司当成了其从银行以及体系外资本市场上融资和再投资的工具。

这些热衷资本的民营企业,在信贷政策和产业政策的双重挤压下,选择了风险更高的资本游戏。银行和地方政府一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当这些企业遭遇危机时,他们都已无力回天。

这场资本游戏最终在2014年宏观政策转向的背景下走到悬崖边上,而海鑫钢铁也拖着一个几被掏空的躯壳来到了最危险的境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 ,
  1. Bill Rich
    2014年3月27日10:01 | #1

    国務院何時宣布注資?中国不能让它破产呵,臉那儿放啊?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